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李芳敏144000
[主页]->[宗教信仰]->[李芳敏144000]->[廢立]
李芳敏144000
·申命记16:8六日之内你要吃无酵饼;到了第七日,要向耶和华你的神守圣会;什
·精明人看见灾祸,就躲藏起来;愚蒙人反往前走,自取祸害。
·不要再吃魚翅了~~~!!! 愛護生命~~!!
·保護鯊魚, 拒吃魚翅, 保護珍惜動物, 從拒吃開始
·因为我耶和华喜爱公平,恨恶不义的抢夺;我要凭真理赏赐他们,与他们立永远
·这些人,无论大小,不分师生,都一同抽签分班次。共分二十四班
·卡扎菲倒台后,以部落文明为基础的利比亚,数千个大小武装组织间频繁爆发冲
·而曾拥护卡扎菲的部落则遭到血腥报复,要求中央提供保护。
·法利賽人看見了,就對他說:“你看,你的門徒作了安息日不可作的事。”
·诗篇6:4耶和华啊!求你回转搭救我,因你慈爱的缘故拯救我。5因为在死亡之地
·为了我自己的缘故,我必作这事。我的名怎能被亵渎呢?我必不把我的荣耀归给
·因此耶和华这样说:“看哪!我必使灾祸临到他们身上,是他们不能逃脱的;他们
·你们若住在我里面,我的话也留在你们里面;无论你们想要什么,祈求,就给你
·耶稣对他们说:“现在你们信吗?32看哪,时候要到,而且已经到了,你们要分
·因此,众民无论大小,以及众将领都起来逃往埃及去,因为他们惧怕迦勒底人。
·诗篇72:7他在世的日子,义人必兴旺,四境太平,直到月亮不再重现。
·惡人雖好像草一樣繁茂,所有作孽的人雖然興旺,他們都要永遠滅亡。
·我親眼看見那些窺伺我的人遭報,我親耳聽見那些起來攻擊我的惡人受罰。
·诗篇92:12義人必像棕樹一樣繁茂,像黎巴嫩的香柏樹一樣高聳。13他們栽在耶
·他們必攻擊你,卻不能勝過你,因為我與你同在,要拯救你。”這是耶和華的宣
·耶和華對我說:“必有災禍從北方發出,臨到這地所有的居民。15看哪!我要呼
·這些人都是希幔的兒子;希幔是王的先見,照著神的話高舉他。神賜給希幔十四
·耶和華啊!誰能在你的帳幕裡寄居?誰能在你的聖山上居住呢?2就是行為完全
·他不拿自己的銀子放債取利,也不收受賄賂陷害無辜;行這些事的人,必永不動
·我的公義臨近,我的拯救已經發出了,我的膀臂審判萬民,眾海島的人都要等候
·無論誰因門徒的名,只把一杯涼水給這些微不足道的人中的一個喝,我實在告訴
·我必堅立他,像釘子釘在穩固的地方;他必作父家榮耀的寶座。
·這是萬軍之耶和華所定的旨意,要凌辱那些因榮美而有狂傲,使地上所有的尊貴
·大地悲哀衰殘,世界零落衰殘,地上居高位的人也衰敗了。5大地被其上的居民
·大地全然破壞,盡都崩裂,大大震動20大地
·耶和華啊!你是我的神,我要尊崇你,稱謝你的名,因為你以信實真誠作成了奇
·我所有的仇敵都必蒙羞,大大驚惶;眨眼之間,他們必蒙羞後退。
·耶和華啊!我要全心稱謝你,我要述說你一切奇妙的作為。
·磨利,是為要大行殺戮,擦亮,是為要閃爍發光!我們怎能快樂呢?我的兒子藐
·這刀已經交給人擦亮,可以握在手中使用;這刀已經磨利擦亮了,可以交在行殺
·人子來了,又吃又喝,人卻說:‘你看,這人貪食好酒,與稅吏和罪人為友。’
·看哪!他們必像碎秸,火必要焚燒他們;他們不能救自己脫離火燄的威力;這不
·瘦弱的,你們沒有養壯;患病的,你們沒有醫治;受傷的,你們沒有包紮;被趕
·在一個月之內我除滅了三個牧人。我的心厭煩他們,他們的心也討厭我。9我就
·雅各書5:6你們把義人定罪殺害,但他並沒有反抗。
·到這個時候,你們應該已經作老師了;可是你們還需要有人再把神道理的初步教
·所以,我們應當離開基督初步的道理,努力進到成熟的地步,不必在懊悔死行,
·如果偏離了正道,就不可能再使他們重新悔改了。因為他們親自把神的兒子再釘
·只有長大成人的,才能吃乾糧,他們的官能因為操練純熟,就能分辨是非了。
·但如果這塊地長出荊棘和蒺藜來,就被廢棄,近於咒詛,結局就是焚燒。
·“人子啊!你是住在叛逆的民族之中;他們有眼睛可以看,卻看不見;他們有耳
·‘因此,主耶和華對牠們這樣說:看哪!我必親自在肥羊與瘦羊之間施行審判。
·你們為甚麼自己不能判斷甚麼是對的呢?
·使律法所要求的義,可以在我們這些不隨從肉體而隨從聖靈去行的人身上實現出
·即使我想誇口,也不算愚妄,因為我要說的是真話。
·每一个人都有他的自由选择,何必争论?
·我又看到了数以万吨的粮食被抛弃,和看到了数以千计骨瘦如柴的饥饿者,在死
·耶路撒冷啊,醒來!醒來!站起來吧!你從耶和華的手中喝了他烈怒的杯,喝盡
·他口中的話語都是罪惡和詭詐,他不再是明慧的,也不再行善。
·詩篇37:1不要因作惡的人心懷不平,不要因犯罪的人產生嫉妒。
·一个人蓄意自杀是一件事,被人谋杀又是一件事
·7你要在耶和華面前靜默無聲,耐心地等候他;不要因那凡事順利的,和那惡謀
·地球数千年的文明,可以说是智慧和愚蠢、正义和邪恶斗争的纪录,这种交战,
·義人的拯救是由耶和華而來;在患難的時候,他作他們的避難所。
·創世記1:創造天地萬物 1起初,神創造天地。2地是空虛混沌;深淵上一片黑暗
·創世記1:3神說:“要有光!”就有了光。4神看光是好的,他就把光暗分開了。
·詩篇65:11你以恩典為年歲的冠冕,你的路徑都滴下脂油,12滴在曠野的草場上
·耶和華啊!求你施恩給我們;我們等候你。每天早晨,願你作我們的膀臂,在遭
·耶利米哀歌3:1我是在耶和華忿怒的杖下受過苦的人。2他領我,使我行在黑暗中
·他築壘圍困我,使毒害和艱難環繞我。6他使我住在黑暗之處,好像死了許久的
·耶利米哀歌3:1我是在耶和華忿怒的杖下受過苦的人。2他領我,使我行在黑暗中
·雕刻的像有甚麼用處呢?不過是匠人雕刻出來的;鑄造的像、虛假的教師,有甚
·“用不義的手段建造自己房屋、用不公正的方法建築自己樓房的,有禍了!他使
·他為困苦和貧窮人伸冤,那時他得享福樂。這不是認識我的真義嗎?”這是耶和
·耶利米哀歌3:7他築牆圍住我,使我不能逃出去;他又加重我的鋼鍊。
·耶利米哀歌3:10他像熊埋伏著,又像獅子在藏匿的地方,等候攻擊我。
·我成了眾民譏笑的對象,他們終日以我為歌嘲諷我。15他使我飽嘗苦菜,飽享苦
·耶利米哀歌3:16他用沙石使我的牙齒破碎,把我踐踏在灰塵中。17你使我失去了
·耶利米哀歌3:19回憶起我的困苦飄流,就像是苦堇和毒草。20每逢我的心想起往
·我心裡說:“耶和華是我的業分,所以,我必仰望他。”
·耶利米哀歌3:28他要無言獨坐,因為這是耶和華加在他身上的。29他要把自己的
·耶利米哀歌3:25耶和華善待等候他的和心裡尋求他的人。26安靜等候耶和華的救
·詩篇5:1耶和華啊!求你留心聽我的話,顧念我的歎息。2我的王,我的神啊!求
·歷代志上13:1大衛與千夫長、百夫長和所有的領袖商議。2然後大衛對以色列全
·zt《Earthlings》地球上的生靈:談及動物權利與福利 » S'envoler dans
·耶利米哀歌3: 31 主必不會永遠丟棄人。32他雖然使人憂愁,卻必照著他豐盛的
·谁都知道,中国虽然号称“五千年文明古国”。 但是对于处死一个人(执行者
·人把地上所有被囚的,都踐踏在腳下,35或在至高者面前,屈枉正直,36或在訴
·除非主命定,誰能說成,就成了呢?38或禍或福,不都是出於至高者的口嗎?39
·我們要檢討和省察自己的行為,然後歸向耶和華。41我們要向天上的神,誠心舉
·你被怒氣籠罩著,你追趕我們,殺戮我們,毫不顧惜。44你用密雲把自己遮蔽起
·耶利米哀歌3:46我們所有的仇敵,都張開口攻擊我們。47我們遭遇的,只是恐懼
·耶利米哀歌3:49我的眼淚湧流不停,總不止息,50直到耶和華垂顧,從天上關注
·耶利米哀歌3:52那些無故與我為敵的人追捕我,像追捕雀鳥一樣。53他們把我投
·耶利米哀歌3:55耶和華啊,我從坑的最深處呼求你的名,56你曾經垂聽我的聲音
·耶利米哀歌3:58主啊!你為我的案件申辯,贖回了我的性命。59耶和華啊,你看
·耶利米哀歌3:61耶和華啊!你已聽見了他們的辱罵,以及所有害我的計謀;62你
·耶利米哀歌3:64耶和華啊!求你按著他們手所作的,報應他們!65求你使他們的
·歷代志上13:5於是大衛把以色列眾人,從埃及的西曷河直到哈馬口,都招聚來,
·替他拿武器的僕人對他說:“照你的心意作吧!去吧,我必與你同心。”
·如果能找到一個行正義、求誠實的人,我就赦免這城。
·‘我們應當敬畏耶和華我們的神,他按時賜雨,就是秋雨春霖,又為我們保存定
·在我的子民中發現了惡人,他們好像捕鳥的人蹲伏窺探,裝置網羅捕捉人。
·他們肥胖光潤,作盡各種壞事;他們不為人辯護,不替孤兒辨屈,使他們獲益,
·我的子民竟喜愛這樣,到了結局你們怎麼辦呢?
·看哪!他們常常對我說:“耶和華的話在哪裡?使它應驗吧!”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廢立

对自由最大的威胁来自左翼大政府 /陈凯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3月09日 转载)
   http://www.peacehall.com/news/gb/pubvp/2010/03/201003090208.shtml
   
   

   
   甘肃女访民冯小萍在三八节谈6年上访的悲惨经过(视频)(图)
   请看博讯热点:访民动态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3月09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http://www.peacehall.com/news/gb/china/2010/03/201003090159.shtml
   anneleefm :
   i do not understand 上访 is what?
   Do 上访 can solve their problems?
   
   
   科幻小說>倪匡科幻作品集 >奇玉 >翠玉的下落
   http://www.millionbook.net/kh/n/nikuang/qy1/007.htm
   我的回答十分之簡單:“那塊翠玉。”
   杜子榮搖頭道:“沒有可能,那不是我的東西,它在丁便海的手中。”
   我站了起來:“那么,你帶我去見他,我可以當他的面指出,
   他是用不正當的手段贏得那塊价值連城的翠玉的。”
   杜子榮卻搖了搖頭:“你錯了,那一副牌,熊老太爺是四條七,丁便海是四條八,
   丁便海用他控制下的全部船只來押那塊翠玉,丁便海贏了。”
   我冷冷地道:“你也在場么?”
   杜子榮苦笑道:“當然不,我是听丁便海說的。”
   我聳肩道:“那就行了,每一個做了坏事的人,都會用最好的言語來掩飾他的坏行徑,你帶我去見丁便海,現在就去!”
   anneleefm:
   [每一個做了坏事的人,都會用最好的言語來掩飾他的坏行徑]
   
   
   
   科幻小說>倪匡科幻作品集 >傳說 > 廢立
   http://www.millionbook.net/kh/n/nikuang/cs1/008.htm
   而且根据這個畫面所作的推測,都可以接受。
   在我以往的經歷中,在這樣情形下所作的假設,和后來真相大白之后的事實相比較,
   相去不會太遠。有很多經歷,都是根据假設,一步一步推論,
   才終于使事情水落石出的。
   這就揭開謎團的最好辦法,不可以空口說白話視之。
   當時白素這個假設,就令得藍絲“啊”地一聲,很有釋然的神情——是然她本來雖然焦急于溫寶裕的失蹤,可是也很怪溫寶裕以邊一點信息都不留下來。白素的話,就解開了她的心結。
     她還進一步想到,如果元首曾經几次來回,那么他就大有可能再度忽然出現,
    就算他不能把溫寶裕帶回來,至少也可以使事情的經過真相大白。
     所以藍絲靠在白素身邊,神情看來平穩了很多,甚至于可以說笑:
    “不知道小寶能不能在那地方帶一樣東西來,又不知道他的愿望是什么?”
     她這樣說,當然未太樂觀了些,我道:“我們不能只是等著元首再度出現。
    總要有些行動才是。”
     我這句話,卻得不到回響,大家都不出聲。
     陶啟泉苦笑:“衛斯理,你再神通廣大,現在也無法可施,
    連那地方在什么地方都不知道,
    如何著手?”
     我瞪了他一眼:“如果每件事都那么容易著手,也不成為事件了!”
     陶啟泉攤了攤手,沒有再說什么。
     我雖然心中不服,可是也确然無從著手。
     事情到了這一地步——仿佛在迷霧之中,前進了一程,可是仍然在迷霧里,
    而且一點也看不出可以走出來的跡象,可以說和原地踏步并無不同。
     在這种時候,心緒最是煩悶。我向白素望去,白素緩緩搖了搖頭,
    表示她和我一樣,一籌莫展,無法可施。
     剛才她曾經在書桌和書房各處找尋線索,可是并無所獲。
   
   
    這個書房其實不能算是書房,
    相信元首從來也沒有在這里看過什么書,書架上的書,全是簇新的。
     元首喜歡躲在這個書房里玩電子游戲机,那只怕是他這個蠢人的本性,
    可以想像雖然他達到了望,當了國家元首,
    可是他肯定不能在元首的生活中感到任何快樂。
     對有些人來說,或許如此。對元首來說,在開始的時候對許也是如此。
    不過等到新鮮感一過, 隨之而來的一定是各种各樣的煩惱。
    他本來只是一個普通的小人物,根本沒有治理國家的才能,
    硬坐在這個位置上,其困扰的程度可想而知。
     偏偏這又是他許下的愿望,無法改變——如果他不想再當國家元首,
    那又是只外一個愿望了。而那地方只能給他一個愿望,
    所以他只好一直把這個國家元首當下去,怎么摔也摔不掉,
    不論他感到如何痛苦,都只好繼續。
     這种情形,可算是黑色幽默之至。難怪他喜歡躲在書房玩電子游戲——
    也就只有在這里,他才能輕輕松松做回他自己,不用穿戴沉重的大袍大甲演戲。
     我想到這里,感到元首這個人的遭遇,簡直充滿了喜劇性,
    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來。
   
     各人都很訝异地望著我,我問藍絲:“這傳說是從哪里來的?”
     藍絲搖頭:“傳說就是傳說,一代又一代傳下來,誰知道從哪里來?”
     我道:“傳說中有沒有可以取消已經達成的愿望的方法?”
     藍絲睜大了眼,一時之間不明白我這樣說是什么意思。我道:
    “譬如說當厭了元首,不想當了,可不可以?”
     藍絲想了一會,搖頭:“我不知道,傳說……我听過很多遍,
    沒有听說過有人達到了愿望之后又想取消的。”
     陶啟泉一拍書桌,他明白了我的想法,他道:“你的意思是他不想當元首了?”
     我點頭:“我相信他這個人,一輩子最快樂的時候,大概是在小地方當警察局長的時候,那是他的才能所能負擔的最高職位。再向上升,超過了他的負荷能力,他就會產生痛苦。位置越高,痛苦越甚,到了元首這個地位,痛苦也就到了頂點。”
     陶啟泉听我說到這里,突然也發出了轟笑聲——因為情形對元首來說,其實是一個不折不扣的悲劇。可是對分來說,卻极之可笑。
     陶啟泉笑了一會,才道:“真要命!那地方是由什么力量主持?竟然如此惡作劇!”
     白素接著道:“那地方由什么人,或是什么力量主持,是事情的主要關鍵。”
     白素的話當然有理,可是大家听了之后,只是苦笑。
     因為還是那句話,連那地方在什么地方都不知道,一切進一步的探索都變得不可能。
     我伸手輕輕拍打額頭:“還是要徹底在書房搜索一番——如果元首和那地方還有一定的聯系、或者他對于有關那地方的記憶,其線索一定留在這里,因為這里是他躲避現實壓力的天地。”
     白素表示同意,和水葒、藍絲立刻開始行動。
     陶啟泉視紅不离水葒,仿佛水葒的每個行動,在他眼中全都賞心悅目,美妙無比。
     我來回踱步,走到門口,根本沒有目的,只是無聊,順手拉開了門,卻見門外有四個人。由于我是突然打開了門,因而嚇了一大跳。那四人正是總司令、參謀長和兩位部長。
     只見他們神情緊張焦急,不但滿頭大汗,而且連衣服都被汗水濕透了。
     他們聚在門外,其實書房有什么動靜,他們根本無法知道。只不過因為他們太想知道書房里的情形,所以才擠在門口。
     我一看到這种情形,突然靈光一閃,想到了一個從迷霧中走出來的方法。
     我陡然有了主意,立刻重重把門關上,不理會門外的那四個人。我上的動作顯示我心中的興奮,引得各人都向我望來。我揮著手,大聲道:“我想到了一個可以令元首出現的方法!”
     各人都不出聲,等我進一步說下去。
     我道:“我們都同意那地方有神奇的、不可抗拒的力量。”
     我頓了一頓,看各人的反應,大家還是不出聲,不過也沒有人反對。
     我繼續道:“那地方的力量,已經定了元首當元首,這是不能改變的事實。”
     我又頓了一頓,陶啟泉大聲道:“你的方法究竟是什么,請別轉彎抹角!”
     我正想回答他,看到白素發出會心的微笑,我就向她道:“你來說。”
     明明是我想到的方法,現在卻要白素來說,這令得陶啟泉大為奇怪。不過他身邊的水葒卻立刻想到了緣故,道:“衛夫人真了不起,怎么就想到了衛先生的妙計!”
     我笑道:“若是你也想到了,就請你說。”
     我以為我想到的方法,只是白素立刻可以料得到,水葒未必能夠想象。可是我實在太小看她了,她微笑著道:“在那樣情形下,如果我們使元首當不成元首———挑戰那地方的力量,那地方為了維持元首許下的愿望,就要維持他元首的地位,就會讓他出現。”
     她的話,正是我所想的,所以我立刻鼓掌。
     白素和藍絲也鼓掌——她們鼓掌是為了表示我想出來的這個辦法可行。
     陶啟泉卻皺著眉:“我還是有點不明白。”
     水葒笑著道:“很簡單,如果另外立一個元首,那么元首就不再是元首了——這种情形違背了那地方的承諾,那地方一定要使元首出現,繼續他們的承諾。”
     我接著道:“只要元首一出現,問題就至少解決了一半。”
     陶啟泉當然已經完全明白這個方法的內容,可是他用心打結,并不出聲。
     我知道他在想什么,就道:“是不是另立元首有困難?”
     陶啟泉苦笑:“要是他今天死了,那就一點困難也沒有!”
     我當知道陶啟泉的為難之處——要更換一個國家元首,究竟和更換一個部門的主管不同,不但要進行許多手續,而且更重要的是要有一套理由來自欺欺人,讓事情在門面上過得去。元首如果不是已經死亡,總要找一個可以說得過去的廢立的理由才是。
     雖然一千多年之前,就有“莫須有”這樣的例子,但時至今日,人類文明進步了許多,不能再這樣一筆帶過,要有一些冠冕堂皇的理由。
     陶啟泉為難的就是這一點。
     我雖然明白,可是卻并不表現出來,因為這是使元首現身的唯一机會,再困難,也要逼陶啟泉立刻進行。
     所以我冷冷地道:“你不是說,隨時可以撤換他嗎?為什么要等他死亡?”
     陶啟泉悶哼了一聲,果然不出我的所料,他道:“總要找一個他不再适宜當元首的原因。”
     我突然想到了一點——想到了這一點,實在沒有令人發笑的理由,可是我卻不由自主,哈哈大笑了起來。
     我一面笑一面道:“最近不是有很多街頭示威游行嗎?就說他同情示威群眾好了——這已經足夠构成他下台的理由,是有先例可接的!”
     陶啟泉瞪了我一眼:“開什么玩笑!”
     我道:“總之這件事交給你來辦——也只有你才能辦得成。”
     陶啟泉自言自語:“先宣布他失蹤的消息,然后就由國會決定代理元首的人選——”
     他話還沒有說完,我們几個人已經一起叫了起來:“那不行!”
     我緊接著又道:“多了一個代理元首,他還是元首,那地方的承諾沒有起變化,一切全是白做,他也可以不現身——一定要它出來保住他元首的位置才行。”
     陶啟泉站了起來,來回踱步,過了一會,道:“叫個面那四個人進來。”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