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齐家浅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破戒草之三十三:李杭育,我为你羞耻
·破戒草之三十三:胡马休得胡骂
·破戒草之三十五:箅历史旧帐,向恶邻索赔
·破戒草之三十五:要当官就得有牲牺
·破戒草之三十六:“民不能欺”
·破戒草之二十六:古代帝王与当今公仆
·破戒草之三十七:为人难得三分傻
·破戒草之三十八:政府是干什么的?--声援万延海、高耀洁两位先生
·破戒草之三十九:为什么要纳税?
·破戒草之四十一:打倒独裁者!为布什政府喝一声彩
·破戒草之四十二:开展“打虎”运动,捍卫网络自由
·破戒草之四十四:谁在坠落?
·破戒草之四十五:点金成石的神功
·破戒草之五十一:遥祭何海生君
·破戒草之五十二:我的检讨书
·破戒草之五十四:“有关部门”疯了
【枭鸣天下】
·枭鸣天下之一 :一腔热血发牢骚
·枭鸣天下之四十五:贺喜《汉语文学》,感谢“有关部门”
·枭鸣天下之四十八:忧吾华夏犬儒多
·枭鸣天下之五十:不锈钢老鼠被抓原因揭密
·枭鸣天下之五十一:严正声明并警告谢万军
·枭鸣天下之五十二:我承认,我害怕
·枭鸣天下之四十九:国之宝
·枭鸣天下之五十四:险恶江湖我独行--扫荡民运第二招
·枭鸣天下之四十四:潘岳算什么东西!
·枭鸣天下之五十九:究竟谁在捣鬼?--质疑中国民主党海外总部
·枭鸣天下之六十二:不识好歹的香港人
·枭鸣天下之六十七:当代诗雄熊东遨
·枭鸣天下之二十三:古今变法辨
·枭鸣天下之六十八:雅量漫谈---`给有兴趣搞政治者上一课
·破戒草之二十一:爱国主义反思
·枭鸣天下之七十:再说共产主义就是好--兼答票友
·枭鸣天下之六十三:又为斯民哭“欧阳”
·枭鸣天下之七十三:谁劫持了希望,谁劫持了中国?
·枭鸣天下之七一:耻辱啊中国人!
·枭鸣天下之六十九:说英雄谁是英雄
·枭鸣天下之八十二:扫家与扫天下----写给支持和反对我当国家主席的朋友们
·枭鸣天下之七十六:以施罗德为镜
·枭鸣天下之八十六:是谁“炒红”了东海一枭?
·枭鸣天下之八十八:问天下美眉有几,看老枭手段如何
·枭鸣天下之八十九:幸福的奴隶
·枭鸣天下之八十五:谎言之国
·枭鸣天下之九十一:古代的高薪养廉政策
·枭鸣天下之七十八:要追就追心上人,要说就说心中话
·枭鸣天下之九十四:特权剥削几时休
·枭鸣天下之九十五:谁教公仆成公害?
·枭鸣天下之九十六:道德何辜?革命无罪
·枭鸣天下之九O:女人与政治
·枭鸣天下之九十九:血染的历史
【诗】
·鹰之歌
·东海一枭词一束
·网友酬唱集(之三)
·老枭的诗
·赠网友(并序)
·天涯追日(诗四首)
·在命运之上(组诗)
·逍遥 等诗歌
·放歌
·一曲两弹(组诗)
·重建诗的尊严
·伪诗三种----关于当代诗词的思考之二
·辞宴告白 (诗)
·师友酬唱集之二
·笑忆
·心灵的锋刃(诗二首)
【一枭网评】
·移居杭州寄呈海内外师友
·反腐秀 ---写给中纪委
·嬉皮笑脸答芦奸
·又到莫谈国事时
·答客问之一
·答客问之二
·自我小结兼推销----罢网告白之三
·欲凭媒介觅知音
·民主不是飞来峰---复陈亦兄
·围城
·专家一开口,老枭就发笑
·从摩罗说起 报复坏郭靖
·从伊沙说起
·驾驶员和乘客
·诗石对话乐无俦
·清谈与清议------驳谈古《闲话清谈客》
·不锈钢老鼠之歌
·肉食何人为国谋
·随想录之一:男人、女人、性
·噩耗传来心欲碎,老成谢去泪难禁----痛悼陈政老
·人生大美是沧桑----陈政老酬唱诗萃
·求同存异,精诚团结
·奴隶与奴才
·东海一枭答客问之四
·我与妃子的故事
·党老爷巧言惑世,吴大人空话蒙人
·中国乌鸦一般黑
·朝三暮四耍群狙
·防民若贼为哪般?——谁剥夺了我们的知情权
·雅量漫谈
·留不得,留得也应无益——与胡锦涛先生谈心之二
·从来家贼最难防——与胡锦涛总书记谈心之三
·抓纲治国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齐家浅论

   齐家浅论

   一儒家重视家庭和家族,认为家是人伦之基、教化之始。齐家,是外王实践的重要一环,是治国平天下的基础。故《大学》说:“家齐而后国治,国治而后天下平”。又说:“所谓治国必先齐其家者,其家不可教而能教人者,无之。故君子不出家而成教于国。”

   言行道德足为家人模范,而后可为国民榜样。自己家人都教不好又岂能教导、教化他人?在儒家,君子概念兼德位而言。大君之子,把家弄好了,不出家门也能够对于社会、国家起到教化的作用。

   齐,有平等、平衡、持平、肃静等内涵。齐治平三个字相通,齐亦带有治平之意,说成治家平家也可以。古时家族大,王族尤其大,齐家大不易,不比治国容易。

   齐家的“齐”可与庄子齐万物的“齐”可以相参。万物参差不齐,齐万物不是搞平均主义,不是削足适履,用一个模子去套万物削万物,把万物弄成齐齐整整的一个模样。齐万物,是尊重万物的本性,以不齐齐之。不过,庄子和道家是完全任其自然,儒家则强调发挥人的主观能动性,讲究“曲成万物”,在尊重、顺从万物本性特色的基础上成就之。

   齐家,就是在尊重每一个成员的人格的基础上治理家庭或家族,让每一个成员各守其礼,各安其位,在“各自的岗位上”尽责尽力地做好自己。家长或族长则要起模范带头作用。

   《大学》格致诚正是内圣,齐治平是外王。内圣以成己(成就自己),外王以成人(成就他人),包括成就家人。这是家长的责任,乃“齐家”题中应有之意。

   儒家强调君君臣臣父父子子,国要君君臣臣,家要父父子子。国和家人人都要遵循一定的道德、制度及法律规范。父象父的样子,子象子的样子。这样家就齐了。

   有一句流传已久的“名言”常被今人拿来攻击儒家,说是“君叫臣死臣不得不死,父叫子亡子不得不亡。” 其实不是儒家思想。前者是暴君,后者是恶父。“父叫子亡子不得不亡”,凶恶野蛮,违背人情之常,怎能齐家呢。

   二婚姻关系很重要,是家庭的核心关系,齐家,还需要加上“夫夫妻妻”:夫象夫的样子,妻象妻的样子。《孔子家语》有“女有五不取”、“妇有七出、三不去”的说法,就是针对婚姻和夫妻关系而言的。

   “女有五不取:逆家子者,乱家子者,世有刑人子者,有恶疾子者,丧父长子者。妇有七出、三不去。七出者:不顺父母者,无子者,淫僻者,嫉妒者,恶疾者,多口舌者,窃盗者。三不去者:谓有所取无所归,与共更三年之丧,先贫贱后富贵。凡此,圣人所以顺男女之际,重婚姻之始也。”(《孔子家语•本命解》)

   “五不取”是为了保证女方的德行和婚姻的质量,“七出”和“三不去”是处理夫妻关系的标准。

   对于“七出”,《大戴礼记•本命》解释:“不顺父母,为其逆德也;无子,为其绝世也;淫,为其乱族也;妒,为其乱家也;有恶疾,为其不可与共粢盛也;口多言,为其离亲也;窃盗,为其反义也。”用现代眼光看,有些条例已明显不合理,有的则仍具有一定的合理性。

   “三不去”:妻子有人娶但无娘家可归;与丈夫共守过三年之丧;丈夫原来贫贱后来富贵。有这三种情况,不论妻子如何,不能“出妻”(开除妻子)这些规定现在看来仍颇具人情味。

   在礼经《仪礼》中规定,妻子去世后丈夫要为妻子“期”,即为妻子服丧一年。《丧服传》解释说:“为妻何以期也?妻,至亲也。”

   三儒家强调“治国必先齐其家”,以齐家为外王事业的基本工作和基础功夫。但对于“其家不可教而能教人者无之”这句话,不必作僵化、绝对化的理解。

   家长和男方是“矛盾的主要方面”,对家庭关系能否处理好起着主要的、主导的作用,但不是绝对的。尤其是夫妻关系如何,不完全取决于丈夫的品德。在儒家家庭,逆子悍妻的比例比普通家庭要低得多,但不是绝对没有。丈夫品德大好而难以教化妻与子的现象则所在多有。

   自古以来不少大儒家庭生活不幸福,夫妻关系不和谐。于此亦可见“齐家”之难。难怪孔子曾慨叹:“唯小人与女子为难养也,近之则不孙,远之则怨。”在某种意义上说,这是一个事实判断,这种情况古今都是存在的。

   大儒守死善道,必要时连性命都可以舍弃,何况其余?且往往勇于谋道而拙于谋生,淡于物质追求,难免有穷困危难的时候,尤其是在物质主义与专制主义共同泛滥的时代。儒者自己可以甘之如饴,对于妻子和每一个家庭成员,平时或可潜移默化,也能有所教导,但终究不能奢求他们的境界与自己一样,这就难免受到家人的埋怨,产生矛盾和冲突。

   英雄见惯也寻常,大儒平日更无奇。慧眼或可识英雄,法眼始能识大儒。内在的光明与外在的荣耀性质完全不同,对于内在的光明,世人之眼固然看不见,君子贤人亦难全见。子畏于匡的时候,贤如子路都出怨言呢,何况家人女子乎。还有舜,在野之时,父亲毫不喜他专门骂他,弟弟则多次要杀他呢。

   所以,家人的理解支持颇为难得,值得感谢,如果反对,儒者也应有所同情和理解,不必苛责家人,而应该尽量忍耐宽容,争取有所感化。实在化不动,也只好安之若命了。

   不认同所谓的《圣经》但喜欢这段话:“爱是恒久忍耐。爱还是慈悲,是等待,是祝福,是放手。爱是恒久忍耐,又有恩慈。爱是不嫉妒。爱是不自夸。不张狂。 不作害羞的事。不求自己的益处。不轻易发怒。不计算人的恶。不喜欢不义。只喜欢真理。 凡事包容。凡事相信。凡事盼望。凡事忍耐。爱是永不止息。”

   对于家人,特别应该凡事包容凡事忍耐。东海脾气粗暴,特录这段话以自勉自警。

   四据《礼记〈檀弓〉》载,孔丘、孔鲤、孔伋(子思)三代都休过妻。故自古相传有孔门三世出妻之说。宋人罗璧《罗氏识遗•卷四》“圣贤纲常之变”就说:“夫妇,人道之始,而仲尼、子思、孟子皆出妻。孔氏三世出妻,见《礼记》、《家语》。孟子出妻见《荀子•解蔽篇》。” 关于孟子出妻,事载《荀子•解蔽篇》:“孟子恶败而出妻,可谓能自强矣。”

   清儒潘平格曰:“孔门三世出妻,德礼之家为妇固不易。曰:孔门为妇最易,夫子仁人也,岂有刻绳其妻而轻出之理?必其妇有必不可容者,不得不出耳。”(《潘子求仁录辑要》)

   潘平格认为,孔门出妻,责任不在男方,“必其妇有必不可容者,不得不出耳”。但是,作为孔家之妻,犯的错误大到“必不可容,不得不出”,可见“教育妻子”比教育干部更难。

   也有学者对孔门三世出妻之说予以否认,事在两可,姑不论。曾子休妻的事则比较可靠。《孔子家语》载:

    “参后母遇之无恩,而供养不衰。及其妻以藜烝不熟,因出之。人曰:非七出也。参曰:藜烝,小物耳。吾欲使熟,而不用吾命,况大事乎?”遂出之,终身不取妻。”(《孔子家语•七十二弟子解》)

   曾子,大儒也,后妈对曾子不好,但曾子照样孝顺,好好奉养。曾妻蒸饭不熟,因被“开除”。曾子说:连这点小事都办不好,让她把饭蒸熟了再给老娘吃她都不听,何况别的大事呢?这件事表现了曾子的孝心,但从另一个角度讲,一代大儒居然没有教化妻子的基本能力,连把饭蒸熟的正常指令都得不到执行,也够可悲的了,呵呵。2010-3-1东海老人首发《民主论坛》东海草堂新浪分堂http://blog.sina.com.cn/donhai5

(2010/03/04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