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中国人是否比西方人更了解西藏]
藏人主张
·老板娘——零碎打工中的感受(之1 )
·赛跑——零碎打工中的感受(之2)
·夏季澳洲——零碎打工中的感受(之3)
·风摇醒了海
·无界——致想我的人。
·山下随笔
·紧箍咒———邀诗人井蛙同题。
·起飞
·回信——致拉妹
·挑战沉默—— 写在《骚动的喜玛拉雅》推荐连载。
·蓝山
·零八头饰
·面对太平洋
·穿行澳洲牧场
·今天是你的生日
·零点钟声
·印北梁山
·致嫂子
·穿行澳洲牧场
·地球村
·夜游德里
·思绪在地铁
· 闲逛酒吧
·今夜无诗
·梦见哈达
·我在这样想
·印北梁山(旧文重发)
·谁在乞讨(诗二首)
·养母
·旧诗献给新年
·邊有個乞丐
·追寻太阳
·雪域星火
·大雪崩
·瞎子遇上了车夫
·巨龙落地
·藏人援祭六四
·留给姑娘们的遗嘱
·沧桑托起辉煌
·雪域星火
·心随网动
·冬初始夏
·魔幻的高原
·因那个心愿
·流星
·仰望极地
·感受初冬
·送別才讓措
·又谁能告诉我
·相见网吧
·回眸没落岁月
·为“六.四”运动22周年而作
·旧诗重贴
·亡魂指南書(組詩)
·掌上潮汐
·印度大门
·英灵在上
·金色革命
·丢失中的信念-祭“六.四”23周年
·诗祭六四
·遇见达文西
·背影与红灾
·祭不完的三月十日
·“六四”是一首诗
·祭三月十日
·背影——祭六四运动二十八周年。
·诗祭起义
·伤心九月 (旧诗)
·诗祭六四
东赛对话录
·西藏流亡议会议长嘎玛群沛访谈录
·噶玛巴伍金赤列多吉仁波切访谈录
·香萨仁波切访谈录
·西藏著名作家唯色女士访谈录
·西藏著名歌星加羊吉女士访谈录
·中国维权律师答东赛
·留德博士谈藏汉交流
·國際藏學界致中國國家副主席習近平的請願書
东赛翻译
·拉萨人正在消失于拉萨
·一位西藏诗人向中国发出的通牒
·近期获释西藏作家重现网坛
·双目被夜偷盗
·父亲.母亲
东赛论述
·再谈西藏实现"高度自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以及其它【西藏问题的反思(五之一)】
·再谈西藏实现"高度自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以及其它【西藏问题的反思(五之二)】
·再谈西藏实现“高度自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以及其它 《西藏问题的反思》(5之3)
·再谈西藏实现“高度自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以及其它【西藏问题的反思(五之四)】
·再谈西藏实现“高度自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以及其它【西藏问题的反思(五之五)】
·追踪观察西藏文教现况
·简评“《西藏文化的保護與發展》白皮書”
·西藏是否享有充分的政治、社会和经济权利?
·真的广泛使用、学习并发展藏语文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人是否比西方人更了解西藏

   大纪元首页 > 评论 > 时政评论 > 正文
   
   中国人是否比西方人更了解西藏

   二零零六年九月一日,一位祈祷者走在布达拉宫前。中共的高压政策如铁炼一样锁住藏人的希望。(法新社)
   

   
   马淋:中国人是否比西方人更了解西藏
   
   作者﹕马淋
   
   【正体版】 【打印机版】 【字号】大 中 小
   
    【大纪元3月11日讯】今天,3月10日是西藏人民于1959年在西藏首府拉萨,中共暴政大规模镇压西藏民众,也就是西藏事件五十一周年,以及2008年3月西藏等地发生非暴力抗争两周年纪念日。
   这让我记起当年,刚刚移民到海外时,一位我家庭的西人朋友送来一本书,名字是《我的土地和我的人民》。那时,刚刚从中国大陆出来的我,拿着这本既是繁体字又是竖版的两百多页的书,看着封面上那张注有“一九八九年诺贝尔和平奖得主”的达赖喇嘛的照片,心中不由得感到一股莫名的恐惧。翻翻它,草草看过,其内容似乎也看不太懂。这样一放就是十几年。其实里面详细记述了五九年西藏事件的真相。
   
   一次在悉尼大纪元主办的九评研讨会上,藏人朋友们也来参加,一位藏人的发言使我陷入深深的思考。他说,中共给我们建铁路、架桥、盖机场,说是为了改善我们的生活状况,可是我们并不需要这些。当时,我愕然,中共虽然邪恶,但是建铁路等这些事对于西藏地区还是需要的。此后在与藏人更深层的接触中,才了解到,藏人世世代代在这雪域高原生活,他们的根就在这大自然当中,他们尊重,维护自然更胜过对物质享受的追求。一位藏人朋友曾告诉我在翻越喜马拉雅山,逃离西藏时,他突然感受到他们平时吃的糌粑有很强的能量,吃一点点就不饿。他感叹藏人一直遵循着上天给他们安排的和恩赐的一切来生活,但终于被打乱了。
   
   随后,在改编《金色的圣山》这部小说为电影剧本时,我接触了更多的流亡海外的藏人,倾听着他们的故事,并随着叙述眼泪不住地往下流着。而藏人他们并不觉得什么,反而被我的眼泪而感动。他们已经习惯漂泊,习惯忍耐,而他们的内心依然纯朴善良。
   
   此时,我又拿起了那本《我的土地和我的人民》。我忽然感知到,单单从民族的角度来看,这位西藏民族的领袖人物在五十多年的艰难困顿中,一力承担起了民族苦难的重担。
   
   今天更多的西藏人是生活在寺院以外,想起在采访中众多藏人的故事,暴露了西藏在中共的统治下所摧毁的一切,更让人感受到藏人的坚韧,以及藏人们逃离中共魔爪的决心。
   
   一位前印度之声的藏人记者,十几年前翻过喜马拉雅山,到了印度的达兰萨拉,后加盟记者的行列。她会讲一口流利的普通话。她告诉我,在西藏高中毕业前,所学的都是汉文,她只会说藏语,不会写藏文。高中毕业后,一股无形的力量促使她极力说服父母要到寺院削发为尼,家里拗不过她,就同意她在一座离拉萨较偏僻山上的尼姑庵跟随一位老上师学佛。这时她才开始一点一点的学习藏文。刚到寺院里,需要他的父母给她盖一处住房,还需要定期往山上给她送食物。因为寺院没有经济能力给这些尼姑提供住处和食物。
   
   她说,即使是这样偏僻的地方,中共的所谓干部组每天要到她们的尼姑庵组织学习。她们几个年轻的尼姑实在忍受不住了,就跑到拉萨街头学着其他人的样子喊西藏独立。刚喊两句就被公安抓了,判了三年劳教。出来后,她和其他藏人翻越雪山来到了印度……。
   
   一位藏汉双语诗人,高级研究员,在青海时,大学毕业后,在教育部门工作。1993年5月9日被青海省公安厅以西藏政治犯的罪名逮捕,关押四年多获释。他在狱中着有藏文诗集《诗囚集》共103首狱中诗。现在是自由撰稿人兼西藏流亡政府西藏问题研究中心特邀“藏中边界”研究员。他在逃离西藏的前夕以安乐业为笔名写了这样一首诗。
   
   魔幻的高原
   
   安乐业
   
   每一次刮风的时候
   云在起舞,夹着雪片,带着雨滴
   惊醒的野牛冲向天际
   那 里如水晶的天堂
   似梦似水似初春的宣言
   
   每一次敞开胸襟的时候
   花在落泪,吐着芬芳,背着露珠
   翱翔的雁群盘旋于山峦
   一 切如回归的奔波
   似显似暗似黎明的笑容
   
   每一次仰望高空的时候
   心在跳动,迎着遐想,牵着思索
   闪烁的繁星流向银河
   沉 默如无边的再现
   似牛郎似织女似远征者的渴求
   
   1998年11月27日,于日喀则
   
   另一位年轻的母亲,带着五岁的女儿以坚韧的毅力翻越了喜马拉雅山。女儿现在已经上中学了,她说,当时都是妈妈和舅舅轮番的背着她,翻过了一座座雪山。每一批逃离的藏人中都有一些人永远的埋在了雪山中。在与这位母亲攀谈中,得知她是一位业余歌手,朋友们极力的鼓掌让她唱一首,她那柔曼,高旋的歌声,缓缓地刺破了时空,在天际中倾诉着,告诉着人们,每一位逃到海外的藏人首先都要经受翻越重重雪山的考验。
   (http://www.dajiyuan.com)
(2010/03/10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