析世鉴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共祸论衡
[主页]->[析世鉴]->[共祸论衡]->[趙知遠將軍訪談]
共祸论衡
◆◆ 戡亂建國 ◆◆
◆ 閻錫山先生與兵農合一 ◆
·閻伯川先生為第一屆國大代表擬解决土地問題完成戡亂建國大業案原文
·立法院第三期後咨行政院文
·閻伯川先生答首都記者訪問團(三十七年五月三日)
·閻伯川先生一九四五年在重慶講兵農合一
·閻官長與白部長健生兄及鄧局長冷副參謀長諸同志對耕者有其田及迎頭趕上之商討(外一種)
·閻主任與山东省政府冀晋察綏考察圍諸君談話紀要(外二種)
·覆孔庸之諸同鄉先生子歌代電
夫共產黨者,世界之惡魔也。其居心至爲陰險,而手段至爲毒辣!
——曾 琦
◆◆ 中共論衡 ◆◆
◆ 早期陰謀 ◆
·陳能治: 黄埔建校初期中共分子的渗透活動
◆ 叛亂政略 ◆
·曾 琦: 共產黨之政略與戰略
·曾 琦: 共產黨撲滅國家主義者之策略
·盛 文: 共黨的政治措施
·張煥卿: 中共早期的「土地革命」(一九二一——一九三四)
◆ 防共政略 ◆
·殷海光: 共黨語言可以襲用嗎?
◆ 共區兴衰 ◆
·曹伯一: 析論瑞金共黨政權的崩潰(一九三一—一九三四)
◆ 中共内訌 ◆
·成圣昌: 富田事变与赤党内部分化
◆ 中共武裝 • 綜 述 ◆
·张仁征: 中共三十年来建军内幕
·牛敬亭: 「九一八」事变与中共反政府力量的坐大
◆ 中共武裝 • 抗戰時期 ◆
·劉鳳翰: 論「百團大戰」
·陳存恭: 中共在山西的戰爭目標與戰爭動員(1936—1945)
◆ 文化大革命 ◆
·殷海光: 這樣的紅衞兵
·殷海光: 紅衞兵是義和團嗎?
·殷海光: 自動的把膿包戳破了!
·殷海光: 狂徒的暴跳
◆ 中共人物 ◆
◆ 毛澤東 ◆
·左舜生: 给毛泽东一个初步的解剖
·左舜生: 毛泽东最后的苦杯
·左舜生: 大陆动乱已在变化中
美國援助他國,其根深蒂固的錯沼^念,就是將美國分裂式的民主,硬性的向他國移植,因此在他國不但縱容及暗中支持一些反政府黨派,且千方百計的扶植一個或多個反對黨,使其確有力量反對其政府,處處與其政府爲敵,如此始適合美國式的民主,否則就是獨裁、專制、落伍。美國此種天眞的想法和做法,不但使他國國內一些失意官僚政客、政治垃圾、以及一些心懷陰謀的野心家等,得以公開的興風作浪,及明目仗胆爲爭權奪利反對其政府,打擊其政府威望,或是與其政府故意作難及唱反調,一切均是爲其私人爭權奪利,那裡管什麼國家民族利益;越南和高棉戰爭,最後至敵人兵臨城下,已到了其國家民族生死的最後關頭、其各派系還在爭權奪利的鬧內鬨。美國此種分裂式民主,他從未了解這是正投合共產黨徒的唯物辯證「否定、矛盾、質變」三律,以此分裂式民主來反共,正是帮助共產黨徒來瓦解自已及消滅自已,說眞格的,美國在中南半島的反共戰爭,最後一敗塗地,又何嘗不是敗於美國本身這分裂式民主。黨派之爭的分裂式民主,在黨派之爭時,誰都是說得比唱的都好聽,是基於國家及人民的利益,但說穿了是基於黨派本身的利益,醜聞滿天下的水門案件,難道是基於國家和人民的利益?尼克森的道友毛匪澤東,他騎在人民頭上鞭策人民,還不是照樣的喊人民萬歲;當越南和高棉戰敗後未久,美國以眞正的實力奪回其馬雅古玆號商船時,福特總統就曾說:「美國的力量,是在於全民團結」,其意義乃爲對此事件之處理,其政府是眞正獲致其兩黨全力支持。换言之,他國的力量,又何嘗不是在於全民團結,在一個英明的領袖領導之下,乃如孫子所說:「令民與上同意,可與之死、可與之生」,而「合千萬人之心爲一心、合千萬人之力爲一力」以對敵,這又何能視其爲不民主。中國民主的傳統眞諦,……一脉相傳的皆以「仁」爲本,仁民愛物,施仁政於天下,質言之,所謂民主,其一,乃是以人民爲主,爲政者非爲僅是做官,而作威作福,其做官乃是無條件的奉獻做人民的公僕,誠心誠意爲民衆服務,我先聖先賢之民主思想均是如此,武王說:「天視自我民規,天聽自我民聽」,荀子說:「天之生民,非爲君也,天之生君,以爲民也」,孟子說:「民爲貴,社稷次之,君爲輕」,……乃無一而不是以人民爲主。其二,乃是主權在民,……人民有權選賢與能,若非賢能之政府,人民又有權罷免,此比黨派之爭又有何不善;故中國的政治哲學,乃爲外人所不易了解。
耿若天: 越南高棉戰爭結局述評
越共和中共一樣,極端重視情報與反情報工作。如前所述,越南共和國的國防部長和阮文紹總統的特別助理,都是長期潛伏的越共份子。正如我國當年胡宗南的機要秘書、傅作義的女兒、劉文輝的女婿,以及國防部的參謀次長等,都是匪諜一樣。西貢淪陷後,據報導原來政府的許多官員,竟然都是越共潛伏的高幹,試問越南政府內部還有甚麼機密可言!越軍的兵力狀況和作戰計劃,早就到了越共手裡,這種戰爭如何能夠獲得勝利?
陳祖耀: 越戰爲甚麼失敗?
從我在美國第7航空軍的工作經驗,瞭解到美國空軍在與敵作戰時,為顧及國際輿論視聽,及避免諅麩o辜百姓,主動對北越4百個重要戰略目標,及海防港口的空中轟炸行動設限,美軍此舉無異是自侩p手來與敵作戰。這些美軍對越共攻擊之自我設限,並非憑空而來,乃肇因於胡志明利用國際間同情弱勢的心理,以北越人民的性命及生活為藉口,對美國造成國際輿論壓力與顧忌,進而達成保護越共重要軍事戰略目標之目的,大批的美軍B-52轟炸機天天從關島起飛,卻不能對敵重要戰略目標進行轟炸,這場戰爭當然是難以求勝。
趙知遠將軍訪談
……我國是一個溫和的佛教國家,共產制度不會帶給我們幸福的。有很多朋友及政要和我看法一致,但在美國的壓力下都無能為力。……歷史會證實我們的談話:美國人欺騙了我們高棉。
西元1975年3月20日高棉共和國施裏瑪德親王
與中華民國駐高棉代表孔令晟將軍談話
越高戰爭如果最後失敗,主要是在美國首都華盛頓被打敗的。
西元1975年3月27日高棉共和国總統龍諾
與中華民國駐高棉代表孔令晟將軍談話
◆◆◆ 東南亞共禍 ◆◆◆
·耿若天: 越南高棉戰爭結局述評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趙知遠將軍訪談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析世鑑】製作組,提醒任何意圖對【析世鑑】發佈內容做再傳播者,請務必閱讀我們關於【析世鑑】發佈內容的各項聲明:

http://boxun.com/hero/xsj2

★ 【析世鑑】製作組,強烈鄙視任何未經著作人、著作財產權人或著作財產權受讓人等同意而略去原著述人、相關出版資訊等(例如:期刊名稱、期數;圖書名稱、出版機構等。)的轉發者及其相關行爲。

★ 囿於時間與精力,【析世鑑】所收數位文本之校對未能一一盡善,鲁鱼亥豕諒不能免,故我們忠告任何企圖以引用方式使用【析世鑑】文本内容的讀者,應核對有關文章之原載體並以原載體文本内容爲準,以免向隅。

★ 凡原文存在明顯字符訛誤或遺漏之處,【析世鑑】製作組採用【 】內按語方式隨原文標出,不再另行說明。

★ 除特別說明者外,【析世鑑】收入的數位文本,均是由【析世鑑】製作組完成數位化處理。

◆ 彰往可以察來 • 顧後亦能瞻前 ◆

趙知遠將軍訪談

出生年份: 民國16年

籍 貫: 湖北省隨縣

退伍軍階: 空軍上將

受訪時間: 96年5月15日

訪問地點: 台北市趙府

主訪人: 曾瓊葉、陳溪松

記錄整理: 曾瓊葉、陳溪松

家世背景

    我的祖籍是湖北省隨縣,自幼生於北平,長於北平。民國26年6月在北平市第3小學甫完成4年級學業,日寇突然在北平近郊宛平縣盧溝橋發動七七事變,7月下旬北平淪陷,8月11日我與姊姊隨同父母逃難,8月13日途經天津時,蔣委員長宣達了全民抗日,焦土抗戰的決心,8月14日自大沽口乘英國商輪沿東南海岸線抵達廣州,在廣州暫住3個月,再沿粵漢線輾轉搭乘火車、汽車,於26年12月得以安抵故鄉隨縣。逃難途中眼見國土家園被日寇鐵蹄蹂躪,同胞婦孺慘遭姦淫擄掠,在內心深處因國仇家恨氣憤填膺,已激起了驅逐倭寇,保家衛國的宏願大志。

    自古以來襄樊隨棗(襄陽、樊城、隨縣、棗陽)即為兵家必爭之地,故鄉隨縣時遭兵戎之禍。居住半年,戰火蔓延,南京失守,武漢受到威脅,再輾轉流離至四川重慶,小住3個月後舉家遷徙成都,入少城小學5年級,因日寇飛機大肆轟炸成都而輟學。時年12歲,轉入民眾小學,擔任兒童宣傳隊隊長,組織兒童從事抗日救亡工作。民國29年夏天,就讀民新中學1年級,適逢成都空軍幼校第l期招生,校長為蔣中正委員長,自蔣委員長在26年8月13日領導全民展開對日抗戰以來,深明「國家興亡,匹夫有責」,且在「地不分東西南北,人不分男女老幼」的號召下,時雖年幼,卻毅然投筆從戎,自成都考區數千考生中,成為幸運錄取的50人之一,得申報國宏願。

    幼1期全國考區共錄取298人,原定接受初、高中共6年課程,但日寇侵華攻勢緊迫,33年秋獨山失陷,戰事直逼陪都重慶,急需戰鬥機飛行員應戰,乃提前一年於34年8月4日畢業,同學個個欣喜雀躍,期望早日獻身捍衛領空,殲滅日寇敵機。豈料日軍於8月10日向盟國宣佈無條件投降,雖未竟我等凌空報國壯志,然艱苦抗戰,終獲最後勝利,無不欣喜若狂。畢業時體檢合於飛行者僅167人,連同在四川銅梁入伍的130餘人,編入空軍官校第26期,學習PT-17、AT-6、及AT-11型飛機初、高級訓練飛行,於37年12月1日自杭州筧橋空軍軍官學校驅逐科畢業。38年1月21日,驅逐科同學78位,自杭州筧橋赴台南部訓總隊驅逐大隊報到,接受P-51、P-47戰術戰鬥機訓練;48年並曾赴美國南加州大學接受飛行安全課程訓練。

    一生戎馬軍職生涯近50載(37年12月任官至86年6月退伍),曾任戰術戰鬥機飛行員、分隊長、中隊長、副大隊長、及聯隊長,駕駛過F-86、F-100、F-104及F-5E等型戰鬥機,參與過台澎防空作戰、大陳、一江山保衛戰,及823砲戰等戰役。在飛行作戰的經驗中,曾經深入敵區內陸偵察,數度遭到砲火攻擊、惡劣天候以及座機故障等危急狀況,均能沈著處置而化險為夷。

    39年秋,在台南完成部隊飛行訓練後,奉調空軍第5大隊,40年完成F-47(曾經二次世界大戰洗禮,且機齡老舊的P-47)戰轟機任務訓練,開始擔任台澎金馬防空及深入中國大陸的偵察巡邏任務,曾遠至江西建甌,浙江大陳、衢縣等地。一趟飛行任務至少需4至5小時,大多於中午11點受令,既沒有時間吃午餐,且只能隨身攜帶一小壺飲水登機凌空,除要完成上級交付的任務外,還要確保同機隊友安全返航,使個人的精神及體力,都受到很好的訓練與考驗。而當時隊友們團隊合作袍澤情深士氣高昂,個個奮勇身先士卒的精神,令人至深難忘。

    後歷任空軍總部作戰署長、副總司令、參謀本部情報次長,及副參謀總長、國防部副部長、總統府戰略顧問等職。在擔任參謀本部情報次長期間,自71年起在高度保密情況下,曾數度奉命前往韓國,與韓國當局據理力爭,先後接回駕機投奔自由的吳榮根、孫天勤、蕭天潤、陳寶生等4位反共義士,並建立情報兵棋推演制度及召開國軍情報會議。擔任國防部副部長期間,為推動國防軍務,屢次至立法院備詢,依據憲法維護國軍形象,獲得立法委員及媒體一致肯定好評,幸均能不辱使命。

    軍旅期間常以家教庭訓自勵:「只論是非服從真理,個人進退絕不縈懷」;銘記古訓名言:「人生自古誰無死,留取丹心照汗青」、「升官發財請走別路,貪生怕死勿入此門」;又以「誠懇謙恭,慷慨大方,公正廉明,知足感恩」作為座右銘,並用與同仁部屬共勉共行,砥礪軍人志節,一路走來始終如一,於今解甲歸田,則盡己力關懷同袍老友,協助貧病孤苦,瀟陵知足感恩,內心快樂充實。

奉派駐越軍事顧問團

    民國55年4月11日國防部函請陸、海、空軍總部,分別遴選:年齡在39歲以內、參謀大學正規班畢業、具有戰術及政治作戰素養、富蒐集研判情報能力、品德優良及通曉英文等條件之人員,至越南擔任中華民國駐越軍事顧問團團員。當時我在空軍第5聯隊第5大隊第27中隊,擔任F-86飛機中隊中隊長職務,經空總遴選報部,於同年7月與王業凱、張注常、江寵、劉春澤、梁秀榆等共6員,派赴越南戰場工作。

    同行6人中,王業凱、張注常為陸軍步兵中校,江寵、劉春澤為陸軍砲兵少校,梁秀榆是海軍陸戰隊中校,我是空軍中校。抵越向團長鄧定遠將軍報到後,依據軍種專長,4名陸軍軍官配合團部另派的4名政戰人員,每兩人編成一組,分別進入越南的4個戰區,協助越南軍隊推展政戰工作。海軍梁秀榆中校留駐團本部辦理業務,並兼任自由世界軍事援越組織(Free World Military Assistance Organization in Vietnam)海軍聯絡官。我則擔任顧問團安寧組組員及駐越南空軍司令部首席顧問,協助越南空軍推行政戰制度,當時美軍在越南空軍司令部政戰部裡,同時也派駐心戰顧問軍官。我並接替任滿輪調回國的霍懋新中校,兼任「自由世界軍事援越組織」空軍聯絡官職務,主要任務是與各盟軍部隊共同協助越南抵禦越共,並蒐集美國空軍在越南戰場作戰之經驗教訓,以供我國空軍作戰之借鏡。

與駐越美軍的工作經驗

    越戰期間以美國為首,聯合我國、韓國、泰國、菲律賓、紐西蘭、澳洲及越南等8個國家,共同組成自由世界軍事援越組織,協助越南政府軍防禦越共南侵,我們私下將這個組織稱為「八國聯軍司令部」。我在越南工作平日穿著軍服,分別使用美軍及越南政府核發的通行證,自由出入各國軍事援越組織辦公大樓、美國空軍駐越單位及越南空軍司令部。在自由世界軍事援越組織的工作經驗上,讓我獲得對各國軍事作為交互觀摩借鏡的寶貴機會,也幫助我對汲取美國空軍越戰經驗的任務,建立起順暢的聯繫管道。

◆ 美軍駐越第7航空軍司令部

    汲取美國空軍在越南作戰經驗,首要在與美軍駐越空軍部隊建立起良好互動關係,當時美軍援越空軍部隊是第7航空軍司令部(Seventh Air Force Headquarters),隸屬於魏摩蘭將軍所指揮的美國駐越軍援司令部。在霍懋新中校引介下,先後認識了美軍駐越第7航空軍司令部參謀長、空軍情報署署長菲柏(Philpot)少將,及美軍援越空軍顧問團團長史密斯(Smith)少將,在霍中校與美軍已經奠立的良好關係基礎下,我與幾位美軍駐越空軍將領,也建立起堅固的友誼,在往後蒐集越戰經驗工作上,得到他們相當多的幫助。

    職務交接期間,適逢我空軍副總司令雷炎均將軍,應越南政府之邀赴越南訪問,美軍第7航空軍司令部安排情報署署長菲柏少將,就美國空軍與北越作戰全般狀況,向雷副總司令簡報。菲柏少將英俊挺拔,態度從容,舉止大方,精闢入裹的報告,使在場人士留下深刻的印象。這場簡報使我對美國空軍在越南的作戰狀況,獲得了完整的瞭解。3個月後我向菲柏少將請求提供較新的簡報資料,作為研析越戰戰況參考,經美方首肯提供,順利將簡報資料傳送回國研參。

    初抵越南之時,我即赴美軍駐越第7航空軍司令部,將自己的身分和來意告訴美軍,希望能吸取並學習美國空軍在越南作戰經驗教訓,因而獲得美空軍提供的每日作戰戰報。剛開始時,美軍僅提供一般性內容的戰報,經過一段時間的努力後,與美軍情報署人員建立了彼此的信任與友誼,使他們開始提供更進一步內容的戰報,這些美軍實戰資料,對當時我國空軍建軍備戰甚具參考研究之價值。

◆「我將再返!」(I shall return!)

    到美軍驻越第7航空軍情報署蒐集戰情,成為我每週必備的例行性工作,作戰情報處(簡稱戰情處,DIO)處長及參謀們待我甚為友善,不僅對我工作協助頗多,私下亦都結為好友,平日天南地北,無所不談,我回台休假再返越南時,也不忘攜帶具有台灣特色的小禮品作為感謝。

    有一天,美軍戰情處的副處長強森(Johnson)中校對我說:「因為政策改變,希望你日後不要再來了!我心中自忖:「情報署是我汲取美軍作戰經驗的重要管道之一,強森中校這番話等於拒絕我,使我的工作受到重大困擾」。他見我面露難色又說:「我不是拒絕你,過去各國武官都可以來這裡取得所需資料,但現在政策改變了,日後他們也都不能再來這裡」。聽到這個消息時我有些懊惱,腦海中浮現出麥克阿瑟將軍離開菲律賓時,曾豪氣干雲地說出:「我將再返!」的名言壯語,於是我向強森副處長說:「I shall return!」,隨即邁開大步走出了戰情處的大門。

    就在困擾之時,我將這番遭遇告訴情報署長菲柏將軍,沒想到菲柏將軍慨允相助,約定在下週四邀請戰情處處長,前來署長辦公室簡報作戰近況,這使我大厭振奮。沒想到周三晚間接到菲柏將軍的參謀來電告知:「將軍打網球不慎摔傷手臂,正在住院療養」。原以為約定的簡報落空了,幸好將軍設想周到,囑咐參謀於當天帶我重返戰情處,除了聽取簡報外,我並向處長提出筆記重點(take notes)的要求,也順利獲得應允。於是我向副處長強森中校說:「我說過要回來的,而且我回來了!」(I shall return and now it comes ture!)。這次經歷讓我覺得在冥冥之中,似乎是上天幫助,方得柳暗花明,順利完成任務。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