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答孙丰老哥并纠正西方语言学家一个根本错误]
徐水良文集
·林彪的四野有多少日本关东军?
·苏联解密档案:解放战争中苏联对中共的支援
·继续笑毛左:大暴君大汉奸毛将遗臭万年
·继续告诉毛左汉奸儿皇帝毛及其它常识
·毛魔大汉奸,毛左小汉奸
·顺口溜
·中国需要一次清除毛邓汉奸贪腐集团的大扫除
·笑笑陈大骗子没本事造谣却硬要漫天造谣的超级愚蠢
·驳中共网评员cwing(百无聊赖)
·战毛左,谈民运
·必须批评法轮功的媚共投共错误
·与法轮功人士继续辩论
·关于于光远先生的部分材料
·继续回击伪轮媚共投共反科学反民主的污蔑攻击
·天方夜谭的奇谈
· 再谈郭文贵爆料问题
·一批长不大的小毛孩
·华盛顿自由塔报专访郭文贵:中国在美国情报网拥有25000间谍
·给中共“内斗”双方支个招
· 他用自己的生命论证了自己理论的错误
·再驳‘没有敌人’的谬论
·粪土当代诺贝尔和平奖文学奖
· 只有批臭无敌论和反暴力论,民主革命才会到来
·关于革命和暴力问题驳陈卫珍
·对刘晓波问题的另一类疑问
·谈民运,谈其他
·在两个上海女士视屏后面的评论等帖
·驳胡平杨建利低风险低门槛等陈词滥调
·郭文贵、民运和革命等问题讨论
·揭露中共特线很重要
·互联网时代新型革命抛弃旧式组织旧式领袖
·再批新自由主义
·对郭文贵未来前途的估计
·高智晟声明真假的常识判断和辩论
·继续讨论高智晟声明问题
·提醒国内朋友千万不要自投罗网
·几个学术问题的讨论
·川普总统必须对大选以来的仇恨浪潮负责
·继续辩论高智晟和唐辛大会等问题
·关于特线问题聊天记录整理
·也谈当代中国宪政尝试的失败及其原因
·关于唐柏桥辛灏年问题的一个跟帖
·再辩特线问题
·我对郭文贵问题的原则看法、立场和策略
·再谈信仰的负面作用
·也谈孙中山问题
·人类的第一生产力就是人本身
·再谈小学生的道理和成年人的道理
·本人对陈卫珍近来言论的评论
·信仰可怕
·国难日、国殇日里说祖国
·八月底部分网上发言
·9月前半月部分网上发言汇编修改
·近来网上部分发言(嘲弄特线)
·近来网上发言(信仰和宗教问题)
·近来网上部分发言(革命改良,党主立宪问题)
·近来部分网上发言(杂论)
·什么情况下才能有一国两制
·“台湾两杆红旗”是中共在台第五纵队
·马列之罪,还是民众素质和传统文化之罪?
·近日评论:19大、郭文贵等
·近日评论:文化和信仰等
·近日评论:杂论
· 国共两党都是列宁式的党
·理解有人肩负护同伙的任务
·不要把特线问题与观点问题混为一谈
·关于伍凡问题
·必须警惕问题的另一面(对曹长青视频的批评)
·民主其实是指公权力没有自由
·自由化民主化与信仰化成反比(与去信仰化成正比)
·对刘军宁讲座《自由的价值》的评论
·关于19大和郭文贵等问题部分评论
·为蒋介石和国民党讲点公道话
·再谈宗教问题
·评郭曝料、特线、丢车保帅等问题
·马列教人士的共同特点和共同的撒谎狡辩办法
·一些理论评论
·不是前进太快而是倒退太快
·人民资本主义vs共产党人干资本主义
·分析郭文贵不反习策略的一个短帖
·关于彭明等问题
·再辩彭明问题
·几条评论
·楊天水刑事判決書;楊天水案的庭前幕後
·再评郭事件
·简评东海一枭的民本、人本、仁本说辞
·再谈丢车保帅等阴谋
·也评李洪宽和郭文贵决裂问题
·警惕新动向,谨防上当
·评伯夷《海外民运和郭文贵》
· 郭文贵对民运最可笑攻击:你们几十年做了什么?
·4到8月关于曝料问题小部分原则性意见
·吉歌的博客:郭文贵已和中共达成和解,网红雾亭推特销号自言雾亭已死
·郭文贵事件大致轮廓
·郭文贵当然是共产党
·转推特上网友说法和本人评论
·我的一个短评
·昙花一现的大阴谋和历史大笑料
·俞智官先生搞错了问题的焦点和性质
·我的不同意见和感想
·邮件组辩论几则:郭卫兵和郭阵营特线的逻辑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答孙丰老哥并纠正西方语言学家一个根本错误


   
   

   
   答孙丰老哥(两则)

   
   

   
   (并再次纠正西方语言学家心理学家一个根本错误)

   
   

   
   徐水良

   
   

   
   2010-2-27

   
   目录:
   答孙丰
     附1:孙丰:徐水良是学过一点理论,但你的话常常不通
   再答孙丰孙老哥
     附2:孙丰:事物与概念是种反映与被反映关系
   

   
   答孙丰

   
   

   
   2010-2-27

   老孙凭想象估计,还读不懂顿号的语法意义,错得离谱。
   
   搞理论,必须走正路,经过正规艰难苦的学习过程。这个正规的艰苦的学习过程,可能是上学,也可能是自学,包括一些朋友一起自学。但都必须学习人类历史的最经典理论,包括古希腊哲学,佛学,中国老庄和百家争鸣时期的主要东西,西方启蒙运动著作,德国古典哲学,古典和现代经济学,马克思主义,列宁主义,心理学、语言学方面的重要书籍,等等。这些经典性的东西,必须认真读。
   
   西方自由主义和这几十年来的东西,其中也包括被吹捧的各位自由主义“大师”,此外还有萨特,佛洛伊德,马克斯•韦伯等等,当然也要看,我在监狱和出狱以后,看得最多的是这些东西。为了弄清自由主义的狂潮,这7、8年我还读了很多自由主义的东西,但我的经验,这些东西谬误百出,水平很低,千万不要当经典。尤其是自由主义的东西,千万不要太相信,很多是假的,是误导。有的如佛洛伊德,包括很多神秘主义,其实很错误。推崇这些东西的,主要是学生和赶时髦的学者。我的文章,之所以很少引用这几十年的东西,包括自由主义的东西,不是我没有看,而是因为我认为没有多大意义。经济异化社会,金钱和经济压倒一切,高档思维被压制,只剩下低档思维。
   
   不经过非常艰苦的正规化学习或自学过程,绝不可能掌握理论。楼下YOKE说我是经过实践掌握理论,这不对。搞理论,永远需要学习和掌握全人类的精神成果,才能有所作为。仅仅通过实践,只能产生经验主义。
   
   一定要读正规的,不要搞几本野鸡书籍,当作经典。否则,术语应用,论述思路,就可能完全不符规范。
   
   我们工厂开批判会,军队表和大批判组说我下班看书,上班看书,走路看书,吃饭看书,开会看书,休息看书,睡觉看书。其实,正是我一贯的风格。
   
   所以,老孙的看法,大概是太不了解我。
   
   至于“世界上的事情,都是客观存在、客观事物决定概念,词语适合概念。也就是说,他们的关系是:客观事物→概念→用语。”原则上没有错。是阅读问题,是老孙的误读,尤其是没有读懂其中顿号的语法意义。
   
   我的写法,可能容易造成老孙这样的误读。“世界上的事情”,改成“世界上规律”,顿号改成“和”或者删去,变成“世界上规律,是客观存在客观事物决定概念,词语适合概念。”也许就不易产生误解。
   
   (原发《独立评论》)
   附1:
   
   

   
   孙丰:徐水良是学过一点理论,但你的话常常不通

   
   

   
   2010-02-27

   
   下边的话不成为句:
   
   “世界上的事情,都是客观存在、词语适合概念,客观事物决定概念”。
   
   “世界上的事情”这句话只是句子的主词,是一个句子的构成成分,即被说的或被陈述的。“主词”什么呢?是疑问、还是陈述?在无下文的情形下你却用逗号使它成为一个分句,它就没形成完整语义。而“都是客观存在”,恰恰是这句话的谓语部分,逗号就应点在这里,只有这样才构成完整语义,才成为一句话或一个分句。你却在完整语义的地方用了顿号。而下边的“客观事物决定概念”事实上是在转出新义,应是另一分句的起首,因它与下边的“词语适合概念”形成递进关系,构成完整语义。因此整个这个小段,是由两个分句所构成,也可以改成两个句子。无论做为有两个分句的句子,或改成两个各自独立的句子。这都通,都可成立。而你却把它们弄的男不男,女不女,这又为的哪般?你真是叫人莫明其妙呀!
   
   你自己看看:你在第一分句的断处用的是“都是”,“都是”与“是”一样,都是在作判断,因而是判断连项,你竟在连项处割断,使属于主词的客词属于了后边的成分。
   
   在你的行文中,常常滥定或温补(滥修饰或滥限制)”,比如“现象”……一类词几乎全用错。如果说给你,你会说:大师也有错。你的行文里有许多与袁红兵一样的错误,只是不严重,你自已不意(以)为然。
   
   你呀,徐水良,你只是一个主体,只能喷,不能反观自身。
   
   我是要批评你的思维的错误,但在进入前必须指出这些,因二者各有界限,不好混在一块,就特别提出。
   
   我和你说,咱说的话不会拒绝你来说它们,问题在于自己把自己,把自己的话当做对象拿在公共法则下来鉴别。如果只图辩,那永远无结。连话都说不连贯你能创出什么世界上还没有的理论?我是连听都不要听的。
   
   徐水良其人是学过一些理论,但至少那是二十五年以前的。他的行文常有不伦不类,但不严重,还属正常。读徐写的东西可以看出他的智慧的来源,是综合性的移植,即教材。不来源于原经典,而且是共产中国中、早期教材,他可能学过人本主义这个支,看不到后来的理性分析,语言分析,存在主义这些更近代的学派的痕迹。他用他那个有限范围看他那范围外的知识,即使你给他说,也说不通。他现在只用不学,不学就不能排泄。
   
   他是抱残守缺还自觉其美。
   
   

   
   再答孙丰孙老哥

   
   

   
   徐水良

   
   

   
   2010-02-27

   老孙,说实话,这些方面,你完全不懂,一塌糊涂。
   
   抽象思维中,思想是概念的组合,没有概念,那来思想?“概念是对思想的反映”,纯粹是胡说。
   
   概念往往用语言来表达,但概念不等于语言。“人祖创立的是语言,没去创造概念。”“有了语言,人就能意识世界(包括自身)了,这是意识能力。”这是离谱的胡说八道。没有上过学的聋哑人没有语言,就不能意识,不能思维,没有概念了?我已经以“我”为例,说明概念和语言关系。“我”这个概念,全世界都一样。但语言表达,各各不同。这个概念,这些语言,都是人创造的。说人没创造概念,也是闭着眼睛瞎说。
   
   我还在我的意识科学的在许多文章中,一再反复说明,从西方语言学家心理学家搬来的“有了语言,人就能意识世界”,西方语言学家心理学家“语言是思维的基础”等等这类说法,完全颠倒了思维和语言的关系。
   
   人的意识是客观世界的反映。然后在记忆表象的基础上,产生思维,产生概念,进而产生抽象思维。语言是在意识基本过程结束以后,在意识后继过程的表述过程和传播交流过程才产生,然后被搬回到思维过程中来。因此,语言不是思维的基础,不是先有语言,后有思维。恰恰相反,思维才是语言的基础,先有思维,才有语言。并且到思维后继过程,才产生语言。我反复论述的这些文章。包括对西方学者的反复批评,你一律不看。只是一味搬用西方语言学家、心理学家,也包括马克思恩格斯斯大林接受语西方言学家心理学家的说法,说语言是思维的基础,有语言才有思维的胡说八道,反复搬用这类我早已经反复批判过的观点。
   
   “没有非词语的概念”,更是信口开河的胡说八道。没有读过书的聋哑人没有语言,但照样有初级概念,照样用形象思维加初级概念的抽象思维进行思维。
   
   佛教的万字卍和希特勒的反万字,不是语言,但都代表内涵非常丰富的概念。
   
   交通标志例如红绿灯等等,不是语言,但红、绿、黄灯等等符号,却代表非常明确的概念和意思。
   
   还有地图和机械制图,制图符号不是一般语言,但却代表非常明确的概念和意思。
   
   我劝你不要在自己不懂的地方,凭想象乱说,是好意,是希望你少出笑话。你出笑话,我老弟很没有面子。可是你就是不听,非要闹笑话。
   
   我知道你孙大哥是读西方学者的书,加上你的理解来批判我。与根本不懂意识科学的“海外民运”,是大大进了一步。但是,你不知道西方学者在意识科学方面充满谬误。尤其在语言和思维的关系上,如前所述,西方学者,几乎都把语言当作思维的基础,完全颠倒了思维、概念和语言的关系。而你的相关理论,几乎都建立在这个错误的基础之上。所以几乎全部错误。
   
   (原发《独立评论》)
   附2:
   
   

   
   孙丰:事物与概念是种反映与被反映关系

   
   

   
   2010-02-27

   
   事物与概念是种反映与被反映关系
   
   事物与概念是种反映与被反映关系。并且只能这样,不可再做别种定义。人祖创立的是语言,没去创造概念。有了语言,人就能意识世界(包括自身)了,这是意识能力。可意识又有成果,由意识能力对意识成果的意识,就发现了思想,对思想的研究,发现了概念。概念是对思想的反映,所以概念就是思想。它们之间不能象“存在决定意识”或“客观决定主观”那样去说,因它们只是反映与被反映关系。
   
   世界只有一个,即客观或存在世界,严格的说我们平日说的“存在世界与精神世界”,“客观世界与主观世界”是指:在存在世界的一部分或客观世界的一部分的人的能力里,由于它们在后天里生成了主观能力,才需在能力内完成这种区分。这就是为什么说“自在之物不可知”的原因。只有我们的意识才需要把仅仅是来自我们意识的,还是有客观根据的知识区分开来。因而概念就是些套子,套在对象上。而你徐水良说的客观事物就是对象。意识被对象所作用,引发的是感应,感应表示输入进人脑,然后由知性产生出概念。这种关系只能用反映,不是决定。
   
   词语对概念并不是个适不适合关系。并没有非词语的概念,徐水良并没有把概念与词语分离开来的本事,那来的适不适合?概念是就语言与思想的关系做出的考察,只在思维(即逻辑学)范围内在说得上。你建立的“客观事物→概念→用语”这个图式完全是你的臆想。在语言与概念之间哪来的先后?人又怎么个根据概念法?“根据概念从现成语言中选择现成用语(词语)或创造新的用语(词语)”。哪有这回事?人与事物是个相互作用的关系,我们常常说的“纯思”,就是只要有了概念就是有了思想,哪有与思想相分离的概念?如果概念能象徐水良的脚那样到鞋店里去选择合造的鞋,它就不叫概念。概念就是思想,思想就在概念里。在人根据概念之时已经有选择地使用了语言,难道还有非词语的概念?怎么还能再去选择用语?那不是用语选择用语了吗?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