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方安澜
[主页]->[人生感怀]->[东方安澜]->[古琴(小小说)]
东方安澜
·吴家泾(第一季·五·六)
·吴家泾(第一季·七·八)
·吴家泾(第一季·九·十)
·乞丐
·等车
·左太冲作《三都赋》
·关于死亡
·严蕊不屈
·鸟粪白
·做庸人的条件
·小孩子干什么
·阿欣
·又一次《萌芽》
·县南街(组诗六首)
·不说话
·吾同树的死
·小人物的幽默
·小人物的智慧
·常熟福地2008·跋
·说说王立军
·50分与一位老师
·吴家泾(第二季)一·二
·吴家泾(第二季)三·四
·吴家泾(第二季)五·六
·吴家泾(第二季)七·八
·吴家泾(第二季)九·十
·卖(毛必)贴草纸的爱情
·狗杂种
·娘妗婆婆
·温柔一刀
·红领巾
·明火执杖
·埋没
·后娘养的
·未遂之遂(小说)
·说说杨元元
·眼花缭乱瞎嚼蛆
·王兆山和北岛
·犟卵
·自然人情的物理渗透
·说说成龙
·说说一个回帖
·卵腔
·说说倪萍
·杂谈四则
·我的黄色记忆
·古琴(小小说)
·说说刘欢
·阴道上的圣殿(诗)
·说说黄云
·说说作协重庆开会那盛况
·木匠琐记(散文)
·乡村风物(散文)
·说说“言子文学奖”
·板神是这么炼成的
·吴家泾(第三季·一·二)
·吴家泾(第三季·三·四)
·吴家泾(第三季·五·六)
·吴家泾(第三季·七·八)
·吴家泾(第三季·九·十)
·从《坚硬如水》到《栖凤楼》再到《畸人》
·我之于文学之于生存
·鸡肋生活
·关于电视
·说说徐光辉
·《三花》
·自助餐
·吴家泾·第四季·一·二
·吴家泾·第四季·三·四
·吴家泾·第四季·五·六
·吴家泾·第四季·七·八
·吴家泾·第四季·九·十
·博主:东方安澜
·说说何建民
·吃面
·还是书荒
·热眼旁观看主张——读《台湾的主张》
·吴家泾·第五季·一·二
·吴家泾·第五季·三·四
·吴家泾·第五季·五·六
·吴家泾·第五季·七·八
·吴家泾·第五季·九·十
·“性”“俗”之间
·拨得开方见手段 立定脚跟真英雄
·杂文之道
·常熟地标
·吴家泾·第六季·一·二
·吴家泾·第六季·三·四
·吴家泾·第六季·五·六
·吴家泾·第六季·七·八
·吴家泾·第六季·九·十
·围脖时代
·何处不回家
·泪锁清明 国殇嘘唏
·春味五帖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一·二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三·四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五·六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七·八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九·十
·说说央视女记被砍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古琴(小小说)

                   古琴

     文/东方安澜

   莉娅买回家一架古琴。家明有点看不懂。心想老婆风风火火,除了平时QQ空间里写点心情小记,一向不喜欢这类斯斯文文的东西。

   夫妻俩女儿十五岁,结婚以来家里从来没开过伙仓,三餐都是在莉娅娘那里对付。晚饭的时候,家明就感到怪怪的。一向口无遮拦的老婆默然无语。连饭前的红酒也换成了牛奶,家明忍住了没问。平时热热闹闹的饭桌今天特别沉闷,弥漫着山雨欲来的萧瑟。

   晚饭后,本来家明要陪老丈人说说话或下盘棋,今天象有什么鲠在心头,也没那个心思。又象有上百只猴爪在心头挠,心里慌慌的。起身出门的时候,莉娅娘不忘关照女儿,“你明天再去医院复查一下,看是不是那个情况。”“伲个小干,从小野,象跑快快跑丢了样东西,又是炮筒子脾气,让我一直不省心。”“你烦来做啥咯!”,莉娅心情烦躁,不耐烦地打断了娘的唠叨。临出门,莉娅娘又关照,“检查完了别忘了给家里电话。”“嗯。”关门的一瞬,家明好像听到老丈母轻声地叹了口气。

   家明是厂里的中层,一直说,领导歪歪嘴,家明是属于跑断腿的那种。平时夫妻俩各忙各的。莉娅在银行,离家也不远,除了年终时忙一些,平时跳舞、K歌、上网,夫妻俩各玩各的。结婚十几年,各守着一方自己的小天地。

   回家路上,家明推着莉娅的电瓶车,俩人默默无语。女儿住在学校里,平时莉娅丢下饭碗就去跳舞或约了小姐妹逛街,也难得这样一起静静的步行回家。家明感到一阵温馨,男人放得下尘世利禄,还是很容易满足的。家明瞟了一眼老婆,看她情绪象是还没稳定,眼角的滢光在路灯下象一镞闪箭,被吞噬在无边的黑夜中。

   刚进家门,“你怎么了?”家明边锁门,边迫不及待地问。莉娅含着滢滢泪光,木然坐在椅子上不说话。家明一看倒在椅子软瘫了的老婆,就感觉大告不妙。老婆一直要强,家里从家务到孩子上学家明基本没管过,老婆不要他管,他也乐得逍遥自在。家明记得,就是在莉娅单位里那次中层人事变动中,论资格、业绩,老婆都有份,都应该动一动位置,可硬是没轮到,也没见她流一滴泪。只是晚上在饭桌上向父母诉诉委屈,第二天照样生龙活虎上班去。

   今天家明有些看不懂,心里“嗵”得一下,象被什么东西撞了,浑身不自在。

   “怎么啦?”,“你别要紧下眼药呢!”,家明有些急。

   “前几天,单位里组织体检,医生说我长了个瘤,还是恶性的。”莉娅声音有些哽咽。

   家明虽然有思想准备,但还是吃了一惊。“不过,还没确诊。”莉娅的补充里明显还抱一线希望。两个人都黯然无语。“如果确诊的话,得马上手术,一旦不理想,医生说只有两三年时间。”莉娅开始抽抽噎噎了。

   “那你买这古琴是什么意思。”

   “这两天,我静下心来想了很多”,莉娅从茶几上抽了张纸巾,洇了洇眼角的泪痕。“弹古琴,我小时候学过,有些基础。这几年,忙于应酬,喝酒,跳舞,上网,表面上热热闹闹风风光光,实在有点虚度年华。医院里出来以后,对我打击很大,心情沮丧。所以想静静地学学古琴,修生养性,调整一下自己。不想再这样糊里糊涂下去。”

   家明平日里一直迁就老婆。知道她任性冲动,买东西只要喜欢就掏钱。不管实用不实用。家里这类东西多了,家明戏称为“高级垃圾”。老婆在银行工作,收入比他高很多,家里的重要支出都靠老婆来支撑。老婆能力强,家明也乐得打打牌钓钓鱼喝喝酒,做逍遥王,但十几年来,在家里,家明总是底气不足。“明天,我去医院帮你问问?”家明跟副院长熟悉,虽然明知没多大作用,但还是讨好地问老婆。“不要,明天我来去吧,看医生到底怎么说。”莉娅又恢复了她的倔强劲。

   家明跟莉娅是野鸡大学的同学,家明长的帅气,当年是很多女同学心中的白马王子。最终还是莉娅的一股泼辣劲赶走了其他竞争者。但家明老家苏北,各方面条件远远不如莉娅家的干部地位。还好家明温和敦厚,婚后事事顺着她,倒也相安无事。婚姻中一方强悍,一方示弱,这通常是婚姻中最安全的形式。

   接下来的两天家明心里老是疙里疙瘩,七上八下,在饭桌上也不敢问老婆,怕烦她。直到第三天晚上,家明回到丈母家吃饭,看到老婆倒了一杯红酒在饭桌上又神采飞扬眉飞色舞,一扫前几日蔫蔫瘪瘪的模样,恢复了往日的活力。这么多年,家明摸透了老婆的脾气,知道老婆的脸是一张晴雨表,所以晚饭后陪老丈人散步、下棋,心情也格外好,连嬴了两盘。

   起身的时候,家明披好了外衣,以为莉娅跟他一起走,没想老婆柳眉一竖 “你走你的,我要去跳舞啦!”边说还推了家明一把,说完就一阵烟一样窜的不知去向了。莉娅喜欢时不时耍点小脾气,满足潜意识里的优越感。不过莉娅平时对家明很体贴,家明的穿戴都是老婆在操心,去年股市好,家里买了辆车,老婆宁愿电瓶车,让家明汽车上下班,所以碰到老婆娇嗔的叱骂,家明笑笑,心里还是感到暖洋洋的。

   但家明还是不放心,带着疑惑的眼神望了望正在洗碗的丈母娘,朝老婆的背影歪了歪嘴,丈母娘嘴角挂着微笑,象看一个永远长不大的女儿,“这个丫头,前几天医生弄错了单子,以为自己怎么了,自己吓成了只病猫,今天你看又成了景阳岗的武松。”

   家明朝老婆翻了个白眼,一个人踱着步往家里走,家里等着他的,还有一台同样孤独的古琴。

(2010/03/28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