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2月7日没有敌人争论文章]
徐水良文集
·陈泱潮吹捧江泽民当皇帝代表作之一原文
·转发别做梦了!慈禧太后再世又怎啦?并按语
·驳李劼对方励之先生的诬蔑攻击
·张三一言批判李劼和余杰反共和谬论
·和平奖颁奖大会上空椅子默默诉说
·总攻前必须扫清外围
·革命前无形组织和革命中急速形成有形组织的重要性
·见好就收、见坏就上是典型的机会主义策略
·中国人,准备上街
·中共特务线人的一个诡计—关于闯关回国问题的总结
·革命,该轮到我们了
·信仰、理性、科学
·说几点外汇储备的问题
·埃及革命的教训究竟是什么?
·儿戏或是演习?
·对革命派朋友们的一个建议
·对中国民主革命的建议
·对中国民主革命三点补充建议
·警惕中共情报机构争夺花季革命主导权
·如何把儿戏变成真戏
·一点看法:魏京生先生说花季革命时机不成熟是不对的
·茉莉花革命以来我的部分内部信件
·为什么要公开我的内部信件?
·没想到高寒像刘刚一样无耻
·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
·写在国内茉莉花暂时“三而竭”之后
·中国与埃及的差距及可能的相应对策
·政治和军事的相同规律和不同原则
·“微笑散步”是脱离实际和民众的机会主义策略
·革命派,别气馁
·简单介绍王军涛先生出国以后的表现
·今天笔者在推特上部分发言
·敦促三蟊贼停止冒名争功和诱捕
·南京保梧桐“千人静坐”无人佩戴标识(转发)
·联军对卡扎菲动武的法律依据
·强烈希望西方国家创建新的真正的自由中文广播
·驳诺贝尔文学奖得主米勒女士
·就米勒女士毁谤性言论致诺贝尔得奖人士公开信
·关于花季革命中的海外作用问题
·中国民主人士给二00九年诺文学奖得主米勒的公开信
·撤离民运圈,去研究和从事真正重要的问题
·“反帝反封建”是20世纪历史大倒退中的反动口号
·“反帝反封建”是反动口号
·再谈一个中国、两个国号、两个政府
·与螺杆商榷关于国家和爱国问题
·直线救共和曲线救共
·什么是爱?最简单介绍
·谈生物性质的爱,兼答春秋冬月
·真假爱国主义
·解决民族问题的根本办法是什么?
·中共“民族自治”的错误性、欺骗性和理论上的荒谬性
·地方自治是民主制度必不可缺少的前提
·谈国家的全民性质
·国家政权是领导管理机器而不是镇压机器
·关于民族自决权问题的初步意见
·中国的种族主义和类种族主义
·答王希哲先生
·谈文化和文明问题的两个帖子
·近日网上讨论帖子四个
·没有信仰的理性不可怕,没有理性的信仰才可怕
·余大郎呀,你和上书房的计谋又破产了
·重新公布赖昌星案四个文件
·我与国凯风格完全不同,但我非常同情国凯
·赖昌星案、中共内斗和民运新论战
·警惕极左极右信仰专制主义和恐怖主义
·孙中山和辛亥革命
·向胡平刘晓波提几个问题,代作初步批驳
·纠正花瓶民运全盘否定民族主义爱国主义错误倾向
·原教旨主义、邪教、理性和信仰
·原教旨主义、邪教、理性和信仰
·对世界和中国前途的思考(一)
·对张三一言先生错误说法的批评
·将被烧死的科学家在火刑架上说“地球仍然在转动!”
·总统宣誓,应该手扶宪法
·关于台湾两党问题答paul先生
·就帝国主义、中美及国际未来走向等问题答胡安宁
·北约应该绕过联合国打击叙利亚独裁者
·政治人物和政党应该注重道德
·对秦晖文章的几点初步评论
·大陆反对派务必吸取民进党的严重教训
·对方励之评傅高义的按语
·简驳谢燕益《选举正在和革命赛跑!》
·简驳王希哲《评马勇文章精到和俗论的所在》
·中国农民是最强烈反对中共的群体
·再驳梁不正
·三评谢燕益并按语
·不如希特勒纳粹的中共新纳粹
·谈王希哲的丛林法则等等
·对张乐天《底层视角的现代史》的不同意见
·汉语汉字是优秀的语言和文字
·驳韩寒素质论
·不要把韩寒三篇文章看作仅仅是简单的三篇文章
·韩寒三篇文章是有官方背景的运作
·韩寒低素质,百姓中素质,英雄高素质
·推特上反驳胡平等重弹反对革命的滥调
2012年
2012年文章(可能有少量其他文章)
·点评王建勋《变革、民情及个体责任》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2月7日没有敌人争论文章


关于没有敌人争论文章选(2010-2-7)


   
   目录:
   花开一朵:炸药奖害惨了中国人

   花开一朵:你们见坏就上,我们见饭就吃——胡平理论研讨
   余大郎:胡平总在关键时刻反“胡平思想”
   洪哲胜:“我没有敌人”是如何认定的?有什么好处?
   胡平:你似乎没注意刘晓波的文本……
   季逵:“敌人”是否客观存在
   张鹤慈:也来谈谈【我没有敌人】
   
   
   
            炸药奖害惨了中国人
   
            作者:花开一朵
   
             2010-02-06
   
   
   提起中国人惨,大家想到的就是goon.我这个民运围观的看,中国人
   是让炸药奖害惨的。
   
   在一个专制国家搞反对运动,都是有组织的一种行为。世界各国看,
   真正和平而一点暴力也没有,最终达到推翻专制的,很少。就是印度
   和南非,有甘地和曼德拉那样非著名人物,也出现过暴力活动,而且
   有的暴力活动就是被容纳在这两个非著名领导人的组织里的。
   
   但是中国不一样。64那样的大屠杀以后,到今天,除了杨佳这样的
   个别性的暴力活动,好像就一个王炳章曾经打算要搞暴力革命,最终
   还被自己的同志拱手拱出了海外民运的主流,最终被老共的特务骗到
   大牢里面。
   
   中国民运组织千千万,真正鼓吹暴力的一个都没有。胡平这样的中国
   民运著名的理论家动辄就是一大套的理论。如果你跟他辩论暴力革
   命,他还跟你急:你自己不去做,凭什么叫中国老百姓做?
   
   老大!拜托!我没有叫中国老百姓做,我叫的是:你们这些大佬去
   做。至于我为什么不做,因为我也是老百姓。我已经通过交税,把我
   支持中国民主运动的钱交给美国政府了,然后通过民主基金会等等,
   钱转到你们这些大佬手里了。
   
   我知道写文章,不是你们大佬的对手。所以我们一直等,看看你们大
   佬的嘴皮子、笔杆子到底能不能推翻中共。等了20年了,等来一句
   话:没有敌人。
   
   你大佬花了我20年的钱,如果觉得自己不是goons的对手,觉得自
   己没有能力推翻专制,不要紧。起身让位,不要占着茅坑布拉斯。自
   然会有人上位,不管他们是冲着每年几十万美金的份上,还是纯粹的
   个人恩怨。咱认。谁叫咱中国人民当初瞎了眼,让你们代表了呢?
   
   但你们不仅不让位置,还要告诉我们说:老表,不是我们无能而是我
   们“无敌”。卧槽!这也太扯了吧?老子亲眼看到20年前坦克在家
   门前突突突的,给你这样一说,20年就是一场梦呀?你该不会在梦
   中遗精吧,大佬?
   
   不要跟俺讲什么大道理廖,大佬!20年廖,俺的耳朵都自发产生抗
   体廖。你们所谓的非暴力、所谓的无敌,不过是照抄一直以来的炸药
   奖的模式罢了!难道俺不会说这样的好听话呀?还需要大把银子供着
   你,让你光艳亮丽一下?
   
   20年来,国际上多少的银子进了你们的口袋?美国的你,不用像福
   建那样偷渡客一样在餐馆一天12小时工作。大陆的你,不用像东庄
   的访民那样在这个冬天饥寒而亡。你还真以为这些银子是因为你的锦
   绣文章了呢?告诉你,大佬,没有我们这些在你嘴巴里面“没得做”
   的升斗小民,你那些狗屁文章除了浪费纸张,还真没有其他的功能。
   
   国内不是没有人才,不是没有人在实实在在地做事。高律师、胡佳、
   郭飞雄、艾未未等等等。哪个不是踏踏实实地在干事?但是,为什么
   这些做事的人总是被中共严加打压?因为有你们这些动动笔杆、拿着
   钱在边上说风凉话的大佬。你们垄断了国外的资源,让他们这些踏踏
   实实干事的反而成了中共的眼中钉。你们成了中共利诱那些实在做事
   的人的榜样。刘晓波说的那一套套的坐牢的好处,实实在在的做事的
   人,哪一个能够得到那样的优待?王炳章好像现在都快被中共折磨成
   神经病了。中共要的,就是你们嘴里的赞誉。一方面,做给不明情况
   的老外看看,另一方面,让那些实在维权的看看。你们就是中共要树
   立的反对运动的典型呀。
   
   我敢说,在刘晓波拿炸药奖的问题上,goon比你们还着急。因为这
   样才能一统江湖么。以后那些维权的,实实在在做事的,还敢对你们
   这样文质彬彬的精英民运放个P呀?
   
   人家其他国家的反对运动,都是以实现民主化为主,获得炸药奖为
   辅。只有你们这帮中国精英民运,完全本木倒置。作秀作秀再做秀!
   到了法庭上,还他M做秀!你们不就是想得到一个炸药奖么?看看
   你们所做的,哪一点是能够推翻一个专制政权的?但是,每一点都是
   符合炸药奖的标准的。我老觉得芙蓉姐姐自我炒作恶心。现在看,最
   恶心的就是你们这些精英民运大佬。芙蓉姐姐毕竟用自己的肉体炒
   作,你们用所有被你们代表的中国人的良心炒作。
   
   
   
        你们见坏就上,我们见饭就吃——胡平理论研讨
   
            作者:花开一朵
   
             2010-02-07
   
   
   刘晓波的“无敌”宣言,掀起的不是小波,成了狂澜。经过这段时间
   的辩论,显然,无敌派已经讲不出任何说得出口的道理。但凡知道一
   点羞耻的,连老灯那样对刘晓波死忠的分子,都已经闭口不谈。剩下
   几个鸟人,高来高去地,不过是扯扯一些与“无敌”狗屁倒灶毫不相
   关的“爱”情至上主义。他们应该是太老了,老到只能把“爱”挂在
   嘴边,而不是用在床上了。
   
   无敌派曾经狂妄一时的论点中,最重要的有一点是:刘晓波已经在监
   狱中。批评无敌派,就是对监狱中的囚犯落井下石。
   
   NND,你咋知道,咱不是盼星星盼月亮地等了20年才抓到这个落进
   下石的机会呢?
   
   咱这里大方一点,送块石头给无敌派:咱就是喜欢听落井下石的声
   音,咕咚。冇办法,听习惯,改不过来了。当初郭飞雄、高律师、胡
   佳,被落井下石的时候,咱还处于“被”训练的阶段。现在,咱已经
   训练有素廖,青出于蓝胜于蓝廖。
   
   咋地?!
   
   这块石头够大吧?要不,你们无敌派现在挖个井还来得急,把咱先推
   下去,然后“咕咚”来一哈喇子。反正你们和goons是打骂一家亲
   么,凭goons的GDP,别说一口井,就是挖个太平洋,把中国装进
   去也不成问题。
   
   刚刚看到余大朗的帖子(狠奇怪,这家伙不在这边上帖子),作为无
   敌派杂七杂八理论总教头胡平的曾经办公室主任,他忠实滴执行胡平
   的“见坏就上”的思想多年,落下一身的毛病。现在看到胡平鼓吹
   “无敌”,思想上转不过弯弯,委屈ing.
   
   天生丽物,人见有尤怜阿。咱险些丢给他两串猴子的眼泪:狼啊,还
   是好色去吧,不要好这个民运廖。
   
   大郎当初身先士卒地实践胡大理论家的“见坏就上”的理论,现在疑
   惑这个“无敌论”。这一点,就说明大郎在民运这样险恶“政治”斗
   争中是一定会出局的。你连大理论家胡平这两个理论的对象都没有搞
   清楚,你着哪门子急,就上了呢?看清楚那是谁的床了伐?
   
   人家胡平的“见坏就上”,是说让北京当年的那些64学生见坏就
   上。就是说,北京的那些学生应该高举胡平的理论大旗,在64坦克
   碾碎的同学尸骨上奋勇前进、前进、前进、我们的队伍向前进!
   
   至于大理论家胡平的“无敌论”,隔壁一个叫小乔的网友说得直白:
   “谁要和你‘争得脸红脖子粗’?你的敌人就非得是我的敌人?啥叫
   自作多情”。
   
   好一个“你的敌人不是我的敌人”。这才是胡平大理论家的“无敌
   论”的精髓呢。让“你们”见坏就上,是因为“你们”有敌人,但不
   是“我们”的敌人。“你们”是谁?大郎、64学生、高律师、胡
   佳、共舞台的网友等等等。“我们”是谁?刘晓波、胡平、笔会、能
   够够得上民主基金会的捐助的人、炸药奖的潜在候选人、动辄封杀网
   友IP的毒瓶等等等。“你们”的人血就是“我们”的豆浆,“你
   们”的尸骨就是“我们”的油条。
   
   嗯,至于蹦跶得特欢畅的小乔、老格、看好戏,是不是“我们”的?
   那就要看看“你们”的骨髓还能不能榨出多一点的汤水廖。
   
   什么“无敌”是宗教的最高境界啦,什么无敌是大爱无边啦,不过是
   比石头更厉害的飞矢罢了,用来打击这些还没有落井的“你们”罢
   了。宝宝网友在毒瓶就说:搞了半天原来“没有敌人”是用来蒙人
   的。
   
   对廖!
   
   对内,蒙国内民众,让他们继续做喜羊羊,等着老共的刀叉。对外,
   蒙老外,拿炸药奖!拿了炸药奖,再回去蒙国内的民众,继续喜羊
   羊。
   
   大凡具有大郎那样糊涂不好色的思想的人,都会不明白一个鼓吹“见
   坏就上”的胡平,为什么会变成今天的胡平:“对于绝大多数人而
   言,非暴力是唯一选项”。但凡有一点点好色猪心思想的,都会明白
   胡平的“见坏就上”是用来待别人滴。对待他自己,胡平可是非常客
   气地呢。如果要用简单的词形容,可能只能用:“见饭就吃”。
   
   理论家胡平虽然糊涂,但是两个不同的服务对象,却是一点也不糊涂
   滴。大郎,你还是忍了你的色心bia.
   
   
   
       余大郎:胡平总在关键时刻反“胡平思想”
   
         &兼释以“直道”反“枉道””
   
            2010-02-07
   
   
   胡平总在关键时刻反“胡平思想”&兼释以“直道”反“枉道”
   
   既然高刘两支队誓把内战进行到底,我正好气不顺,干脆把话挑明了
   说,而后由你们死掐去。
   
   刘无敌思想,看起来是“恕道”(这并非《08宪》纲领要义,而是
   其“外道”),其实是“枉道”——
   
   因为,我党若搞王道,你个人唱恕道倒又罢了,偏偏我党搞的是霸道
   (而且是把肉票撕了埋了还要你帮着数钱式的超级霸道),那时刘无
   敌唱恕道就是领头羊让羊群行枉道。
   
   更有甚者,这是全面整肃异己打击言论和新闻出版自由、人权大倒
   退,乘内外形势对威权有利时的火力侦察;
   
   一旦得手就将全局铺开,以便倒退回毛专制时代。不唯如此。还有甚
   者的是:
   
   在此关键时刻,刘无敌的狱中自白,更以“亲见亲历”,赞美了我党
   的“仁政”“王道”。
   
   那么,这就是在以身说法,号召大家以此为榜样——
   
   即使被我党官僚资产阶级卖了坑了压榨死掉了,也得宽恕而不可反
   抗,更不用说采取冲击黑金恶法的对抗性手段维权了。这意见超越了
   小人芦笛的“跪求恩赐民主论”的奴才上限,非常不堪。
   
   虽然,偶设想刘动机是美滴,最多是柔性自保以感动专制之刀,或最
   最多是心挂挪酱以改善“改良总队谈判地位”滴(那当然就不是所谓
   的N毛)......
   
   但面对我党落下屠刀之际,又把笑送上,让其还搏得仁政王道美名,
   并借此消弥革命与改良、并使民间反对派军心瓦解,使一箭四雕得以
   落实(得了便宜又卖乖,真是欺人太甚!),
   
   如此“以德报怨”,这无论如何应算“枉道”的等而下之了罢?!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