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余杰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余杰文集]->[温家宝应当转行当教师]
余杰文集
·中国知识界的堕落和文化精英的宠物化
·从身体囚禁到心灵控制——我所经历的军政训练
·从北大的堕落看中国知识分子的奴才化
·黎明前的黑暗
·俄罗斯悲剧与极权主义后遗症
·我们的尊严和血性在哪里?
·董建华的“自动当选”与香港的危机
·大陆眼中“暧昧”的香港
·李敖的堕落
·辞职的勇气与生命的价值
·从“小说反党”到“电影救党”
·毛毛笔下的毛泽东
·美国是魔鬼吗?
·义和团,还是维新派?
·真话与饭碗
·余华的奴性
·走出坚冰的金大中
·我们为什么要申奥?
·无法告别的饥饿
·“瀑布模式”的新闻
·“长江读书奖”与皮影戏
·丁石孙的风骨
·又一个“岳麓书院”?
·中国的人肉筵席
·不能沉默——就高行健获奖的声明
·被背叛的蔡元培
·守土有责与自我阉割
·中国足球:在愚昧中狂欢
·一句话里的良知
·思想札记:流星•蝴蝶•剑
·《拒绝谎言》跋:自由与阳光
*
*
15、《我的梦想在燃烧》(当代世界出版社)
·《我的梦想在燃烧》目录
·学术的虚妄
·“狐狸洞”与“包二奶”
·非洲大陆的“一九八四”——读奈保尔《河湾》
·让我们告别战争语言
·白鸽,从轮椅上飞起——评《蒋经国传》
·中国离现代化还有多远?
·什么样的作家会被历史感激?——读王开岭《跟随勇敢的心》
·讷言与话语的膨胀
·“凌辱电玩”何以流行?
·他们是伟人,更是有缺点的人——评埃利斯《那一代——可敬的开国元勋》
·高勤荣,你在哪里?
·爱,直到受伤──序曹燮《六百个孤儿的父亲──慈善家余祖亮的传奇人生》
·美国与中国,谁更「个人主义」?──读福山《信任》
·我们为什么不相信经济学家?
·什么力量比暴力更强大?
·遥远的掌声
·哪个文人不帮闲?——读王彬彬《文坛三户》
·交大招生黑幕与网路时代的阳光
·总统与教师
·“班干部”制度与孩子的“官僚化”
·“乱点鸳鸯谱”的大学合并
·没有童年的“名模”
·告别战争语言
·北大的俯就
·残忍的快乐
·京沪大学生的理想
·教师与士兵
·触目惊心的“校服腐败”
·陈寅恪的故居
·危急之中的陈家大屋
·作为“文化摇头丸”的书法
·美国与中国,谁更“个人主义”?
·欲说还休的“语文”
·别了,“三高”;别了,拳王
·城市的灵魂
·人生三境
·温暖所有的回忆和孤单
·马科斯夫人:无耻者无畏
·正在消逝的老院子
·丽江,更接近天空的地方
·读谢泳《没有安排好的道路》
·读秦晖、金雁《经济转轨与社会公正》
·从莫言《檀香刑》看中国当代文学的缺失
·乡村生死场
·读“中国知青民间备忘文本”
·何处寻找安慰?
·从虹影小说《K》说起
·评陈凯歌《少年凯歌》
·读黑塞《纳尔齐斯与歌尔德蒙》
*
*
16、《天安门之子》(香港开放出版社)
·包遵信:余杰《天安门之子》序中国新一代知识份子的崛起
·《天安门之子》自序:致“警察读者”的公开信
·晤蒋彦永,谈说真话
·“政治文明”时代的“党国逻辑”
·杨子立的母亲,也是我们的母亲
·记住历史,记住母亲──在美国芝加哥纪念「六•四」十五周年音乐会上的演讲
·罗大佑的撕护照与张惠妹的被封杀
·屠夫崇拜:从张献忠到毛泽东——为成都大屠杀三百六十周年而作
·刘军宁遭遇“警察大学”
·吴祖光的铁骨柔肠
·解放军原来是家奴
·熊德明与李昌平的困惑
·从“民不聊生”到“民不畏死”
·蒋彦永的自由,就是我的自由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温家宝应当转行当教师

   来源:观察
    近日温家宝到山东视察医疗卫生和教育部门的时候,来到费县一所中学,走进高二一个班级的课堂,并受邀为学生们讲授《后汉书》之《张衡传》。温家宝对张衡“从容淡静”的为人颇为赞赏,临别的时候对学生们说:“我只说两句话:希望你们记住今天,一位年近七十岁的老人来学校看望你们,他对祖国的未来充满希望,他更把祖国的明天寄托在那么身上。”
   温家宝多次到大中小学的课堂上旁听并亲自为学生讲课,看来他真该转行去当教师,华叔领导的教师协会说不定会授予他一个名誉会员的称号。温家宝在讲话中经常引用中国的古典诗词和西方的文史典故,其文化素养远非李鹏之类的草包可比,他当个中学语文老师还是绰绰有余的。
   但是,一个中学老师占据总理的高位,对这个国家而言,显然是祸非福;正如曾荫权以打工仔的心态当特首,对香港而言亦是祸非福。温家宝擅长作亲民秀,或者到矿井中去跟矿工一起吃年夜饭,或者到农民家中去拉家常,或者在课堂上与孩子们一起朗读课文,以此赢得海外媒体的一致褒扬。殊不知,这场场景都是有关方面精心设计出来的,能够与温家宝见面的每一个工人、农民和学生,都是经过祖宗八代家谱的考查,确认为“根正苗红”的对象。
   另外一些人是永远也见不到总理的。比如四川大地震中死于豆腐渣校舍的学生的家长。作家廖亦武在《地震疯人院》一书中记载:温家宝来第一次到灾区的时候,看到校舍倒塌的惨状,当场表态说:“一定要追查到底,给死者和生者一个交待!”但是,后来当局对死者和生者始终没有任何交待。温家宝第二次视察灾区,期望告御状的学生家长们被荷枪实弹的武警拦截在一公里远之外。他们撕心裂肺的哭喊,温家宝根本听不见。难道这些死难的孩子就不是祖国的未来和希望吗?

   温家宝赞赏张衡“从容淡静”的性格,这倒与他有些相似。然而,面对今日危机四伏的现状,中国总理最需要的并非如老僧入定般的“从容淡静”,而是大刀阔斧地割除溃疡、根治腐败、推动政改、赢得新生。总理应当要有大胸襟和大气魄,顺应历史潮流,吸纳主流民意,而不是像一个中学教师一样照本宣科、谨小慎微。本来,温家宝可以从四川地震中暴露出来的问题出发,着手整顿贪官污吏,以此作为切实反腐的先声。他却轻轻放过这一大好机会,默认了“劣胜优败”的潜规则:比如,对灾区大量的豆腐渣校舍负有重大责任的原绵阳市委书记谭力,本该就地免职并追究其刑事责任,却因自称“胡主席温总理就像我的亲爸爸一样”,而被提拔为海南省委常委、宣传部长;而揭露地震真相的黄琦和谭作人,反倒被以莫须有的罪名下狱并审判。温家宝能问心无愧地说,自己对这一切全都一无所知吗?
(2010/02/10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