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小龙女
[主页]->[人生感怀]->[小龙女]->[奇文共赏——林语堂酷译《美国独立宣言》]
小龙女
·卧虎---丢了《孙子》的中国正面临美国这个《孙子》的考验
·太平天国被洪秀全点天灯的几个女性
·历史上为一个朝代开国的“狐狸精”
·陈寅恪:踽踽独行的国学大师
·2009文坛那些破事儿:大师遭质疑金庸当主席
·被历代文人追忆最多的败军之将
·不可不知的六个史记人物
·盛世不盛世 看看邻居们怎么说
·重读百年中国人的国家观
·你是人间四月天:才女林徽因珍藏老照片(图集)
·二战美丽的后勤支前女工的老照片,别有一番风韵
·美媒评史上十大狙击手
·朝鲜最漂亮女间谍靓照
·复活的军团:中国历史上的秦军
·旧连环画:孔子罪恶的一生(巴金配文)
·《宋代词人轶事》作者:晃晃忧忧
·《帝国政界往事:公元1127年大宋实录》
·中日文化历史的吊诡
·中国近百年的汉奸排行榜
·1989年我们曾经相爱
·图说1911:一组常人从未见过的武昌起义老照片(组图)
·两个局外人的对谈录:长征之旅:从革命到逃亡,从逃亡到招安(下)
·两个局外人的对谈录:长征之旅:从革命到逃亡,从逃亡到招安(中)
·日本海军司令给丁汝昌的劝降书
·两个局外人的对谈录:长征之旅:从革命到逃亡,从逃亡到招安(上)
·余英时:戊戌政变今读
·夏佑至:顾维钧和他的1919
·王海光:反「文革」檄文——《给全体共产党员的紧急呼吁》解读和考辨
·余英时:中国知识份子的边缘化
·毛泽东:“没有我们这几十万条破枪……”
·[历史学家眼中的60年中国]之十:60年中国人民族自信心的重建
·[历史学家眼中60年中国]之九:60年姓社姓资争论史
·[历史学家眼中的60年中国]之八:60年中国土地与农民问题
·[历史学家眼中的60年中国]之七:大国外交
·[历史学家眼中的60年中国]之六:中日关系关键在互信
·[历史学家眼中的60年中国]之五:中美60年,从未停止的试探
·[历史学家眼中的60年中国]之四:60年人口迁移史
·[历史学家眼中的60年中国]之三:60年知识分子命运沉浮
·[历史学家眼中的60年中国]之二:60年阶层演变
·[历史学家眼中的60年中国]之一:大学教育传统裂变
·唐小兵:文化大国的价值焦虑
·唐小兵:知士论世的史学
·辛若水:在颠倒中前进的历史
·王福湘:陈独秀对苏俄经验的接受、反思与超越
·沟口雄三:辛亥革命新论
·毛泽东谈蒋介石:说他坚决反革命 我看不见得
·抗战中日本人的反蒋介石宣传
·拥有世界最强大炮 淮军为何在日军面前一败涂地
·陈智胜:对国共内战的新省思
·蒋公:何谓自由?如何争取自由!
·经典情诗100首
·潜规则:中国历史中的真实游戏
·香港的另一面:50年前震撼影像
·联军占领以后的平壤
·二战期间,日军为何没大量配备冲锋枪?
·昔年邓丽君慰劳国军旧照
·奇文共赏——林语堂酷译《美国独立宣言》
·“罪己诏”:帝王的自我批评文本
·希特勒报考维也纳艺术学院时的绘画作品(图)
·中国最牛的十个汉字:最色的汉字“姦”念什么
·中国醒来---我辈才是卑劣的罪人
·民国屐痕
·韩寒:上海是冒险家的乐园,却是人民的地狱
·关于宽容:陈独秀与胡适、毛泽东的故事
·硫酸不能烤蛋糕——如何教孩子再相信
·大学,如果没有人文
·文化,是什么?
·中国历代职官词典
·惊曝:毛新宇根本不是毛泽东亲孙子
·最后一任克格勃主席给中国的忠告
·鲁迅路口
·我看那些令人唏嘘不已的历史片断
·卧虎:新千字文---少些内耗,多些宽容
·在中国信仰
·伊朗巴列维国王改革失败的教训
·毛主席与毛远新同志谈批孔
·两次阵痛:民族问题,抑或民主问题?
·耶鲁大学校长的批评发人深省
·道德为何会有“血腥气”?
·道德为何会有“血腥气”?
·中国十大名画欣赏
·从老照片看汪精卫 令人唏嘘不已
·难得一见的一战时期火炮
·中国人的生死观
·由“臣”到奴仆:漫谈古代君臣礼节的变化
·“问天下谁是英雄?”第三只眼睛看《三国》
·有一种历史,仅在记忆中播种
·那一年你打马西去
·昨夜话凄凉,今晚说妓女
·历代开国公主们的最终结局
·历代开国驸马们的最终结局
·桃花江上美人窝---细说西藏历史一百年
·民主是理性包容的生活方式——纪念「五四运动」八十五周年
·还是村长的强奸比较好
·《作爱的经济分析》---为性爱算一笔经济账
·二战时日本掠夺亚洲的黄金能买下整个世界
·宋江同志在梁山泊招安动员大会上的讲话
·新千字文 --- 一诺千金
·“去政治化的政治”与大众传媒的公共性——汪晖教授访谈
·中国正在崛起 美国尚未衰落
·苏共亡党15周年的历史评说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奇文共赏——林语堂酷译《美国独立宣言》

奇文共赏——林语堂酷译《美国独立宣言》
   
   作者:林语堂
   
   咱们国事乱到这般田地,叫咱们不得不跟(英国)皇上分家,自起炉灶,除了老天爷以外,谁也不要管谁,所以这会子总应向大家交个账,说个明白,叫人家懂得这是怎么一回事,别疑心了咱们是在做什么坑崩拐骗蒙的好勾当。

   
   “咱们不会歪缠,就是这么几名话。一则,你我大家比起人家都是一只鼻子两只眼睛,不认输谁,说不定比人家还强的多着呢;二则,谁也别想贬却咱们的身分资格;三则,一个人要怎么活就可以怎么活,要怎么玩就可以怎么玩,要到哪儿去就可以到哪儿去,只要不碍着旁人就得了。什么鸟政府不放咱们这样,便是王八蛋。”还有,老百姓要什么政府就可自己做主,不干人家的鸟事。什么政府不给咱们这样就得滚他的蛋,再扶一个出来顶替。国事混乱到这个分儿,一个人什么身分儿都没有了,任人当奴才看,到这会子,大家就得合拢来革那些狗官僚的命儿,另叫一般人来,给监视着,不让他们大模大样干他们偷鸡的勾当。咱们十三州老百姓就是这么一句话,罪受够了,再混也混不下去。
   
   当今皇上乔治登基以来,政事就是一团糟,谁不服气来同他办交涉,就是一把拳头叫你吃,这还有什么天理么?咱们同他算一下账给你瞧。
   
   咱们一体通过的条陈,他总批驳下来,咱们人人反对的条例,他倒给钦此了。
   
   咱们有什么呈文,非他亲眼瞧过不成,呈文一上去,他却向口袋里一放,装着忘了,你同他提起,只给你一个不睬。
   
   人家到宫里去呈请他立个新法,他就是这么一套:要末,把议会封起来,让他称孤道寡,孤行己意,不然,便是一个不行,两个不行。
   
   他叫议会到那儿岭外天边三家村上去开会,乐得没人肯去,让他去一意横行霸道。
   
   议员去找他,说什么好歹,他就是一溜不见,送他们回家。
   
   议院封了,要叫开又不肯开,政事没人管,成个无法无天的天下。
   
   他哄人家不要来咱们十三州。谁要来,也不让有报纸看,人家一看也不肯来了,就是来了,也不给田地,不得不回去,有的索性就不来。
   
   他跟法官通同作弊,就不肯出钱多用几个官吏,人家有案子,三年两载还不见个动静,不发下来,只好认倒霉空手回去。
   
   法官有什么不顺从他的意旨,就得滚蛋,官俸又不发,叫他们先来孝敬老天爷,不然也别想拿一个大。
   
   高兴起了,就添了什么司什么员,安排一些不见经传的人小,钱向咱们老百姓腰包里拿,不管你情愿不情愿。
   
   一个好好的太平天下,养了一大班丘八,惊扰百姓,咱们怎么抗议也没用。
   
   他放着这些丘八作恶为非,横行霸道,不挂腰刀的人只好听他们排比。
   
   他放贪官污吏到处作孽,一朝权在手,无恶不作,干起以下的事来:
   
   叫一些毫无用处人人讨厌的丘八驻扎民家里。
   
   丘八杀人,便做个圈套,放他们逍遥法外。
   
   管人家的事。
   
   征苛捐杂税,也不问一问咱们缴的税项有个缴税的道理没有。
   
   把人捉将官里去,人家要叫百姓陪审,不让陪审。
   
   把人无端赶出国外,事案是此地发的,叫人家到天边海外去受审。
   
   放几个坏蛋充我们邻国的官员,慢慢的扩展,希望有一天把咱们也吞下去,同他们一般腐败。把宪法当做把戏,人人说好没人说坏的法律,他偏取消,让他一人去瞎干。
   
   他把议院关了门,就象他一个人独干比别人干得好。现在一不做二不休,索性跟咱们开战,咱们还认什么皇上,做什么臣子?
   
   他把城也烧了,人也杀了,比狗还不如,在海上还要兴师问罪。
   
   他雇些荷兰杂种来打咱们,教他们只要打得过咱们,可以随意抢掠,什么万国公法都不顾了。
   
   咱们自己人在海上给他捉去,不管愿意不愿意,就迫着拿起枪把杀咱们同胞。
   
   他唆使印第安生番,给他们枪火,教他们打死咱们的男女老少。
   
   “每回他这样干,咱们就不服同他反抗,每回咱们不服同他反抗,他还是照旧这样干下去。一个人老是这样蛮横不讲理,还有什么身分,就是不配来管咱们有身分失,应当滚蛋。”
   
   “咱们向英国人讲理,总是不得要领。差不多天天咱们忠告他们,他们那边那些官僚违法越权,侵犯咱们。咱们老同他们讲,咱们是谁,咱们在做什么事,咱们为什么过海而来。咱们同他们讲公道,告诉他们,如果长此下去,咱们有一天要自己做自己打算,他们才知道利害。但是越和他们讲理,越无理可讲。可以见得他们不跟咱们一伙儿,就是同咱们为难,咱们就得同他们拚个高低,打完了再做道理。
   
   因此,咱们决定,咱们代表十三州府的百姓在议会上议决:咱们合众国就是以前的十三州府,从此以后是自由国,照理就早该如此;咱们不认皇上,同他一刀两断,再也不听英国人的吩咐;咱们既然自由,自由国能干什么咱们就能干什么,尤重要的是宣战、议和、营商等等。
   
   咱们拿圣经罚咒,大家一心一力,有首有尾,不顾利害,不论成败,不计吉凶,就是财破人亡,到断头台上,还是这样做去。
   
   ----------
   
   附:正规版:《美国独立宣言》 (1776年)
   
   在人类历史事件的进程中,当一个民族必须解除其与另一个民族之间迄今所存在着的政治联系、而在世界列国之中取得那“自然法则”和“自然神明”所规定给他们的独立与平等的地位时,就有一种真诚的尊重人类公意的心理,要求他们一定要把那些迫使他们不得已而独立的原因宣布出来。
   
   我们认为这些真理是不言而喻的:人人生而平等,他们都从他们的“造物主”那边被赋予了某些不可转让的权利,其中包括生命权、自由权和追求幸福的权利。为了保障这些权利,所以才在人们中间成立政府。而政府的正当权力,则系得自被统治者的同意。如果遇有任何一种形式的政府变成损害这些目的的,那末,人民就有权利来改变它或废除它,以建立新的政府。这新的政府,必须是建立在这样的原则的基础之上,并且是按照这样的方式来组织它的权力机关,庶几就人民看来那是最能够促进他们的安全和幸福的。诚然,谨慎的心理会主宰着人们的意识,认为不应该为了轻微的、暂时的原因而把设立已久的政府予以变更;而过去一切的经验也正是表明,只要当那些罪恶尚可容忍时,人类总是宁愿默然忍受,而不愿废除他们所习惯了的那种政治形式以恢复他们自己的权利。然而,当一个政府恶贯满盈、倒行逆施、一贯地奉行着那一个目 标,显然是企图把人民抑压在绝对专制主义的淫威之下时,人民就有这种权利,人民就有这种义务,来推翻那样的政府,而为他们未来的安全设立新的保障。----我们这些殖民地的人民过去一向是默然忍辱吞声,而现在却被迫地必须起来改变原先的政治体制,其原因即在于此。现今大不列颠国王的历史,就是一部怙恶不悛、倒行逆施的历史,他那一切的措施都只有一个直接的目的,即在我们各州建立一种绝对专制的统治。为了证明这一点,让我们把具体的事实胪陈于公正的世界人士之前:
   
   他一向拒绝批准那些对于公共福利最有用和最必要的法律。
   
   他一向禁止他的总督们批准那些紧急而迫切需要的法令,除非是那些法令在未得其本人的同意以前,暂缓发生效力;而在这样展缓生效的期间,他又完全把那些法令置之不理。
   
   他一向拒绝批准其他的把广大地区供人民移居垦殖的法令,除非那些人民愿意放弃其在立法机关中的代表权。此项代表权对人民说来实具有无可估量的意义,而只有对暴君说来才是可怕的。
   
   他一向是把各州的立法团体召集到那些特别的、不方便的、远离其公文档案库的地方去开会。其唯一的目的就在使那些立法团体疲于奔命,以服从他的指使。
   
   他屡次解散各州的议会,因为这些议会曾以刚强不屈的坚毅的精神,反抗他那对于人民权利的侵犯。
   
   他在解散各州的议会以后,又长时期地不让人民另行选举;这样,那不可抹杀的“立法权”便又重新回到广大人民的手中,归人民自己来施行了;而这时各州仍然险象环生,外有侵略的威胁,内有动乱的危机。
   
   他一向抑制各州人口的增加;为此目的,他阻止批准“外籍人归化法案”;他又拒绝批准其他的鼓励人民移殖的法令,并且更提高了新的“土地分配法令”中的限制条例。
   
   他绝批准那些设置司法权力机关的法案,借此来阻止司法工作的执行。
   
   他一向要使法官的任期年限及其薪金的数额,完全由他个人的意志来决定。
   
   他滥设了许多新的官职,派了大批的官吏到这边来箝制我们人民,并且盘食我们的民脂民膏。
   
   在和平的时期,他不得到我们立法机关的同意,就把常备军驻屯在我们各州。
   
   他一向是使军队不受民政机关的节制,而且凌驾于民政机关之上。
   
   他一向与其他的人狼狈为奸,要我们屈伏在那种与我们的宪法格格不入,并且没有被我们的法律所承认的管辖权之下;他批准他们那些假冒的法案来达到以下目的:
   
   把大批的武装部队驻扎在我们各州;
   
   用一种欺骗性的审判来包庇那些武装部队,使那些对各州居民犯了任何谋杀罪的人得以逍遥法外;
   
   割断我们与世界各地的贸易;
   
   不得到我们的允许就向我们强迫征税;
   
   在许多案件中剥夺我们在司法上享有“陪审权”的利益;
   
   以“莫须有”的罪名,把我们逮解到海外的地方去受审;
   
   在邻近的地区废除那保障自由的英吉利法律体系,在那边建立一个横暴的政府,并且扩大它的疆界,要使它迅即成为一个范例和适当的工具,以便把那同样的专制的统治引用到这些殖民地来;
   
   剥夺我们的“宪章”,废弃我们那些最宝贵的法令,并且从根本上改变我们政府的形式;
   
   停闭我们自己的立法机关,反而说他们自己有权得在任何一切场合之下为我们制定法律。
   
   他宣布我们不在其保护范围之内并且对我们作战,这样,他就已经放弃了在这里的政权了。
   
   他一向掠夺我们的海上船舶,骚扰我们的沿海地区,焚毁我们的市镇,并且残害我们人民的生命。
   
   他此刻正在调遣着大量的外籍雇佣军,要来把我们斩尽杀绝,使我们庐舍为墟,并肆行专制的荼毒。他已经造成了残民以逞的和蔑信弃义的气氛,那在人类历史上最野蛮的时期都是罕有其匹的。他完全不配做一个文明国家的元首。
   
   他一向强迫我们那些在海上被俘虏的同胞公民们从军以反抗其本国,充当屠杀其兄弟朋友的刽子手,或者他们自己被其兄弟朋友亲手所杀死。
   
   他一向煽动我们内部的叛乱,并且一向竭力勾结我们边疆上的居民、那些残忍的印第安蛮族来侵犯。印第安人所著称的作战方式,就是不论男女、老幼和情况,一概毁灭无遗。
   
   在他施行这些高压政策的每一个阶段,我们都曾经用最谦卑的词句吁请改革;然而,我们屡次的吁请,结果所得到的答复却只是屡次的侮辱。一个如此罪恶昭彰的君主,其一切的行为都可以确认为暴君,实不堪做一个自由民族的统治者。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