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无敌派的一个重要逻辑错误]
徐水良文集
2016年
2016年文章(可能有少量其他文章)
·给安徽霍邱草包公安草包特线奖桂冠
·致正在乞求入党的吕千荣
·全世界都要警惕中共发动战争的危险
·回答不断申请入党的吕千荣
·别头痛
·致安徽草包公安
·中共的一贯手段
·把中共特线材料提交给民主国家情报机构
·再笑安徽草包公安
·草包特线草包公安造谣造假打草稿技术太差
·我对王希哲先生的劝告
·公告
·在国内网站对朝核问题部分跟帖
·对中国股市和经济的短评
·关于河南毛像问题的几个跟贴
·就朱瑞文章闲聊几点
·关于特线渗透问题的随笔
·中共脑控不断攻击民运人士的心地邪恶的走狗
·转贴王一平等人的文章
·谈谈小平头
·小平头:真假吕千荣与神棍陈泱潮——致友人书
·我个人对吕千荣的鉴定结论是认真的
·我的文集被破坏,迄今仍有四百几十篇文章没有恢复
·安徽国保是任务在身
·驳茅于轼的无敌论
·中共及其特线长期以来的特点
·再驳无敌派
·继续与无敌派论战
·赏无敌派一些理论耳光
·海峡两岸未来8年走向预估
·无敌派伪右是权贵公敌的渗透势力
·安徽公安,继续伪装,装大点装像点
·谈谈私生活问题
·再驳无敌派“反民粹”
·这些年表面复杂情况的背后实质
·安徽公安,请继续伪装,造假和造谣
·继续批驳无敌派谎言
·对无敌派谈国家等问题常识
·刘刚改换主子
·新年以来驳曾家军曾节明等部分帖子
·没有敌人没有阶级是无敌派弥天大谎
·与无敌派论战的简单小结
·对秦晖最新文章的批评
·附件4:秦晖:中国为什么搞不成君主立宪?
·文化、制度、素质三种决定论的正误及区别
·继续批评茅于轼
·“反民粹”是两岸权贵及其走卒撒谎反民主
·再谈制度和文化
·【批评秦晖】继续解释文化和制度等问题
·漫谈广义生产
·关于文化和制度问题的一个跟帖
·关于文化和制度问题的一个跟帖
·关于文化和制度问题的一个跟帖
·漫谈广义科学
·2月7日是羊年除夕非猴年除夕
·敌人概念全世界早已约定俗成不容任意篡改
·弘扬人性,还是用党性或兽性泯灭人性?
·再揭无敌派权贵走卒真面目
·关于出版等问题的讨论
·无敌派杜撰“爱国贼”、用障眼法颠倒是非黑白
·继续探讨国家和其他理论问题
·简评周泉缨先生的意见
·什么是自由主义?给东海一枭谈点常识
·再谈公敌、革命、暴力等问题
·简评秦晖文章《靠民主走出动乱不容易》
·谈民主、社会主义和平等等问题
·如果没有共产党
·如果没有共产党
·关于社会主义、共产主义概念的讨论
·谈谈研究共产主义的方法
·象形文字、表意文字在信息时代复兴、重生和发展
·重视语言文字的保护工作
·再谈价值观道德观和人人平等问题
·对人工智能的一些猜想、预测和讨论
·瓦文萨是波兰共产党秘密线人
·关于瓦文萨问题的争论
·我对川普问题的看法
·市场经济决定论可以休矣
·再谈川普等问题
·中共领导在民主问题上的一次反复
·我预估中共将在未来数年内垮台
·在中共专制统治下不可能建立公民社会法治社会
·答邹义先生
· 自由民主从去宗教或准宗教化开始
·继续辩论去宗教或准宗教化问题
· 再谈特线问题
·中国的自由主义怪胎
·推荐网上文章:祖国啊,这不是局部腐败,是整体腐烂!
·暴力非暴力、革命和改良、激进和缓进
· 斥戈倍尔曾曾节明
· 再谈盛雪问题
·斥特线头子赵岩
·王梦龙:解密巴黎狂人 还原神骗真相
·对陈卫珍女士解释一下
·再斥叶宁张健
·陈大骗子你抵赖造谣反诬得了吗?
· 他们有国家力量包括国家恐怖主义在背后支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无敌派的一个重要逻辑错误

   

徐水良


   

2010-3-6


   

   
   这是我在网上一篇讨论有无敌人的一个重要逻辑问题的短帖。对认识有敌无敌的问题,有一定意义。转给大家参考。
   
   分不清客观有无敌人,与主观怎样认定和对待敌人,这两个不同的问题,是无敌派得一个重要的逻辑错误。
   
   有没有敌人是客观的。怎么认定和对待是主观的。这是两回事。
   
   老蝎你说的是主观上怎么认定和对待敌人问题。不是客观上有没有敌人的问题。你把两者混淆起来了。
   
   客观上有没有敌人是客观事实。从客观事实到主观认识,有一个过程。
   
   主观认识和分清是不是敌人,很难。中国人苏联人花了六七十年,才认识毛泽东斯大林共产党是敌人。相反,有可能把不是敌人的认作敌人,例如中国很多人几十年内把地主富农认作敌人。
   
   正确对待敌我各方,更难。
   
   把主观怎样认定和怎样对待敌人,与客观上有没有、是不是敌人混同起来,完全错误。
   
   这也是没有敌人派造成大量混乱的一个非常重要的逻辑错误。
   
   客观上有没有敌人,是客观事实,只能一律,就是服从客观事实。
   
   主观上怎么认定,那是每个人自己的认识和判断问题,不可能一律。
   
   但是,在这些很不一律的认识和判断中,民主事业需要的,是最符合客观实际的认识和判断,并且要努力批评和抛弃错误的不符合客观实际的认识和判断。
   
   
   
   附:
   
   老蝎:“敌人的问题因人而异” 2010-03-06 16:45:56
   
   A的敌人未必是B的敌人。A以B为敌不等于C也要与B为敌。在美国有人以联邦政府为敌,所以发生了卡车炸弹炸大楼和开飞机撞大楼的事,但并不等于所有人都认联邦政府为敌。
   
   再举个例子。某个小城里警长规定晚上9点以后谁也不许出门。我认为这个规定不对,偏要9点后出门。警长把我逮捕、罚款、关班房。我可以选择以警长为敌,设法把他除掉;也可以不以他为敌,但坚持自己的诉求,号召全镇人民都来反对这个宵禁,也争取说服警长取消宵禁。
   
   有敌无敌,往往是可以选择的,无法强求一律。
(2010/03/06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