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小龙女
[主页]->[人生感怀]->[小龙女]->[奇文共赏——林语堂酷译《美国独立宣言》]
小龙女
·莲语
·在路口,才发现我是你的过客
·其实
·一个可以气死日本人的北大学生
·揣摩两个皈依佛门的女子
·无声
·不是天生爱孤独
·落花飞舞
·梦里不知情无奈
·女人如画
·三十以后才明白
·无奈的国学
·落花飞舞
·等待
·堕落 北大
·爱国主义
·杂谈
·吸完二十根烟找不到离开你的理由!
·我是这么看奥运会的
·沉默也是一种抗议
·反袁支草的理由
·为何豆腐渣工程屡禁不止?
·谁能从不说错话?
·杂谈旧事
·七夕感言
·点评(非九评)
·五指争大
·哪里没有佛?
·熟视无睹、全民参与的腐败才更可怕
·来路 归路
·繁华过后是简单
·弯腰
·我们离民主有多远?
·谈谈知识分子
·由新成立的国家预防腐败局想到的
·清平乐.中秋
·眼儿媚.忆旧友
·七律.中秋
·七律.中秋
·有关中华合众国的几点疑问------请教陈泱潮先生
·决定台湾前途的究竟是谁?
·不可以原谅,更不可以忘却---纪念南京大屠杀70周年
·美国为什么怕伊朗拥有核技术?
·关于西藏问题和圣火传递的思考
·贺小羽文报论坛开张
·做人不应当丧尽天良
·汶川
·送给天堂的孩子
·《孩子快抓紧妈妈的手》——为地震死去的孩子们而作
·子弟兵、白衣天使、志愿者、救援队员、炎黄子孙万岁!!!
·需要赞扬,需要质疑,需要惩处,需要批评,更需要反思
·美国真正的可怕之处在哪儿?(摘自刘亚洲文)
·闲坐
·七律 端午有感
·一篇机会主义的檄文,有感于《中国过渡政府继续降半旗直至中共解体的公告》
·什么是民主?
·再谈民主
·三谈民主
·你是刁民吗?
·让人说话,天塌不下来
·戏说“君子不器”
·再论让百姓说话天不会塌下来
·十五望月
·十五感怀
·十五感怀
·学会欣赏
·中国人的矛盾历史观
·谈谈诗词
·中华文明与其他文明比较:谁更有凝聚力?
·论复兴汉文化
·文人误国八十年
·说英雄谁是英雄
·请问候劳鹤
·永远的白玫瑰
·中国性格
·中国性格
·马克思其实就在楼上
·怯懦在折磨着我们
·汉族以前我们是什么民族
·《明朝那些事》58句感悟
·我们不需要别人代言---纪念六四二十周年
·卢武铉--------有骨气的贪官
·读史杂感:李登辉、毛泽东、江青和蒋介石
·为什么华夏文化造极于两宋之世
·挽救中国人的根 —— 传统文化
·百年世事不胜悲
·中国古代6大风流客
·妓院就在考场对面--中国士子与青楼的不解之缘
·古代女性怎样遏止丈夫“包二奶”
·历史是个小姑娘,可以任人打扮?
·妓院就在考场对面--中国士子与青楼的不解之缘
·女人吸烟的五个理由
·古代女性怎样遏止丈夫“包二奶”
·当年伤检报告透露赵一曼如何被折磨致死
·中华帝国扩张史第一部:铁血春秋
·中华帝国扩张史第二部:大汉风云
·中华帝国扩张史第三部:盛唐威龙
·中华帝国扩张史第四部:日月残辉
·中华帝国扩张史结语
·遥远的民族和世界
·柳如是窗口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奇文共赏——林语堂酷译《美国独立宣言》

奇文共赏——林语堂酷译《美国独立宣言》
   
   作者:林语堂
   
   咱们国事乱到这般田地,叫咱们不得不跟(英国)皇上分家,自起炉灶,除了老天爷以外,谁也不要管谁,所以这会子总应向大家交个账,说个明白,叫人家懂得这是怎么一回事,别疑心了咱们是在做什么坑崩拐骗蒙的好勾当。

   
   “咱们不会歪缠,就是这么几名话。一则,你我大家比起人家都是一只鼻子两只眼睛,不认输谁,说不定比人家还强的多着呢;二则,谁也别想贬却咱们的身分资格;三则,一个人要怎么活就可以怎么活,要怎么玩就可以怎么玩,要到哪儿去就可以到哪儿去,只要不碍着旁人就得了。什么鸟政府不放咱们这样,便是王八蛋。”还有,老百姓要什么政府就可自己做主,不干人家的鸟事。什么政府不给咱们这样就得滚他的蛋,再扶一个出来顶替。国事混乱到这个分儿,一个人什么身分儿都没有了,任人当奴才看,到这会子,大家就得合拢来革那些狗官僚的命儿,另叫一般人来,给监视着,不让他们大模大样干他们偷鸡的勾当。咱们十三州老百姓就是这么一句话,罪受够了,再混也混不下去。
   
   当今皇上乔治登基以来,政事就是一团糟,谁不服气来同他办交涉,就是一把拳头叫你吃,这还有什么天理么?咱们同他算一下账给你瞧。
   
   咱们一体通过的条陈,他总批驳下来,咱们人人反对的条例,他倒给钦此了。
   
   咱们有什么呈文,非他亲眼瞧过不成,呈文一上去,他却向口袋里一放,装着忘了,你同他提起,只给你一个不睬。
   
   人家到宫里去呈请他立个新法,他就是这么一套:要末,把议会封起来,让他称孤道寡,孤行己意,不然,便是一个不行,两个不行。
   
   他叫议会到那儿岭外天边三家村上去开会,乐得没人肯去,让他去一意横行霸道。
   
   议员去找他,说什么好歹,他就是一溜不见,送他们回家。
   
   议院封了,要叫开又不肯开,政事没人管,成个无法无天的天下。
   
   他哄人家不要来咱们十三州。谁要来,也不让有报纸看,人家一看也不肯来了,就是来了,也不给田地,不得不回去,有的索性就不来。
   
   他跟法官通同作弊,就不肯出钱多用几个官吏,人家有案子,三年两载还不见个动静,不发下来,只好认倒霉空手回去。
   
   法官有什么不顺从他的意旨,就得滚蛋,官俸又不发,叫他们先来孝敬老天爷,不然也别想拿一个大。
   
   高兴起了,就添了什么司什么员,安排一些不见经传的人小,钱向咱们老百姓腰包里拿,不管你情愿不情愿。
   
   一个好好的太平天下,养了一大班丘八,惊扰百姓,咱们怎么抗议也没用。
   
   他放着这些丘八作恶为非,横行霸道,不挂腰刀的人只好听他们排比。
   
   他放贪官污吏到处作孽,一朝权在手,无恶不作,干起以下的事来:
   
   叫一些毫无用处人人讨厌的丘八驻扎民家里。
   
   丘八杀人,便做个圈套,放他们逍遥法外。
   
   管人家的事。
   
   征苛捐杂税,也不问一问咱们缴的税项有个缴税的道理没有。
   
   把人捉将官里去,人家要叫百姓陪审,不让陪审。
   
   把人无端赶出国外,事案是此地发的,叫人家到天边海外去受审。
   
   放几个坏蛋充我们邻国的官员,慢慢的扩展,希望有一天把咱们也吞下去,同他们一般腐败。把宪法当做把戏,人人说好没人说坏的法律,他偏取消,让他一人去瞎干。
   
   他把议院关了门,就象他一个人独干比别人干得好。现在一不做二不休,索性跟咱们开战,咱们还认什么皇上,做什么臣子?
   
   他把城也烧了,人也杀了,比狗还不如,在海上还要兴师问罪。
   
   他雇些荷兰杂种来打咱们,教他们只要打得过咱们,可以随意抢掠,什么万国公法都不顾了。
   
   咱们自己人在海上给他捉去,不管愿意不愿意,就迫着拿起枪把杀咱们同胞。
   
   他唆使印第安生番,给他们枪火,教他们打死咱们的男女老少。
   
   “每回他这样干,咱们就不服同他反抗,每回咱们不服同他反抗,他还是照旧这样干下去。一个人老是这样蛮横不讲理,还有什么身分,就是不配来管咱们有身分失,应当滚蛋。”
   
   “咱们向英国人讲理,总是不得要领。差不多天天咱们忠告他们,他们那边那些官僚违法越权,侵犯咱们。咱们老同他们讲,咱们是谁,咱们在做什么事,咱们为什么过海而来。咱们同他们讲公道,告诉他们,如果长此下去,咱们有一天要自己做自己打算,他们才知道利害。但是越和他们讲理,越无理可讲。可以见得他们不跟咱们一伙儿,就是同咱们为难,咱们就得同他们拚个高低,打完了再做道理。
   
   因此,咱们决定,咱们代表十三州府的百姓在议会上议决:咱们合众国就是以前的十三州府,从此以后是自由国,照理就早该如此;咱们不认皇上,同他一刀两断,再也不听英国人的吩咐;咱们既然自由,自由国能干什么咱们就能干什么,尤重要的是宣战、议和、营商等等。
   
   咱们拿圣经罚咒,大家一心一力,有首有尾,不顾利害,不论成败,不计吉凶,就是财破人亡,到断头台上,还是这样做去。
   
   ----------
   
   附:正规版:《美国独立宣言》 (1776年)
   
   在人类历史事件的进程中,当一个民族必须解除其与另一个民族之间迄今所存在着的政治联系、而在世界列国之中取得那“自然法则”和“自然神明”所规定给他们的独立与平等的地位时,就有一种真诚的尊重人类公意的心理,要求他们一定要把那些迫使他们不得已而独立的原因宣布出来。
   
   我们认为这些真理是不言而喻的:人人生而平等,他们都从他们的“造物主”那边被赋予了某些不可转让的权利,其中包括生命权、自由权和追求幸福的权利。为了保障这些权利,所以才在人们中间成立政府。而政府的正当权力,则系得自被统治者的同意。如果遇有任何一种形式的政府变成损害这些目的的,那末,人民就有权利来改变它或废除它,以建立新的政府。这新的政府,必须是建立在这样的原则的基础之上,并且是按照这样的方式来组织它的权力机关,庶几就人民看来那是最能够促进他们的安全和幸福的。诚然,谨慎的心理会主宰着人们的意识,认为不应该为了轻微的、暂时的原因而把设立已久的政府予以变更;而过去一切的经验也正是表明,只要当那些罪恶尚可容忍时,人类总是宁愿默然忍受,而不愿废除他们所习惯了的那种政治形式以恢复他们自己的权利。然而,当一个政府恶贯满盈、倒行逆施、一贯地奉行着那一个目 标,显然是企图把人民抑压在绝对专制主义的淫威之下时,人民就有这种权利,人民就有这种义务,来推翻那样的政府,而为他们未来的安全设立新的保障。----我们这些殖民地的人民过去一向是默然忍辱吞声,而现在却被迫地必须起来改变原先的政治体制,其原因即在于此。现今大不列颠国王的历史,就是一部怙恶不悛、倒行逆施的历史,他那一切的措施都只有一个直接的目的,即在我们各州建立一种绝对专制的统治。为了证明这一点,让我们把具体的事实胪陈于公正的世界人士之前:
   
   他一向拒绝批准那些对于公共福利最有用和最必要的法律。
   
   他一向禁止他的总督们批准那些紧急而迫切需要的法令,除非是那些法令在未得其本人的同意以前,暂缓发生效力;而在这样展缓生效的期间,他又完全把那些法令置之不理。
   
   他一向拒绝批准其他的把广大地区供人民移居垦殖的法令,除非那些人民愿意放弃其在立法机关中的代表权。此项代表权对人民说来实具有无可估量的意义,而只有对暴君说来才是可怕的。
   
   他一向是把各州的立法团体召集到那些特别的、不方便的、远离其公文档案库的地方去开会。其唯一的目的就在使那些立法团体疲于奔命,以服从他的指使。
   
   他屡次解散各州的议会,因为这些议会曾以刚强不屈的坚毅的精神,反抗他那对于人民权利的侵犯。
   
   他在解散各州的议会以后,又长时期地不让人民另行选举;这样,那不可抹杀的“立法权”便又重新回到广大人民的手中,归人民自己来施行了;而这时各州仍然险象环生,外有侵略的威胁,内有动乱的危机。
   
   他一向抑制各州人口的增加;为此目的,他阻止批准“外籍人归化法案”;他又拒绝批准其他的鼓励人民移殖的法令,并且更提高了新的“土地分配法令”中的限制条例。
   
   他绝批准那些设置司法权力机关的法案,借此来阻止司法工作的执行。
   
   他一向要使法官的任期年限及其薪金的数额,完全由他个人的意志来决定。
   
   他滥设了许多新的官职,派了大批的官吏到这边来箝制我们人民,并且盘食我们的民脂民膏。
   
   在和平的时期,他不得到我们立法机关的同意,就把常备军驻屯在我们各州。
   
   他一向是使军队不受民政机关的节制,而且凌驾于民政机关之上。
   
   他一向与其他的人狼狈为奸,要我们屈伏在那种与我们的宪法格格不入,并且没有被我们的法律所承认的管辖权之下;他批准他们那些假冒的法案来达到以下目的:
   
   把大批的武装部队驻扎在我们各州;
   
   用一种欺骗性的审判来包庇那些武装部队,使那些对各州居民犯了任何谋杀罪的人得以逍遥法外;
   
   割断我们与世界各地的贸易;
   
   不得到我们的允许就向我们强迫征税;
   
   在许多案件中剥夺我们在司法上享有“陪审权”的利益;
   
   以“莫须有”的罪名,把我们逮解到海外的地方去受审;
   
   在邻近的地区废除那保障自由的英吉利法律体系,在那边建立一个横暴的政府,并且扩大它的疆界,要使它迅即成为一个范例和适当的工具,以便把那同样的专制的统治引用到这些殖民地来;
   
   剥夺我们的“宪章”,废弃我们那些最宝贵的法令,并且从根本上改变我们政府的形式;
   
   停闭我们自己的立法机关,反而说他们自己有权得在任何一切场合之下为我们制定法律。
   
   他宣布我们不在其保护范围之内并且对我们作战,这样,他就已经放弃了在这里的政权了。
   
   他一向掠夺我们的海上船舶,骚扰我们的沿海地区,焚毁我们的市镇,并且残害我们人民的生命。
   
   他此刻正在调遣着大量的外籍雇佣军,要来把我们斩尽杀绝,使我们庐舍为墟,并肆行专制的荼毒。他已经造成了残民以逞的和蔑信弃义的气氛,那在人类历史上最野蛮的时期都是罕有其匹的。他完全不配做一个文明国家的元首。
   
   他一向强迫我们那些在海上被俘虏的同胞公民们从军以反抗其本国,充当屠杀其兄弟朋友的刽子手,或者他们自己被其兄弟朋友亲手所杀死。
   
   他一向煽动我们内部的叛乱,并且一向竭力勾结我们边疆上的居民、那些残忍的印第安蛮族来侵犯。印第安人所著称的作战方式,就是不论男女、老幼和情况,一概毁灭无遗。
   
   在他施行这些高压政策的每一个阶段,我们都曾经用最谦卑的词句吁请改革;然而,我们屡次的吁请,结果所得到的答复却只是屡次的侮辱。一个如此罪恶昭彰的君主,其一切的行为都可以确认为暴君,实不堪做一个自由民族的统治者。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