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透视“告别计划分配”]
藏人主张
·西藏主义—纪念拉萨起义三十周年(终)
(中)
·嘉央諾布:用更廣闊的視野看待自焚
·为何藏人不敢苟同地方自治?
·解决西部少数民族自治区困境、死结的唯一出路
·美國議員羅何巴克致洛桑僧格總理
·西藏復國—太多的血淚、白骨和苦難為之獻祭的深情
·讓「自由亞洲電台」得自由!
·保護袞頓,RFA得自由
·青海数千藏人师生连署要求中共停止汉化政策
·美议员为阿沛事件再次致信外交委员会
·羅何巴克致眾議院撥款委員會羅杰斯主席
(下)
·藏區土鼠年和平革命
·李克先参选2016年“司政”大选声明
·因言获罪的新学派作家上诉状被曝光
·寻找班禅喇嘛转世灵童
·历史赋予我们的重任:独立!
·网上流传藏人焚身抗议者的遗嘱
平措汪杰自传连载(汉译)
·一位藏族革命家(连载一)
·平旺在巴塘的童年(连载二)
·平旺舅舅桑頓珠的政变(连载三)
·平旺在学校的生活(连载四)
·平旺在策划革命(连载五)
·平汪回到康区(连载六)
·平汪去拉萨(连载七)
·平汪与印度共产党(连载八)
·平汪与起义前夜(连载九)
·平汪逃往西藏(连载十)
·平汪从拉萨到云南(连载十一)
·平汪再回巴塘(连载十二)
·平汪谈《十七条协议》(连载十三)
·平汪再赴拉萨(连载十四)
·平汪与解放军在拉萨(连载十五)
·平汪处于多事之年(连载十六)
·平汪谈北京插曲(连载十七)
·平汪谈(西藏)开始改革(连载十八)
·平汪谈拉萨的紧张局势(连载十九)
·平汪被控“地方民族主义者”(连载二十)
·平汪入狱(连载21)
·平汪单独囚禁(连载22)
·平汪立誓沉默(连载23)
·平汪出狱(连载24)
·平汪再次陷入新的斗争(连载25)
·平汪争取少数民族权益(连载26)
·平汪传记的尾声
·
·《平汪同 志与旅外藏胞的談話紀要》
·八十年代修改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時對有關民族方面的 几点意见
·回憶扎喜旺徐同志
·平汪致中共中央领导的四封信
·平汪致中共国务院新闻办领导的信(附录六)
国际新格局已启动
·美国战略重心转亚太对台湾的影响
·中国在东亚陷入全面战略被动
·美国正在重返亚太地区
·后金正日时期朝鲜何去何从?
·中国为何怕政改
·中共內鬥加劇看中共面臨解體
·《中国联邦革命党》组建《网络特别行动委员会》的公告
·蒙古国否认中国各朝控制过蒙古
·伍凡評川普對華政策大幅度轉變
·曹长青先生谈法国新总统
·印度下调中国主权信用评级
袁红冰论当代中国民主大革命
论理论
·《袁红冰论当代中国民主大革命》的网络发行预告
·改良,还是革命
·《中国民主大革命政治行动纲要》
·中国联邦革命党成立公告
·解析《中国联邦革命党》原则任务和使命
·中国过渡政府》成立宣言
·《中国联邦革命党》政治意志宣示(征求意见稿)
·论民主革命的合法政治强制力——暨“非暴力”论分析
·民主革命意味着什么?
·中国的维权运动和当代中国民主大革命
论行动l
·【郭文貴效應與台灣的機遇】
·台灣與郭文貴保衛戰有何關係?
·台灣人為何不能忽視郭文貴現象?
·袁红冰教授的敬告
中国民主大革命(特别推荐二)
·论革命和改良
·改良還是革命
·改良还是革命完整版
·必由之路(罕见评论)
·中国呼唤大政变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透视“告别计划分配”

   透视“告别计划分配” (旧文重发)
   —— 兼谈西藏06年大事系列之四
   
   安乐业
   

   "西藏大学毕业生从今年开始走向人才市场自主择业。大学生就业的指令性计划分配制度逐渐淡出西藏的历史舞台。 2006 年是西藏高校毕业生就业制度实施改革的第一年,从今年开始,西藏的专科毕业生不再计划分配,从 2007 年起本科及本科以上毕业生也不再计划分配,均实行供需见面,双向选择,自主择业。西藏成为我国最后一个告别大学毕业生计划分配的省份。 "(新华网拉萨 2006 年 11 月26 日专电,记者 胡星) 这里的"供需见面 ","双向选择" 和"自主择业" 等听起来非常不错,也符合制度层面的某种意义上的转型,不过,告别"计划分配" 需要一些前提训练或必具供需技能,藏籍大学生是否具备供需技能或自主择业的能力? 对方或雇主是否具备欣赏能力的习惯或胆识?
   
   探讨第一个问题,大家需要考察当代西藏文化发展的背景,这是一个" 中文为主,母语为副"的发展模式,2005年青海开始实施 45岁以下的少数民族干部和学生必须要通过"民考汉" 的考试及格,就是具有典型意义的一例。不然,为何在移居少数民族地域的干部和学生中不实施"汉考民" 的政策呢?笔者曾多次阐述过那样,从"民考汉"的例子中人们清晰地领略到语言文字的不平等导致的严重问题,但是要知道这个延续将近半个多世纪的文教政策所造成的后果。又需考察一下所谓的 "民族院校"的形成与加强的历程。
   
   "民族院校" 形成中的初期,主要是为了解决进入少数民族地域的中国人的语言障碍。其后,少部分藏人因而得到过不少的实惠,而又少部分人则对自己的地区作出了有限的贡献。同时,"民族院校" 这个名称意味着"文科为主、其它为副" 的机构,这个机构虽然能够解决语文专业人才的缺口,却没有直达数、理、化为主的"理科" 或技术层面领域。而"理科"则是进入 "科学技术"为主导地位的" 经济水平和生产方式"大厅的入门钥匙。藏人为主的少数民族人才因有了所谓"民族院校 "而未能进入"技术专业人才 "培养的行列。这个无形的划分问题,"高考入学" 中反映得淋漓尽致。
   
   进入过大专院校门槛的人都知道,不管学过中文的、还是上过双语的人,都面临着同样的的一个问题。高考通过之后,大家必须在" 志愿表格"上填写选择"第一志愿 "到"第三志愿" 中的一个。如果你的"第一志愿"没有填好,另外两个志愿中被录取的可能性不大,尤其是 "民考汉"的少数民族学生如此。第一,由于语言劣势,一般情况下少数民族学生的考试成绩不如中国学生;第二,事实上少数民族学生几乎无法进入普通高等院校。少数民族学生只能选择 "民族院校"为 "第一志愿",结果大家都进入" 民族院校",毕业之后顶多混个语文专业人才罢了。当然,笔者并非说语文专业人才一无是处,而是说," 供需见面","双向选择 "和"自主择业" 等必须要有技术专业技能的人才,具备技能的人才不会成为"残废化生存"。而 "残废化生存"再强,也无法摆脱 "依赖"。" 依赖"意味着他主而非自主,自主又是最起码是个能够对付日常生活需求量的综合能力。严格意义上讲,这个可以理解为每一个人或族群是否有" 尊严"的问题。
   
   另一个问题,通过当今最流行的"高考移民 "4 个字,从侧面看到是否对方或雇主具备欣赏能力的习惯或胆识? 这 4 个字又源于三中途径。
   
   一、解放军后裔途径──
   
   当年所谓"解放军 "进藏以来,各地扎根的途径多种多样。其中,最典型的一例便是藏地边区发生的非正常死亡者的家属改嫁(含强迫)军人的数目相当高。在这类事件中政策上的鼓励起了决定性作用,因为,改嫁军人者得到相应的工作和优惠待遇。所以,当时的那种苦环境中很多寡妇为了继续生存而不得不选择改嫁军人的路子。这个现象尤其在所谓"玉树藏族自治州、果洛藏族自治州、海南藏族自治州兴海县和同德县"等的边远地区很突出。其余藏区和少数民族的边远地区也就八九离不了十。为此,自从 20世纪80年代开始,这些军人把家乡的亲戚子女带到藏区之后,按着藏人的名义上对这群人办理户口,并且,占取了所谓 "少数民族的优惠政策待遇"。往往这群人的学习成绩因语言习惯,成长环境和教学质量而比藏人或少数民族子女好。
   
   二、驻藏干部途径──
   
   中华人民共和国为了巩固而对驻藏干部实施了优厚待遇政策。尤其是20 世纪80年代以来,他(她)们通过这些政策渠道,发财和占便宜,亲朋好友的子女带到藏区后,按着军裔的路子占取了所谓" 少数民族的优惠政策待遇"。因此,所谓西藏自治区2004年左右开始制定的《关于进藏子女、非直系亲属报考高等院校有关问题的暂行规定》是个能够说明问题的文件。青海省也出台了类似的规定。
   
   三、建设西部途径──
   
   如果说"建设藏区 "是个曲调的话,"建设西部" 真正是个迈开移民步子的舞蹈。因为,投资带动了千万个追财狂人,他(她)们跟随北京对西部的投资,驻扎各地,接机开始了敛财行动。同时,直系和非直系亲属带到藏区或少数民族地区报考高等院校等方面采取了以上相等的措施。也出了很多笑话,在藏区取名为"尼玛 "指"太阳" ,这些追财狂人只注意了音而没有注意到含义,因此,取名为"牛马"。还玉树地区出了 "河北扎西"和 "湖南扎西"等等。
   
   以上便使辅助"残废化教育政策 "呈现出来的学生所学的知识保障不了日后的吃饭问题,少数民族学生中基本上看不到技术人员的直接因素,也是著名作家唯色女士为什么要说," 所有的解决方案若不落实到根本上,无异于杯水车薪,无济于事"根源所在。对此,各民族院校任教的人类灵魂的工程师们是否愿意按着学生日后生活的需求改革教学内容兼并翻译?这直接牵涉到根本问题,并非没有一些风险,又一想到 "灵魂工程师"的光荣称号时 ,一些风险算什么呢?何况新疆已经这方面迈了一大步。
   
   21-01-2007于印北达萨。
   
   
   来稿照登 转载请注明出处
   Thursday, January 25, 2007
   本站网址:http://www.observechina.net
   
   
    来源:[http://www.guancha.org]《观察》文稿,转载请注明出处!
(2010/03/23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