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中国农民工什么时候可以追上世界最快的火车?]
杨恒均之[百日谈]
·在西班牙听闻曼德拉去世想到的三点
·中国高考改革为啥让美国不安?
·光有曼德拉和甘地是不够的
·“千古逆贼”张成泽判决书:千古奇文
·东北亚成火药桶,中国准备好打仗没有?
·从毛泽东读书想到的
·北京的选择与香港的选举
·从习总吃包子说起……
·2014展望:反腐向何处去?
杨恒均2014年文集
·中、日、台、朝领导人元旦都说了啥?
·我们今天该如何当“国师”?
·富人如何赢得尊重?——邵逸夫的舍与得
·公务员该不该领取较高的养老金?
·维护中国稳定与颠覆美国政权的互联网
·外交官批安倍,勿忘最重要一点
·国共两党互相杀了多少特工?
·详解美国大片对中国青年洗脑的全过程
·朋友送女儿到澳洲呼吸新鲜空气
·官员贿赂民众的时代到来了吗?
·你愿意收下我送的红包吗?
·24字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指向何方?
·让人尊严扫地的美国移民局
·旅美日记之:最不幸的幸运儿
·秘书与太监
·做一名成功的戈尔巴乔夫?
·互联网与中美关系
·美国老太向我告状:美媒丑化中国
·北京人都可以免费到纽约购物啦!
·亚洲的民主出了什么问题?
·飞机哪去了?
·中国的反腐败会不会只是一阵风?
·马航370给美国提供了哪些机会?
·当民主遭遇投票
·《纸牌屋》里的丑闻到底发生在哪里?
·克里米亚:理想与现实,光荣与梦想
·老杨头新闻点评:米歇尔、立法会与核武器
·我咋成了带路党、五毛与“正厅级侦察员”?
·周末剧场:周先生的“阴谋论”
·是的,这就是民主
·国内报道的习总讲话为啥有点变味?
·清明回乡偶拾
·大数据时代,各国秘密警察都在干什么?
·媒体的公信力是怎么失去的?
·习总这一年都做了什么?
·中国不是民主的敌人!
·大老虎哪去了?
·陆港便溺之争:文明与反文明只有一步之遥
·改革为什么失败了?
·今天你腐败了吗?
·不能为保国产剧而普降国人素质
·五一有感:工人哪去了?
·读者来信:很庆幸我没有贪污的机会
·读者来信:请别把孩子的成才同你的成功绑在一起
·北大学生听懂习总讲话没有?
·在港央企少数高管是如何贪污、卖国的?
·他们贪污、受贿的金钱哪去了?
·对中国国家安全最大的威胁是什么?
·好看的女人哪去了?
·落马高官的可恨、可怜之处
·今天你通奸了吗?
·制度反腐为什么必不可少?
·“独裁者”之女朴槿惠的总统之路
·写给落榜的同学:考不上大学怎么办?
·普京治国
·老杨头新闻点评:官员“59岁现象”新解
·落马贪官们到底信仰什么?
·当官不贪亏不亏?
·老杨头新闻点评:公车改革要来真格的?
·培育核心价值观是一步很大的棋
·美国女国务卿为啥都找不到好男人?
·中国不是苏联
·从甲午之战中吸取什么教训?
·下一步改革会牺牲谁?
·消灭大老虎的唯一办法是法治
·习总能否解决“李约瑟难题”?
·西藏日记:美得透不过气来
·中国人为什么活得累?
·战争离我们有多远?
·我认识的郭美美……
·中共三代领导人:革命、改革、创新
·我为啥得不到鲁迅文学奖?
·习近平挑战“不可能的任务”
·假如邓小平还活着……
·赌场谍影二十年
·军训不是让孩子们吃“苦头”
·假如中国不再有贪腐……
·习总对媒体与智库说了什么?
·写作十年还没堕落,我容易吗?
·习总哪篇“博文”最打动我?
·百年中国民主梦,十年香江中国心
·中国如何才能击败日本?
·美国如何靠“三片”称霸世界
·美国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老杨头说三道四:我是中国人
·什么时候送孩子出国最合适?
·我们还能从香港学到什么?
·假如我们不喜欢你,你可以走吗?
·中国人为什么喜欢炒?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农民工什么时候可以追上世界最快的火车?

   听说武广高速列车开通,我是兴奋得一塌糊涂,当时就给在广州过冬的老爸打电话,相约要坐据说是世界上最快的列车回老家湖北一趟。父亲说,票价不低,我说没事,这点钱咱还有。
   
   我不喜欢坐飞机,几年前还得过飞行恐惧症,我喜欢坐火车。对于武汉到广州开通高速火车,我是举双手和双脚赞成的。可是,就在今天火车开通前夕,我收到好几十封亲戚朋友和读者的来信,向我诉苦连天,原来,由于开通了高速火车,铁路部门裁减了好多趟普通列车航班。而这两者之间的票价之差高达五百元以上。
   
   我这才知道我的高兴有点自私了。我喜欢坐火车除了怕死之外,还有很重要的一点,就是是喜欢和坐火车的人混在一起,我总觉得我和他们属于同一个“阶层”,和他们一起比较自在,也学到很多东西,是我在其他场合无法学到的。相反,到了宽敞明亮的飞机场,和那些衣光鲜亮的男女一起,我除了欲望,就找不到其他感觉了。

   
   回想一下,坐火车的都是些什么人呢?当然有少数公务员白领甚至老板,但绝大部分却是打工仔、农民工、农民以及小生意人,对于他们来说,火车票从两百到五百甚至八百,可不是一个小的飞跃。高速火车固然不错,但如果大幅度剪掉了一些票价便宜很多的普通列车班次,受到损害的一定是收入相对较低的那个群体,也就是农民工和打工仔、打工妹了。
   
   想到这里,我为自己早先的兴高采烈有点脸红,于是在一些论坛上加入了讨论,这才感觉到普通民众对“世界最高速”的看法,那是“国强”的标志,但却和“民富”脱节了,或者说,只是为比较富裕的阶层提供了另外一个选择,今后,他们可以坐飞机,也可以坐最快的火车了。
   
   我也特意找到在铁路部门工作的朋友讨教,没有想到,他竟然说,没有普通车坐,坐坐世界上最快的列车,有什么不好?我刚想辩解,他又说,(农民工)难道连五百块钱都没有?一年不就回去一次吗?
   
   我很郁闷,五百块钱对于我们确实不是一个大数字,而且,节约了八个小时,完全可以赚回来,还坐了世界上最快的列车。可是,从我信箱的来信中,我也真切的感到,对于很多没日没夜的低收入人群特别是年轻人来说,这种涨价对他们可不是小数字,而且他们能够用八小时干什么,才能够挣到五百块?
   
   从这件事想到以前有经济学家支持火车票春假期间涨价,说实话,从国外的经验,以及市场经济的运作来说,春假期间火车票涨价也是天经地义的,可是,当我们想一下:公务员出差和探亲都有公费报销,真正的白领和老板根本不介意一年一次回家乡看望父母和子女,到后来我们才发现,涨价的唯一承受者反而是最不应该“被涨价”的农民工。
   
   说到国外的市场经济和涨价,不能忘记人家国家的福利,例如澳大利亚和大部分欧洲国家,对于那些低收入和没有工作的人的福利几乎高得离谱。中国没有福利的话,只在“市场经济涨价”上看齐,就说不过去了。我们这些年搞出了很多这类世界最牛的最快的东西,可惜,最底层的孝老百姓的收入却不但不是最快,还像蜗牛似的。
   
   我有很多农民工朋友,以前我还写一些他们,后来我都不知道如何下笔了,说真话,这种方向发展下去,我真不知道他们的前途在哪里。难道真要等他们慢慢消失?或者,国家的崛起就要以他们为代价?我不知道路在何方,所以,我不写了。
   
   说到春节火车票,农民工们就是连起几天排早队,也愿意买便宜一点的,可是,他们还是买不到,因为火车票首先是供应各大单位和学校的,如果有熟人,就更容易了(很惭愧,我自己都是靠熟人买火车票)。现在,还要涨价。一位网友说,市场经济嘛,飞机贵了坐火车,火车贵了坐汽车,怎么不知道变通?
   
   我淡淡地加了一句:那汽车也贵了,还可以走路啊。但我知道,这不是我在西方各国感受了十几年的“市场经济”。只是不知道,靠走路,农民工是否能够走出一条中国特色的路来?
   
   我们国家有钱了,牛了,听说都世界强国了,所以这些快速火车真是小菜一碟,中国的发展也让有点钱生活在中国的人感到很方便,或者说,大多的发展都是为先富起来的人服务的,这不是坏事。可是,中国GDP在世界上排名一百位左右,这意思很简单了,那就是被我们这些人平均掉的很多年轻的农民工其实还生活在第三世界比较穷的水准之下,他们的收入原本应该生活子坦桑尼亚,可你偏偏把他们弄到上海或者世界上最快的火车旁边,要出事的啊。
   
   而且请记住,中国穷人的数量大到让中国的富人们无法“代表”的地步,我想,任何时候都不应该忘记他们。说到这里,我也不知道该为他们做些什么,突然想,如果对这些农民工返乡的火车票做适当的补助,也许不失为一个善举。算是让强大的祖国做一点慈善?
   
   对于那些靠特权和不公正的制度率先致富并对农民工的贫困处境不屑一顾的人,我想引用两个故事,一个是法国大革命前夕一位贵妇人听说法国农民没有面包吃了,她不屑一顾地说:没有面包吃,可以吃蛋糕啊。
   
   还有一个故事是中国历史上一个皇帝——他的命运大概和那位后来被绞死的法国贵妇一样——他听大臣说国家遇到了灾害,颗粒无收,老百姓没有米吃了,他不耐烦地说,没有米吃,为什么不吃肉啊。
   
   我是想提醒一些人,对于抱怨高速列车太快的农民工群体,应该积极想办法,做点事,千万不要说出这样的话:普通票价的火车没得坐了,可以坐更舒服豪华、世界最快的列车啊!
   
   杨恒均 2009/12/26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