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家庭教会
[主页]->[宗教信仰]->[家庭教会]->[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文稿7]
家庭教会
·何德普已坐满8年牢却不能回家
·为即将出狱骨头最硬的何德普弟兄祈祷
·软禁下的胡石根弟兄55岁生日
·为访民窝棚中的主内肢体们祈祷
·为坐满22年牢的良心犯秦永敏祈祷
·请为被抓的白东平弟兄祈祷
·2010年11月圣爱团契祷告小结
祷告·中国2010年12月
·两月来众肢体不能来教会
·为近来时常失去自由的贾建英姊妹祈祷
·为胡石根高洪明严正学贾建英等肢体祈祷
·北京圣爱团契圣诞节街头传福音
·北京部分良心犯的岁末相聚
·2010年12月圣爱团契祷告小结
祷告·中国2011年1月
·为我们这个小小的家庭教会的福音工作祈祷
·为北京的民运、维权、上访等民间人士祈祷
·为一周后即将出狱的何德普祈祷
·让我们为出狱后的何德普祈祷
·我们教会的聚会被阻止请为我们祈祷
·2011年1月圣爱团契祷告小结
祷告·中国2011年2月
·狱中的胡佳我们给你拜年为你祈祷
·刚出狱的何德普又回到我们教会并做见证
·为遭软禁不能来主日敬拜的何德普祈祷
·2月20日圣爱团契众肢体被粗暴软禁
·22日圣爱团契部分肢体依旧被监视
·因两会对异议人士的软禁今天就开始了吗
·请为因两会不能来聚会的主内肢体们祈祷
·2011年2月圣爱团契祷告小结
祷告·中国2011年3月
·因两会被软禁的基督徒为秦永敏等朋友祈祷
·9级大地震应警示我们要为人类祈祷
·圣爱团契为仍未恢复自由的肢体们祈祷
·为记念主的好仆人袁相忱梁惠珍而祈祷
·追思记念中国的圣徒袁相忱梁惠珍
·2011年3月圣爱团契祷告小结
祷告·中国2011年4月
·让我们为中国祈祷
·为肢体胡石根、何德普、董继勤、倪玉兰祈祷
圣爱团契文稿
·在逼迫中恢复的一个北京团契
·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文告(1)
·圣爱团契文告(2)
·圣爱团契文告(3)
·圣爱团契文稿4
·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文稿(5)
·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文稿6
·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文稿7
·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文稿8
·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文稿9
·为维权自焚者王学勤祈祷
·为因两会而被限制自由的杨靖弟兄祈祷
·我一个良心释放犯基督徒要去申诉
·北京一家庭教会过圣诞
·我们必须具有信仰因为它是人的天性
·就鞍山市基督徒被警察马毅刑讯逼供一事致全国人大的一封
***
·新疆75事件后北京政治犯徐永海的公开信
·北京一政治犯的六封求助信与一本书
·揭开宇宙终极奥秘
***
·当代中国三大教案之一鞍山教案
·当代中国三大教案之二萧山教案
·当代中国三大教案之三两山后教案
***
·让我们一起公开高声地为主传福音吧!
·自然科学与宗教信仰的和谐统一
为主坐牢
·徐永海:为主做工、为主坐牢
·徐永海:在杭州看守所里我提起上诉
·徐永海:上诉书
·徐永海:在监狱里我提起申诉
·徐永海:申诉书
·徐永海:监视居住未抵刑期法官业务不精
·徐永海:就监视居住给中级法院的信
·徐永海:就监视居住给高级法院的申诉书
·徐永海:到全国最高法院上访记
·徐永海:申诉一年多未给答复就此事致最高法院的上访信
·2004年中国三基督徒被判刑之起诉书
·2004三基督徒被判刑之判决书
·2004三基督徒被判刑之裁定书
·因鞍山萧山两大教案我们被判刑坐牢
袁相忱
·中国家庭教会的发起人袁相忱牧师
·袁相忱老仆人的生命见证——你要誓死忠心
·家庭基督教徒袁福生
·主为我死,我为主活
·劳苦的人,在天国里安息
谢模善
·徐永海与谢模善牧师合影
·谢模善牧师:活为主活,死为主死
·追思主的好仆人谢模善牧师
·追思主的好仆人谢模善牧师
杨毓东
·杨毓东牧师回忆录
见证
·我们的家庭教会
·中国家庭教会杰出的传道人蔡卓华弟兄
·为主坐牢者的母亲李明芝
·一个基督教家庭教会的普通老基督徒: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文稿7


   
   
   
   

   为被警察带走“被旅游”的高洪明祈祷
   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7
   
   2010年1月16日
   
   一、情况介绍
   
   高洪明15日发来电子邮件,电子邮件的主题为:“明天下午他们带我去玩,17日晚上或18日上午回来。原因是赵紫阳17日逝世5周年”电子邮件的内容为:“我16日聚会无法参加,请为我平安祷告。阿门!主内弟兄:高洪明。也请告查、胡、贾。”
   
   如同以往一样,高洪明弟兄又被警察带走旅游去了。对于“被旅游”,高洪明也是没有办法。高洪明因参与组党,于1999年被判8年有期徒刑。在坐牢期间,妻子为了孩子的“升学工作”等问题不得不与他离婚。离婚后的高洪明出狱后,没有住所,不得不继续居住在原来的“家”中。一到所谓的敏感时期,高洪明就要被监视、跟踪,为此给他的“家人”带来极大的痛苦。为了减少“家人”的痛苦,一到监视的时候,高洪明不得不外出。为了减少负责监视警察的劳累和辛苦,高洪明不得不选择“被旅游”。
   
   二、为被警察带走“被旅游”的高洪明在主面前献上祷告
   
   主啊,你是大能的主,在那里没有不能的事情。我们祈求你,求你保守高洪明弟兄,不论高洪明现在在那里,我们都求你保守他,保守他在“被旅游”中,平平安安地去,平平安安地回。我们也祈求你,虽然高洪明不能来参加我们的聚会,也使高洪明弟兄在这几天的“被旅游”中,也能思想主的话语,也能来为主做工,为主传福音,尤其是给那些陪伴他旅游的警察传福音。这些警察由于不认识耶稣,他们生活在罪恶之中,他们最需要耶稣。主啊,求你怜悯这些警察,也使他们能早日的接受你,来脱离罪恶,将来与我们一起到天国去。主啊,我们就把这样的祈求交在你的手里。我们如此祷告都是奉我求主耶稣基督的名,阿门!
   
   三、《圣经》学习
   
   按照惯例,在每个周六上午,我们这个小小教会(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的主内肢体在一起学习《圣经》。在2010年1月16日(星期六)我们也在一起聚会,学习了《圣经》。我们也将我们这次的学习过程记录下来,来使那些不能来参加聚会的主内肢体们(如高洪明弟兄就不能参加我们这次的聚会)也能与我们一起分享《圣经》。本次聚会学习的经文是《约翰一书》第一章。
   
   《约翰一书》第一章
   
   1论到从起初原有的生命之道,就是我们所听见所看见的,亲眼看过,亲手摸过的。2(这生命已经显现出来,我们也看见过,现在又作见证,将原与父同在,且显现与我们那永远的生命,传给你们)。3我们将所看见,所听见的,传给你们,使你们与我们相交。我们乃是与父并他儿子耶稣基督相交的。4我们将这些话写给你们,使你们(有古卷作我们)的喜乐充足。
   
   5神就是光,在他毫无黑暗。这是我们从主所听见,又报给你们的信息。6我们若说是与神相交,却仍在黑暗里行,就是说谎话,不行真理了。7我们若在光明中行,如同神在光明中,就彼此相交,他儿子耶稣的血也洗净我们一切的罪。
   
   8我们若说自己无罪,便是自欺,真里不在我们心里了。9我们若认自己的罪,神是信实的,是公义的,必要赦免我们的罪,洗净我们一切的不义。10我们若说自己没有犯过罪,便是以神为说谎的。他的道也不在我们心里了。
   
   四、徐永海串讲了《约翰一书》第一章
   
   第1节“论到从起初原有的生命之道,就是我们所听见所看见的,亲眼看过,亲手摸过的”。这里说的“起初原有的”自然是指上帝,这里又说是作者“亲眼看过,亲手摸过的”自然是指耶稣,因为作者约翰是耶稣的表弟、是使徒之一、是耶稣最爱的人,作者自然“亲眼看过,亲手摸过的”耶稣。
   
   《歌罗西书》第一章第15节到17节:“爱子是那不能看见之神的像,是首生的,在一切被造的以先。因为万有都是靠他造的,无论是天上的,地上的,能看见的,不能看见的,或是有位的,主治的,执政的,掌权的,一概都是藉着他造的,又是为他造的。他在万有之先,万有也靠他而立。”
   
   耶稣是道成肉身,耶稣就是上帝,就是宇宙的创造者。
   
   第2节“(这生命已经显现出来,我们也看见过,现在又作见证,将原与父同在,且显现与我们那永远的生命,传给你们)”。耶稣是道成肉身,在没有降世以前,是“道”,自然是与父神同在,同为一体。
   
   第3-4节“我们将所看见,所听见的,传给你们,使你们与我们相交。我们乃是与父并他儿子耶稣基督相交的。我们将这些话写给你们,使你们(有古卷作我们)的喜乐充足”。使徒们将他们“所看见,所听见的”的耶稣传给我们,是让我们与父神,与耶稣建立良好的关系,是让我们充满喜乐。
   
   第5-7节“神就是光,在他毫无黑暗。这是我们从主所听见,又报给你们的信息。我们若说是与神相交,却仍在黑暗里行,就是说谎话,不行真理了。我们若在光明中行,如同神在光明中,就彼此相交,他儿子耶稣的血也洗净我们一切的罪”。
   
   我们与耶稣相交,建立良好的关系,我们就能行在光明中。
   
   什么是“光明”,第2章第10节写到“爱弟兄的就是住在光明中”。也就是说,我们与耶稣相交,建立良好的关系,我们就会爱弟兄。或者说,我们爱弟兄,我们也就是与耶稣相交,就是与耶稣建立了良好的关系。
   
   我们不与耶稣相交,没有建立良好的关系,我们就是行在黑暗中。什么是“黑暗”,第2章第11节写到“唯独恨弟兄的是在黑暗里,且在黑暗里行,也不知道往那里去,因为黑暗叫他眼睛瞎了”。也就是说,我们不与耶稣相交,不建立良好的关系,我们就会恨弟兄。或者说,我们恨弟兄,我们也是没有与耶稣相交,就是没有与耶稣建立了良好的关系。
   
   第8节“我们若说自己无罪,便是自欺,真里不在我们心里了”。
   第10节“我们若说自己没有犯过罪,便是以神为说谎的。他的道也不在我们心里了”。
   
   这里说我们都是“罪人”。关于“我们都是罪人”一些基督徒没有能很好地解释,不能服人。这样解释更容易服人:
   
   1、在今世的世界上“罪人”是指那些在监狱里的人。同样,在后世的世界里“罪人”也自然是指在地狱里的人。
   
   2、天堂是圣洁的,只有圣洁的人才能进天堂,不圣洁不能进神的国。“非圣洁没有人能见主”(来12:14)。
   
   3、摸着自己的良心,好好问问自己,我们自己圣洁啊,我们都不圣洁,我们都不能见主,我们不能进天堂,我们都应当下地狱,到阴间去。我们都必须下地狱,都应当被关到地狱里,我们自然也是罪人。
   
   第7节“他儿子耶稣的血也洗净我们一切的罪”。
   第9节“我们若认自己的罪,神是信实的,是公义的,必要赦免我们的罪,洗净我们一切的不义”。
   
   靠着主耶稣,我们就能洗净我们一切的罪,洗净我们一切的不义。
   
   总结,《约翰一书》第一章的字数不多,主要说了三件事情,一是耶稣就是上帝;二是我们都是罪人;三是靠着耶稣我们就能洗净我们一切的罪,洗净我们一切的不义,使我们不再黑暗里行,心中不再有仇恨,使我们行在光明中,心中只有爱。
   
   五、讨论(根据发言整理、节选)
   
   胡石根(因组党因被判20年,坐牢16年多):在今天学的经文中,谈到了罪。在监狱的时候,我也曾在深深的反思。我作为领头人,89后,我们开始组党。由于组党,我带领着很多的朋友坐牢,加起来这些刑期有几百年。这些朋友坐牢,主要原因在我,在于我领头组党,是我带领着这些朋友坐牢。当然,朋友们都没有怪过我,都对我说,我们参与民主运动是我们乐意的,坐牢也是我乐意的。一想到这些朋友坐牢,做这么多年的牢,我就很痛苦。我认罪,当然不是认共产党给我定的罪,而是认对朋友的罪,带领着很多的朋友坐牢的罪。通过认罪,我开始认识到,我们人是有局限的,在神的面前我们都是有局限的,我们都是罪人。每一个人都要认识自己的罪,认识到自己是罪人,把自己献给主,把自己打碎。
   
   王志新(79年时期的老民运人士):对耶稣的爱,我们要有深刻的理解。以前有一首歌“让世界充满爱”,现在不让唱了。现在提和谐,没有爱,那里来的和谐,只有爱才会有和谐。
   
   叶国强(因维权被判2年):要爱,我们要通过爱来改变人,使人都具有爱。都具有了爱,社会自然也就好了起来,也就不在再有强拆,不再有因强拆而自焚的事情了。
   
   王玲(因维权被劳动教养1年3个月):我前一段时期去了外地,广西、云南等地方。外地和北京一样,存在着强拆等侵害老百姓权益的问题,而且比北京还严重,80多岁的老人被打。没有爱,就是这样,我们要有爱,要传福音。
   
   翁杰(因民运曾被判4年):小时候,我们信共产主义。可以看到现实与信仰不符,我逐渐地放弃了共产主义信仰。那时没有现在的网络,是听外电,知道了圣经,活着干善事,死了进天堂。我工作没有几年,因民运就进了监狱,在监狱里认识了杨靖等朋友。2000年后,我也参加了教会活动,学习了《圣经》。认识到只有圣经才能消除罪。我们大家都应当学圣经,都应当有基督信仰,我们要从我们自身做起,使更多的朋友们来接受福音。
   
   贾建英(丈夫何德普因组党被判8年,目前扔在狱中):我做个见证。我信主后,区国保对派出所警察说:“贾建英信主了,你们为什么不劝劝她,别让她信,还带着她去买十字架”。派出所警察说:“贾大姐信主挺好的,不信主的时候,对我们说话不和气,没好气。信主后对我们说话和气了,还帮助我们改善岗亭的条件,找我们的上级给我们按了暖气和空调”。以前不信主的事情,一想到警察炒家,把我丈夫抓走,我就起不到一处来,对警察没好气。敏感日子不让出门,我一天出八趟,气死你。信主后,我平和了,对他们没有恨了。因为有了爱,我的身体也好了,病也好了。
   
   杨靖(79年老民运人士,因民运曾坐牢8年):当年共产党看到社会不公,他们用仇恨的办法,让穷人去强富人。我们也看到了社会的不公,但是我们不能用仇恨的办法。只能用爱的办法。因此说,我们民运认识很自然地会具有基督信仰,很自然地走主耶稣的道路。自然我们这些具有基督信仰的民运人士更不会用斗争的方法,不会用恨的方法。我们认识主多一些,我们的爱就多一些,我们的喜乐也就多一些。我们要使更多的人知道我们的主张,对我们民运有一个更全面的认识,认识到我们是高举爱的。
   
   六、结束祷告:
   
   我们在天上的父,愿人都尊你的名为圣。愿你的国降临,愿你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我们日用的饮食,今日赐给我们。免我们的债,如同我们免了人的债。不叫我们遇见试探,救我们脱离凶恶,(或作脱离恶者)因为国度,权柄,荣耀,全是你的,直到永远,阿们。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