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少坤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郭少坤文集]->[沉痛悼念卢玉女士 ]
郭少坤文集
·中秋寄袁红冰先生暨《自由圣火》诸同仁
·欲加之罪,何患无词?!——抗议广州警方逮捕郭飞雄先生
·沉重悼念林牧先生
·唁电
·怀念林老
·祭孔大战下的陋习黑榜
·胡温“抱孩子”与刘备“摔孩子”
·人之将死 其言也善
·中国人为何“失礼”于外
·赴《中国自由文化运动》首届年会前夕致东海一枭先生
·和打人的警察进一言
·武汉市司机被打的启示
·好一个“自由的表达”
·“大人们”都怎么啦
·盘点2006年上半年的中国矿难
2007
《北京之春》
·完整真实的胡耀邦——读《自由声音》后感
·反右运动草菅人命
《人与人权》
·权权交易枉国法 滥用权力护犯罪
《民主论坛》
·谁来做我的“人头琴”?
·一个乡干部的“民主宣言”
·姚明为何总能成为NBA明星赛的第一得票人
·被盗何时休?
·感事二首
·赵紫阳先生逝世二周年有感
·苦人斋宣言
·卖炭翁
·趁着
·浪淘沙.志趣
·幽默的盗贼
·警察们在干什么?
·
·交换
·共产党不是一个党
·咏梅(二首)
·杂感(四首)
·铁汉孙立勇
·猪年拜年偶得(一首)
·是捧腹还是深思——看二会代表传出的“顺口溜”
·拆迁中的“钉子户”与血案
·不仅仅是“提高警察待遇和保障警察权利问题”——兼致胡星斗先生
·“袭警”一案例分析
·春光多明媚怎奈民情冷
·有识之士,请一如既往地支持《民主论坛》
·唱《沈园》想《民主论坛》
·天大的奇冤
·祝贺《民主论坛》九周年
·群众是真正的英雄
《议报》
·渴望仁慈
·小偷、官盗及其它
·“八年了,别提它啦!”
·中国反腐15年面面观
·严冬过去总是春——祝贺杨建利先生即将出狱
·看警察权力的滥用和无用
·杂议“十七大党代表的载誉归来”
·中国政府首脑为什么不在退休后到国外演讲?
·换了主持人的《新闻联播》——能让我们听到“真话”吗?
《自由圣火》
告诉您一个真实的村庄
·告诉您一个真实的村庄(之一)
·告诉您一个真实的村庄(之二)
·告诉您一个真实的村庄(之三)
·告诉您一个真实的村庄(之四)
·告诉您一个真实的村庄(之五)
·告诉您一个真实的村庄(之六)
·告诉您一个真实的村庄(之七)
·告诉您一个真实的村庄(之八)
·告诉您一个真实的村庄(之九)
·告诉您一个真实的村庄(之十)
·告诉您一个真实的村庄(之十一)
++++++++++++++++
·阳光下的罪恶
·姚明为何总能成为NBA明星赛的第一得票人
·怜子如何不丈夫
·愧对维权
·给《自由圣火》全体同仁暨海外朋友拜年
·官场与社会现象的民谚集锦
·张五常在信口雌黄
·看徐州市被评议落马的干部
·开“二会”不如开“三会”
·一石激起千层浪
·解读温家宝总理语录
·闻刘晓波获“十一届人权新闻奖”有感
·“东方党”是谁?
·清明杂记
·一样的酸楚一样的痛——写在《评刘晓波获新闻奖》之后
·狼和贪官
·错在共产党,而非王丹与我
·行藏坐卧心无怠——敬和韩杰生先生
·“六四”周年杂感
·草菅人命的“反右运动”
·怎一个“批示”了得
·看共和国史上最大的“黑社会”
·“七一”感言——兼思“黑奴”
·“审判”来得何其快?!
·中国足球输在哪里?!
·“建军节”感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沉痛悼念卢玉女士

郭少坤

   严冬正在日益向人们逼近,在这寒冷的日子里,我们一边要御寒,一边也在向往着人间的真情和温暖多一些,以驱寒暖身。然而,不幸地是在我们身边却是一个接一个不幸事件在发生,正在为人们关注的《零八宪章》起草人刘晓波刚刚被移送到检察院,并将面临着重判这一举世瞩目的案件正在使国人感到心寒之际,昨天,我又从邮箱里收到“悼卢玉女士”字样的邮件。当时,我不敢相信这位卢玉女士就是我在前不久还见到的那位精神焕发、思想敏锐的谢滔老先生的夫人,为了证实为了证实是不是谢老的夫人卢玉女士,我向发邮件的朋友进行了询问,可没想到地是,朋友在回信中告诉我,这位卢玉女士就是谢老的夫人卢玉女士。而且,又为我发来一封专门悼念卢玉女士的邮件,打开附件,内容是:“我们沉重哀悼《往事微痕》发起者、创始人之一,中国社会科学院心理研究员、中国犯罪心理学研究专家卢玉大姐身患癌症,于2009年12月8日21点,在北京复兴医院与世长辞,终年86岁。——《往事微痕》全体义工老人”

   我顿时感到震惊和难过。因为在我的印象中,卢玉女士是位难得的好人,她不仅有着民主自由的强烈理念,而且她是一位非常慈善的女性和典型的贤妻良母。在这里,就我在和她短暂的接触中所知道点滴回忆如下,以飨后人。

   初次见到卢玉女士是在去年冬天的某一天晚上,朋友带我去看望病中的谢滔老先生。当时的谢老因脑中风住在北京复兴医院,老人家躺在床上,尽管不能说话,但脑子还非常清楚,记得当我俯在他耳边和他讲到于浩成先生和他的故事时,谢老露出了会心的微笑。说话间,卢玉女士推着轮椅(做拐杖)进来了,我看到卢玉女士身材不高,面容慈祥。朋友上前把我向她做了介绍,卢玉女士非常客气地与我握手寒喧。当她了解到我当警察受过两次重伤以及为农民维权坐过两年监狱时,她伸出了大拇指连称我是“好人,好人!”那次见面虽然很短暂,但她给我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

   今年的四月二十日,朋友告诉我说,应卢玉女士之邀请,去参加一个纪念胡耀邦先生逝世20周年追悼会,并且要求我也去,我感到很荣幸,便和朋友一起前往。会议上,我见到了原毛泽东的秘书李锐先生,原中共中央宣传部部长朱厚泽先生,原新华社社长李普先生,还有锺沛章、辛子凌、杜光等一些致力于中国民主建设的老前辈。让我没想到的是这次座谈会竟然是卢玉女士亲自操办的,老人不顾躺在医院里的谢滔老师以及自己年迈多病的身体,仍然是忙里忙外地热情接待着各位来宾,受其感动,我和朋友也积极帮忙。座谈会上,卢玉女士主持了座谈会,所有来宾都积极发言,为中国共产党出了个胡耀邦使得中国避免了更多的悲剧而深切缅怀这位中国良心(我已撰文记录下了这次座谈会并发表在《自由圣火》,故不再赘述)。这次座谈会使我更加感受到“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这一道理,中国人都知道曾经身为中国共产党总书记的胡耀邦先生是个性格开朗、敢想敢干的开明领导人和自由民主倡导者,而也正因为他的这一优点而激怒了共产党内那些抱残守缺的阴谋家,最终被迫害致死。在这次会议上,我看到所有的与会者也都是非常的开朗健谈,他们追求自由民主的精神是非常难能可贵的,记得会议结束时在合影留念时,卢玉老人兴高采烈地和我举起一个字幅,上面写着“胡耀邦,国人良心”并被拍照留念。

   后来,我又见到过卢玉女士二次,听朋友说她自己也患上了癌症,可她却不以为然,见到她时仍然是乐观豁达,她不顾自己的身体疾病和年迈不便,仍然在一边照顾着谢老一边致力于有益于民主的工作,给我的印象是她的心态永远是那么年轻,她的生命是永远充满着生机。

   真的没想到,我离开北京的几个月内,卢玉女士竟然与世长辞了!

   “天不与寿,人能奈何”!再说,任何人都是要死的,用司马迁的话说就是“人终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我刚刚写了一篇《与死人同活》,那些为了人类社会文明与进步的逝者先贤们虽然肉体死了,但他们的精神却永远激励着后人学习效仿和英勇奋斗;那些阻碍历史进步和人类文明的败类们虽然他们的肉体还活着,但他们的灵魂早就死去了。在此意义上,我感到卢玉女士只是肉体死亡了,而她的灵魂和精神将与所有的先贤一样——永远活在我和所有致力于中国的自由民主事业的人们心中!

   是以为祭也!

   2009年12月13日星期日

   于徐州家中

《自由圣火》12/17/2009

(2010/03/15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