析世鉴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共祸论衡
[主页]->[析世鉴]->[共祸论衡]->[王炳勳先生訪談]
共祸论衡
·成圣昌: 富田事变与赤党内部分化
◆ 中共武裝 • 綜 述 ◆
·张仁征: 中共三十年来建军内幕
·牛敬亭: 「九一八」事变与中共反政府力量的坐大
◆ 中共武裝 • 抗戰時期 ◆
·劉鳳翰: 論「百團大戰」
·陳存恭: 中共在山西的戰爭目標與戰爭動員(1936—1945)
◆ 文化大革命 ◆
·殷海光: 這樣的紅衞兵
·殷海光: 紅衞兵是義和團嗎?
·殷海光: 自動的把膿包戳破了!
·殷海光: 狂徒的暴跳
◆ 中共人物 ◆
◆ 毛澤東 ◆
·左舜生: 给毛泽东一个初步的解剖
·左舜生: 毛泽东最后的苦杯
·左舜生: 大陆动乱已在变化中
美國援助他國,其根深蒂固的錯沼^念,就是將美國分裂式的民主,硬性的向他國移植,因此在他國不但縱容及暗中支持一些反政府黨派,且千方百計的扶植一個或多個反對黨,使其確有力量反對其政府,處處與其政府爲敵,如此始適合美國式的民主,否則就是獨裁、專制、落伍。美國此種天眞的想法和做法,不但使他國國內一些失意官僚政客、政治垃圾、以及一些心懷陰謀的野心家等,得以公開的興風作浪,及明目仗胆爲爭權奪利反對其政府,打擊其政府威望,或是與其政府故意作難及唱反調,一切均是爲其私人爭權奪利,那裡管什麼國家民族利益;越南和高棉戰爭,最後至敵人兵臨城下,已到了其國家民族生死的最後關頭、其各派系還在爭權奪利的鬧內鬨。美國此種分裂式民主,他從未了解這是正投合共產黨徒的唯物辯證「否定、矛盾、質變」三律,以此分裂式民主來反共,正是帮助共產黨徒來瓦解自已及消滅自已,說眞格的,美國在中南半島的反共戰爭,最後一敗塗地,又何嘗不是敗於美國本身這分裂式民主。黨派之爭的分裂式民主,在黨派之爭時,誰都是說得比唱的都好聽,是基於國家及人民的利益,但說穿了是基於黨派本身的利益,醜聞滿天下的水門案件,難道是基於國家和人民的利益?尼克森的道友毛匪澤東,他騎在人民頭上鞭策人民,還不是照樣的喊人民萬歲;當越南和高棉戰敗後未久,美國以眞正的實力奪回其馬雅古玆號商船時,福特總統就曾說:「美國的力量,是在於全民團結」,其意義乃爲對此事件之處理,其政府是眞正獲致其兩黨全力支持。换言之,他國的力量,又何嘗不是在於全民團結,在一個英明的領袖領導之下,乃如孫子所說:「令民與上同意,可與之死、可與之生」,而「合千萬人之心爲一心、合千萬人之力爲一力」以對敵,這又何能視其爲不民主。中國民主的傳統眞諦,……一脉相傳的皆以「仁」爲本,仁民愛物,施仁政於天下,質言之,所謂民主,其一,乃是以人民爲主,爲政者非爲僅是做官,而作威作福,其做官乃是無條件的奉獻做人民的公僕,誠心誠意爲民衆服務,我先聖先賢之民主思想均是如此,武王說:「天視自我民規,天聽自我民聽」,荀子說:「天之生民,非爲君也,天之生君,以爲民也」,孟子說:「民爲貴,社稷次之,君爲輕」,……乃無一而不是以人民爲主。其二,乃是主權在民,……人民有權選賢與能,若非賢能之政府,人民又有權罷免,此比黨派之爭又有何不善;故中國的政治哲學,乃爲外人所不易了解。
耿若天: 越南高棉戰爭結局述評
越共和中共一樣,極端重視情報與反情報工作。如前所述,越南共和國的國防部長和阮文紹總統的特別助理,都是長期潛伏的越共份子。正如我國當年胡宗南的機要秘書、傅作義的女兒、劉文輝的女婿,以及國防部的參謀次長等,都是匪諜一樣。西貢淪陷後,據報導原來政府的許多官員,竟然都是越共潛伏的高幹,試問越南政府內部還有甚麼機密可言!越軍的兵力狀況和作戰計劃,早就到了越共手裡,這種戰爭如何能夠獲得勝利?
陳祖耀: 越戰爲甚麼失敗?
從我在美國第7航空軍的工作經驗,瞭解到美國空軍在與敵作戰時,為顧及國際輿論視聽,及避免諅麩o辜百姓,主動對北越4百個重要戰略目標,及海防港口的空中轟炸行動設限,美軍此舉無異是自侩p手來與敵作戰。這些美軍對越共攻擊之自我設限,並非憑空而來,乃肇因於胡志明利用國際間同情弱勢的心理,以北越人民的性命及生活為藉口,對美國造成國際輿論壓力與顧忌,進而達成保護越共重要軍事戰略目標之目的,大批的美軍B-52轟炸機天天從關島起飛,卻不能對敵重要戰略目標進行轟炸,這場戰爭當然是難以求勝。
趙知遠將軍訪談
……我國是一個溫和的佛教國家,共產制度不會帶給我們幸福的。有很多朋友及政要和我看法一致,但在美國的壓力下都無能為力。……歷史會證實我們的談話:美國人欺騙了我們高棉。
西元1975年3月20日高棉共和國施裏瑪德親王
與中華民國駐高棉代表孔令晟將軍談話
越高戰爭如果最後失敗,主要是在美國首都華盛頓被打敗的。
西元1975年3月27日高棉共和国總統龍諾
與中華民國駐高棉代表孔令晟將軍談話
◆◆◆ 東南亞共禍 ◆◆◆
·耿若天: 越南高棉戰爭結局述評
◆◆ 中華民國與越高戰爭 ◆◆
◆ 越南戰爭 ◆
·陳祖耀: 越戰爲甚麼失敗?
·陳祖耀: 越南戰地的反共政治作戰
·陳祖耀: 越共的政治作戰
·陳祖耀: 越共的春節攻勢
·趙本立: 越南戰場雜記
·王炳勳先生訪談
·趙知遠將軍訪談
·陳興國將軍訪談
·趙桐生先生訪談
·王振中先生訪談
·劉教之先生訪談
·董萍將軍訪談
◆ 高棉戰爭 ◆
·孔令晟: 出使高棉之憶
◆◆ 越共論衡 ◆◆
◆ 越南戰爭與越共 ◆
·劉鐵梁: 我在越南一百四十天
◆ 越共與中共 ◆
·蔣永敬: 越共與中共(一九二五——一九四五)
The wall on which the prophets wrote
Is cracking at the seams
Upon the instruments of death
The sunlight brightly gleams
When every man is torn apart
With nightmares and with dreams
Will no one lay the laurel wreath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王炳勳先生訪談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析世鑑】製作組,提醒任何意圖對【析世鑑】發佈內容做再傳播者,請務必閱讀我們關於【析世鑑】發佈內容的各項聲明:

http://boxun.com/hero/xsj2

★ 【析世鑑】製作組,強烈鄙視任何未經著作人、著作財產權人或著作財產權受讓人等同意而略去原著述人、相關出版資訊等(例如:期刊名稱、期數;圖書名稱、出版機構等。)的轉發者及其相關行爲。

★ 囿於時間與精力,【析世鑑】所收數位文本之校對未能一一盡善,鲁鱼亥豕諒不能免,故我們忠告任何企圖以引用方式使用【析世鑑】文本内容的讀者,應核對有關文章之原載體並以原載體文本内容爲準,以免向隅。

★ 除特別說明者外,【析世鑑】收入的數位文本,均是由【析世鑑】製作組完成數位化處理。

◆ 彰往可以察來 • 顧後亦能瞻前 ◆

王炳勳先生訪談

出生年份:民國21年

籍 貫: 江西省玉山縣

退伍軍階:陸軍上校

受訪時間:96年4月18日

訪問地點:台北縣王府

主訪人: 曾瓊葉、陳溪松

記錄整理:曾瓊葉、陳溪松

個人背景及經歷

    我的原籍江西省玉山縣,民國21年在南京市出生,40年自台灣省立建國中學畢業,同年進入兵工工程學院15期車輛工程系就讀,開啟從軍生涯,先後畢業於兵工學校初級班19生期、高級班32期,國防管理學校研究班18期進修。爾後為增進管理知識及能力,並赴政治大學公企中心高階科學管理班研習,及中興大學企業管理研究所進修班進修。

    服務軍旅期間,歷任聯勤兵工單位及中正理工學院兵器系兼任教師,專研步槍等各式輕型武器之設計、製造,及各型武器品管與鑑測,曾經協助民間工廠建立品管制度、赴越南戰場蒐集越共輕兵器及美國新兵器並攜回研析、將美製5.56公釐口徑M-16步槍研究改良為國造輕型步槍。退伍後曾任中山科學研究院系統發展中心顧問1年、民間工廠顧問及經理、中央標準局委員等職務。我的一生都在軍中歷練成長,有幸受國家之栽培照顧,習得兵工研製專長,曾當選第20屆國軍英雄,及中國機械工程學會第2屆優秀青年工程師,能對國軍輕型武器之研發及民間工業水準之提升,薄有回饋貢獻,深覺既感恩又欣慰。

奉派駐越軍事顧問團任職

    54年,我在聯勤兵工研究院擔任少校兵器研究員,負責仿製美國小約翰(Little Johns)級火箭的研究設計工作。4月甫遭喪父之痛,5月初又逢長女出生,突然接到一紙命令,派往越南擔任駐越軍事顧問團團員。據聞是聯勤總司令賴名湯上將,在某次軍事會議中向蔣中正總統提報,甄選具有兵工專長軍官1名,前往越南執行特定任務。經甄選作業後,我倖得長官青睞中選,立刻派往軍事情報學校受訓。當時我不知任務內容,自揣以為從事敵後情報工作,心中不免忐忑,但身為軍人唯有服從,戮力以赴。復蒙總政戰部執行官王昇中將召見,面命訓示,殷殷鼓勵,並囑赴政工幹校受訓l週。結訓後獲頒政戰官科,調往駐越軍事顧問團擔任政戰顧問,這時才瞭解此次任務與敵後情報無關,放下了心中久懸的疑惑,與4位政戰上校待命啟程赴任。

    同行4位政戰上校胸前均掛滿勳獎章,唯我獨無;行前5人獲參謀總長彭孟緝上將接見,再蒙國防部蔣經國部長召見勉勵,經國先生對我出身兵工甚感好奇,垂詢甚多。原預定晉見蔣中正總統,因蔣總統身體微恙未蒙接見。不久後,接到國防部命令,唯我被核可赴越,另為求年輕化,重新甄選少校4員一同前往,人員延後兩個月出國。後來據聞是經國先生鑑於越南部隊軍階普遍較低,宜重新甄選相當階級軍官前往工作,以利雙方軍事交流。為此,出國行程延後兩個月,讓我得與家人團聚,並為長女歡慶滿月。民國54年7月19日,我與王恕民、許承璽、張志成、張榮華等共5人,自松山機場搭機赴香港轉往越南。

自由世界軍事援越組織

    我國駐越軍事顧問團位於西貢(現稱胡志明市),西貢市區內法國式建築林立,有小巴黎之稱,屬熱帶性氣候,冬季乾旱不冷,夏季也不炎熱,春、夏、秋三季午後經常有短暫大雨,四季常溫在攝氏26度至30度之間,農作物產富庶,居民謀生容易,華僑主要以經商為生。越南古文原是中文,西貢國家公園內的孔廟規模宏大,我在廟裡親眼見到許多中文線裝書。越南民間有則傳說:孔子是越南的開國始主,原籍順化,後來前往中國山東講學未歸而死在曲阜,雖是無稽之談,但可見越南人對孔子的崇拜,並受中國文化影響深遠。西元1854年以後,法國統治越南近百年,設立法國學校約2千所,現行越南文字是法國傳教士用越南語音及法國文字拼寫出來的,以利傳教使用。

    我們抵達團部報到後,分派王恕民及我至越南政戰總局及政訓局,許承璽、張志成、張榮華分派政戰總局所屬之心戰局、社會局、安寧局擔任顧問。後來我被調回團部,協助參謀長處理綜合業務,並在自由世界軍事援越組織(Free World Military Assistance Organization in Vietnam)擔任聯絡官,負責蒐集越戰武器實物及資料,提供研發參考。

    越戰實際上是越南國內的南北戰爭,代表民主陣營的南越政府對抗代表共產主義的北越政府。越南獲得以美國為首的自由世界各國支持,包括我國、韓國、泰國、菲律賓、紐西蘭、澳洲,紛紛對越南提供以軍事為主的各項援助,這7個援越盟軍與越南政府軍代表,組成自由世界軍事援越組織,設專屬辦公大樓於西貢,平日8國派駐代表在軍援組織專屬大樓內辦公,俾利各國對越南戰局作緊密有效的協調聯繫,以共同抵禦北越侵略。北越背後的主要支持者是中國共產黨,南越境內還有越南南方民族解放陣線游擊隊,與北越以胡志明為首的共產份子互通聲息,四處從事顛覆破壞活動。

    自由世界軍事援越組織成立當日,舉行升旗典禮,美國等參與援越的8個自由世界國家,分別派員擔任升旗手,我與駱明道上尉(名音樂作曲家)負責升起中華民國國旗,在莊嚴隆重的軍樂聲中,8國國旗以相等高度迎風冉冉升起,以示各國平等。由於我國長期受共黨禍害至烈,此刻有機會與美國等各國共同維護東南亞自由和平,善盡自由世界成員之責任,而我有幸參與任務,見證此一歷史時刻,當時內心感動不已。

    民國55年越南國慶當日,自由世界軍事援越組織8國成員,依照國名英文字母及非戰鬥部隊優先次序排列,我國列為第一順位進場國家,團員分乘3輛吉普車,共同參與盛大閱兵行列,閱兵大典中並展出各國參戰最新武器,其中以美軍軍容最壯、武器最新、數量最多,成為典禮中最受矚目的焦點,展現自由世界共同堅決反共產、反奴役之決心。

    據我所知,自由世界軍事援越組織的總兵力約85萬,其中以美軍約54萬兵力為主,其飛機、武器等總數量遠超過越共,經過10餘年長期作戰卻遭失敗的主因在於,越戰是場不求全勝的防禦性戰爭,是追求維持現狀和平的戰爭,且受到國際巴黎和平協定之限制,軍事行動不得越過北緯17度線,援越盟軍僅能採消極的作為,一方面抵制北越南侵。一方面殲滅越南南方民族解放陣線游擊隊的兵力,以致不能趁勝深入敵境積極肅敵,使越南共黨獲得極大的喘息空間,進而伺機吞併越南。

越南戰術區概況

    越戰期間越南從北至南劃分為四個戰術區:

    第1戰術區位於越南領土的最北方,以北緯17度線為界與北越領土接壤,是南越最精銳部隊駐集地,主要在抵制北越部隊南侵。

    第2戰術區是森林地帶,與東埔寨邊境相鄰,也是越南南方民族解放陣線出入的大本營,越共在此地建築有多處出口的3層樓深地道,出口處常設在叢林或河邊蘆草內,使越共有如神出鬼沒的地道鼠,不僅不易捕獲,且使越共易於防守,並襲擊進入搜捕者。美軍自關島出動大量B-52轟炸機群,攜帶數以萬計炸彈飛往轟炸,在西貢每3秒鐘就可聽到一聲爆炸聲,企圖炸平並摧毀20呎深地下工程及出入口,但因該區地質緊密,且地道工程十分堅固,致越共未受重創。

    第3戰術區是包含西貢的中央重鎮區,北越及越南南方民族解放陣線游擊隊,經常在此區從事滲透破壞工作。

    第4戰術區是湄公河三角洲地區,法國人統治期間開鑿許多縱向運河群,與湄公河橫向支流群相互交錯,構成許多豆腐塊形狀的美麗水渠,加上四季如夏,是富饒的農作地區。又因地處最南端,較未受到來自北方的戰火波及。

    越南當地報紙,常以「行軍」為標題,來稱呼美軍的作戰行動。有位美軍第一線軍官告訴我,越共擅長叢林戰法及游擊戰,美軍在越南作戰猶如行軍,每次作戰都找不到越共敵蹤跡,只有對著可疑據點,將子彈掃蕩完畢後回營。

    另一位美軍軍官告訴我,從越共手中奪回的鄉村地區,大多叢林茂密,蚊蟲極多,且濕熱難當,美軍自動化部隊不適合久駐鄉間叢林,因而交給熟悉地形地勢,及適合當地生活條件的越南軍隊駐守。美軍將收回的地區交給越南軍隊駐守,稱之為「新生邑」,但越南軍隊戰鬥力薄弱,缺乏同仇敵愾的戰鬥意志,新生邑不久又遭越共劫回,如此來回操作,猶如捉迷藏,不僅無法克敵致勝,且戰力耗費至鉅。

    越南政府軍和越共交戰,猶如兄弟作戰並不劇烈,甚至在同一家庭裡,有兄為越南政府軍作戰,弟為越共效命的情形,南北越軍遭遇後,無論何軍戰勝,雙方官兵總會有兄弟戰場重逢的場面出現。

參與美軍戰地勘查任務

    我曾數度與美軍軍官飛往第2戰術區,執行戰地勘查任務,進入越共撤守的地道建築中,獲取地道工程結構及相關資料,親見越共地道規模既深且遠;也曾與美軍軍官同赴第l戰術區峴港觀察戰情。

    在越南以美軍為首的盟軍只佔領重要的據點,一般城鄉都遭越共佔領,甚至連西貢四周也是越共出沒之地,我們與美軍共同出勤時,隨時有遭越共襲擊的危險,為確保任務及人員安全,都乘坐美軍直升機,遠程任務則搭乘四螺旋槳的DC-10型軍機。美軍為表示對我方的平等尊重及禮貌,派遣同乘直昇機的美軍軍官,階級都與我方人員相等;機上配置的機組人員,美軍為軍官1員、駕駛l員,及負責維護安全的機槍手l員,我方派遣軍官1員同機,主要任務在勘查戰區狀況,及實地蒐集戰情資料。

    越共的情報滲透工作如蜘蛛結網般非常綿密,我們與美軍的任務行程雖是保密的,卻仍時遭洩漏,因此人員上機後,才會告知正確的任務地點。飛行時常遭越共迫擊砲射擊鐵索繩,企圖勾住螺旋槳使直升機墜機,所以機上美軍機槍手以50機槍,不停地對地面掃射,直到飛機升高到6千呎以上航高,超越一般迫擊砲射程範圍時為止。所幸我所參與的幾次任務,美軍飛行員飛行技術純熟高超,都能有驚無險地躲過越共鐵索繩射擊,順利完成任務。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