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潘一丁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潘一丁文集]->[*论“集体谋财害命"的法不治众]
潘一丁文集
·*论“软实力”
·立此存照-致台湾内政部移民署的准备起诉通知书
·*“近亲繁殖”出不了真正有效的智库
·*台湾行纪实(上)
·*台湾行纪实(下)
·*西方式伪“民主”是为婊子立的牌坊
·潘一丁:*中韩文化联手以直报怨抑制日本军国主义复活
·*“性都”东莞的表象和本质
·*什么样的“笼子”能关得住权力?
·*从乌、泰、叙的动乱看西方式“民主”的丛林本质
·*以《新理论》的“民主观”评台湾的“选举民主”
·*“恐怖活动”--人类社会行为的镜像
·*人类社会真的“文明”了吗?
·*我们到底在追求什么“知的权利”?
·*科学《因果论》看雾霾是对中国人的天谴
·*悖论乎?现实也!
·*无法忍受,要发飙!
·*内斗内行、外斗外行的台湾社会
·*藏獒和会叫的狗的启示
·*生死观和殡葬传统是中国文化先进民族落后的根源
·*台湾的社会堡垒被无知学生从内部攻破
·*朝鲜问题的表象和本质
·*中国渔船屡遭劫持的反思
·*试论“历史周期律”的形成
·*树欲静而风不止--中国的处境和对策
·*“东郭思维”要不得
·*“六四事件”是当西方伪民主“跟屁虫”的结果
·*“擦枪走火”、中国准备好了吗?
·*狗肉与文明
·*朋友论
·*子非人、焉知“人权”乎
·*以理服人,我们有服人之“理”吗?
·*反腐败要从改良滋生腐败的文化土壤开始
·*“安内”先要从以理服中国人做起
·*马航MH17事件是客观规律对当代“文明”的天谴
·为什么中国人只有小聪明却无大智慧?
·*战争永远是军人的“天职”--八一建军节随想
·绕过热闹看点门道
·*郭美美现象的表象和本质
·*中国要做有理的恶人
·*以中国文化来俯瞰人类社会
·以中国文化俯看日本
·苏格兰“独立公投”的伪民主表象和本质
·*“伪民主”是戕害当代人类社会的罪魁祸首
·*“伪民主”的要害或死穴
·*“依法治国”的表象和本质
·*中日关系的辩证思考
·*寄语APEC
·*“昏君现象”--美国中期选举“魔咒”的表象和本质
·*论“贪腐现象”的天性本质
·*沪港通的“向钱看”表象和“老鼠会”本质
·*请问:我们有权干涉它国内政吗?
·*台湾九合一选举--西方“伪民主”的中国文化版
·*九合一选举结果是对国民党的报应
·*没有刚性的法治就是豆腐渣--商鞅徒木立信的联想
·*马英九VS华国锋的启示
·*柯文哲的机遇和选择
·*论“公务员”
·*以新思维的改变与创新去建构未来--新年献词
·*巴黎恐怖事件的前因后果
·*我们为什么要“都是查理”?
·*达沃斯经济论坛懂“经济”吗?
·*论《新思维》
·*用科学《新理论》替柯文哲解套
·*“昏二代”是如何产生的?
·*现实的讽刺与启示
·*请勿折腾!
·*观念的误区--让钱包鼓起来
·*人类社会的窝里斗表象和文明冲突本质
·*俄罗斯阅兵活动的表象和本质
·*马英九在政治生命结束前,其言也善
·*用高科技来维护法治的公平、正义和不容挑战的尊严
·*布拉特的连任是对人类良知的嘲讽
·*西方有“历史周期律”吗?
·*知识无产权--盗版万岁
·*科学《新理论》的“同性恋”观
·*希腊公投--一道测试自己良知和素质的是非题
·*以《新理论》来认识、解释希腊危机
·*伊核问题前景的预兆
·*创新论
·*强扭的瓜不甜、强讨来的道歉更不值钱
·*出奇制胜--论洪秀柱的选举策略
·*大和民族的“小日本”心态
·*“难民危机”-都是山寨民主惹的祸
·*大象能当猴子的“跟屁虫”吗?
·*中国月饼和人的联想
·*国民党还有“窝里斗”的本钱吗?
·马航MH17事件只有是非没有真相
·涅槃吧、穷途末路的台湾国民党
·为习马会支一招
·中国人最应该自豪的是什么?
·人啊人、自求多福吧!
·给中央医疗巡视组的公开建议(立此存照)
·从因果论看“黄祸”到“人祸”的演变
·*“言论自由”是检验真假民主的唯一标准
·*复兴需自批判始
·*朝鲜是怎么敢在中国的卧榻之前打呼噜的?
·*请勿用广告来误人子弟
·*2016新年献词
·*“共和国脊梁”跑路的反思
·*“安乐死”立法是检验人类文化和文明程度的试金石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论“集体谋财害命"的法不治众

   最近爆出了一件真正令人“寝食难安”的新闻,那就是关于“地沟油”的报导:据说每年都有数以百吨计从餐饮业阴沟中倒弃食物里回收的、含有比砒霜更毒的致癌黄曲霉素的所谓“地沟油”,又重新回到餐桌上,而且其“中招比例”,已经达到在外面每吃十顿就可能碰到一次的程度,以至于让因图懒省事(又省钱),而习惯于上街买盒饭吃的笔者惶惶不可终日,再结合以前那些关于“有毒食物”(如三聚氰胺毒奶粉、瘦肉精毒猪肉、头发酱油、苏丹红鸭蛋、粪浸臭豆腐、洗衣粉油条等)的新闻联系在一起,简直就有“活不下去”的感觉!这个社会到底怎么了?但是如果认真仔细地想一想,就知道这乃是“顺“理”成章的必然结果,是一种具有普遍性的“谋财害命”行为,应该从深度本质层次加以检讨。

   其实在中国民间早就有一种说法,曰“赔本的买卖无人干,杀头的生意有人做”。要是再结合吸收西方资本主义“唯利是图”的价值观,中国人绝对是什么样的好事或缺德事都能做得出来的。因为这在本质上和“航天科技成就”“奥运金牌第一”“高铁世界领先”“GDP发展和外汇储备惊人”等成就,在标量绝对值上完全相同(都是加工文化科学、先进、优秀的结果),只是矢量方向相反而已。甚至可以大言不惭地说:『要是做不出来,简直就不配当博大精深的中国文化加工出来的中国人,只能到西方去当“高等猴子(不是侮辱而是“入乡随俗”,因为西方社会理论公开宣称人本来就是猴子般“高等动物”)』!

   在《新理论》看来,这才是中国真正悲哀之所在。因为逻辑上科学地说,由于一切生物的天性,都具有“自由落体运动”般的堕落趋势,所以对人类聚集的社会而言,只要不施加外力的影响而放任自流的话,就会在天性影响下,自然而然地走向越来越不堪的恶质化。为了解决这个问题,在“兽文化”基础上建立起来的西方文化,想出了一个所谓的“法治”之举,也就是把社会当成用许多由各种法律“栅栏”围起来的“(高等)动物园”让自己在栅栏内享受所谓的“自由”。只是因为一切生物都有追求绝对自由的天性,所以在吃好穿暖后,就会按照马斯洛的追求层次理论,错把社会也当成可以随便乱来的“丛林世界”,追求、向往起行动上的无限自由来。结果可想而知。从当年的经济危机到现在的金融海啸以及全人类社会普遍的风气败坏、日益“禽兽化”(如“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般的一味向钱看,以及没有羞耻心或是非观,反对任何约束,性开放、性乱交等,动物界普遍习以为常的行为),都可以从中找到“不进则退”的对应因果关系。

   对中华民族而言,博大精深的中国文化,本来早就为中国人准备好另外的一套“加工模式”。增加了一个所谓“道德”的概念,也就是充分发挥人类具有能够理性主动控制或约束天性的自制特点(人性),从小就通过教育,形成一套“有所为有所不为”的固有道德价值观判断体系。和西方的法制观相比,如果把法律比着是高速公路上强迫遵守交通规则的栏杆,道德就是挂在上面、指明正确走向或提示交通规则的、任何猴子般高等动物都看不懂也不能照着做的路标。两者相比,前者乃是充分利用和发挥了人性的特点;后者则是将人当成随时有可能“犯规”的高等动物。两者相比,前者理论上高明到远不止一个数量级。后者充其量只不过是先天不足的“孙子辈”般幼稚、初级的产物(欢迎批评、质疑、挑战,保证会“来而有往”地回应)。

   遗憾的是,由于后来包括圣贤在内的中国读书人,不仅不能对因博大精深而被压缩了的中国文化,进行科学而准确的解压缩,总结、归纳出一套系统的社会理论,来认识或解释一切社会问题、并有效地指导社会实践,去完成预期的目标。反而不求甚解地接受“上智下愚”的错误判断,出于个人或统治集团的私利,将“愚民政策”当成主要的统治手段,随心所欲地作出许多完全错误的解释,加以宣传推广和付诸实践后,再和西方文化中的“优点”参合而产生“染缸效应(所有美丽色彩的染料一起倒进染缸里,结果都只有一个黑)”,社会就成了今天这副惨不忍睹的样子,而“地沟油”就是最新的典型事件之一,是中国人仿效一切向钱看的“资本主义价值观”后的必然结果。和社会因道德缺失而普遍形成的“假冒伪劣、坑蒙拐骗”现象一样,都属于“谋财害命”的性质。而且这种“集体谋财害命”、和当前社会存在的贪污腐败现象一样,都因为“法不治众”的缘故,而不可能得到“根治”,最后都成为建构自己“社会大厦”的豆腐渣工程。其不堪设想的后果是不言而喻的。

   当然,只要我们不是“讳疾忌医”、封杀跟自己小集团利益冲突的“言论”的话,根治的办法也是有的。那就是用科学《新理论》提供的立场、观点和方法,来检讨、反思、批判现有西方社会理论的错误,彻底摒弃并清除其流毒,代之以放之四海而皆准的《新理论》,并重建一个能够与时俱进的、有普世价值意义的“道德观”。开始靠“以理服人”为手段的一个真正属于全人类(而不是“高等动物”)的崭新时代。到那时,我们现在梦寐以求而不可求,只能靠国际间相互弄虚作假来粉饰的和平和和谐,就是指日可待、并经得起任何吹毛求疵地推敲质疑的了。

   反之,如果我们继续忽视自然科学为人类积累的成功经验(按正确的理论来指导实践一定成功)或失败教训(以错误理论去指导实践必然失败),愚蠢而自欺欺人地,将绝对错误的西方社会理论,当成必须执行照办的天书或圣经的话。那聪明和能力超强的中国人,就只有根据西方宗教的箴言(上帝要人灭亡,必先使其疯狂),从负面以比西方更加倍的疯狂能力,来迎接“末日”般的灾难了。不信的话,还是走着瞧吧!

(2010/03/22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