析世鉴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广斫鉴
[主页]->[析世鉴]->[广斫鉴]->[戴樹清先生訪談]
广斫鉴
……中的哲學是與「物產證券」,「按勞分配」,「土地村公有」等等獨立的政治經濟的理想相聯繫。中的哲學的系統的成立,是在抗戰以前幾年的事。他顯然是從兩種基礎上建立起來的。第一,他是閻先生幾十年來的政治經驗總結。在戰爭頻繁的時代環境中,能長久維持着治權的穩定,這一方面,固然要歸功於山西的客觀條件,而主政者的權變機巧,善於應付,善於利用內外各種勢力衝突的均勢,而使自己處於穩定的支點,這也是相當重要的,閻先生的統治立場和經驗,顯然就是中的哲學的基礎。儒家的「中庸之道」,「不偏不倚」,「執兩用中」的權術,顯然早就是閻先生治事成功的秘訣。他承認中的哲學與儒學的中庸之道,根本相同,而中的哲學本身,……在新的形式上來把中庸思想系統化了的結果。
對馬克思主義思想的鬥爭的要求,也是促成中的哲學的建立的原因。……中的哲學的建立,就是以這為重要的任務之一。……這就是閻先生所謂的思想防共。……因為中的哲學不是單純宣傳儒家的中庸之道,而且很苦心的採取了極其時髦的形式,創造了一整套近似馬克思主義而又不同的新的術語,新的論點,比之粗糙苯拙的唯生論,他的立論是巧妙,是高出了許多。就是在中國各派哲學中,他也是很深刻地運用思索力的一種思想產物。
民國三十年 艾思奇:《中的哲學評述》
閻先生是今日全國對共產黨理論批判最澈底,對共產黨作法認識最清楚,對共產黨陰謀粉碎最適時,對共產黨毀滅人類反對最堅絕的第一個人。
閻先生有超時代的政治識見與經濟頭腦。
閻先生有貫澈中國儒家哲學的中心思想。
芷 萍: 《副總統與閻錫山》
(原載民國三十五年一月十日北平平明日報)
蔣先生重視軍事反共,我則重視思想防共。思想防共,纔是釜底抽薪的辦法。
……
——閻錫山
◆析世鑑◆
西元2011年年度推薦閱讀
閻伯川先生講
共產主義的批判
http://blog.boxun.com/hero/201107/xsj5/2_1.shtml
共產主義的錯误
http://blog.boxun.com/hero/201107/xsj5/1_1.shtml
有些人批評閻錫山是「老軍閥」。事實上,閻百川先生是一個很懂政治,很有腦筋,並有他個人立場的人,究竟不能拿他和馮玉祥或其他軍閥相比擬。
杭立武先生訪問紀錄
很多人不了解,閻錫山爲什麼在所有的軍閥被打倒以後,仍能屹立不搖?而在中共與國民黨爭天下時,太原又是唯一的共軍屢攻不下的堡壘,主要是忽略了此人是一個對政治用心極深、富於謀略的人。而從閻懂得運用輿論這一點看來,蔣介石都不如他,只有毛澤東差堪一比。……美國記者曾經發出一個問題,國民黨在中國北方控制的城市,爲什麼太原是最後輸給共產黨的?而且,在全中國大大小小的軍閥通通被迫退出歷史舞台以後,獨有閻錫山一直撑到最後,尚以閣揆之身,將國民黨帶到台灣,成爲國民黨在中國大陸的最後一位行政院長,創造了奇蹟。也說明了閻錫山夠資格是一位歷史人物。
陸 鏗: 影響半生命運的山西行
……閻錫山是個把錢看得很重的人,但卻每個月撥好幾萬塊給李江搞宣傳、辦雜誌。因爲閻錫山這個人最會搞文宣了,所以對這方面絕不吝惜。
閻錫山也有他的一套,……閻很能得到士大夫的支持,知識階層裡,只有很少的人(例如苗培成他們)會反對他。他對付政敵、不附和他或意見不同的人,不濫殺人,就是把他們趕走,讓他們在山西都生存不下去……當然,閻錫山和其他的軍閥不太一樣,他算是肯用心研究如何建設山西的,和其他軍閥多只知魚肉鄉民不同,不過一些做法和想法卻值得商榷,因此反閻的人也很多。
劉象山: 漫談黨政人事
◆◆ 兩京政要 • 閻錫山 ◆◆
◆ 談話紀錄 ◆
·蔣君章: 閻錫山先生答客問的自述
·晋省府: 孟祿博士與閻伯川先生談話紀錄
·王卓然: 孟祿博士與閻伯川先生談話紀錄
◆ 前期宦跡 ◆
·孔 庚: 甯漢分裂時期的閻錫山——赴山西聯絡經過之報告
·馬鴻逵: 我與閻錫山
◆ 中期宦跡 ◆
·鄧 啟: 往事雜憶•閻錫山與蔣介石
·鄭彥棻: 我對閻伯川先生的認識
·張彝鼎: 印象深刻的三件事
·劉健群: 憶念閻百川先生
·郭 澄: 懷念閻伯川先生
·武誓彭: 憶閻公伯川
·張子揚: 我所認識的閻百川先生
·陸 鏗: 影響半生命運的山西行
……政府目前控制的面還比共產黨奪取的區域大,政府擁有的人民還比共產黨多,而政府的糧源兵源就沒有共產黨有辦法,因爲共產黨有鬥爭有清算,共產黨所以要犧牲人民的擁護作出歷史最殘忍的事原因也就在這裏,鬥爭就是擴軍,清算就是徵糧,共產黨一日不殘忍,共產黨一日不清算不鬥爭就一日沒有兵沒有糧。
民國三十六年北平日報: 閻錫山·山西·國家
·北平日報: 閻錫山·山西·國家【箋疏本】
◆ 延伸閲讀 ◆
閻錫山: 共匪是最能迷惑人的九尾狐狸精
http://blog.boxun.com/hero/xsj5/15_1.shtml
閻錫山: 共產黨何以席捲中國大陸?
http://blog.boxun.com/hero/xsj5/13_1.shtml
[美]孔飛力:閻錫山與政治的現代化
http://blog.boxun.com/hero/2006/xsj8/9_1.shtml
閻伯川:
「美國人太天眞,日本一投降,
他們復元是應該的,而共產黨武力坐大,
如何解決這個問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戴樹清先生訪談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析世鑑】製作組,提醒任何意圖對【析世鑑】發佈內容做再傳播者,請務必閱讀我們關於【析世鑑】發佈內容的各項聲明:

http://boxun.com/hero/xsj2

★ 【析世鑑】製作組,強烈鄙視任何未經著作人、著作財產權人或著作財產權受讓人等同意而略去原著述人、相關出版資訊等(例如:期刊名稱、期數;圖書名稱、出版機構等。)的轉發者及其相關行爲。

★ 囿於時間與精力,【析世鑑】所收數位文本之校對未能一一盡善,鲁鱼亥豕諒不能免,故我們忠告任何企圖以引用方式使用【析世鑑】文本内容的讀者,應核對有關文章之原載體並以原載體文本内容爲準,以免向隅。

★ 凡原文存在明顯字符訛誤或遺漏之處,【析世鑑】製作組採用【 】內按語方式隨原文標出,不再另行說明。

★ 除特別說明者外,【析世鑑】收入的數位文本,均是由【析世鑑】製作組完成數位化處理。

◆ 彰往可以察來 • 顧後亦能瞻前 ◆

戴樹清先生訪談

   

出生年份:民國15年

籍 貫: 北平市

退伍軍階:空軍中校

受訪時間:96年6月15、16日

訪問地點:台北市戴府

主訪人: 曾瓊葉

記錄整理:曾瓊葉

   

從軍與來台過程

    我是北平市人,出身於軍人世家,父親戴銘忠是軍人,畢業於保定軍校,因戰功累升至中將,我自幼受父親影響,立志從軍報國。26年7月,抗日戰爭爆發,日軍侵華窮兵黷武,手段兇殘,同胞骨肉離散,屍橫遍野,民不聊生,有志青年紛紛奮起報國從軍,抵禦外侮。

    當時父親駐守南京,我隨父親在南京就讀小學,不久國民政府遷往四川,父親為我安全著想,遣我隨政府撤退四川,繼續求學。抵川兩週後,傳來日軍攻陷南京,暴行屠殺我30餘萬無辜百姓的消息,在我幼小心靈中,激起從軍殺敵除寇衛國的堅決意念。

    29年,空軍幼校在四川招收12至15歲青少年,我當即毅然決定從軍,投考空軍幼校第l期,如願獲得錄取。空軍幼校由蔣夫人宋美齡女士創辦,當時校址設於四川成都灌縣的蒲陽場,校長是蔣中正委員長,教育長汪強少將畢業於保定軍校,特別敦聘大學知名教授、學者前來授課,以啟迪我們的思想、開闊我們的眼界,並施行嚴格的體能及生活訓練,鍛鍊我們的強健體魄。

    34年4月,日軍進逼陪都重慶,國勢危如壘卵,為應抗日殲敵之需,幼1期同學提前畢業,預定送往美國接受飛行訓練,未料日本於同年8月宣布投降,美國停止對華軍援。因此同學經體檢合格後,前往杭州筧橋就讀空軍官校第26期。37年畢業,分發駐守上海大場的空軍第8大隊第34中隊(按:與後文的「空軍第34『黑蝙蝠』中隊」有別)擔任准尉見習官,見習期間適逢國共徐蚌會戰,曾經10次駕機參加作戰。

    我與父親在蔣委員長的領導下,分隨空軍、陸軍各自轉戰沙場,38年國軍戡亂失利,父子音訊阻隔,我隨空軍第8大隊第34中隊駕機來台,駐守新竹,擔任B-24轟炸機少尉飛行員。後來得知,這一年父親在大陸隨傅作義部隊投靠共軍,在戰亂和命運的捉弄下,使我們父子分隔海峽兩岸,各自為所屬部隊效命,受到各為其主,移孝作忠的內心煎熬。日後我在越戰期間前往越南支援美軍空投運輸,見到來自同一家庭的父子、兄弟,分別為南、北越部隊作戰時,對他們的境況感受特別深刻,如今想來仍舊不勝低迴感慨。

台海作戰經驗

    空軍第8大隊第34中隊是轟炸機機隊,但飛機上僅有防禦性武器,並未裝置攻擊武器,以夜間低空巡邏為主要任務,每天自下午6點開始,直到次日清晨,以3架飛機輪班飛行,環繞台灣領空巡邏,這3架飛機的出動呼號分別為N1、N2、N3。我在第8大隊擔任夜間低空巡邏任務前後共5年,將我的夜間低空飛行技術,訓練得十分熟練精進。我認為這是日後我參加金門93砲戰、支援一江山作戰、從事與美國合作的對大陸偵照任務、以及支援越南戰場空投運補等任務,能夠全身而退的重要因素之一;因此,飛行訓練精實與否,攸關著空勤隊員的生命安危。

    令我印象深刻的台海作戰經驗,是43年9月3日共軍為達成吞併台灣的目的,先對金門展開猛烈的砲擊。當天上午9點,我和隊友共4架轟炸機,奉命從新竹空軍基地起飛,前往廈門轟炸白石砲台。依據作戰指示,每架飛機間隔1分鐘起飛,第1架飛機由大隊長駕駛在9點1分出發,當時我是上尉飛行員雖然作戰經驗有限,仍駕駛第2架飛機在9點2分出發,接著由中隊長劉牧雲駕駛第3架飛機、我的同學王建勳(本名王建中)駕駛第4架飛機依序起飛。

    飛機抵達大陸沿海,由於地面砲火十分猛烈,看到第l架飛機似乎來不及抵達目標,就已將炸彈投下。這時我問轟炸員:「炸彈投得下去嗎?」轟炸員說:「地面砲火這麼強烈,可能有點問題」。當時我心裡想著一定要完成任務,於是決定先將炸彈的保險絲拿掉,到達目標上空時,立即投下炸彈,以爭取時間迅速爬升脫離火網。

    於是我依照想定的戰法逼近目標,由劉中隊長駕駛的第3架飛機突然從前面飛過來,就在電光火石之間,我聽到轟炸員說:「投彈了!」但我卻發現炸彈仍然掛在機上,立即不假思索拉開保險絲把炸彈投下去,在還來不及喘息的同時,又聽到我方地面管制員大喊:「著火了,垂直掉海了!」當我正納悶著飛機實際上並沒有掉海時,猛然回頭看到是同學王建勳的飛機被砲火擊中,正垂直向海中掉落。交戰結果,我的飛機機艙起火,炸彈艙被擊毀,其中1具發動機被擊壞,我立刻關閉發動機,撲滅機上的起火點,並利用僅存的3具發動機平安返回新竹基地。

    事後我才知道,任務當時我飛機上的轟炸員說:「投彈了!」,是通知我由劉中隊長駕駛的第3架飛機,已趕在我抵達前先投下炸彈,並且精準的命中目標。因中隊長曾參加對日抗戰,累積非常豐富的空戰經驗,他知道如果按照起飛前的作戰指示,一架接著一架依序轟炸,正好讓地面敵人預知我們的飛行航線,輕易的瞄準空中目標進行攻擊。中隊長擔心我年輕經驗淺,會因此枉送性命,於是趕在我的前面摧毀敵人砲台,及時搭救我們全機人員的性命。

    王建勳同學為完成任務,不計個人安危而不幸殉職,他的英勇和志節,令我深深動容與敬佩。面對這次生死交關的經驗,我覺得應該是祖上積德行善,冥冥中使我得到照應,否則我早以28歲的英年戰死沙場了,因此在往後的歲月裡,我常以不誑語、不妄為自惕,要求自己秉持著恩慈與包容的心,並將行善助人最樂,當成奉行不渝的座右銘。

進入空軍第34中隊

    45年前後,由於國軍購買攻擊性之轟炸機及零件日益受限,空軍政以防衛生之驅逐機隊為主力,第8大隊因此撤銷,隊員們紛紛改調空軍其他單位。這時適逢隸屬於空軍總司令部情報署的空軍技術研究組(後來對外改稱為空軍第34中隊,又稱黑蝙蝠中隊),向各大隊招收隊員,甄選的條件是飛行時數須達2千小時以上。

    當時我的績效不錯,累積戰分達4百多分,且飛行時數超過2千小時,經報名甄選後獲得錄取。前往第34中隊報到後,蒙情報署長衣復恩少將召見勗勉,期許我以全力達成任務並能全身而退,作為任務最高指導原則。由於第34中隊是負責執行特種作戰任務的獨立中隊,飛行員待遇尚佳,每月可多領新台幣1千8百元的飛行加給。其實當時大家反共愛國的信念十分堅強,都願意為國效命沙場,待遇好固然具有鼓勵作用,但愛國的信念和熱忱,才是支持我們前往第一線作戰的最大動力。

    據說在空軍第34中隊與美國合作從事對大陸地區的偵照任務之前,美國中情局就曾在沖繩島以P4M飛機試飛,模擬偵察並蒐集大陸沿海地區的軍事部署情形,後來美國派遣P4M前往大陸執行任務,但被中共擊落2架,因此轉而與我國空軍合作,繼續此一任務。雖然我無法證實上述傳言,但是我國空軍第34中隊與美國合作,偵察並蒐集大陸的軍事設施和雷達信號,卻是我40餘年飛行生涯中最危險的一段經歷。

以B-17、B-26執行與美國合作的偵察任務

    初到第34中隊時,當時隊上僅以B-17和B-26兩種轟炸機,執行與美國合作的對大陸偵察任務,我奉派分別駕駛這兩型飛機執行任務。B-17的機翼寬大,配有4具螺旋槳發動機,即使在3具發動機都故障的情形下仍能順利降落,可見飛機的穩定性極佳,美軍將轟炸機上的炸彈艙拆除,改成電子偵測儀器裝置空間,並增加油料艙,以因應對大陸偵察及遠程航行所需。

    B-26轟炸機配有2具螺旋槳發動機,飛行速度快,操縱靈活,但航程較B-17短,機身也較小。在韓戰時曾改裝為A-26對地攻擊機,因其油箱小航程短,以執行沿海巡邏、空投傳單及情報人員為主要任務,機上配置機組人員4名。由於經常通過敵境機場上空,例如大陳附近之陸橋、上海江灣、廣州等各機場,空投號召共軍飛行員起義來歸的傳單,容易遭受敵人攔擊,所以任務危險性頗高。

   B-17轟炸機配置機組人員14名,有時為應大量空投之需,而增派兩名空投員,使機組人員增至16名,主要執行空投傳單及與美方合作的電子偵察任務。由於美軍擴充機上油料艙,以增強續航能力,因此每趟飛行任務可達13小時,我曾有駕機連續飛行1 8小時,深入大陸偵察的任務經驗。當時中共對空攔截能力尚屬薄弱,我們利用月夜進入大陸,執行低空偵察,但在43及45年,中共先後擊落我方飛行員聶經淵、葉拯民的2架B-17飛機,48年徐銀桂駕駛的B-17飛機又遭共軍擊落,使美方決定加速以P2V取代B-17長程飛機,以增加任務的成功率與安全性。

赴美接受P2V-7飛行訓練

    46年底,我與隊友同被選派前往美國洛杉磯,接受為期3個月的P2V-7飛行訓練,我們從台灣搭乘美軍軍機前往美國,抵達時美國中情局人員早已在機場等候,直接將我們送往洛克希德公司報到受訓,學習P2V-7地面學科,例如飛機操控系統及起降系統等課程,訓練期間並禁止我們與外界聯絡,生活所需全由中情局人員照料。

    同行前往接受訓練的人員,我僅記得有飛行員殷延珊、趙欽、朱玉銘,領航員柳肇純、周文淵、李滌塵、陳光宇,機械員鍾明遠、薛洪吉、李白民、法勇華。

    其中殷延珊是山東省滕縣人,在46年2月至49年3月期間,擔任第34中隊上校組長(後來改稱隊長),後來在49年3月25日於韓國附近失事殉職,同機殉職的還有朱玉銘和柳肇純,這是第34中隊以P2V-7執行任務以來首批失事的人員。

    趙欽是河南省鞏縣人,當時擔任中校副組長(後來改稱副隊長),殷延珊上校殉職後由趙欽接替隊長的職務。這12名赴美受訓人員,有8人在後來的任務中先後不幸殉職,最後僅剩趙欽、鍾明遠、法勇華(赴美結訓後轉地勤)和我共4人飽經敵人砲火洗禮後,並能在確保安全的狀況下圓滿達成任務。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