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转贴“民运”和“官运”等两文]
徐水良文集
·双手双脚并用和自砍手脚
·要解决土地产权问题必须先搞政治改革
·反对伪精英
·大力支持无锡居民的维权抗争
·强烈谴责中共推行特权性和歧视性公务员制度
·答国内朋友
·对上海国保特务漫天造谣的再次声明
·是非分明的美国和道德崩溃的中国
·放开言论自由不需花力气却有大量好处
·两天前致达赖喇嘛的信
·强烈谴责中共对藏人的血腥镇压
·藏人和汉人反抗打了中共的要害
·台湾大选结果和未来走向
·民主政府建立后一定要严惩作恶累累的上海国保!
·不要相信中共漫天造假制造的假象和谎言
·国内网友一面倒质疑西藏是又一次“国会纵火案”
·关于建立大中华联邦的构想
·关于大中华联邦答文稼先生
·西藏事件,五毛不断造谣,网友不断反驳
·中共造假,洋相百出
·国内众多网友与少数五毛网特激战西藏问题
·给朋友的信
·《网路文摘》《中国邮递》联合宣言
·奥运如何解套?为中共支一招
·读中文互联网和西藏问题争论有感
·抢火炬,小概率事件辩护不成立
·答胡安宁
·台湾和西藏,恶斗路线的破产
·中共纵容犯罪活动,中华网等网站公然号召搞恐怖主义
·捍卫中国愤青表达意见和游行示威的自由权利
·第一共和是上海国保的一个小组,不是王雍罡一个人
·中共必须更换思想和路线
·中共愿与达赖谈判,认真还是欺骗?我的回答
·当代中国政治势力的粗略光谱
·搞政治必须用“正”不用邪
·小学生的道理和成年人的道理
·沉痛悼念四川震灾遇难同胞!
·抗震救灾,对中共要一监督、二帮助
·撤离民运圈,才能真正为民而运
·地震预报和老百姓的知情权
·又一个震前预报证据,证明中共有关方面撒谎成性
·四川教育厅公布的学生死亡数据是否太离谱?
·马英九何苦发表不伦不类的感言?
·网路文摘启事:谨防假冒和病毒
·真民运人士对民运圈极度失望等网文两则
·驳秦晖(题外谈一下道德问题)
·如何看待当前如火如荼进行的全民道德大讨论
·为美国公民胡安宁到中国定居送行
·声援瓮安,维权抗暴、结束中共一党专制
·中国社会的沉沦和巨变,让人感慨!
·两百年左倾倒退大潮,会有两百年右向加速进步作补偿
·变骚乱为起义
·未来中国基本国策的一些要点
·未来中国一些重要的社会原则
·答洪哲胜先生的按语
·"保卫资源!保卫产业!保卫金融!保卫全中国!"
·重发支持红杉军反腐倒扁,劝告绿营划清界线的几篇文章
·索尔仁尼琴和俄罗斯的悲剧
·就俄、格冲突和华国锋问题答朋友问
·旧事重提:王有才关于虹桥机场事件的说明,及虹桥机场事件经过
·退盟声明
·毒奶粉和金融危机:不同的社会基础和同一类问题
·中国股民,请认清中国股市的本质,它有可能彻底崩溃
·再谈毒奶粉和金融危机的教训
·中国模式的本质:专制、奴役、掠夺、盗窃、卖国和苦难
·研究土地问题,揭露中共抢劫掠夺
·十余年来关于改革程序和农民问题的几篇文章
·秦晖先生和自由主义者们的一些欺骗手法
·当代中国三农问题的实质
·中国自由主义:概念、祸害和欺骗手法
·人的三种境界和四个类型
·是否坚持政治改革先行,是民主派的真、假标志
·左派和右派联合推动政治改革
·讲一点道德常识
·对台湾的一点希望
·神经失常或别有用心才会宣传告别革命
·简评胡平《民主与革命》
·国内网民怒吼,呼唤反抗
·大陆网友继续以激愤情绪抨击林嘉祥和中共当局
·网上评论两则
·再次批驳民运中某些真正的奴才对平反一词的攻击
·读帖有感:贵和贱
·问几个问题,有人信吗?
·谈革命和起义的时间预见问题
·金融海啸的相关理论和解救法宝
·对魏京生先生错误说法的批评
·与台独人士的一次网上争论
·中国民主事业的最大困难
·我对《08宪章》的初步看法
·分清两种不同性质的暴力
·我对《08宪章》的看法和策略
·网文两则
·人权高于主权也是中共宪法条文的必然推论
·关于王雍罡造谣文章的通信
·界历史上多数情况是落后野蛮民族欺负先进文明民族
·台独分子喋喋不休的保贪腐谎言真让人烦
·台湾道路硬搬大陆是民族精神的自杀
·答害羞人儿:我为什么要反对台独?
2009年
2009年文章(可能有其他少量文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转贴“民运”和“官运”等两文

   
   网路文摘—4665
   
         leebai:“民运”和“官运”
   

            2010-02-01
   
   
   刚吃完饭,消化消化,写几个字算了。
   
   最近论坛上越来越有“官运”的苗头,这次就连民运理论家胡平都出
   来搞“官运“了,可见“民运”是越来越没有市场了。
   
   比如胡平先生说:【其中还有一条是不可少的,那就是他们相信,虽
   然他们此前没少干过镇压人民的暴行,但只要他们现在放弃了武力镇
   压,转而接受抗议者的民主改革要求,民众就不会对他们先前的暴行
   再进行追究。】(这里提到胡平先生,只是举例,没有其他的意
   思。)
   
   俺这里的“官运”/“民运”,主要说的是我们把谁当作民主运动的
   争取对象,而谁又是阻碍势力。在胡平/格老等人看来是大众的素质
   不够导致中国不能民主化,所以土共倒台以后,这帮没素质的上来很
   可能变成一个新的土共。在他们眼里,大众是民主化的障碍。而他们
   民主化的主要策略,似乎是想说服土共,放下屠刀,“俺们不把你当
   敌人了”,“您也别把俺们当敌人,咱们和谐吧,咱们民主吧。”
   不太夸张的说,“官运”们似乎是以极大的善意和期望来对待土共,
   而对民众则抱有深深的戒心和怀疑。
   
   他们宣扬不要仇恨/不要敌人。直观地看,这个说法和土共是那么相
   似,都是和谐派。而这恰恰和中国民众的态度/选择相反。在民间可
   以说充满了仇富和怨气。你到相对自由一点的国内论坛上可以明显地
   感受到这点。许多话说的对比俺们这里的革命派还要冲。只要是骂政
   府部门,反应社会不公的,都可以看到极端的叫骂。这么看来,按
   “官运”们的思路,中国民主化的最大障碍是在于怀有“仇恨”的民
   众;而宣扬“和谐”的土共才是民主化道路上的战友和依靠对象。当
   然他们也许没有这么赤裸裸地说出来,这些意思仅仅是通过他们对土
   共倒台后中国的忧虑来隐含地表达的。他们说的【不要仇恨】很大程
   度上只是跟大众说的。土共对民众对民主人士也没有什么仇恨嘛。那
   么,是不是和土共站一起“教化”大众,让大众放弃了仇恨,中国的
   民主化就有望了呢?
   
   说实在地,俺也不知道他们这么选择对不对,因为这是无法证明的。
   俺只能说说自己的想法。
   
   首先,俺认为仇恨的根源在于社会不公。要减少仇恨就得逐步实现社
   会公平,而不是通过提高大众的“素质”,让大众练葵花宝典,放弃
   仇恨。
   
   第二,你可以自己放弃仇恨,但不能要求别人也放弃仇恨。“仇恨”
   权是受不公待遇者的基本人权,剥夺“仇恨权”既不可实现,本身也
   是一种专制。当“官运”们说“我没有敌人”的时候,他们仅仅代表
   他们自己,土共不会附和,大众也不会附和,所以可以想象这个声音
   的苍白与无力了。
   
   第三,民主化对大众有利,而对土共不利。当前民主化的主要任务是
   帮助大众维权,我们的战友是大众,我们的目光应该(主要)放在大
   众身上。应该放在如何更好地帮助大众/倾听他们的呼声,更多地考
   虑民主化的实际操作;而不是整天考虑那些虚头八脑/没有根据的所
   谓民主化后天塌的问题。
   
   第四,民主化本身是个均匀化的过程,就是社会从一极到多级,民众
   的权利平均化的过程。民主化主要是个行动的过程,是权利重新分配
   从而形成制衡的过程;而不(主要)是提高群众“素质”过程。那种
   所谓的群众素质不高的言论,以民众素质为由质疑民主化的言论都是
   错误和有害的。
   
   第五,说到素质,最差的就是土共。在逆向淘汰的中国,最坏的都在
   土共那里。他们是民主化过程中的主要障碍,对他们不应该报以过高
   的期望,不应该投入过多的精力。
   
   总之,我们争取的对象是大众而不是土共,我们搞“民运”而不是
   “官运”。这一点是一定要搞清楚的。
   
   
   网路文摘—4666
   
            给无敌人派说“有敌人”
   
              张三一言
   
   
   本文是对胡平《再谈两句“没有敌人”》回应。
   
   虽则『“没有敌人”可出自大慈大悲,大仁大爱;也可出自非暴力斗
   争必需的自制与宽恕。』但是,宗教旨意、道德意识不能取代政治斗
   争;斗争策略不可导致是非黑白不分;主观愿望不能取代客观现实。
   
   就一般而论,不管有敌人派无敌人派其目的都是变极权制度为民主制
   度;其手段都是以压力(硬力量压力和软力量压力)要极权者在和平
   抗争面前作出有实质意义的退让。问题是,无敌人派的压力很难成为
   压力,或有效压力。请想一下没有敌人派说:你杀吧,你要杀我、你
   杀了我的亲友同胞,你还是我的朋友,我还是爱你。请问这样的“民
   众对抗争的态度”是甚么压力?这种没有敌人的“抗议的规模声势”
   即使这压力大到有十三亿人参加的规模,也是无效的──说句大实在
   的话,这不是压力这是礼送给暴政者的奖励和助力。
   
   “只要他们现在放弃了武力镇压,转而接受抗议者的民主改革要求,
   民众就不会对他们先前的暴行再进行追究”,意思是说没有敌人是有
   条件的,条件就是你得先“放弃了武力镇压,转而接受抗议者的民主
   改革要求”。若果真如此,我宣布我不是有敌人派而是无敌人派。但
   是,对照现实,这句话包含了重大误导。我不知道也不代表其它有敌
   人派的思想观点和对这句话的理解。但是,我是在不受这句话误解的
   情况下的有敌人派。误导在于:现实中,刘晓波不是在暴政“放弃了
   武力镇压,转而接受抗议者的民主改革要求”条件下作出没有敌人宣
   示的,而是在自己被囚禁审判下、在民众受尽掠夺迫害的现实中作出
   没有敌人宣示的。所以刘晓波的没有敌人宣示是这样的:即使你现暴
   政坚持武力镇压、坚拒民主改革,即使你视我为仇敌,囚我于牢,我
   还是把你当作我的朋友而不是我的敌人。有支持没有敌人论者说,没
   有敌人是刘晓波的一贯思想,我提醒:而暴政也一贯没有不视民众为
   敌人;就是说刘晓波是在暴政视民众为敌的前提下宣称他没有敌人
   的,即暴政及施暴政者不是他的敌人。
   
   重复说一下,在抗日期间,若有一个中国人说,我们没有敌人,日本
   侵略者是我们的朋友而不是我们的敌人。不知道中国人作何反应?又
   如果日本投降后,有人说日本不是我们的敌人,这和前此说同样的话
   有何不同?我认为前者不能接受,后者可以容忍。现在刘晓波说的没
   有敌人,正如日本大兵举起军刀向中国人头砍下去的时候,有人大叫
   我没有敌人,日本人不是我们的敌人一样荒唐不可理解不可接受。
   
   所以,问题的实质是现今提出的“没有敌人”的含意是“宽恕那些原
   先干过坏事的人”还是宽恕现在正在干着坏事的人?还是宽恕现在正
   在干着的坏事?是将来暴政者放下屠刀后没有敌人,还是现在暴政正
   在操刀时没有敌人?
   
   『“放下屠刀,你不能杀我们,等我们接过刀来杀你。”那还搞得成
   吗?』这是理论高手对有敌人派作出致命否定的形象说法。不过我可
   以学习理论高手用同样逻辑反其意而用之。我说:『“紧握屠刀,尽
   情屠杀,你越杀,我就越当你是朋友,我就越爱你。”那操刀者还会
   放下屠刀?』
   
   我的主张是:请你放下屠刀,我接过刀来送到博物馆去;你不放下屠
   刀,我就拿菜刀来对付你。
   
   20100202
   
   
   
       胡平「再谈两句“没有敌人”」再谈两句“没有敌人”
   
   
   “没有敌人”可出自大慈大悲,大仁大爱;也可出自非暴力斗争必需
   的自制与宽恕。
   
   要专制者在和平抗争面前作出有实质意义的退让,取决于很多因素,
   例如抗议的规模声势,其它民众对抗争的态度,统治集团内部的分
   化,军警究竟对谁效忠,国际社会的压力,等等;其中还有一条是不
   可少的,那就是他们相信,虽然他们此前没少干过镇压人民的暴行,
   但只要他们现在放弃了武力镇压,转而接受抗议者的民主改革要求,
   民众就不会对他们先前的暴行再进行追究。
   
   当手无寸铁的民众,公开站出来,以非暴力方式反专制争民主时,如
   果他们对专制者说:“放下屠刀,你不能杀我们,等我们接过刀来杀
   你。”那还搞得成吗?
   
   因此,当民众以和平的方式反专制争民主,他们需要让对方知道,他
   们要求的是改变制度,而不是惩办具体的人;他们要制止罪恶,但不
   是要制裁罪恶的执行者;他们愿意宽恕那些原先干过坏事的人。在这
   个意义上,他们可以说他们没有敌人。
   
   这还涉及很多问题,需要进一步讨论。先说这两句吧。
   
   (作者来稿)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