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维健文集
[主页]->[大家]->[陈维健文集]->[年年“百年不遇”/]
陈维健文集
·为习“挖坑”者习近平自己也!
·习近平会作毛泽东式的检讨吗?
·中共西藏政策“活佛”也成大买卖
·王岐山中纪委讲话胡说八道
·这次中共权贵财富曝光影响不寻常
·李克强以柔克刚 习李威望此消彼长
·“红歌秀”习近平核心当不成要想当舵手了
·习李争相考察院校为哪般
·雷洋之死与中国的中资阶级
·纪念“文革”最重要的是不让文革重演
·不谈“九二共识”地不动山不摇
·军队国家化与郭徐二位军委副主席
·是谁给了警察施暴的权力
·周恩来“同志” 读蔡咏梅的《周恩来的秘密感情世界》
·习粉栽脏中宣部,中纪委为刘云山卸黑锅
·林荣基战胜恐惧披露真相大英雄也!
·乌坎风云又起世上最奇特的反贪与贪官
·令计划没计划,令完成已完成
·中共真的在乎南海吗?
·太平岛不会沉没台湾有可能沦陷
·长歌当哭的《炎黄春秋》
·“认罪”只能上高贵者更高贵让卑劣者更卑劣
·傅园慧里约奥运中国队的闪光点
·从江泽民九十大寿想到的
·富凶极恶 天怒人怨的杭州G-20
·大转折—“澳洲价值守护联盟”抗毛音乐会胜利(深度报导)
·习近平走过的扶贫路与杨改兰一家因贫自绝的路
·最后的抢劫
·蔡英文是民主社会对抗中共专制的女强人
·民主是中国唯一的出路
·强盗要立法保护私产了!
·撒币政府也是汉奸卖国政府
·习核心是习皇帝的跳板
·贾敬龙怒杀乡官大风起于青萍之末
·说说川普靠不靠谱
·彭明与“中国联邦临时政府”
·中共拿川普还真没办法
·纽西兰的小国大气
·到了还民主台湾一个公道的时候了!
·2017年世界大势反共为势
·2017年文章
·新年的第一声枪响
·《玫瑰坝》一部当代中国农村的诗史
·中产阶级已在围城之中
·有感于川普的总统就职典礼
·缺失普世价值之下的中美较量
· 郭文贵这一枪打在了中南海 打在了总书记身上
· 郭文贵这一枪打在了中南海 打在了总书记身上
·达赖喇嘛演讲中国留学生抗议为何而来
·金正男被刺解决朝鲜问题迫在眉睫
·川普拿无证居民开刀违背美国立国精神
·川普拿无证居民开刀违背美国立国精神
·从对萨德与核爆的态度看中国的民族主义是何等的荒唐
·美国对朝应该到了斩首行动的时候了
·政治是共产党的专利吗?私营企业主不能插手
·当代牛人大力士习近平
·为伸张正义而进行的打击
·李明哲小小人权义工大大民主英雄
·习王真的打起来了吗?
·中共内斗失控习王到了政治终点
·美国之音到底怎么了?
·不同寻常的中共内斗
·中国首席扒粪者郭文贵
·形势变化再说习近平/陈维健
·14亿人只有上街革命才是唯一的出路
·不要让他成为沙漠里边的一个声音
·对与王岐山习近平必须有一个交待
·是郭文贵谎言装胆还是“环时”装腔作势
·谋杀!谋杀!刘晓波肝癌晚期是中共实施的慢性谋杀
·把《中英联合声明》当废纸最后会砸自己的脚
·郭文贵从扒粪者到革命的呼唤者
·谈谈文汇报《日本政客叫嚣支持反华势力》/陈维健
·拿下孙政才与台湾的危局/陈维健
·中共为何不敢与印度打仗/陈维健
·美朝战争打得起来吗?
·三学运领袖被判香港已是党天下
·从一个视频想到暴力革命与非暴力革命
·恶警摔妇事件与习近平被挖坑
·十九大王岐山是上还是下/陈维健
·中共明目张胆渗透西方政坛-谈纽西兰华裔议员杨健
·“十九大”前哨战步步惊心
·中共国庆台湾庆祝统一党横行台湾
·“十九大”后凛冬将至黑暗来临
·习近平的新思想毛泽东的老思想
·十九大常委出炉,一个胖子六个小矮人
·党管啥 啥遭殃
·川普到访中国将享受帝皇接待
·习伟人是怎样形成的
·中国正在走津巴布韦的路,习近平是下一个穆加贝
·清理低端人口北京成为权贵阶级的城邦
·为何这么大的三起公共事件没有引发抗议潮
·西藏与中共谈判重有启动?
·毛伟人以放屁入诗 习圣人以厕所革命
·2018 年
·2018年敢问路在何方!/陈维健
·西方开吹反共集结号
·打倒共产党!
·消灭私有制中共二次革命
·二教授文章针锋相对 党内斗争胜负未定
·骂美国是立场去美国是生活————谈华人移民的人格分裂
·习近平打黑除恶项庄舞剑意在沛公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年年“百年不遇”/

   
   
   今年遍及西南五省的旱灾,据中国媒体报导又是一次百年不遇的大旱。这些年来中国的灾祸是年年不断,不管水灾、旱灾、雪灾、地震,均冠以“百年不遇”,说是“ 百年不遇”但是有关方面却没有拿出“百年不遇”的数据来。一般灾祸初期往往称五十年一遇,过几天看看形势严重了,即刻一摇成了“百年不遇”,中间连过渡都没有。“百年不遇”也好,“五十年一遇”也好,已经不是一个历史的记录,而是根椐党的需要冠以的一个形容词。
   
   今年的西南五省旱灾是否真是“百年不遇”,其中多少属于自然灾害,多少属于人为原因,只有气象局等有关部门清楚。三十年的经济改革,几乎所有中小型农业水利工程处于瘫痪状态,农业投资处于自生自灭状态,代之而起的是大型和超大型的调水工程和水电工程。如“南水北调工程”、“三峡水电工程”。西南五省本是中国水资源最丰富的省份。贵州有亚洲最大的黄果树大瀑布,云南素有五百里之称的滇池。广西更是河流纵横,50平方公里以上的河流有937条,1,000平方公里以上的河流有69条, 分属珠江流域和西江水系,四川重庆天府之国,三江合流,惊涛拍岸,江水滚滚。大自然给予西南五省居民有太多的馈赠。西南五省水资源丰盛,人祸也深,三十年来,中共利益集团为利所驱,在这五省毁了多少山,断了多少河难以计数,连素有山水画卷之称的漓江,也挖得坑坑洼洼,水落石出。山荒芜了,水流失了,乡村贫瘠下去了,城市发达起来了,水从乡村流向城市,水被截流发电,水被权贵利益集团垄断,上天给予中华民族的生命之水,成了权贵们发财的资源。

   
   水来自大山,山民最缺水,水流经乡村,村民没水喝。没有水的城市从来都不缺水,水管里的水哗啦啦地流个不停,权贵们每天洗澡、洗车,浇花,还有满盈盈的游泳池,五十年一遇也好,百年不遇也好,都是权贵利益集团为他们窃取水资源编织起来的鬼话谎言。有了这个鬼话谎言,河水断流了、水库见底了、田地干裂了、农民没水喝了,就可以归于自然灾害,归于天地不仁。于是有了“天地无情党有情”,灾民有了党和政府的关怀。有了党和政府的关怀,就有了媒体的宣传,有了宣传就有了官员的政绩。但是党和政府的关怀有多少呢?据“中国新闻网”报导:“中国财政部两次向西南受旱省、自治区、直辖市安排特大抗旱补助费共1.55亿”。财政部应该是救灾资金的主要部门,1.55亿派到每个灾民身上是多少呢?据统计五省受灾人口是5000万,每人只有3 元钱,1.55个亿,连支付宣传党和政府广告费都不够(如果要付宣传费的话),央视“蒙牛”的一只广告就超过1.55亿元。五省受灾后救灾主要方法是打井,但中央派出的打井队只有230个,每一个打井队是一台钻机,受灾最重的云南省就有79个县,如果以五省计,每一个县分不到一台钻机,而且每打一口深井,地方政府要付66 万元,许多贫困乡村也完全无力支付。这就是党和政府对西南五省“百年不遇旱灾”的关怀。中国有句谚语“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中国三十年的经济成就,没有大山流下的水,何来的经济腾飞,然而当大山的水被吸干时,政府这个一扔千金的利益集团,竟不能拔一毛救民于水火,温总理那几滴泪水,湿得了人心,湿不了干渴的灾民。
   
   “百年不遇”的灾害,是大自然对人类改天换地,疯狂撄取的报复。庄子有“天地与我同生,万物与我为一”,史有“吉凶由人”,中共权贵集团鬼迷心窍,毁天地求利益,遂使天发杀机,但天发杀机杀的是黎民百姓,伤不得半点权贵。当今之世是当权者不仁,天也无怜,老百姓水深火热当是百年不遇。
(2010/03/30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