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医学评论
[主页]->[百家争鸣]->[医学评论]->[我们该向韩医学什么]
医学评论
·中医这条大河的决堤口可能在“80后”青年人
·《中医师出国为那般?》
·全国政协委员、中医药专家做客求解中医发展
·英国《独立报》06年11月12日报道“中医存废之争”
·哲学界学者谈中医存废之争 反对中医属于无知
·河北村医对话温家宝为两会献计献策
·“络病理论及其应用研究”荣获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
·介绍一个专门刊登反对中医文章的网站sky586.com
·方舟子废医验药观点遭多名专家批驳
·2006年文化十大新闻, 中医废存之争第二名
·两会委员谈中医中药
·新闻回放:7类鱼腥草注射液被暂停 中药标准化问题显现
·委员周超凡:中药注射剂经典名方再评价
·2006中国十大新闻事件回眸点评,中医存废之争第7名
·2006年终盘点:中国十大话题, 中医存废之争第三名
·2006年中医药十大新闻揭晓 , 中医存废之争第四名
·盤點2006年十大健康事件就醫網,中医存废之争第四名
·科技日报:2006年中国十大科普事件评选揭晓 ,中医存废第8名
·中医存废之争,博客跟着出名。2006年十大具有影响力的医药搏客
·中医存废之争进入2006十大医药产业事件,第三名
·评述2006年八大文化现象, 中医存废之争与科学精神, 第三名
·2005 两会代表提出:医疗改革中西医统筹考虑
·评论:何祚庥 你没有资格批中医
·每100条中医医疗广告中,竟只有0.87条符合广告法要求
·“中西医合作”运动的兴起
·四川副省长刘晓峰:非常反对取消中医的观点
·政协委员:中医药事业陷入困境需国家支持
·美国医药新闻:梦中驾车?安眠药惹的祸!
·中国应该停止大规模药物和中草药研究
·在日本和韩国以及全部外国中药都不是药,是保健品
·一个36岁的海归青年葬送于一个草菅人命的上海医院
·中医在加拿大被“变相取缔”
·中医药创新发展规划纲要(2006-2020年)
·中医药创新发展规划纲要(2006-2020年)
·中医药创新发展规划纲要(2006-2020年)
·中医药创新发展规划纲要(2006-2020年)
·中医药创新发展规划纲要(2006-2020年)
·中医药创新发展规划纲要(2006-2020年)
·和方舟子商榷:中医问题也有医疗体制问题。
·谁写的《中医药创新发展规划纲要(2006-2020年)》?
·美国医学新闻:血液可变型,血荒有解
·医学新闻:男比女短命5到10年
·美国英语医学笑话(普)1
·美国医学新闻:确诊肾癌 成功率100%
·明白地死vs糊涂地活 中西医优劣的绝妙比喻
·马友友说,保持文化纯粹是死路一条
·美国的枪支管理到底出了什么问题?
·英文笑话
·和谐社会就是让城里人吃药,农民吃草?
·全国500名中医药界人士发表宣言反对废弃中医
·2006,震动中国医药行业的五位名人
·英国修订医药法 中药出口欧盟面临挑战
·美国英语医学笑话(普)2
·中国医学发展方向的选择
·中西医如何结合才更好
·医疗体系需创新
·“十一五”将全面推进中医药现代化
·无良中医又添命案
·美国英语医学笑话(医)1
·揭穿李连达的谎言和谬论:一。鱼腥草注射液能和氯霉素相提并论吗?
·郑筱萸一审被判死刑
·美国英语医学笑话(医)2
·美国英语医学笑话(医)3
·我不想再做医生,哪怕去擦皮鞋
·国家药监局:不能因郑筱萸一人否定整个药监系统
·卫生事业发展“十一五”规划纲要(择要)
·自查自纠不正当交易行为
·美国英语医学笑话(普)3
·美国英语医学笑话(普)3
·为什么中国的好医生濒临绝种
·王国强在北京调研时强调应高度重视综合医院中医工作
·美国英语医学笑话(医)4
·王澄医生写给两院院士们的公开信
·中医的“名医名店”是和党和国家的根本利益背道而驰的反动方针
·建议中国政府委托先进国家来检验中药注射剂的治疗效果和毒副作用
·评凌峰医生在救治刘海若中的作用(重写)
·领导中医的人的思路越来越转向张功耀的《中医退出国家体制》的方向
·领导中医的人的思路越来越转向张功耀的《中医退出国家体制》的方向
·中医骨科,强在哪里?(一)针刀和骨质疏松症
·从美国流行病学的成功范例看中医治未病的无知
·王国强的第四个错误:鼓吹中医算命看相工程(治未病)
·高强是第一个直面平民医疗困难的卫生部长
·我没有写过这篇文章
·中医不懂怎样治疗脊柱侧弯
·工程院院士候选人李大鹏的康莱特为什么在美国试了16个病人就试不下去了?
·介绍奥卡姆剃刀在新雨丝上发表的新文章
·卫生部长陈竺中医亲善言论备考
·利益集团最后的晚餐,主菜:中国人性命
·中医鼓吹者众生相
·西医挨打,中医幸灾乐祸,什么东西!
·王澄给十七大各位代表的公开信: 七问吴仪同志
·王澄给十七大各位代表的公开信: 七问吴仪同志
·“一国一医”能够纠正中国城乡医疗不公平的部分制度缺陷
·一百年前梁启超改良路线(立宪派)的失败对我们的启迪
·全世界都说它是草,只有中国人说它是药
·中医在西医里混饭吃
·张功耀的新十条是划时代的文献
·卫生部长为什么要说谎?
·评央视4台《中华医药》节目:打破死亡的预言
·王澄医生给中医药大学生的第二封信《劝退学篇》
·陈竺部长不要瞎指挥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们该向韩医学什么

我们该向韩医学什么
   王澄医生 2007年10月27日
   
   2007年10月25日健康报网刊登了刘燕玲的文章《我们该向韩医学什么》。在最近召开的第12届中韩中医药学术研讨会期间,刘燕玲采访了韩医学会会长、东国大学校韩医大学校长金璋显博士。据金博士介绍,“早在1951年,韩国政府即颁布了国民医药法,规定韩医和西医地位相同,享受同等待遇。”“韩国保健卫生部规定11种古典医籍上的处方可由药厂生产而无需临床试验,其中4种来自我国的《景岳全书》、《医学入门》等中医古籍。”“韩国药政部门对韩医院或诊所的院内制剂不做限制,也不需要报批,只要不出本医疗机构即可随意销售,自行定价。 但韩国的医疗保险只对56种韩药和韩医院、诊所的针灸、拔罐以及住院费用等给予报销。”
   

   中医海外热的报道让中国人十分疑惑。看着身边的中医每况愈下,而海外比中国文化背景不如的国家中医药一天天“热起来”,中医和热爱中医的国人由此认定,一定是我国政府支持中医不力。要不你怎么解释这种状况呢?
   
   我对中医海外热的解释如下:
   人类疾病的治疗,是一种社会行为,至少包含了针对疾病的行为和针对病人的关怀两个方面。从事现代医学工作的人,很容易体会到所谓的“治疗”过程中有两个不同的界面。第一个是科学的界面,第二个是非科学的界面。我之所以用“界面”这个词而不用“方面”,就是要强调科学的排他性。中国的中医是在第一个界面里被“凉”下来了。这是中国在改邪归正。海外的中医在第二个界面里“热”起来了,这是文化传播的作用。中国大陆中医的错,错就错在政府把原本是第二个界面的内容“中医”非要放在第一个界面里,所以才会被科学赶得到处跑。
   
   谈谈第二个界面。这个非科学的界面的组成主要有人道关怀,文化,传统,和金钱等。第二个界面也是人类的需要,所以废止中医的提法是不正确的。至少目前是不正确的。中医海外热,金钱在第二个界面中起到了很大的作用。当一个国家和地区有了钱,在提升了第一个界面的服务水平的同时,它也要尽量满足人民对于第二个界面的逐渐上升的要求。在一个正常的国度里,当个人的收入超过第一个界面内容的负担,第二界面就会有生意。美国保健品和保健健身用具health and wellness industry的生意2006年达到911亿美元,增长幅度是2005年的15%。(注:其中也包括科学的非专业的产品。)这些钱就是从第一个界面“溢”出来的。也就是说,医生说病人的(大或小)病他没什么好办法了,病人自己还有不少的钱,病人很可能愿意用这些钱去试一试其它的“民间疗法”。或者是把钱用在日常的健身,养生,护肤,美容等方面。一般说来,第二个界面的生意兴旺和病人的财富成正比,和文化传统成正比。
   
   The Natural Marketing Institute (NMI) announced today that retail sales within the U.S. consumer packaged goods health and wellness industry reached $91.10 billion in 2006, representing growth of 15% over 2005. These findings are part of NMI’s annual Health & Wellness Trends DatabaseÔ (HWTD) research study, conducted in 2006 among 5,800+ U.S. households.
   
   和上面的911亿美元做一个比较,2006年美国的医疗费用(大约是第一界面的概念)花了2万2千亿美元。占GDP的16%。是与保健有关的产品的24倍。
   Over the past several years, healthcare costs in America have risen sharply. The good news is that recent trends indicate that these increases are slowing. Even so, national healthcare expenditures topped $2.2 trillion in 2006. This amounts to 16% of GDP, a proportion that threatens the health of our overall economy. Clearly, healthcare costs remain a national priority.
   
   现代医学的医生训练过程中,除了要学习遵守科学规律和原则以外,还有坚守人道原则。永远都不能对病人说,“你的病完全没希望了”。对真的完全没有希望的病人也要说假话,“还有办法可试。” 。所以,医生在第一个界面里尽了全部力气之后,最好的办法就是把病人转到第二个界面。在中国人居住的地方,中医成了第二个界面的首选。久治不愈的关节炎,止痛药不能止住的疼痛,慢性病,癌症等都是第二个界面的“常客”。
   
   海外有钱的人很愿意提高第二个界面的服务,至少让它多样化。比如美国没有自己的文化,(指中国人说的历史文化),所以外来的文化可以丰富第二个界面的内容。有了针灸的推广,美国医生也就有了第二个界面的更多的选择。
   
   大陆中医也是看到了自己在第二个界面的作用,所以才大谈特谈自己的文化根基,显得中国人从传统上“离不开他”,而不是从科学上离不开他。
   
   因为韩国人有钱,民众愿意加强第二个界面的服务,再加上文化背景的强大作用,韩医一定是第二个界面的最好的选择。另外,韩国的健保的钱也要服从公民的意愿,付部分韩药费用。民主体制并不都是政府里的科学家说了算,也要看一个国家的教育程度。在亚洲的各个国家和地区,老年人的教育程度普遍偏低。
   
   最近引起争论的美国FDA《补充和替代医学产品及FDA管理指南草案》本身就是第二个界面里的事。对第二个界面里的各种产品进行分类,无论是把中医药单独分出来,还是不单独分出来,都与第一个界面科学无关。陈可冀说错的“FDA认同中医药学是独立的科学体系”,“科学”二字是陈可冀加进去的,不是原英文里有的。
   
   到目前为止,全世界所有的国家,除了中国以外,只把在第一个界面工作的医生称为physician,而把像中医师这样的人称之为traditional medical doctor。 Physician负责制定和执行国家整体和具体医疗计划(工作),现代医学医学生教育,以国家的名义教育普通国人,以专家的身份做法庭的有关医疗问题的证人,为国家执行兵役体检,学生体检,工作人员体检,工伤鉴定,残疾人鉴定,向国家报告新发现的传染病,签署所有的与疾病和生死有关的法律文件,等等。只有physician和Ph.D.才有资格承担国家的医学科研项目。(外国的MD也行。)所有这些第一界面的重大责任工作,第二界面的doctor都不许染指。中医师在任何一个国家,如果不能进入physician的行列,那么他就是临床科学和上述国家责任的局外人。比如美国的执照针灸师就不是physician。我也很想知道,那几个叫得最欢的澳大利亚的中医师在澳大利亚算不算physician。
   
   中医能不能进入第一个界面,是我们这样的人说了算。中医要想呆在第二个界面,百姓说了算。这样一个界面的区分就清清楚楚地把中医和科学的关系切断了。也就是说,第一个界面决不是第二个界面的“未来式”。第二个界面里的东西也不会原封不动地“成长到”第一个界面。历史上就没有过。中医不会因为民间的欢迎程度高而晋升为科学。一个对现代医学了解比较深的人,会在内心里非常排斥中医。工作中,他会顺其自然地把自己的病人从第一个界面转到第二个界面,但是他绝对不会对第二个界面报有很多期待,也不打算从第二个界面中学到什么东西。
   
   目前被世界各国接受的针灸,被归为物理医学的物理治疗科。中国人称理疗科。针灸和物理治疗的其它方法如电疗,超声波疗,蜡疗,按摩等平级。这些治疗归为“模糊治疗”的范畴。“模糊治疗”的特点是原理简单;应用范围窄,主要在骨骼肌和关节疾病方面;很难看到技术本身的进步。“模糊治疗”主要用于疼痛和肌肉关节僵硬的症状缓解。我把这些技术称为“模糊治疗”是因为治疗的效果不能被预期。并且一个技术可以被另一个技术临时替代或临时取消,而不怎么影响治疗的效果。
   
   验中药也有一个界面问题。如果把中药放在第一个界面里验,科学家认为有希望的苗子通常需要10多年和10多亿美元,才能弄清它能治某个病和为什么能治这个病。中国这样一个经济和技术都贫乏的国家做这件事是不可能的,因为成功率连千分之一都没有。如果把中药放在第二个界面来验,当作保健品,只验没有毒就可以用,这样做其实对各方面都好。
   
   我们该向韩医学什么?中医要学习韩医:1。不要争科学的名分。2。立足于民营,兴衰自负。比如,到今天为止,韩国还没有一所国立韩医大学。[金会长高兴地告诉记者,明年韩国第一所国立韩医大学——釜山大学韩医专门大学院将成立。]
   
   中国中医的事千错万错都错在政府。过去50多年把中医放错了界面。今天的政府一不该说“中医的科学性不容置疑”;二不该把中医研究院升格为“科学院”;三不该说中医加西医会生下一个“更科学的医”;四不该对中医进行科学的投资和期盼,(今天的中国中医科学院研制中药可口可乐符合中医的水平);五不该用公款开办那么多中医药大学;六不该提倡中医现代化;七不该自以为是,对中医的事大包大揽,把民营性质的行业错误地归为国营。现在只好靠说谎话和空话来掩饰过去的错误。落得那么多抱怨,政府的公信力扫地。结论是,不是中国政府对中医的支持力度不够,而是政府管了不该管的事。
   
   笑话:问:大熊猫最想要做的事是什么?答:拍一张彩色照片。(中医最想要的招牌是什么?科学。)
   (完)
   
   
   附件
   《我们该向韩医学什么》
   2007.10.25 7版 综合新闻 编辑:陈炬
   作者:刘燕玲
     作为传统医学的韩医,在科技发达的韩国不仅具有广泛的群众基
   础,也具有很高的社会和经济地位,韩国是如何发展和管理韩医的?
   有哪些经验可供中医药发展借鉴?在最近参加由中华中医药学会与大
   韩韩医学会召开的第12届中韩中医药学术研讨会期间,记者采访了韩
   医学会会长、东国大学校韩医大学校长金璋显博士。
     张弛有度的管理政策
     金璋显会长很自豪地告诉记者:“目前在全世界畅销的电视剧《
   大长今》中,有关韩医药部分都是我写的。自从《大长今》放映之后,
   我所在的韩医院年收入增加了500万元人民币,这也从一个侧面反映
   了韩医在韩国受欢迎的程度。”
     据介绍,韩医源于中医药,自公元2世纪前后,以《内经》为代
   表的我国中医药经典著作相继传入朝鲜半岛后,两国医家学者已有了
   2000年的学术交流历史,韩医也根据当地的气候、植物、疾病谱、人
   的体质等,逐步融入了自己独特的内容,即“四象医学”和“乡药”。
   现在,韩国韩医院已发展到130多家,诊所1.08万所,韩医教育机构1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