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明暗經緯錄
[主页]->[百家争鸣]->[明暗經緯錄]->[美國史丹福大學博物館展出浙江省美術館名畫紀要]
明暗經緯錄
·由土共到新共
·新共的契機
·魂斷藍橋與我
·中華人民共和國的簡化成中華民國
·中華江山主權誰來定奪﹖
·為中華民國平反系列論文集
·經緯之爭 江南案讓臺獨登台﹐詛咒國民黨20年
·美國非核武超音速飛彈 一小時打中地球上任何制定目標
·新共對決土共的戰略組織方針
·中國美國所有核子技術﹐原始來自于國民政府南京中央大學的教育機制建樹
·民進黨沾污國民黨基業 舉例之一
·夢回台中的濕地與台北南港202兵工廠185畝地的爭奪戰
·台北的良心吶喊 為台北的最後濕地求饒
·中研院人格掃地!
·當你擁有一隻紫貂毛筆時
·慶祝中華民國陸軍官校86週年校慶 國民黨軍人風骨永存
·中華命運解析錄
·孔子與環保 環保系列之一
·不尋常的史丹福的紀念教堂
·頌金陵十八景之一﹕ 燕子磯夕照
·現在進行式的中華民國 茶杯是半滿 vs 或半空
·台灣危機﹕財閥與中共交相利
·中共太子黨的攻擊中國山川行為必需停止
·慶祝陸軍官校校慶86年紀實報導
·登山祭 仿漢五言詩一首 紀念屈原詩人節
·所謂國家 就是中華民國
·何謂中國主權﹖ 疏梅個個團冰雪 羌笛吹它不下來
·國土的邊疆已經改了
·恭賀中華民國央行總裁彭淮南﹐總統馬英九勝利在望!
·罪惡昭彰的南水北調 缺德野蠻北京將受天遣
·混帳北京政府滾你的蛋!
·今日華爾街股市大跌的專家們分析說法
·警告胡錦濤﹕風化的北京﹐還在作孽無限擴張!
·冒鏑攖鋒餘生錄
·ECFA 兩岸經濟架構和約 再醜陋的媳婦 遲早要見過公婆在堂廳
·共黨資本家噬人族 帶有江青女皇乖張變態社會主義的特色
·讓人民流離失所的政委﹐甭想當下屆領導
·把郭泉抓了﹐可以任意宰割鄂西北十堰市﹖
·馬失前蹄﹕ECFA 是假經濟和談﹐真政治謀略
·簽訂ECFA象徵中共對國民黨的缺德意淫
·台灣阿雄 vs 中國阿Q
·紀念中華民國建國百年 杜甫 此皆騎戰一敵萬 縞素漠漠開風沙
·兩岸協商會議選舉政治領袖
·立法院非橡皮圖章 朝野可以建立臨時條款機制
·慶祝美國國慶節﹐莫忘中華民國的犧牲與友好
·宰中國的主人
·一年政改 逾時不候
·酒囊 vs 智囊
·為什麼外國人愛護小動物 中國人吃掉小動物
·田中角榮比毛澤东有天良
·太監立法院
·奧克蘭暴動之後回溯六四的鎮壓
·躲在窯洞裡陰深的貓
·三民主義復興中華
·清官場現形記 vs 中共官場現形記
·中共破壞河南五元生態平衡
·美國佬辦案法子 區分政治犯與經濟犯
·中美對峙的問題症候病灶 中共想維護盜來的主權
·二郎神通告 颱風可以打敗世界無敵艦
·彈冠相慶祝中華民國光復大陸中國再度崛起
·豫之寶河南南陽劉沙沙
·世界維吾爾大會主席熱比婭來台被中華民國封殺的羅生門
·篡國基金亦或建國基金
·何謂夷平打球場地﹖level the playing field
·張國燾與毛澤东誰先到延安誰先稱帝
·愛國者張國燾vs 叛國惡匪毛澤东
·歷史定義愛國者張國燾之路
·中俄特色共產黨極權制度的深圳富士康集中營宣佈瓦解剝離垮臺
·Facebook 臉書達到50亿臉的里程碑
·中原人遷台的第二代的我們 豫台之光
·中華民國和平回歸祖國大陸路線圖
·祖國怎能被定義為共產黨的大陸﹖
·二十世紀最大誤會﹕毛澤东是農夫起義
·國務院南水北調北京多作孽不可活
·若果美國玩真的﹖解放軍如何是好﹖炮口對內對外﹖
·如果中共黨主席下令全河南都該死
·南水北調可以休矣!
·毛澤东興建的亞洲第一大恐怖丹江口水庫1973年投入運作
·中共必需歸還中華民國主權
·俄式人民大會堂指示槍殺無辜學生
·積不善之國必有餘殃 蘇
·中共黨意淫之樂虛擬房地產
·小英加油 消滅極權 打破貧富階級巨差 不要被ECFA鏈條拴住
·以愚黔首的國家騙術 現代版過秦論
·論地方語言保存民族文化實力的重要
·台灣人民不點頭中共無法統一台灣
·為何奧巴馬不能參加克林頓嫁女婚禮
·一國兩制未涉及誠信問題
·建軍節的三種意味 起義﹐暴動﹐或盲動
·香港第三勢力支持古老文化根源方言
·建議北京中央立即開放封閉式特權階級戶口制度
·可憐中國大陸人沒有國軍
·孫武治軍之道﹕ 首在正軍心
·蔣介石的俄國孫子蔣友柏打響第一槍﹕控訴惡性譭謗並尋求賠償
·民進黨的選舉及空虛理想的營造
·秋海棠之歌
·隔海下二幅藥帖非戰帖
·李克強還有贖罪的機會否﹖
·中國國民黨秘書長金溥聰旋風訪美特別報導
·國民黨是最大善意反對黨
·國民黨崇高的政治地位將永遠無法捍搖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美國史丹福大學博物館展出浙江省美術館名畫紀要

   
   美國史丹福大學博物館展出浙江省美術館名畫紀要
   
    驚蟄的一天
   

    我來到史丹福博物館﹐ 想參觀來自于浙江省美術館的收藏畫展﹐有吳昌碩 (1844-1927), 黃賓虹(1865-1955), 齊白石 (1864-1957), 潘天壽(1897-1971) 。
   
    像一個頑石下的小小蟄虫﹐在長久的冬眠後﹐爬出來探望到歷久彌新的春天。
   
    校園仍保存著大塊原有的牧場﹐一路倘佯在猶加利樹林﹐仍有許多空曠的地﹐保持
    天然的田園風光。
   
    感謝遺愛給後世學子的參議員史丹福先生。
   
    史丹福先生的事業是經營鐵路起家﹐為鐵路工業鉅子﹐當過加州州長﹐參議員。
   
    由於他的獨子﹐15歲時夭折﹐ 他說﹕加州的孩子﹐就是我們的孩子﹐我們造一個學
    校來紀念他。
   
    殘夢幾多革命後
   
    是誰保存下來﹐而有幸能與他們見面﹖
   
    我發現了一些﹐尚未被泯滅的原來面貌﹐都藏在畫中。
   
    這是一個寶藏。而前人﹐仿彿留下了一把故宮的鑰匙﹐讓我進入洗禮受教。
   
    撲面而來﹐是清朝的士子才人的一副畫像﹐吳昌碩﹐有篆體對聯在兩旁。
   
    Stanford 美術館﹐一個晚清民國代表作系列的介紹﹐好似見到家族故人﹐親切感自
    然流露﹐他們的性格與我有一種似曾相識﹐不言而喻的契和。
   
    吳氏醉心金石刻印﹐有石鼓文書寫的四大屏風對聯﹐頗饒古趣。
   
    家裡在客廳壁爐牆上﹐有吳昌碩姿態曼妙的紫藤.
   
    臥室裡掛有的花草鳥﹐總是服貼溫馨。是同時代風格的任伯年。
   
    一種古雅的浪漫。
   
    歷經無數大戰事﹐鴉片戰爭﹐太平天國﹐甲午戰爭﹐義和團之亂﹐八國聯軍﹐日俄
    之戰於東北﹐日本侵華﹐國共內戰﹐而他們﹐屹然在文化歷史走廊﹐對我微笑。
   
    我卻發現了﹐畫傳達的訊息﹐不是滄桑動亂﹐而是穩定溫和﹐人性與美學的榮景﹐
    是風雨飄搖中的寧靜﹐是個人修養的平淡無渲染。
   
    只有一位畫家﹐命運坎坷﹐經過毛的文革整肅﹐而不幸遇難。
   
    生于鴉片戰爭時代的吳昌碩﹐迎面而對著觀覽者﹐對許多西方人而言﹐有如一個捷
    徑﹐一頭鑽進中國深遠的門第﹐給人一種立體鮮明感。
   
    流程是歷經二次大革命。
   
    吳昌碩在新舊時代交接時的隕落﹐他帶有幾許晚清的典雅﹐端莊的仕途儒官生涯。
    瀏覽陳列室的畫與詩﹐人生的縮影﹐歷歷浮現﹐感到過去並不遙遠。
   
    四川道士山”青城”的表達方式﹐一道高山流水﹐旁邊是飛白體﹐卻襯出大氣磅礡。
    飛白體﹐是東漢書法家﹐蔡邕所創的空曠運筆法。
   
    非常敬佩美國人的高度人文主義風格﹐展現出中國人在時代轉變下的原有風貌﹐風
    風雨雨﹐對藝術始終承先啟後﹐有如一篇言簡意賅的文章﹐陳述博大精深的歷史文化。
   
    等於上了一堂深遠的文化藝術歷史課。
   
    而若是對中華歷史文明﹐沒有基本概念﹐定是看不懂更深的門道﹐如墜入五里霧。
    無法理解他們的情懷與操守。對民族文化的關愛表達。
   
    故國的記憶 米芾的煙靄
   
    我的舅公自傳裡﹐談到嚴家的祖輩嚴子陵﹐一些釣魚台事跡﹐嚴隱士的高潔操守,以及富春江的自然純樸。
   
    黃賓虹畫富春江﹐一灣江水﹐山上人家﹐是一種和諧的自然生態﹐煙雨矇矓的江山﹐
    如米芾的春山煙靄圖。
   
    點筆破墨,似出董源
   
    富春江的煙靄﹐上朔到米芾﹐神似南唐李後主的董源。
   
    聯合書法與畫
   
    “擅長山水,常使煙樹掩映中有風雨迷離的深意。米芾性情曠達,不隨流俗,瀟灑
    不凡。他所畫雲山煙樹,雖宗王洽,點筆破墨,似出董源,然實從行草書法得來,
    有變幻無窮的妙趣。自然煙雲出沒,巒氣逼人,創所謂米點山水。其畫水墨淋漓,
    煙雲掩映,樹木簡略,妙於薰染,號為米氏雲山。作品有《雲起樓圖》、《研山圖》、
    《春山煙靄圖》等。其書法有《參政帖》等,其行書,字字精工,沉得痛快,寓剛
    健於流利之中。其著作有《寶晉英光集》、《畫史》、《畫評》等。"
   
    齊白石的畫是簡筆劃的代表﹐有禪意﹐不能再減一筆﹐恰與黃賓虹繁複交織的密集
    筆劃﹐成相對比的藝術表達方式﹐不能再加一筆了。
   
    我在台灣受的教育﹐所幸師資頗優良﹐中學美術教師是來自于杭州美專的畢業生。
    感謝浙江省主席﹐朱家驊﹐張靜江﹐收藏的苦心。
   
    徐悲鴻的夫人蔣碧薇所寫的回憶錄裡提到﹐對日抗戰勝利﹐張道藩用火車﹐把故宮
    文物運回南京。內戰時期﹐前教育部長朱家驊負責故宮博物館的古物﹐運到了台灣
    霧峰山洞裡。
   
    首先得感謝國民政府浙江省的收藏。這就是鐵證如山﹐國民黨並未如共黨的宣傳造
    謠﹕國民黨總是燒掉拿不走的﹐其實﹐國民黨教育部長﹐故意遺留下許多文化遺產
    給學子們﹐只是﹐文化大革命時代﹐被共黨破壞了。
   
    潘天壽是吳昌碩的學生
   
    乍看﹐潘天壽﹐帶有Van Gogh 梵谷的用點﹐以及油畫的層次。其實﹐也是基於米芾。
   
    無獨有偶﹐用點來表達﹐與現代派美國抽象畫家Pollock 朴臘(1912-1956)雷同﹐ 表
    達出二戰的鐵絲網抽象思維﹐曾經在舊金山博物館觀賞過大幅他的作品。
   
    用短線條﹐是米芾方式﹐以及Van Gogh 梵谷的向日葵園地。
   
    “潘天壽(1897年-1971年)字大頤,號雷婆頭峰壽者。現代著名畫家、美術教育
    家,浙江寧海冠庄人。畢業於浙江第一師範。後師從吳昌碩,在國畫上造詣頗深,
    奠定了中國國畫教育的基礎。精於寫意花鳥和山水,偶作人物,兼工書法、詩詞、
    篆刻等,都有很高的造詣。文化大革命期間受迫害身亡。”
   
    可悲的命運﹐未逃出虎口。
   
    共黨為什麼要迫害﹐為五卅慘案死傷的工人、市民義賣的畫家潘天壽﹖
   
    他的作品留下了, 給后代﹐新的面貌﹐為學的精神啟發﹐東西互相輝映的技巧﹐是
    新的創意。在古老的中國人文藝術領域裡不斷地創新﹐搜尋固有的法子﹐來翻新。
   
    潘天壽的大幅之畫﹐鷲石 ﹐窮兇惡極站立在巨岩上﹐隨時隨地要撲向弱者。
    也許道盡共黨的掠奪人生﹖他們就是掠奪者﹐故喜歡的強暴﹐強人的形象。
   
    1958年作品﹐鷲石圖﹐染上了共黨流氓霸氣﹐ 完成此畫在去蘇聯後﹐參加12月莫斯
    科舉行的《社會主義國家造型藝術展覽會》。
   
    潘的鷹﹐是反映出蘇聯極權的習性。
   
    侵略者無法畫成我們的心聲
   
    日本人﹐技術沒問題.
   
    清人也能畫。
   
    但﹐可有那種﹐明朝人的銘心刻骨的愛與心碎﹖
   
    八大山人的遭遇﹐屠揚州城的清軍貴族無法理解。
   
    八大山人畫的是白眼孤鳥﹐非龐大的掠奪的松鷲圖。
   
    談起文人作家或畫家的被鬥爭而死﹐無限唏噓。
   
    金聖嘆﹐也是當地文人﹐被清軍腰斬。
   
    而清初的八大山人。明亡後﹐孑然一身﹐落髮為僧。
   
    浙江人文主義畫學派也是基於揚州學派﹐也就是說﹐他們的性靈。心思。作畫﹐與
    揚州八怪的情懷是一系列的同宗派。
   
    而揚州八怪﹐是師承明末清初的八大山人。
   
    因此﹐浙江省美術館收藏品﹐脫離不了八大山人的影子。
   
    畫家的千古情懷﹐歷經清朝的覆亡﹐民國的建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的獨立﹐還是
    留下來如此令人難忘﹐鮮明的不忘故國文化與自我意識﹐亡國滅族的八大山人的悲
    涼感慨﹐用情著墨﹐萬般無奈皆是情﹐對人事花草孤鳥樹木﹐殘留下的故國江山的筆觸與哀歌﹐自成一個宗派主義。可以叫作“也是故國微情”。
   
    最不幸的人是潘天壽﹐因為他是唯一被共黨迫害者。
   
    唯一活到文革的人。
   
    畫家們走過了一生
    中華顛沛流離的自1840年來的內外交困的年代
    他們對生命
    熱愛既往﹐
    同時追求新的動向
    願與外界銜接
    進行革新變化。
   
    而共黨的迫害摧殘
    是無情的
   
    如今還在負隅頑抗﹐
    命令他人接受社會主義
   
    何時頑石點頭﹖
   
    還給中華人﹐一點古老人性的抬頭﹐自尊﹖
   
    3。8。2010。
   
    蘇文莊
   
    加州粉青廬
   
   
(2010/03/09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