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方安澜
[主页]->[人生感怀]->[东方安澜]->[说说一个回帖]
东方安澜
·裤裆里的飞黄腾达
·比尔•盖茨的慷慨和苏联的“援助”
·一号桥
·一票
·吴家泾(第一季·一·二)
·吴家泾(第一季·三·四)
·吴家泾(第一季·五·六)
·吴家泾(第一季·七·八)
·吴家泾(第一季·九·十)
·乞丐
·等车
·左太冲作《三都赋》
·关于死亡
·严蕊不屈
·鸟粪白
·做庸人的条件
·小孩子干什么
·阿欣
·又一次《萌芽》
·县南街(组诗六首)
·不说话
·吾同树的死
·小人物的幽默
·小人物的智慧
·常熟福地2008·跋
·说说王立军
·50分与一位老师
·吴家泾(第二季)一·二
·吴家泾(第二季)三·四
·吴家泾(第二季)五·六
·吴家泾(第二季)七·八
·吴家泾(第二季)九·十
·卖(毛必)贴草纸的爱情
·狗杂种
·娘妗婆婆
·温柔一刀
·红领巾
·明火执杖
·埋没
·后娘养的
·未遂之遂(小说)
·说说杨元元
·眼花缭乱瞎嚼蛆
·王兆山和北岛
·犟卵
·自然人情的物理渗透
·说说成龙
·说说一个回帖
·卵腔
·说说倪萍
·杂谈四则
·我的黄色记忆
·古琴(小小说)
·说说刘欢
·阴道上的圣殿(诗)
·说说黄云
·说说作协重庆开会那盛况
·木匠琐记(散文)
·乡村风物(散文)
·说说“言子文学奖”
·板神是这么炼成的
·吴家泾(第三季·一·二)
·吴家泾(第三季·三·四)
·吴家泾(第三季·五·六)
·吴家泾(第三季·七·八)
·吴家泾(第三季·九·十)
·从《坚硬如水》到《栖凤楼》再到《畸人》
·我之于文学之于生存
·鸡肋生活
·关于电视
·说说徐光辉
·《三花》
·自助餐
·吴家泾·第四季·一·二
·吴家泾·第四季·三·四
·吴家泾·第四季·五·六
·吴家泾·第四季·七·八
·吴家泾·第四季·九·十
·博主:东方安澜
·说说何建民
·吃面
·还是书荒
·热眼旁观看主张——读《台湾的主张》
·吴家泾·第五季·一·二
·吴家泾·第五季·三·四
·吴家泾·第五季·五·六
·吴家泾·第五季·七·八
·吴家泾·第五季·九·十
·“性”“俗”之间
·拨得开方见手段 立定脚跟真英雄
·杂文之道
·常熟地标
·吴家泾·第六季·一·二
·吴家泾·第六季·三·四
·吴家泾·第六季·五·六
·吴家泾·第六季·七·八
·吴家泾·第六季·九·十
·围脖时代
·何处不回家
·泪锁清明 国殇嘘唏
·春味五帖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说说一个回帖

                 说说一个回帖
   
      文/东方安澜
   
   “二傻又要犯傻了。能换米米的文稿才是货真价实的文稿。生命界有三大本能,觅食,求偶,争斗,觅食排在第一位,俗是俗一点,但谁也离不了。故事本身是属于俗文学。俗文学不是下流文学,备受学者推崇。郑振铎有巨著《中国俗文学史》,鲁迅有这样的论述,任何生动活泼的文学,都来源俗文学,雅人把它从民间学来,把它雅化,其实是在绞杀,绞杀得此一样式奄奄一息,就再从民间拾取另一样式。唐诗宋词元曲,莫不如此。三国水浒西游红楼,都是俗文学。当今,俗文学的代表刊物《故事会》发行量八十万册,纯文学顶尖发行量的《收获》,十万册不到。”“故事类刊物,是市场经济刊物,靠发行量过日子,没有上拨款。所以编辑录用稿子相对公平,也很真诚。”

   这是一位网络达人透露给一位文学菜鸟的不传之秘。说达人,是那种在衙门企业村众民间都兜得转的人物。长袖善舞一类。这位网络达人是一位退休教师。以常熟的标准,教师退休工资高出在职职工的三分之二或者翻番,我工资1500,他的退休金起码在2500或3000,如果他退休时在学校有职务的话,还不止这数。
   
   起初,这位网络达人贴在论坛上的故事,下面的沙发里必定留下这么一句:“此文已通过《古今故事报》终审”,赚钱才是硬道理,换得了钱的文章才是好文章。以文换钱,这是我梦寐以求的,网络达人让我羡慕的眼乌珠发绿。
   因为眼红,也想赚一票弄几个小钱,开始仔细研究了这位网络达人的文字。发现几条套路。首先,他不写49后的,民国版,涉嫌影射当今盛世的不碰。故事源来自三个方面,一是百度,二是地方文史,三是卖年纪。所谓卖年纪,就是靠年长,积累的民间野史加浇头添佐料一锅烩。
   
   摸到窍门以后,我也想依葫芦画瓢跟蛤蟆学样,却发现我不是这块料。躺在床上,我问自己,为什么写不下去。静静一想,这不是文字垃圾吗?!原来我打心眼里嫌恶垃圾。我问自己,如果要你在制造垃圾和饿死之间你怎么选择,老实说,我不知道,真到濒临饿死那一步,我多半会选择制造垃圾。屈服于生存。
   
   但问题是,我现在虽然是月光族,但还不至于饿死,所以不愿强奸自己的意愿去制造垃圾。才是写不下去的主因。
   
   这位网络达人不碰禁忌题材的故事,却喜欢在论坛上转载一些火药味很浓的文章。开始不觉得什么,时间一长,特别是对这位网络达人在网络上的嘴脸认识清楚以后,某天,我脑袋里突然跳出一个画面,“滴滴嗒滴嗒……”冲锋号吹响以后,连长从战壕里站起来,挥着驳壳枪大喊“同志们,冲啊……”,自己却最后一个跳出战壕在全连的背后躲躲闪闪,隐藏在障碍物后放放冷枪。这位网络达人就有这位连长的影子。
   
   网络达人既已退休,估计也60好几了。由是我联想到老同志群体。沙叶新章诒和是老同志,网络达人是老同志,同样老同志,有的令人敬仰,有的等而下之。看来年龄并不是一个人心智成熟的标志。常熟有句俗话,“年纪活在狗身上”。知识学养情操,并不随年龄的增长而同步丰厚。人生真奇妙,这些人身上最宝贵的精神气质,反而会随着年龄的增长而褪色矮化,这是我从好多老同志身上观察到的。越老,越岌岌于名利,精神境界越狭窄,放眼中国,越老,越能风轻云淡的真是凤毛麟角,真是奇哉怪哉。
   
   人都向往俗世生活,这无可厚非。鲁先生好像说过“人是要有一点精神的”。常熟人还有一句俗话,“赚不完的钱,走不尽的路”,如果人在温家饱之后还是围着温家饱转圈圈,为温家饱主义奋斗终身,这样的人五千年来如脚下蝼蚁,过江之鲫,数不胜数。网络达人把自己拼凑的故事等同于鸳鸯蝴蝶派徐枕亚的《玉梨魂》之类,把垃圾化妆成俗文学,糊弄文学菜鸟。网络达人的回帖,象美女粉底下的雀斑,不但金玉其外败絮其内,还有自我装扮的一层意思。
   
                                   10/3/6
   
   
   

此文于2010年03月06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