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李芳敏144000
[主页]->[宗教信仰]->[李芳敏144000]->[老喇嘛喟然长叹:“大活佛和二活佛之间,本就一直不和,大活佛一走,二活佛自然地位大大提高,只可惜,这个二活佛是假的!”]
李芳敏144000
·看哪!耶和華必在火中降臨,他的戰車好像旋風;他要以猛烈的怒氣施行報應,用火
·撒母耳記上13:14但現在你的王位必不長久,耶和華已經為自己找到一個合他心
·這邊有人的臉向著棕樹,那邊有獅子的臉向著棕樹。全殿周圍的雕刻都是這樣。
·聖靈明明地說,日後必有人離棄信仰,跟從虛謊的邪靈和鬼魔的教訓。
·耶利米書1:4耶和華的話臨到我,說:5“我使你在母腹中成形以先,就認識你;
·你在暗中行了這事,我卻要在所有以色列人面前,在光天化日之下行這事報應你
·“如果不喜欢马来文就回去中国”、“你们就像妓女”!!!
·凡有氣息的,都要讚美耶和華。你們要讚美耶和華。
·他喜愛的是耶和華的律法,他晝夜默誦的也是耶和華的律法。
·那撒在好土裡的,就是人聽了道,又明白了,結出果實來,有一百倍的,有六十
·歷代志下29:21他們牽來了七頭公牛、七隻公綿羊、七隻羊羔和七隻公山羊,要
·如果你不高兴,你可以出去,无论是是否是一名科学家或爱因斯坦在世,巫统不
·詩篇58:1掌權者啊!你們真的講公義嗎?你們真的按照正直審判世人嗎?
·流氓卻像荊棘被丟棄,人不敢用手拿它.人要碰它,必須帶備鐵器和槍桿,他們要在
·律法的出現,是要叫過犯增多;然而罪在哪裡增多,恩典就更加增多了.
·箴言28:11財主自以為有智慧,聰明的窮人卻能看透他。
·以西結書47:23將來無論在哪一支派裡,若有外族人寄居,你們就要在那裡把他的
·馬來西亞: 看到马华党员在表演猴子戏,有什么素质的党员,就有什么素质的党!
·又囑咐他們不可替他張揚.這就應驗了以賽亞先知所說的:“看哪!我所揀選的僕
·耶和華的話又臨到我說:"人子啊!如果一國行了不忠的事得罪我,我就必伸手攻
·9那時,這河流過的地方,所有滋生的動物都可以存活。這水流到哪裡,哪裡就
·基路伯和棕樹相間並排,每個基路伯都有兩個臉孔。
·好奪回以色列家的心.他們眾人因自己的偶像,與我疏遠。
·詩篇139:6這樣的知識奇妙,是我不能理解的;高超,是我不能達到的。
·我雖然為他們寫了律法萬條,他們卻看作是為外族人寫的,與他們毫無關係一般
·耶穌知道他們的心思,就對他們說:“如果一個國家自相紛爭,就必定荒涼;一城一
·i just know that 猿猴刘宗正Hugo can get marriage to a real 猿猴
·耶和華啊!求你因我仇敵的緣故,按著你的公義引導我,在我面前鋪平你的道路。
·求你把我放在你心上如印記,把我帶在你臂上如戳印;因為愛情像死亡一般的堅
·你們出去到底要看甚麼?身穿華麗衣裳的人嗎?那些穿著華麗衣裳的人,是在王
·就是瞎的可以看見,瘸的可以走路,患痲風的得到潔淨,聾的可以聽見,死人復
·你們中間凡是他的子民,願神與他同在的,都可以上猶大的耶路撒冷去,建造耶和
·但本來要承受天國的人,反被丟在外面黑暗裡,在那裡必要哀哭切齒。
·耶穌醫好了他,那啞巴就能說話,也能看見了。
·詩篇136:24他救我們脫離了敵人,因為他的慈愛永遠長存。
·因為我來了是要叫人分裂:人與父親作對,女兒與母親作對,與婆婆作對,人的仇敵
·“如果有人與別人的妻子通姦,就是與鄰舍的妻子通姦,姦夫和淫婦都要處死。
·婦人怎能忘記她吃奶的嬰孩,不憐憫她親生的兒子呢?即使她們可能忘記,我也不
·神說:“看哪!我把全地上結種子的各樣蔬菜,和一切果樹上有種子的果子,都
·如果女人有長頭髮,不就是她的榮耀嗎?因為頭髮是給她作蓋頭的。16如果有人
·誇口的應當靠著主誇口,因為蒙悅納的,不是自我推薦的人,而是主所推薦的人。
·我現在所作的,將來還要作,為了要斷絕那些投機分子的機會,不讓他們在所誇
·即使我想誇口,也不算愚妄,因為我要說的是真話。但我閉口不提,免得有人把
·耶和華啊!與我相爭的,求你與他們相爭;我作戰的,求你與他們作戰。
·願罪人從世上滅絕,也不再有惡人存在。我的心哪!你要稱頌耶和華。你們要讚
·以色列啊!你的先知好像廢墟中的狐狸。5 他們沒有上去堵塞破口,也沒有為以
·耶和華啊!求你救我脫離我的仇敵,我往你那裡藏身。10求你教我遵行你的旨意
·對軟弱的人,我就成了軟弱的人,為了要得著軟弱的人。對怎麼樣的人,我就作怎
·26如果撒但趕逐撒但,就會自相紛爭。那麼,他的國怎能站立得住呢?26如果撒
·主耶和華這樣說:看哪!我要與眾牧者為敵;我必向他們追討我的羊,使他們不
·耶穌回答:“經上記著:‘人活著,不是單靠食物,更要靠神口裡所出的一切話
·詩篇5:1耶和華啊!求你留心聽我的話,顧念我的歎息。
·詩篇5:2我的王,我的神啊!求你傾聽我呼求的聲音,因為我向你禱告。3耶和華
·耶和華雖然不斷差遣他的僕人眾先知到你們那裡去;但你們卻沒有聽從,毫不留
·將來無論在哪一支派裡,若有外族人以色列,你們就要在那裡把他的產業分給他
·馬太福音11:18約翰來了,不吃也不喝,人說他是鬼附的;19人子來了,又吃又
·你所勞碌的事,都要這樣與你無益;從你年幼時與你交易的,也都必各奔各方,
·王啊!你就是那樹,越來越偉大堅強;你的威勢漸長,高達於天;你的權柄直到
·求你因你的慈愛使我的仇敵滅絕,求你消滅所有苦害我的人,因為我是你的僕人
·門徒不明白這話,因為這話的意思是隱藏的,不讓他們明白,他們也不敢問。
·如果隨著肉體而活,你們必定死;如果靠著聖靈治死身體的惡行,你們就必活著
·詩篇109:15願這些罪常在耶和華面前,好使他們的名號從地上被除掉。
·詩篇109:1我所讚美的神啊!求你不要緘默無聲,2因為邪惡的人的嘴和詭詐的人的
·我要用口極力稱謝耶和華;我要在眾人中間讚美他。31因為他必站在貧窮人的右
·詩篇109:26耶和華我的神啊!求你幫助我;求你按著你的慈愛拯救我,27好讓人
·我告訴你們,人所說的閒話,在審判的日子,句句都要供出來,37因為你要照你
·願這咒詛像衣服一般給他披上,並當作他常常束上的腰帶。20願敵對我和用惡言
·詩篇109:5他們對我以惡報善,以憎恨回報我的愛。6求你派一個惡人對付他;派
·列國啊!你們所擄掠的必被收取,像螞蚱收取禾稼一樣;蝗蟲怎樣為食物忙碌走
·我必把你丟棄在地上,拋擲在田野,使空中的飛鳥都住在你身上,使地上所有的野
·於是我責備猶大的貴族,對他們說:“你們怎麼行這惡事,褻瀆安息日呢?
·詩篇1誰像耶和華我們的神呢?他坐在至高之處,他俯首垂顧天上和地下的事。
·又換下他的囚衣,賜他終生常在王面前吃飯。他的生活費用,在他一生的年日中
·馬太福音12:19他不爭吵,也不喧嚷,人在街上聽不見他的聲音。20壓傷的蘆葦
·你的假先知為了你所見的異象,盡是虛謊和愚昧;他們沒有顯露你的罪孽,使你
·我若靠神的靈趕鬼,神的國就已經臨到你們了。
·至於那地最貧窮的人,護衛長把他們留下,去修理葡萄園和耕種田地。
·因此,主耶和華這樣說:“因為你們所說的是虛假,所見的是欺詐,因此我就攻
·所以你要對那些用灰泥粉刷那牆的人說:‘那牆要倒塌,必有暴雨漫過。大冰雹
·我沒有使義人灰心,你們卻用謊言使他們灰心,又堅固惡人的手,使他們不轉離
·耶稣对他们说:“是我,不要怕。”21他们这才把他接上船,船就立刻到了他们
·不可屈枉正直,不可徇人的情面,不可收受贿赂,因为贿赂能使智慧人的眼变瞎
·申命记16:8六日之内你要吃无酵饼;到了第七日,要向耶和华你的神守圣会;什
·精明人看见灾祸,就躲藏起来;愚蒙人反往前走,自取祸害。
·不要再吃魚翅了~~~!!! 愛護生命~~!!
·保護鯊魚, 拒吃魚翅, 保護珍惜動物, 從拒吃開始
·因为我耶和华喜爱公平,恨恶不义的抢夺;我要凭真理赏赐他们,与他们立永远
·这些人,无论大小,不分师生,都一同抽签分班次。共分二十四班
·卡扎菲倒台后,以部落文明为基础的利比亚,数千个大小武装组织间频繁爆发冲
·而曾拥护卡扎菲的部落则遭到血腥报复,要求中央提供保护。
·法利賽人看見了,就對他說:“你看,你的門徒作了安息日不可作的事。”
·诗篇6:4耶和华啊!求你回转搭救我,因你慈爱的缘故拯救我。5因为在死亡之地
·为了我自己的缘故,我必作这事。我的名怎能被亵渎呢?我必不把我的荣耀归给
·因此耶和华这样说:“看哪!我必使灾祸临到他们身上,是他们不能逃脱的;他们
·你们若住在我里面,我的话也留在你们里面;无论你们想要什么,祈求,就给你
·耶稣对他们说:“现在你们信吗?32看哪,时候要到,而且已经到了,你们要分
·因此,众民无论大小,以及众将领都起来逃往埃及去,因为他们惧怕迦勒底人。
·诗篇72:7他在世的日子,义人必兴旺,四境太平,直到月亮不再重现。
·惡人雖好像草一樣繁茂,所有作孽的人雖然興旺,他們都要永遠滅亡。
·我親眼看見那些窺伺我的人遭報,我親耳聽見那些起來攻擊我的惡人受罰。
·诗篇92:12義人必像棕樹一樣繁茂,像黎巴嫩的香柏樹一樣高聳。13他們栽在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老喇嘛喟然长叹:“大活佛和二活佛之间,本就一直不和,大活佛一走,二活佛自然地位大大提高,只可惜,这个二活佛是假的!”

记者提达赖话题 青海活佛假装听不懂(图)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3月11日 转载)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10/03/201003111612.shtml
   
   

   
   达赖喇嘛:“13亿中国人民需要言论自由和了解事实真相的权利。”
   请看博讯热点:西藏问题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3月11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http://www.peacehall.com/news/gb/intl/2010/03/201003111146.shtml
   anneleefm:
   for what i think is ..you better put this,
   [“13亿中国人民需要言论自由和了解事实真相的权利。” ]
   for what i think is 13亿中国人民will support you because of
   言论自由和了解事实真相的权利。
   Even they are not interest in your 西藏文化 ^-^
   
   
   梦远书城·转世暗号> 序
   http://www.my285.com/kh/nk/zsah/100.htm
   
   这个故事留下了一个谜:《暗号之二》将以甚么形式出现呢?我作了一个极大胆和匪夷所思的假设,由于太惊人了,所以暂时不发表,准备在找到有资格的人询问之后,再把这个设想说出来。
   
   整个故事的主题,其实是转世,“暗号”也者,是小说的噱头。再生,涉及人类生命的奥秘,
   照例,不会有结果,只是种种的设想而已。
   
   设想极重要,许多事实,就在设想中求证出来。
   
                             倪匡
   
     一千九百六十年之前,耶稣就在这几天,
   
     死后再生,所以称作复活节。
   
     ------------------
   
   梦远书城·转世暗号 >第一章 手掌、铜铃、花
   http://www.my285.com/kh/nk/zsah/101.htm
   
   用过很多人类特有的行为做故事的题目,例如“毒誓”之类。暗号,并不是人类特有的,许多生物,包括植物在内都有应用暗号。
   
   但是,把暗号运用得如此出神入化,变化万千的,还是只有人类。
   
   暗号的作用,是件不为他人所知的沟通。只有沟通的双方,才知道那是甚么意思,暗号由沟通的双方所约定,一起遵守。
   
   所以,任何暗号,不论在甚么情形下使用,都有一定的神秘性。
   
   这个故事,是一个有关暗号的故事——暗号就是暗号,没有曲解的意思。
   梦远书城·转世暗号 > 第三章 重责加身
   http://www.my285.com/kh/nk/zsah/103.htm
   
   当时,我只看到屋前的空地上,来了许多陌生人,那些陌生人的打扮,古怪之至。
   
   一时之间,也数不清有多少人,服装一致,穿着大红大黄的宽袍,分别只在有的头上戴着老长的牛角形怪帽,有的戴着圆形的,有许多棱角的帽子。
   
   他们的手中,各有物事,看来像是仗,足有一丈多长,仗尖有着各种装饰,在寒冬的阳光下,闪闪生光,幌动之际,就传出金属碰击的声音。
   
   有的双手捧着长得不可思议的号角,正在鼓气吹奏,发出“呜呜”的声响,有的在敲锣打钦,有的在摇铃,也有的在挥动老大的旗幡,迎风呼呼有声。
   
   这些怪模怪样的人,只要口有空的,就都发出古怪有节奏的声音。
   
   他们人虽多,也古怪之极,但还不致于引起惊惶,而令得各人又惊又怒的是,他们之中,有十来个人,竟然上了戏台。
   
   戏台是为了过年而搭起来的,自初一到十五,不断有各地来的戏班登台献艺,那是过年的习俗,也是预祝一年好运之意。
   
   但这时,一群戏子,不知如阿,站在台下,一副手足无措的模样。
   
   而在台上,演戏用的交椅之上,却生了一个怪客,还有十来个,围在他的周围,看起来,这个坐在交椅上的人,地位最高。
   
   来人占据了戏台,这就构成了高度的挑战行为,难怪所有人都紧张万分了。
   
   看到了这种情景,我也大是紧张,七叔沉声道:“别怕!这些全是喇嘛教的喇嘛,不是不说理的,你跟在我身边就是!”
   
   他说着,松开了我的手,大踏步向前走去,我紧跟在他的后面。
   
   这时,我才知道,几天前,他一再提及的“远客”,原来是喇嘛,而且还不是一个,而是来了一大群。
   
   我那时,对喇嘛教也略有所知,心想,那坐在戏台上的,一定是活佛了。
   
   定睛看去,那活佛年纪甚轻,样子很不错,并不凶恶,反倒是有不少身形高大的喇嘛,一面幌动法仗,一面横眉竖目,看来很凶,
   
   七叔一出大门,我们这方面的人,已全都静了下来,静待七叔行事,所有嘈杂的声音,也全由那群喇嘛传出来,一直到七叔来到了戏台前,所有的声音才戛然而止,一时之间,其静无比,
   
   那时,连下了几天的雪已停了,正是大好晴天,积雪耀目,雪后本来就显得寂静,刚才如此嘈闹,忽地一下静了,也就格外地静。
   
   七叔在戏台前略停了一停,向我作了一个手势,示意我留在台下,他身形拔起,已经到了台上。
   
   在我们向戏台走去之际,那许多在台下的喇嘛,都在向戏台靠拢,所以一等到七叔上了台,戏台的四周,已全被喇嘛围住,我四面一看,一个自己人也不见,全是怪形怪状的喇嘛,心中也不免发怵。
   
   但是在这种情形下,其势又不能现出害怕的神情来,只能硬着头皮挺着。
   
   许多喇嘛,都盯着我看,目光异特,看得我头皮发麻,我索性大着胆子,回望他们,渐渐地发现他们的目光虽然怪异,但并无恶意,反倒大有敬佩之意。
   
   这令我放心不少,我定神去看台上发生的事。只见七叔上台之后,向坐在椅上的人拱了拱手,动作很是缓慢,慢慢走到了那活佛面前,略行了一礼,说了几句话。
   
   七叔的话,我一句也听不懂,后来才知道他说的是藏语,七叔会说许多种语言,日后我在语言方面,也大有所成,也是受了他的影响。
   
   那活佛站了起来,在台上的喇嘛,都大是紧张,一起跨前了一步。那活佛先是双手合什,算是还了一礼,接着,向七叔摊开了手掌。
   
   这个“身体语言”,倒不难明白,他是在向七叔要甚么东西。
   
   七叔摇头,又说了一句话。那活佛也摇头,说了一句话——接下来的时间,他们两人都一面摇头,一面说话,显然是谈不拢了。
   
   不一会,那活佛忽然焦躁了起来,怪叫了一声,在台上的喇嘛,齐齐呼应,而且向台上顿着法仗,声势十分之猛恶。
   
   我在台下,为七叔捏了一把汗,七叔却泰然自若。忽然改用汉语:“你生气也没有用,我受人所托,关系重大,你说不出暗号来,我绝不能答应你的要求!”
   
   那活佛显然听得懂,大口呼气,又气恼,又无可奈何。
   
   七叔又道:“照说,你应该知道暗号,或许一时不知,将来会知道!”
   
   那活佛也口吐汉语:“我一定能知道!”
   
   七叔道:“好,你何时知道了,何时来找找,一定会如你所愿!”
   
   那活佛忽然闷哼了一声,粗声粗气道:“你要是死了呢?你又不会转世,上哪里找你去?”
   
   七叔像是早已料到他会有此一问,立时向站在台下的我,指了一指:“这是我的侄子,他现在年幼,六十年后,当还在人间,你可以找他!”
   
   我在台下,听得七叔这样讲,真是奇怪之极!
   
   七叔又道:“他叫卫斯理,自幼异于常儿,日后必然大大有名,你要找他,不是难事。”
   
   那活佛向我望来,目光炯炯,又问:“他怎知道暗号是甚么?”
   
   七叔道:“在我临终前,必然会告诉他,你可以放心。我是可付托之人,不然,也不会有现在的事发生!”
   
   那活佛对七叔的话,竟相当认同,半晌不语,望了身边一个老喇嘛一眼。
   
   事情突然之间,有了这样的变化,我实在不知道该有甚么反应才好,除了着急得暗暗顿足之外,一点办法也没有。
   
   那活佛和老喇嘛之间,也不知用甚么方法,有了沟通,活佛大喝了一声,多半是同意了七叔的话,立时有一个喇嘛张开了一柄大伞,遮住了他,他也步下台来。前面由一队喇嘛开道,其余喇嘛拥簇着,一路吹打法器,幌动法仗,浩浩荡荡,声势壮大,越走越远了。
   
   在喇嘛离去之时,七叔也下了台,站在台前不动,我来到了他的身边。
   
   族中有一些大胆好事的人,跟着喇嘛,跟到了大路,才知道大路上停着许多汽车,可知那一大队喇嘛,大有来头,不是等闲的人物。
   
   喇嘛一走,族中的长老就围住了七叔,一时之间,七嘴八舌,全是各种的问题,七叔抿着嘴,并不回答,等众人的声音告一段落,他才道:“没事了,大家别问,因为我也说不上是怎么一回事。”
   
   长老之中,三老大爷能得众人崇敬,当然不是单凭他辈份高,而是他行事很有条理,看得远,看得准,他指着我:“老七,你把他拖下了水,要有个交代才是。”
   
   七叔回答得极有力:“三哥放心,自家孩儿,我岂有害他之理!”
   
   我觉得也该表示一下态度,所以一挺胸:“七叔有甚么事,只管吩咐就是。”
   
   七放在我肩头上拍了两下,拉着我的手,走回大宅去。一场风波结束,看来和族人再无关连,只是我和七叔之间的事了。
   
   我兴奋之极,刚才经历了那么古怪的场面,而七叔又必然有一个稀奇的故事告诉我,那实在是人生之至乐(小时候对人生的要求简单得很)。
   
   到了七叔的住所,进了门,七叔就喝酒,我等了又等,他只是不开口。
   
   我大约每隔十分钟,就叫他一次,叫到第九次,他才向我望来,口唇掀动,欲语又止。
   
   又过了好一会,我实在忍不住了:“七叔,你该告诉我是怎么一回事了!”
   
   七叔望了我半晌,才长叹一声:“是应该告诉你,可是你实在太小,我怎么说你都不会明白,唉!”
   
   他真正感到十分苦恼地在叹气,而且一面喝酒,一面不断敲打他自己的头,以显示他心中的苦恼,是何等之甚。
   
   我性子急,自小已然,这种情形,令我十分不耐烦,我提高了声音:“你都未曾说,又怎知道我一定不会明白呢?”
   
   这句话,算是很有力量,七叔听了,果然张开口,想对我说话了。可是仍然没有声音发出来,呆了一会,摇了摇头,又合上了口。
   
   我一顿足:“七叔,你不是怕你怎么说我都不会明白,而是你自己根本不明白发生了甚么事,所以才无法对我开口说!”
   
   我当时这样说,目的只是为了刺激七叔快点对我说,别把我当作甚么都不懂的小孩子。谁知道七叔一听,居然长叹一声,承认了我的话:“对,我就是自己都不明白,所以才不知如何说才好!”
   
   我大失所望,不知说甚么才好,过了一会,我才发急:“七叔,你不会一直留在家里吧!”
   
   七叔道:“当然,过了初七,我就走了——人怎能常留在家里,一定要四方游历,你也是一样,越早离开家越好,才能知道外面的世界。”
   
   我后来果然很早就离开家了,那是后话,表过不提。
   
   我发急:“你走了,要是再有喇嘛来,我可应付不了,该怎么办,你总得告诉我!”
   
   七叔望了我半晌,才道:“我其实不应该把这担子加在你的身上——”
   
   我抢着道:“也不是甚么担子,我只要知道事情的经过,也就很容易应付。”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