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我们与无敌派属于敌对阵营]
徐水良文集
·“党的领导”绝对非法
·反对平反的歪论全是阴谋或狡辩
·中共情报机构把人打成疯子习惯手法,似乎太陈旧了一点
·中共党的建设、思想建设和组织建设的本质
·攻击平反说,主张翻案说,是站到中共立场去了
·驳刘路古谜对沙溪暴动的诬蔑
·为中共户籍制度及暂住证制度与古谜论战实录
·再讲几句户籍制度和居住迁徙自由大问题
·转移方向为马列专制推卸罪责的阴谋
·8月15杀鞑子
·驳胡安宁并谈当年中共控制民运的一个阴谋
·驳暴共左派余孽等对台独两则评论
·正教和邪教
·坚持全民维权全民抗暴全民起义全民革命道路
·未来世界在思想领域中的总体发展方向
·香港民主党自爆幕后金主是中共势力
·核心问题是全民起义
·中共及薄左保薄或掩盖减轻其罪恶的目的何在?
·答思想信仰领域的几个疑问
·关于文革的几个问题
·日本宗教状况给我们的启示
·马列教纳粹教和一神教的弱点及要害
·为什么必须坚决反击原教旨一神教
·中共利用一神教的一个大计谋
·鲜为人知的陕西同治大屠杀
·我觉得基督教的简介这样写好一些
·太平天国葬送了当时40%的中国人
·本人建议的邪教定义
·姚诚:致柴玲女士的公开信
·保钓评论两则
·保钓评论两则
·中国革命何时发生?一次还是两次?
·给朋友的信
·中国异议人士,请学会自重!
·国内和坐牢不是保护伞
·动不动攻击别人心智不健全的人自己心智最不健全
·讲个狗咬狗、人变狗打架的故事
·再谈无罪推定并驳北京小左
·为高官维护特权还是为小民维护人权?
·如果中共各派永远共存共治共荣,何来民主派收拾残局?
·关于薄左签名信起草人的初步鉴识
·海外版公开信系大幅改写刘金华公开信而成
·再谈取缔惩罚罪恶滔天的共产党和毛左问题
·惩治中共罪犯也是避免二次革命的需要
·“协商民主”是理论上的胡说八道
·不走老路、不走“邪路”、只走死路
·18大评论2:抛掉幻想,准备革命
·当代中国,改旗易帜是正道
·革命、改良、暴力、政改
·在国内发《大骂大帮忙的张千帆教授》,被删除
·网帖汇编1:革命、改良、暴力、政改
·恋旧路、走邪路、拒正路
·对茉莉关于民族自治一文的不同意见
·网帖汇编:占海特事件,制度决定论的典型案例
·再谈现代国家农奴制度
·再谈汉语汉字是优秀语言和文字
·为民运人士一辩
·关于极权专制
·关于“共济会大阴谋”
·取消违反宪法的异地考试地方法规
·取消违反宪法的异地考试地方法规
2013年
2013年文章(可能有少量其他文章)
·再谈“摸石头”
·互联网时代如何发起革命
·悼念王来棣先生
·人民起义道路和小圈子策略
·ZT化解专制暴力的战略:以民意赢得军心
·许良英,不同凡响的理想主义者,中国一代知识分子的良心
·悼念许良英先生(汇编二)
·悼念许良英先生(汇编三)
·许良英,中国的良心和傲骨(汇编四)
·悼念许良英先生(汇编五)
·我眼中的圣者——悼许良英先生
·悼念许良英先生(汇编六)
·重视许良英先生的这些意见
·悼念许良英先生文章两篇
·当代中国,改良代价远比革命大
·批判素质论的几个帖子
·中国改良(“改革”)成本巨大
·改革成本有无可比性的辩论
·改革成本有无可比性的辩论
·驳赛昆彭基磐造谣
·共产主义来自基督教
·中国人素质低不配民主理论来自江三代
·驳朱学勤“拥抱革命是危险的”谬论
·关于秦晖文章的简单批评
·与神棍等素质论者辩论
·对顾肃文章及一些网上观点的评论
·再谈基督教问题
·关于宗教问题的三篇旧文
·也谈经济危机
·圣经反人类的屠杀教义
·郑酋午:凡是痴迷一种学说之人其脑必有毛病
·为郑酋午文章一辩
·幻想复活死的改革,不如准备活的革命
·再谈素质论、文化论和制度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们与无敌派属于敌对阵营


   

近日有没有敌人争论


   

(2010-3-20日)


   
   目录:
   徐水良:我们与无敌派属于两个敌对阵营
   张三一言:谈谈某些没有敌人派的诚信和良心
   关于郑义评刘晓波文章的争议
   丁子霖蒋培坤:我们与晓波的相知、相识和相交
   赵常青:为刘晓波辩护
   余杰:刘晓波早已走出了谏言路
   旁观者昏:理解刘晓波
   左晓环教授:刘晓波背后是共产党因素小骂大帮忙
   飞鸿黄:刘晓波强调的是广义上没有敌人,不是个人层面
   张三一言(四则):病中,仅答路可见:反刘晓波还是反共
       我到底是反刘晓波还是反共?请各位看官自行判定
       僵化思维:你批评刘晓波就是否定刘晓波
       王希哲的"中共阵营第九个花瓶党"高论
   伯夷:一个可能的情况——替张三老答路可见网友
   莲子:君子与小人
   
   
   

我们与无敌派属于两个敌对阵营


   

徐水良


   

2010-3-20


   
   
   1、我们与无敌派属于敌对阵营
   
   
   前一段时间,没有敌人派写不出正规文章,留下一些泼皮在独立评论上耍赖,搞得独立评论全是他们的泼皮无赖帖,搞得笔者和许多朋友甚至不想上独立评论,当然更不会去读他们的无赖泼皮帖子以浪费时间。一些朋友估计这个争论将会接近尾声。但是,正像笔者在没有敌人论一出来时,就立刻指出的那样,这个谬论,看起来荒唐。但是,这是对方阵营精心策划,不是个别人的一时错误。因此批评这个谬论,也是攻敌所必救,对方阵营必然要拼命维护这个谬论,决不会善罢甘休。事实证明,笔者的看法是正确的,刘国凯等先生说这是刘晓波一时失误的说法,是完全错误的。
   
   这些天,对方阵营终于又推出了丁子霖,余杰,赵常青,何永全等多篇正规文章。争论还将继续下去。
   
   也正像笔者一开始就指出的那样,有没有敌人的争论,牵涉对敌斗争大方向。不搞清大方向问题,反对派就无法继续前进,无法采取以后的一切行动,更不能保证自己行动的正确性。因为方向错误,就会越走离目标越远。而且,如果没有敌人,不仅不能再继续反对中共强敌的一切;而且,过去反对派为反对中共所做的一切,就不是对敌斗争即对中共的外斗,而是内斗,反对派过去反抗强敌中共的一切,基本上就全都错了。
   
   因此有没有敌人的争论,是要不要坚持反对强敌中共这个对敌斗争大方向的问题。也是属于我们与中共两个阵营斗争的一个大问题。我们当然要揭露中共及其地下势力,以及中共第九个花瓶,即花瓶民运转移斗争大方向的阴谋和谬论。因此,有人说批判没有敌人谬论,是同一阵营的内部矛盾,完全不对。
   
   
   2、中共第九花瓶,属于中共阵营
   
   
   再说一遍,有没有敌人的争论,是坚持对敌斗争大方向,还是转移对敌斗争大方向的问题,属于我们与中共两个阵营,包括与中共控制的第九个花瓶,即与花瓶民运之间的斗争,是一个极其重大的问题。
   
   我不排除无敌派花瓶民运阵营中可能会有少数被挟裹的真反对派朋友。但总的说来,无敌派花瓶民运作为整体,属于中共阵营。
   
   哪些拼命把有没有敌人争论说成内斗的花瓶民运,那你们为什么又要拼命坚持这个内斗和争论?为什么坚持中共不是敌人,相反却无所不用其极,丑化有敌派,把有敌派当作势不两立的敌人,甚至把理论争论的论坛,搞成泼皮们张贴丑化攻击有敌派的无赖泼皮帖的场所?
   
   而且,既然你们认为中共不是敌人,那你们与中共之间,也不是敌我之间的外斗,而是非敌我矛盾的所谓“人民内部”的内斗,那你们为什么还要做样子,装模作样地反中共?
   
   中共是我们的敌人,不是你们的敌人,你们装模作样地反中共,甚至抹黑有敌派,说有敌派是帮中共,这有用吗?你们的这种做法,只能说明你们是故意欺骗。
   
   有的人,在我们的逼问下,不得不承认自己早就属于中共阵营,但是,他们仍然耍泼皮胡搅蛮缠,企图搅浑水。其实,我们看来,这只能是他们向中共表忠心的表现。
   
   你们既然认为中共不是敌人,相反,或者公开明确地,或者不公开地指有敌派是敌人;而我们,当然认为中共是敌人,而花瓶民运属于中共第九个花瓶,属于中共地下势力控制。双方外斗,理所当然。
   
   这也就是有没有敌人这样荒唐的问题,却要长期争论不休的原因。
   
   所以,有的无敌派喋喋不休地称我们是“海外同志”,我要明确地告诉他们,至少在下,与你们属于不同阵营,我们不是你们的同志。被你们称为同志,我感到耻辱。
   
   此外,在下等一些朋友,已经撤离狭义民运圈。我们也不希望有人以狭义民运圈“民运、民运”的所谓道理,来教训我们。我们没有义务来维护黑白颠倒,比劳改圈还不如的民运圈这个特务窝;相反,因为我们过去属于民运圈,因此,我们有义务来批判揭露这个民运圈,防止别人再去上当。
   
   尤其那些本身有问题的人,我更加不希望他们这样来教训我们。前一段时间,侯文卓毫无道理地来对我的文章对号入座,纠缠不休。我就不客气地责问她,你凭什么自动对号?凭什么告诉不是说你,你还是无理纠缠不休?你凭什么“民运民运”不停地教训我?我知道你的情况,对你鄙视还来不及,凭什么你一定要我尊重你,向你道歉?
   
   事情有真假,反共也有真假。我们与无敌派花瓶民运,不是一个阵营,道不同不相与谋。揭穿中共阵营包括第九个花瓶的诡计,理所当然。这本来就是对中共这个大敌的斗争的组成部分。
   
   花瓶民运,早已经成为沦陷区、特务窝。早已成为中共控制的第九个花瓶,早已成为中共反激进、反极端,三反一温和,维护稳定,维持统治的工具。这个花瓶民运,并且早已充当官僚权贵散布自由主义,搞自由主义指导下的大抢劫大掠夺的得力工具。
   
   因此,无敌派花瓶民运把中共当朋友,把我们当敌人;而我们相反,认中共为敌人,认无敌派花瓶民运是中共附从,属于中共阵营,都是理所当然的事。我们之间的斗争,是外斗,不是内斗。有的朋友把我们与无敌派之间的斗争,说成是“人民内部矛盾”,完全不对。
   
   说实在的,有些人我们很清楚他们的身份,我们的许多争论,对他们仅仅就事论事进行辩论,没有从两个阵营的高度来论述,已经对他们相当客气了。
   
   
   3、无敌派的陈词滥调和谎言重复一万遍
   
   
   多少年来,花瓶民运一千遍一万遍地捏造历史,重复“革命只能导致专制,暴力只能产生暴政”的谎言。
   
   我们无数次用世界历史的铁的事实反驳:全世界的自由民主国家,尤其是大国,绝大多数都是由革命或者战争产生,只有极少几个不太重要的比较小的特殊国家和地区,如台湾,才由改良产生。世界上最早的自由民主国家英国和美国,由暴力革命产生。其中英国进行了一次流血的暴力革命,即清教革命,一次不流血的暴力革命,即光荣革命。德国,日本等国的自由民主,则由盟军通过一次大战的战争带来。东欧的自由民主,通过基本上是和平的天鹅绒革命和颜色革命产生。
   
   但是,无敌派继续无视这些铁的事实。继续以谎言重复一万遍就是真理的劲头,继续不断地宣扬“革命只能导致专制,暴力只能产生暴政”的谎言。这只能有一个解释,那就是他们负担着贯彻三反一温和、反对激进、反对革命的特殊任务。
   
   这一次,他们继续宣扬:“中国向现代文明社会的转型过程,必然是渐进的、曲折的,时间的漫长也可能超出最保守的估计。在这种情况下,中国政治体制的改变,任何急功近利的计划、纲领乃至行动,只能是难以兑现的空中楼阁。”这完全是早已被驳倒没有根据的陈词滥调。
   
   
   4、故意假装的法盲
   
   
   无敌派花瓶民运一千遍一万遍强调法制和法治,但是,一到如何对待共产党问题上,他们马上故意装出法盲的样子,反对依法处理共产党。这一次有没有敌人的争论,也是同样。他们不停宣扬:“废除一党独大的政治生态并不意味着必须推翻乃至于消灭共产党,共产党可以继续合法的存在”。他们继续坚决反对依法处理和惩罚共产党,不断宣扬对共产党献大爱。
   
   未来社会是自由民主社会,是法制和法治社会。任何人,任何组织,犯了罪,就必须接受法律惩罚。对他们的处罚,由未来的立法系统和司法法院系统来决定,该依法入狱,不能赦免的,就必须入狱,该取缔,不能赦免的,就必须取缔。
   
   中共杀了那么多人,搞死了8千万中国人,超过希特勒纳粹德国屠杀600万犹太人人数的十多倍。他们还搞了公有化大抢劫和私有化大抢劫两次大抢劫。中共犯了那么大的罪,只能由未来的立法司法系统依法处理,包括惩罚或取缔。如果不依法处理,法律法制和法治的尊严何在?无敌派故意装出法盲的样子,说“废除一党独大的政治生态并不意味着必须推翻乃至于消灭共产党,共产党可以继续合法的存在”。完全没有法律依据,完全是故意蔑视法律、法制和法治。完全是要故意违法去帮中共逃避法律责任。
   
   
   5、继续散布幻想进行欺骗
   
   
   从下而上的革命,是民众的权利;从上而下的改良,是统治者的权利。只要统治者拒绝改良,那民众就无权也无法搞改良。民众就只能选择革命。这是多少年来,我们无数次解释的一个常识。
   
   可是,无敌派花瓶民运,却闭眼不顾这个常识。他们先是自大狂地把自己当做中国的最高统治者,宣称自己反对革命道路,坚决走改良道路。当他们的谎言被揭穿以后,就继续闭眼睛重复坚持改良道路的种种谎言。他们在中共几十年坚决拒绝政治改良的条件下,不断进行欺骗,要无权改良的民众,坚持搞改良,走改良道路。不断散布幻想,一是让没有改良权的民众幻想自己有改良权;二是让民众幻想,以为几十年坚决拒绝政治改良的中共,热衷于政治改良。
   
   他们还不断攻击在中共几十年坚决拒绝改良的条件下,反对派不得不进行长期准备,准备革命,是口水革命派。事实上,他们才是真正的口水改良派。喷口水搞政治改良几十年,毫无进展。改良,只要统治者愿意,就很快可以进行,不需要像准备革命那样,准备非常长期的时间。他们攻击别人喷口水,恰恰只适用于他们自己。他们从来不是真正的改良派,而是假改良派,真保共派,真保皇派。
   
   
   6、全民起义形势下的前哨战
   
   
   为什么这么荒唐的有没有敌人的争论,竟然会延续这么长时间?
   
   真正的原因,是因为国内局势不稳,广大民众的全民起义准备工作正在底层蔓延展开。这不是开玩笑的事情,不是海外几个反对派书生的小小行动所能比拟。中共必须调动一切力量,尤其是调动具有欺骗性的花瓶民运,来千方百计模糊中国民众的敌我意识,一方面散布幻想,欺骗民众,一方面攻击革命道路,以便釜底抽薪,防患于未然,扑灭正在日益逼近的全民抗暴,全民起义,全民革命的熊熊地火,维护中共的长久统治。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