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没有敌人”问题争论小结]
徐水良文集
·"筑巢引鸟,做窝养鱼"——海外杂忆(二)
·高瞻模式
·浙江文革中的一桩公案:保江华
·夸张可笑的活体文物
·现状、过程和前途——春节致朋友
·给胡锦涛、温家宝、曾庆红的公开信
·黑帮治国还是无赖治国
·阶段性小结
·答陈尔晋(陈泱潮)
·[短评]请温家宝抛弃陈旧过时不识时务的谬论
·驯狗找主人
·[短评]再谈暴力问题
·什么是文化?它有没有多样性?
·[短评]天下大乱也比中共继续执政好
·对钱学森先生和国内意识科学界的一些基本批评
·两点补充
·终止图章式、镜像式决裂和继承的儿戏
·朱长超:讨论有益于思维科学的成长
·警告上海著名三内奸并一切特务
·彻底抛弃经济决定论等神话
·向美国人民和受害者表示沉痛哀悼
·给急于为共产党消毒的特务们
·启事
·转个跟帖给上海国保特别小组:
·写给上海国保特别小组(修改稿)
·蓝绿和解的曙光
·时代风云的回忆
·胡志强,高招!
·坚持反对派民主事业的基本原则
·山西黑窑奴隶事件及其教训
·双方别争了!
·关于民主社会主义和社会民主主义
·就民主的修饰词问题谈一点浅见
·社会民主主义的问题在哪里?
·致国凯兄的信
·与孙丰兄商榷
·以人为本的隐含前提
· 割裂“以人为本”是错误的
·“中国特色”的学者“理论”
·是起码的正义感,还是"仇富"?
·民运,为什么永远内斗不止?
·五七年“右派”实际上是左派(兼谈自由主义)
·几句补充,抛砖引玉及其他
·海外民运在一件事情上可以先联合起来
·不可思议的中国理论界
·全民抗暴,全民起义,迎接新一波中国民主革命
·自由
·新时期、大骗局
·大家都来推动意识科学的突破和飞跃
·抽象思维、文字和文明
·GOOGLE成为中共打击反对派的工具
·再谈邪路改革及其谎言
·文革死人问题历史真相
·中共把反对派变成自己的工具
·顺便评论二个问题
·读报有感
·谈“以民为本”
·鲁迅、毛泽东和自由主义
·对五四运动以来的历史必须正本清源
·中共灭亡取决于突发的偶然事件
·香港:自由民主和专制独裁的角力
·语言、符号、文字
·儿戏国事者,有疯、騙、狂、误之别,不可一概而论!
·关于台海局势问题答大陆朋友问
·受托起草的中国民联声明
2008年
2008年文章(可能有其他少量文章)
·中国要发展必须根除共产党阻力
·改革死了!
·警告准备搞恐怖暗杀的上海国保特务
·最近情况和看法
·是什么原因造成中日之间的当代差距?
·恶斗路线失败,和解路线跟进
·必须认真反思中国的改革
·旗帜鲜明地防止和反对中共对土地资源抢劫掠夺
·胡安宁通知透露中共特务机构杀机
·胡安宁无可奈何的自供状
·中国经济世界排名后退主要在共产党时期
·通货膨胀——中共抢劫掠夺的重要手段
·颠倒改革程序,此路不通!
·二談马英九綠卡風波
·恐惧症——蓝营自己的大敌
·不要把复杂的经济形式简单化
·发扬八九精神,反对邓式改革
·刘晓波图穷匕首见
·什么是公民社会?
·公有制私有制市场经济计划经济的荒唐对立
·双手双脚并用和自砍手脚
·要解决土地产权问题必须先搞政治改革
·反对伪精英
·大力支持无锡居民的维权抗争
·强烈谴责中共推行特权性和歧视性公务员制度
·答国内朋友
·对上海国保特务漫天造谣的再次声明
·是非分明的美国和道德崩溃的中国
·放开言论自由不需花力气却有大量好处
·两天前致达赖喇嘛的信
·强烈谴责中共对藏人的血腥镇压
·藏人和汉人反抗打了中共的要害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没有敌人”问题争论小结

   

谈“没有敌人”派宣扬的新理由


   

(“没有敌人”问题争论小结)


   

徐水良


   

2010-2-5


   
   
   “没有敌人”问题的争论,我们事实上已经把问题讲得非常清楚了。可是,没有敌人派仍然不断地提出一个又一个新的诡辩,坚持宣传他们“没有敌人”的理论。他们首先把有没有敌人这个客观事实问题,说成主观认定问题,或者有没有爱的问题。接着,他们又把有没有敌人的事实问题,与革命和改良的策略问题混为一谈,接着又把它与暴力非暴力这个工具手段问题,混为一谈。最近胡平兄又把这个问题说成是一个语文问题,或是不懂哲学的问题,共产党语言的问题,等等等等。所以我们有必要再简单谈谈这个问题,因为胡平兄提出的新“理由”最多,所以本文批评胡平兄也最多。
   
   他们最纠缠不清的做法,是把有没有敌人这个客观事实问题,一定要说成主观观念问题。
   
   例如胡平兄,先是把有没有敌人的问题,归结为爱心问题,有爱,大慈大悲,就没有敌人。我当时驳斥说:“有没有敌人是客观存在。主观上有爱有慈悲敌人就不存在?佛有大爱,可仍有妖魔存在。至多是用大慈大悲化度妖魔,使之转化向佛而已。”
   
   于是,胡平又转个向,把这个问题说成暴力非暴力问题,说:“批评者实际上是反对非暴力抗争,但自己又决不搞暴力”。
   
   我回答:“有没有敌人是客观事实,用不用暴力是主观策略。两者完全属于不同的问题。而对不同敌人,不同情况,用不同策略。暴力、和平都可能。”
   
   最近两天,胡平兄又把他的重点拉回到否定有没有敌人是客观事实,把它说成是主观认识问题,并且接连提出连串新的说法。
   
   事实上,有没有敌人,是客观存在,是由复杂的社会因素决定的。并不因为你主观上不把敌人看作敌人就变成没有敌人。
   
   胡平兄又把没有敌人的问题说成语文问题,也是同样手法。客观事实难道竟然可以用语言语文来改变?这真是一个奇谈!
   
   胡平反驳说:“‘敌人’不是客观存在,因为‘敌人’不是指一种性质,而是指一种关系,‘敌人’是主观-客观的存在。”并且要反对“没有敌人”理论的人,“读一读分析哲学。这对摆脱共产党话语系统大有好处。”
   
   笔者回答:“人与人之间的关系难道就不是客观存在?我已经说了,敌人由复杂的社会因素造成,其中主观认定因素,并不是起决定作用的因素。例如,共产党杀你,你再不把他当敌人,事实上客观上它仍然是你的敌人。”
   
   这一次,颇为虚伪的“没有敌人”派,口头上说“没有敌人”,实际上,却把坚持认为“有敌人”的一派,当作敌人谩骂。并且,有人口头上也公开认定反对派派中的激进派是敌人,只是他们用攻击这个敌人来论证没有敌人,来支持没有敌人的理论。他们恶心反对派中的激进派、有敌人派,却不恶心中共(也是有敌人派)。他们把自己的阴暗心理强加给激进派——有敌人派,却美其名曰“坦荡心怀”。因此,并不因为没有敌人派口称没有敌人,甚至个别人心里也认为没敌人,他们的行为就不是敌对性行为了,他们就不存在敌人了。
   
   再举个例子,大跃进中共饿死几千万,尽管全国人民当时基本没有认识到共产党毛泽东是全国人民的敌人,甚至很多人还把中共和毛泽东当救世主。但客观事实,中共和毛泽东仍然是全国人民的敌人。并且早已是人民的敌人。
   
   我们有的主张有敌人的朋友,过分信任词典上考虑不周的定义,把主观因素当作敌人的决定因素,本来就是误解或上当。让没有敌人派利用,混淆是非。
   
   这次争论,没有敌人派,例如洪哲胜先生,还千方百计把这个客观问题变成主观看法或“界定”,但客观存在的敌人,你用主管“界定”,就能把它“界定”掉?
   
   实际上,没有敌人派的意思,说白了,就是一句话:中共不是敌人。这里并无多少学术和理论。可惜他们是一批极度虚伪的人,不敢明白说这句话,却千方百计,曲里拐弯,故意在理论,学术和逻辑上制造混乱,以便让别人接受中共不是敌人的观念。
   
   很简单的逻辑问题,非要曲里拐弯,搞得异常复杂。没有敌人派的简单结论:即共产党不是敌人,一句简单的话,非要绕着大圈子来说,累不累?即使为中共当说客,有必要这么卖劲?这么卖劲能起什么作用?
   
   至于胡平兄要别人“读分析哲学”。“摆脱共产党话语系”等问题。
   
   我读过胡平兄的大量东西,觉得胡平兄在哲学和逻辑上水平太低太低,所以逻辑上轻易败于小学学历的高寒。这恰恰正是他自己的一个薄弱环节。以这里的争论为例,如下面所述,他连这里最最简单的哲学和逻辑都没有搞清楚,他却要在这个薄弱环节上装强者,教训别人,在行家眼里,未免好笑。
   
   这里的问题,这次争论,纯粹是最最普通低档的逻辑问题。没有什么学术问题,没有高深的哲学问题和逻辑问题,也没有共产党语言问题。共产党语言之类的大帽子,沾不上边。用共产党语言,思维之类的大帽子,纯粹是不讲道理,不懂理论。在自己没有道理的情况下故弄玄虚。
   
   而且,敌人这个词,用了几千年了,没有文字以前就有了,与共产党语言有什么关系?
   
   胡平兄连这种最最简单的逻辑和哲学问题也不能判断,还要教训别人去“学分析哲学,摆脱共产党话语体系”?
   
   如果说谁有共产党思维和语言问题,没有敌人派到恰恰是受共产党严重影响。有人明显是受命为共产党当说客。
   
   另外,有人把有没有敌人这个争论问题,与完全不同的革命与改良问题混淆起来,混为一谈。例如:
   
   原心先生说:刘晓波的“无敌”宣言,是将零八宪章定调为改良而非革命。
   
   洪哲胜先生说:“没有敌人”派到底是革命派、还是改革派?问题有点复杂。无敌是要采取改革,达成革命派的目标。
   
   这是把完全不同的事情混淆起来。
   
   实际上,无论改良革命,都有敌人。美国南北战争日本明治维新,还是暴力改良。
   
   改良与革命目标一致,敌人一致,区别主要是是用什么方法达到目标,是用革命的方法,还是用改良的方法。而不是两者的目标和有没有敌人这两个问题的区别和不同。
   
   而革命和改良,两者都有暴力方式和非暴力方式。
   
   没有敌人派既反对革命派,也反对改良派。因为革命改良两派有共同的敌人。
   
   中共是革命派和真改良派的共同敌人,而没有敌人派,与改良派革命派全部对立。没敌人派是中共同盟军,为中共到反对派中当说客,散布幻想。
   
   这,就是没有敌人派的本质。
   
   
   
   附:
   
   
   胡平:张三老说的对。
   
   当一个人说“我没有敌人”时,那可以是指两种不同的意思。
   一种意思是没有人敌视我,另一种意思是我没有我敌视的人。
   
   刘晓波的意思当然是后一种。他说得很明白:他是“以最大的善意对待政权的敌意,以爱化解恨”。可见,刘晓波清楚地知道而且承认,政权是敌视他的。在这个意义上,他当然是有敌人(=敌视自己的人)的。他只是说他不敌视对方。在这个意义上,他没有敌人。
   
   这就是说,中共政权把刘晓波当敌人,但是刘晓波不把政权当敌人,准确地说,刘晓波是不把组成这个政权的那些具体的个人当敌人。
   
   
   胡平
   
   
   胡平:这不是观点问题。这是语文的问题。
   
   为了更好地理解“我没有敌人”这句话的意思,我们不妨把“敌人”换成“爱人”。
   
   当一个人说“我没有爱人”时,那可以是指两种不同的意思。
   
   一种意思是没有人爱我,另一种意思是我没有我爱上的人。
   
   譬如,某位美女说她没有爱人,但那并不是说没有人爱她,她知道有不少人爱她,她只是说她没有爱上任何人。
   
   
   
   胡平:“敌人”不是客观存在,因为“敌人”不是指一种性质,而是指一种关系,“敌人”是主观-客观的存在。
   
   我们说"“张三是男人”,这话的意思是清楚的。我们说“张三是敌人”,这话的意思就不清楚,因为它不完整。敌人,对谁而言?是谁的敌人?可见,说敌人,不是在说某一个人,它必定还牵涉了另一个人,必定是在说一种人与人的关系。既然是在说人与人的关系,那就不但和对方有关,也和你自己有关。所以它不是客观的存在,而是主观-客观的存在。
   
   建议读一读分析哲学。这对摆脱共产党话语系统大有好处。
   
   胡平
   
   
   (原发中国公民维权联盟)
(2010/02/05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