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知熠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郭知熠文集]->[郭知熠对话录:论鬼魂]
郭知熠文集
·郭知熠哲学的核心: “存在”
·郭知熠的哲学: 国家,法律以及道德的起源
·郭知熠的歪诗: 如何
·郭知熠的歪诗:秋天的狂妄思绪
·郭知熠的歪诗: 纵火者与启明星
·郭知熠的哲学: 人生是一场戴着枷锁的旅行,且行且珍惜
·郭知熠的歪诗: 假如全世界都背叛了你
·中国的皇帝们为什么这么蠢? (之一)
·中国的皇帝们为什么这么蠢? (之二)
·中国的皇帝们为什么这么蠢? (之三)
·郭知熠的歪诗: 你的王国
·中国的皇帝们为什么这么蠢? (之四)
·中国的皇帝们为什么这么蠢? (之五)
·郭知熠的歪诗: 是谁
·一个全新的哲学体系 ---- 超存在主义 (之一)
·一个全新的哲学体系 ---- 超存在主义(之二)
·中国的皇帝们为什么这么蠢? (之六)
·郭知熠的歪诗: 心雨
·郭知熠的歪诗:愚蠢的人
·世上第一个爱情理论 --爱情渗透理论,解释所有爱情现象(之一)
·一个全新的哲学体系 ---- 超存在主义(之三)
·世上第一个爱情理论 --爱情渗透理论,解释所有爱情现象(之二)
·中国的皇帝们为什么这么蠢? (之七)
·一个全新的哲学体系 ---- 超存在主义(之四)
·一个全新的哲学体系 ---- 超存在主义(之五)
·世上第一个爱情理论 --爱情渗透理论,解释所有爱情现象(之三)
·知熠语录(之一)
·知熠语录(之二)
·知熠语录(之三)
·一个全新的哲学体系 ---- 超存在主义(之六)
·知熠语录(之四)
·中国的知识分子为什么这么这么蠢? (之一)
·世上第一个爱情理论 --爱情渗透理论,解释所有爱情现象(之四)
·知熠语录(之五)
·中国的知识分子为什么这么这么蠢? (之二)
·中国的知识分子为什么这么这么蠢? (之三)
·知熠语录(之六)
·中国的知识分子为什么这么这么蠢? (之四)
·中国的知识分子为什么这么这么蠢? (之五)
·为什么说汉武帝刘彻是汉朝最最愚蠢的皇帝?
·人是完全自由的吗? -- 萨特哲学批判
·关于《为什么说汉武帝刘彻是汉朝最最愚蠢的皇帝?》一文答读者
·什么是“超级厚黑学”?
·为什么说郭知熠的哲学是人类哲学史上的革命?
·郭知熠的哲学: 论人生的六大痛苦
·郭知熠的哲学:论人的存在(之一)
·郭知熠的哲学:论人的存在(之二)
·郭知熠的哲学:论人的存在(之三)
·论郭知熠的哲学既是哲学,也是方法论
·最近对于“超存在主义”的一些思考
·你为什么不幸福? ---- 郭知熠与众不同的幸福理论(之一)
·你为什么不幸福? ---- 郭知熠与众不同的幸福理论(之二)
·你为什么不幸福? ---- 郭知熠与众不同的幸福理论(之三)
·你为什么不幸福? ---- 郭知熠与众不同的幸福理论(之四)
·你为什么不幸福? ---- 郭知熠与众不同的幸福理论(之五)
·你为什么不幸福? ---- 郭知熠与众不同的幸福理论(之六)
·你为什么不幸福? ---- 郭知熠与众不同的幸福理论(之七)
·你为什么不幸福? ---- 郭知熠与众不同的幸福理论(之八)
·你为什么不幸福? ---- 郭知熠与众不同的幸福理论(之九)
·你为什么不幸福? ---- 郭知熠与众不同的幸福理论(之十)
·你为什么不幸福? ---- 郭知熠与众不同的幸福理论(之十一)
·你为什么不幸福? ---- 郭知熠与众不同的幸福理论(之十二)
·你为什么不幸福? ---- 郭知熠与众不同的幸福理论(之十三)
·你为什么不幸福? ---- 郭知熠与众不同的幸福理论(之十四)
·你为什么不幸福? ---- 郭知熠与众不同的幸福理论(之十五)
·心动还是不动 -- 超存在主义对王阳明心学的改进与发展(之一)
·心动还是不动 -- 超存在主义对王阳明心学的改进与发展(之二)
·心动还是不动 -- 超存在主义对王阳明心学的改进与发展(之三)
·郭知熠的歪诗: 孤独与狂妄
·郭知熠的歪诗: 开门与关门
·郭知熠的歪诗: 佛缘
·《马斯洛的心理学理论之错误以及我的修正》答读者
·心动还是不动 -- 超存在主义对王阳明心学的改进与发展(之四)
·心动还是不动 -- 超存在主义对王阳明心学的改进与发展(之五)
·心动还是不动 -- 超存在主义对王阳明心学的改进与发展(之六)
·心动还是不动--超存在主义对王阳明心学的改进与发展(之七)
·统一心学-马克思主义与东方心学的完美结合(之一)
·再论超存在主义是人类哲学史上的革命(之一)
·心动还是不动--超存在主义对王阳明心学的改进与发展(之八)
·再论超存在主义是人类哲学史上的革命(之二)
·现代认识论的天大缺陷,我的批判与重建(之一)
·现代认识论的天大缺陷,我的批判与重建(之二)
·统一心学-马克思主义与东方心学的完美结合(之二)
·康德哲学至今未被发现的明显错误
·现代认识论的天大缺陷,我的批判与重建(之三)
·我为什么会喜欢数学和哲学?
·中国人建立的第二个哲学体系--认知体系现象学(之一)
·中国人建立的第二个哲学体系--认知体系现象学(之二)
·中国人建立的第二个哲学体系--认知体系现象学(之三)
·中国人建立的第二个哲学体系--认知体系现象学(之四)
·康德空间理论的重要改进及其重大意义
·中国人建立的第二个哲学体系--认知体系现象学(之五)
·中国人建立的第二个哲学体系--认知体系现象学(之六)
·中国人建立的第二个哲学体系--认知体系现象学(之七)
·中国人建立的第二个哲学体系--认知体系现象学(之八)
·关于《康德空间理论的重要改进及其重大意义》答读者
·为什么说我的空间理论解决了罗素诘难, 而康德和胡塞尔的理论没有?
·中国人建立的第二个哲学体系--认知体系现象学(之九)
·郭知熠的歪诗:秋
·中国人建立的第二个哲学体系--认知体系现象学(之十)
·郭知熠的歪诗:哲学的天堂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郭知熠对话录:论鬼魂

   
   郭知熠对话录:论鬼魂
   
   
   

    S:神鬼都是传说中灵界的东西。郭知熠先生,谈谈你对鬼的看法。
   
   
    郭:按照通常的说法,人是有灵魂的。当人死后,人的灵魂就离开了肉体。人的灵魂就成了鬼。不过,人是否真的存在着灵魂是一个历来引起争议的问题。但是,我是相信灵魂存在的,因而也相信鬼是存在的。
   
    S:你看见过鬼吗?
   
    郭:没有。然而,世界上的事情不一定非要亲自看见你才相信。我对是否存在着鬼其实是很有兴趣的。记得我在上大学后的某一年,突然想弄清楚世界上是否有鬼。那一年放寒假的时候,在一个漆黑的夜晚,我一人到家乡周围的一个据说是闹过鬼的地方潜伏,希望能够确信鬼是存在的。当然,我没有想过如果真的鬼出现后会是什么样的后果。我在那个地方躲了几个小时。
   
    S:有什么收获吗?
   
    郭:没有任何收获。一方面是因为天太寒冷,另一方面是因为我还是有些害怕。在那里没有呆多久,就知难而退了。所以,这次行动的结果有四种可能:一是世界上根本没有鬼;二是虽然世界上有鬼,但那个地方没有鬼;三是那里虽然有鬼,但它们选择回避我;四是那里虽然有鬼,它们也不想回避我,但我在它们还没有来得及出来的时候就逃跑了。
   
    S:你认为是哪一种可能?
   
    郭:我不知道。多半是第四种可能。鬼还不容许出来,而我就先逃了。
   
    S:你为什么认为人有灵魂呢? 或者,你为什么认为世界上有鬼呢?
   
    郭:人是应该有灵魂的。我想给你讲两点理由:一点是“理性的理由”,一点是经验的理由。我的所谓“理性的理由”其实不完全是理性的,所以,我特别加上了引号。这个“理性的理由”不过是我的一种愿望,它是主观的东西。我觉得,如果人没有灵魂,人死了之后就必然成了不折不扣的虚无。这是一个郭知熠无法接受的残酷事实。果真如此,人生就毫无意义了。为什么我们不及时行乐?为什么我们还要为什么什么而奋斗?
   
    S:所以你希望灵魂不死?当然,神也需要存在。
   
    郭:有谁不这么希望?!
   
    S:但灵魂是否客观存在与你的希望似乎是两回事。
   
    郭:它们是两回事。但在我看来,要验证灵魂的客观存在即使不是不可能的,也是非常困难的。现代科学在灵界的领域还是无能为力的。所以,我就将灵魂客观存在的问题改为主观愿望的问题了。
   
    S:好一个主观愿望。郭先生,我们来谈谈你经验的理由,也许更有意思。你不是没有见过鬼吗?你怎么会有经验的理由?
   
    郭:我的经验只是间接的经验,我并没有亲眼看过鬼,也不知道鬼究竟长成什么模样。在我很小的时候,也许六到七岁。有一天晚上父母都不在家。我从睡梦中醒来,突然看见前方屋梁上有一团红光。吓得我惊叫起来,那团红光转眼就不见了。
   
    S:这团红光难道是鬼吗?或者是鬼火?
   
    郭:我不知道这团红光如何解释。我当时吓出了一身冷汗。在我八岁左右的时候,有一天晚上与小朋友们在外面玩耍后回家,睡到半夜忽然又烧又冷。大人们判断说我是撞上了哪一个鬼魂,好象这个人刚死不久,于是,他们就大烧纸钱,我的病居然随后就好了。
   
    S:这是否是巧合?
   
    郭:也许就是巧合。还有一次,是在我祖父去世的时候。有天晚上,我一个人呆在堂屋里,我祖父的棺材也在堂屋里。记得还不是太晚,我突然听到棺材里面有异样的响动,好象什么东西撞击的声音。我有点紧张,但似乎不是很害怕。因为是我的祖父,我想他不至于伤害我。
   
    S:后来如何?
   
    郭:后来我就叫来了一个亲戚。他在我家帮忙料理后事。他来之后,响声没有了。我给他讲明了原因,他说也许我祖父生前很喜欢我,这次要情不自禁地弄点响声出来。
   
    S:还有别的什么经验吗?
   
    郭:我其实还有很多更加间接一些的经验。我小时候经常听大人们讲鬼的故事。往往听完之后晚上就吓得睡不着觉,或者做噩梦。很多人说他们亲眼见过鬼。
   
    S:他们也许并没有真正地见过鬼。也许是出于他们的想象。
   
    郭:这是有可能的。他们见过鬼的说法也许就是一些幻觉。不管怎么样,他们所见到的还会有其它的解释。我在小时候见过红光,可以有别的解释,甚至可能是一个幻觉。我在发烧发冷之后,在“找到”鬼魂后,病情马上好转。这更可能是一个巧合。我在我祖父的灵前听到的响声,也许是别的什么弄出来的响声,也许是我的心理作用。
   
    S:总之,你是想说明,鬼魂的存在是无法感知的。
   
    郭:正是如此!也许说的更精确一些:任何关于鬼魂存在的经验证明都是靠不住的。它们只能作为辅助性证明。
   
   
   
    写于2006年4月13日
(2010/03/12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