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资料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平宽译室
[主页]->[历史资料]->[平宽译室]->[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51)]
平宽译室
·我在中國的歲月 (7)
·我在中國的歲月 (8)
·我在中國的歲月 (9)
·我在中國的歲月 (10)
·我在中國的歲月 (11)
·我在中國的歲月 (12)
·我在中國的歲月 (13)
·我在中國的歲月 (14)
·我在中國的歲月 (15)
·我在中國的歲月 (16)
·我在中國的歲月 (17)
·我在中國的歲月 (18)
·我在中國的歲月 (19)
·我在中國的歲月 (20)
·我在中國的歲月 (21)
·我在中國的歲月 (22)
·我在中國的歲月 (23)
·我在中國的歲月 (24)
·我在中國的歲月 (25)
·我在中國的歲月 (26)
·我在中國的歲月 (27)
·我在中國的歲月 (28)
·我在中國的歲月 (29)
·我在中國的歲月 (30)
·我在中國的歲月 (31)
·我在中國的歲月 (32)
·我在中國的歲月 (33)
·我在中國的歲月 (34)
·我在中國的歲月 (35)
·我在中國的歲月 (36)
·我在中國的歲月 (37)
·我在中國的歲月 (38)
·我在中國的歲月 (39)
·我在中國的歲月 (40)
·我在中國的歲月 (41)
·我在中國的歲月 (42)
·我在中國的歲月 (43)
·我在中國的歲月 (44)
·我在中國的歲月 (45)
·我在中國的歲月 (46)
·我在中國的歲月 (47)
·我在中國的歲月 (48)
·我在中國的歲月 (49)
·我在中國的歲月 (50)
·我在中國的歲月 (51)
·我在中國的歲月 (52)
·我在中國的歲月 (53)
·我在中國的歲月 (54)
·我在中國的歲月 (55)
·我在中國的歲月 (56)
·我在中國的歲月 (57)
·我在中國的歲月 (58)
·我在中國的歲月 (59)
·我在中國的歲月 (60)
·我在中國的歲月 (61)
·我在中國的歲月 (62)
·我在中國的歲月 (63)
·我在中國的歲月 (64)
·我在中國的歲月 (65)
·我在中國的歲月 (66)
·我在中國的歲月 (67)
·我在中國的歲月 (68)
·我在中國的歲月 (69)
·我在中國的歲月 (70)
·我在中國的歲月 (71)
·我在中國的歲月 (72)
·我在中國的歲月 (73)
·我在中國的歲月 (74)
·我在中國的歲月 (75)
·我在中國的歲月 (76)
·我在中國的歲月 (77)
·我在中國的歲月 (78)
·我在中國的歲月 (79)
·我在中國的歲月 (80)
·我在中國的歲月 (81)
·我在中國的歲月 (82)
·我在中國的歲月 (83)
·我在中國的歲月 (84)
·我在中國的歲月 (85)
·我在中國的歲月 (86)
·我在中國的歲月 (87)
·我在中國的歲月 (88)
·我在中國的歲月 (89)
·我在中國的歲月 (90)
·我在中國的歲月 (91)
·我在中國的歲月 (92)
·我在中國的歲月 (93)
·我在中國的歲月 (94)
·我在中國的歲月 (95)
·我在中國的歲月 (96)
·我在中國的歲月 (97)
·我在中國的歲月 (98)
·我在中國的歲月 (99)
·我在中國的歲月 (100)
·我在中國的歲月 (101)
·我在中國的歲月 (102)
·我在中國的歲月 (103)
·我在中國的歲月 (104)
·我在中國的歲月 (105)
·我在中國的歲月 (106) -- 西安事變
·我在中國的歲月 (107)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51)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复职之后,蒋介石发觉陈炯明并没有按照他拟定的计划消灭桂系,大为光火。他跑到上海向孙逸仙报告此事,但孙的反应未如他的理想。他对孙、陈两人完全失去希望,于是在1921年6月乘着他母亲的逝世,以奔丧为籍口离开这使他不快的地方。他返回溪口,并断断续续地留在那里直至十一月他母亲安葬为止。

   接着的一个月,具体日期是1921年12月5日,蒋再次结婚。这次的婚姻对象是他自己决定的。这女子叫陈洁如,英文名叫Jennie Chen。蒋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是1919年,她身材高而苗条,和他的乡下妻子正好相反。根据陈洁如所述,她对蒋并不特别有好感,曾在一段时间内刻意回避他,尤其是有一次蒋哄她进入一所酒店意图不轨之后,她更处处提防。(那时蒋三十二岁,陈则只有十三岁。)

   可是蒋介石对陈洁如纠缠不休。陈的母亲由于关心女儿的前途,聘请了一个专人调查蒋的个人历史。调查报告指出,蒋住在上海,基本上无业,乡下已有一妻一妾。可是陈洁如的父亲在1921年秋天逝世,家里有了经济压力,张静江(古董张) 又来探望陈洁如的母亲说项。张是蒋介石的挚友,也是陈洁如的契父。张安慰陈洁如说,蒋的发妻毛福美「已经信了佛,不问世事」,而蒋的妾侍姚怡诚现在住在苏州,并且「已经接受了五千元的安家费和蒋解除了一切关系。」由于张静江的游说,陈洁如的母亲最后同意把女儿嫁给蒋介石。婚礼在上海大东亚酒店举行,采用民间仪式,约有五十个亲友出席宴会,由张静江做主婚人。(很可能宴会费用也是由他出资。) 蜜月期间,陈洁如发现蒋没有听从医生的吩咐在结婚前治好性病,因此把淋病传染给她了。此病令两人都不能生育,(注) 为表示悔意,蒋发誓以后不再饮酒以惩罚自己。

   另一方面,蒋对陈炯明的警觉也证明是对的。当孙逸仙返回广州时,他发觉陈炯明已经有许多头衔,包括粤军总司令和广东省省长,而他 -- 作为革命的创始人 -- 却只能得到一个内务部长的职位。针对这个情况,他特地召集了残留在广东的国民议会议员,开会选举他为中华民国临时大总统。但此时陈炯明已经不甘臣服于他了。陈控制一支庞大的军队,拥有大量的枪支弹药。他事实上是南方的军阀。孙逸仙手中并无军队。同时,以实力为出发点考虑的北京政府,也取陈炯明而舍口头还在讲革命的孙逸仙。孙的总统计划又告失败了。无论他怎样称呼自己,在北京的外国使馆都不承认他的地位,或把关税转到他的手里。陈炯明利用他的大好形势,派军队攻击孙在广州的总部 -- 越秀楼总统府。事发时,蒋介石不在那里。他说陈炯明买通他的部队,答应击毙孙逸仙的话,可得二十万元的奖赏,并可入城抢略三天。在这紧急的关头,孙逸仙的卫队劝他出走。

   「六月十六日大约早上两点钟,孙先生叫醒我。他告诉我快些起床和穿衣服,我们有危险,要立即逃走,」宋庆龄,作为孙逸仙的妻子,在他们遭遇的危险中仅有的一次的叙述中这样写道,「我觉得有一个女人在他身边可能妨碍到他,于是着他把我留下,他先走。.... 最后,他看到我所说的道理,但是仍然留下所有五十个卫士保护总统府,才自己先离去。(51)

   (注) 蒋介石此时已有两个儿子:蒋经国,由毛福美所生;蒋纬国,蒋的养子,是他的朋友戴季陶和姚怡诚所生,而姚怡诚据说是蒋在日本时他们共用的女人。蒋介石经常对人说,他领养纬国是为了不要让戴季陶感到尴尬,但许多人相信他是纬国的生父。然而,在1996年,纬国宣布他事实是戴季陶在1916年非婚生的儿子。

(2010/03/27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