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驳胡平《民主就是使不确定性制度化》]
徐水良文集
·民主最终仍然是手段,它的目的又是什么?
·两极化和中间势力
·值得注意的新动向
·捍卫法轮功人权是基本原则,不是权宜策略
·邪教不是罪
2000年,美国
·加强民运的情报工作
·中国民运中的革命和改良
·关于“权利”、“利权”和“法权”的争论
·为革命呐喊
·人本主义与社会民主主义及马列主义的对立
2001年,美国
·关于反对派运动的几个问题
·民主运动的现状和我们的对策
·真假爱国主义
·致美国人民
·杂论十一则
·中国民运情报组情报综合
·关于赖昌星案的四个文件
·中国民主团结联盟声明
·答国内朋友来信:
·给贵州朋友的信
2002年,美国
·再论盛大庆典式的革命道路
·重建根据地
·孙中山道路及其它
·与洪哲胜先生谈同一性、差异性和运动原因
·致中共海外情治人员的一封信
·这是什么社会?什么政府?!?
·应如何对待法轮功、藏独、疆独和台独运动?
·我们的任务和策略
·人本主义和唯物的关系
·30大于1000的启示
·转发民联章程并答国内问
·万能替罪羊――小农经济
·答国内朋友问:谈理想民主及其它
·高薪养贪
·致一个朋友的信
·我们为什么采取理性激进主义
·什么是理性激进主义?
·致国内朋友
·如何对待“三反一温和”方针?
·头脑、勇气和教训
2003年,美国
·与宋保卓先生探讨本体论等哲学问题
·宣传人本主义,反对钱本主义和实践本位主义
·在疾病问题上,中共历来撒谎
·行动起来,共赴国难
·六四反思和理论探讨
·答朱子:技术的专制异化问题
·对中共的审判和赦免问题
·关于信仰和执政党问题
·浅议中共对公共财产的侵占及偿还问题
·打击中共地下势力和亲共败类
·再论打击中共黑势力
·支持香港同胞,反对23条恶法
·停止退却,开始反击
·简谈理性激进主义策略
·未来世界的目标--取消常备军
·客串政治,不要孙中山及其它
·不能“以暴易暴”吗?
·不是革命压倒启蒙,而是反动压倒启蒙
·海外中文媒体的不光彩角色
·学术不能搞“民主”
·还是多一点骨气,多一点自尊好!
·9.11,一个悲伤的日子
·教育医疗商业化讨论1:反对医疗教育等领域逆历史潮流而动的“商业化”
·教育医疗商业化讨论2:搞教育必须舍得化大钱
·谈“狂妄”和“野心”
·关于两种革命的概念
·对刘建安先生文章的一个按语
·必须高度重视道德问题
·关于台独和统一问题
·谈“国父”
·大陆的检控趣谈
·对党治国先生《土地者,天下之土地》一文的不同意见
·按语简评冼岩《认识中国的方法论──兼答朱学渊先生》
·对几篇文章的按语
·中国理论界面临的翻天覆地变化
·教育医疗商业化讨论3:制止官僚对公共财产的任意掠夺
·对《“三个代表”入宪,有利和平演变》的讨论意见
·再谈道德和法律
·禁止信仰治国,提倡科学真理,保护持有及发表错误思想的自由
·对方家华《政变文化》一文的按语
·对唐伯桥《胡佳与温家宝》一文按语
·评伪改良主义的名言“腐败是改革的润滑剂”
·编者短评
·评温总理“贫者无自由”
·关于“以人和人的发展为中心,以人为本”
·再评伪改良主义的“一股就灵”
·胡锦涛温家宝和中共当前面临的抉择
·作好准备,迎接巨变――新年献辞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驳胡平《民主就是使不确定性制度化》

   

徐水良


   

2010-2-19


   

   
   不知道该怎么说你!你总是把事情搞反了!
   
   你老是搞这种诡辩的东西。总是抓住一个小的次要方面,把主要方面搞反了。总是故意把事实说反了。
   
   民主恰恰不是使不确定制度化,而是使法律、法治等等非常确定的东西制度化。
   
   专制由暴君的一时的个人意愿作决断,连法律也往往是废纸。谁也搞不清楚他是什么意愿,只能猜,非常不确定,可预见性非常小。而且,暴君随时可能改变态度,谁也搞不清他态度何时改变,也是非常不确定。
   
   例如谁也不会想到毛泽东会搞公社化,大跃进那一套;谁也不会想到他会搞文革。谁也不会想到他会打倒刘少奇,谁也不会想到他改变由宪法确立了的接班人林彪,打到林彪。
   
   相反,民主制度,是法治社会,一切服从法律,一切依法办事,非常确定。至少宪法和法律是可信的。至于决策,由民意决定,民意不会像暴君的意志那样,顷刻改变。即使改变,也比暴君的改变要慢得多,绝不会像暴君意志那样,顷刻反过来。老百姓生活在民众之中,随时都能感受到民意的变化。相对于暴君的意志,民意的可预见性,也要比暴君意志的可预见性大得多。
   
   因此,无论如何,民主要比专制确定得多。
   
   还有,中国当代反对派的历史,都是温和派缓进派攻击和反对革命,反对激进;激进派从来没有反对改良和缓进,从来主张两条腿走路。如果激进派不得不反击,那是因为缓进派对激进派的攻击污蔑或对中国民主事业的破坏。在这一点上,你也是闭着眼睛把事实说反了。
   
   
   附:
   

民主就是使不确定性制度化


   

胡平


   
   民主就是使不确定性制度化。譬如说,我们无法在实行民主的情况下保证某政党必定总是当选执政。
   
   亚当.普里泽沃斯基(Adam Przeworski)指出:民主不可能产生于实质性妥协;因为在民主制下,实质性妥协不可能具有约束力。
   
   他举了好几个例子说明这一点。其中一个例子就是:“关于保证免予追究威权主义权力机构的成员曾经犯下的镇压人民的罪行的问题。假定该权力机构以得到豁免保证为条件才同意放弃权力甚至自我解散。它这么做了,首次大选也进行了,但复仇党随后组织起来,并在选举中获胜,把威权主义权力机构的成员全部投入监狱。”
   
   假如现有的反对派代表人物对执政党领导人说:只要你们同意开放民主,我们将既往不咎。但是,执政党领导人还是有理由担心。问题不在于反对派方面是否有诚信,是否会遵守诺言。问题是,一旦开放民主了,结果就是不确定的了,到头来会出现什么结果,由不得你也由不得我,而取决于那时的民意。如果在开放民主后,冒出个复仇党,赢得大选,那时候,连你们这些原来的反对派代表人物都被边缘化了。你们原先许下的诺言还有什么用呢?
   
   既然如此,民间反对派中的激进派干什么还要对温和派那么不高兴呢?毕竟,在局面没有打开之前,反对派方面,激进派几乎没有存活空间,所以照例是温和派唱主角。如果激进派真的有自信,相信沉默的大多数必定会在自己一边,你们就该知道,温和派其实是在给你们作嫁衣裳,他们其实是在为你们铺路。你们乐观其成还来不及,还起劲地反对他们干嘛呢?
(2010/02/19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