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答国凯兄和周亚辉先生:]
徐水良文集
·简评递进民主制
·中共贪天之功为己有
·中国问题的哲学思考
·中共用特务控制反对派
·关于左右概念和自由主义概念
·保障错误思想的言论自由及相关的宽容态度
·简评秦晖先生《中国现代自由主义的理论商榷》
·进口西方垃圾文化的教训和覆辙
·不要越搅越臭
·建议多数民主党朋友不同意见转入内部讨论
·读胡星斗教授三篇文章
·谈甘地主义并奉劝中共不要把事情做绝
·近来发表部分观点汇编
·防止误导!
·西方人权,与上帝和神权没有关系
·谈一点与严家祺先生的不同意见
·胡锦涛到访纽约
·简评纽约抗议活动
·重发两篇文章修改稿(暂时未找到)
·简评李敖北大演讲
·近来部分短评观点汇编
·李敖北大演讲的骂和帮
·李敖清华演讲无耻吹捧中共摘录(暂时尚未找到)
·太石村的抗争经过说明什么?
·到工农中去
· “归队老同志”李敖和台湾危局
·拉大旗作虎皮的自由主义
·坚持理性激进主义的正确策略
·中西"上访"简要对比
·全国无数“太石村”呼唤革命
·中共打倒一个假黄世仁,制造无数个真黄世仁
·为“自由化”平反
·神六,胡安宁内奸面目的又一次暴露
·消灭共产党——已经没有几个共产党员不反对共产党了
·向忘我献身的朋友们学习
·“黑狼、白狼、眼镜蛇”
·不废除中共领导特权,就绝没有民主
·当代中国无法学也不能学甘地主义
·消除革命恐惧症,为革命呐喊
·抛掉幻想,做好准备,迎接革命
·驳世界日报的亲共汉奸理论
·与吴国光先生的一点不同意见
·不要对法律斗争抱不切实际的幻想
·对胡安宁(余大郎)《中国及中华民族考》的三点诘问
·最近在海外中文网站关于文化和文字的辩论选编(一)
·五四运动和左翼专制主义的教训
·从地图和工程制图谈起
·中共的保守惯性和胡锦涛的权术家性格必然导致中国大乱和共产党灭亡
·立足自己,操之在我
·认真揭露拉法叶案中共江泽民集团犯罪事实
·松花江污染事件再一次宣告中共“基本路线”的破产
·大家都来呼唤和准备革命
·就网上有关语言文字讨论,谈一些本人的浅见
·台湾选举简评和选后趋向预测
·中国大陆反对派在台海问题上的四种策略
·以革命反抗中共屠杀
·[评论]:忍无可忍!
·胡锦涛温家宝必须尽快向全国人民作出交代
·重提以暴抗暴、以暴制暴的原则
·关于宗教和信仰问题的一点意见
·[评论]:是从根本上思考基础经济理论中国经济问题的时候了
·发一篇旧文,驳胡安宁谣言(此文暂未找到,待找)
·正义党的特务铁证
·从太石村到汕尾,甘地主义的终结
以上2005年文章,绝大部分已经初步恢复
·北春记者亚依采访记录(本文暂未找到,待恢复)
2006年
2006年文章(可能有其他少量文章)
2006年文章(上半年4个月文章被破坏,绝大部分已经初步恢复)
·《网路文摘》新年献词:曙光在前!
·再谈革命概念和伪改良主义伪自由主义的错误
·实行“清浊分流、各自为战、互相配合、立足大众”的方针
·抛弃对立思维,蓝绿共治,打造抗共基地
·如何看待民运“内斗”(网文两篇)
·继承一切文化的有益成分,反对一切文化的反动成分
·中共灭亡的命运是必然的
·驳spring似是而非,欺骗性很强的谬论
·对spring先生的两个帖子的回答
·与中共对谈互动及有关理论问题
·宗教神本主义专制与世界当代文明的冲突
·没有政党领导,如何推进革命?
·反恐教训:宗教专制、政教分离和思想自由
·反对以任何宗教理由扼杀言论自由!
·令人遗憾的经济学领域
·走入邪路的改革凭什么“不可动摇”?
·真是丁子霖写的吗?错得离谱!
·谈民运整合
·当代中国统治集团是当代中国道德崩溃的罪魁祸首
·关于草庵居士的情况通报
·顺便写几句,经济学的重建问题
·文明风水轮流转
·这个世界真是乱套了!
·接刘京生先生来信件,本刊特发更正声明谨致歉意
·就东海一枭《高扬儒家理想主义旗帜!》谈一点看法。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答国凯兄和周亚辉先生:)接上页博讯www.peacehall.com

   
   水良兄:耶稣被羁押和被钉死在十字架上时,没有一个人为他说话 陈泱潮 [760 b] 2010-02-18 11:24:44 [点击: 0] (1046083)
   
   
   
   附件2:
   

“海外民运”和一部分国内民运真黑


   

(修改稿)


   

徐水良


   

2010-02-15


   
   
   网上有人说:“民运真黑”。
   
   我回答:应该是“海外民运圈”和一部分国内民运真黑,更恰当些,因为国内民运比海外要好些。
   
   我刚刚与坐过牢朋友议论,海外民运是我们这辈子碰到的最黑的群体,比劳改队还黑。海外民运中也有好的,就像劳改犯中也有政治犯。但整体说来,比劳改队坏多了。
   
   劳改犯中的刑事犯,还有道德底线,他们虽然犯罪,却还保留着很多常人品质,还有江湖义气,还有打抱不平的正义感。他们尊敬政治犯,一般不会与政治犯过不去。他们看不起告密的,看不起造谣的。
   
   但海外民运却没有道德底线。什么谣都能造,什么坏事都能干。像这一次,没有敌人派到最后,拿手戏就是造谣。把大家都知道的,已经辟谣多少次说明过的,正义党,鲍戈等造谣帖或冒名造谣帖拿出来攻击。如果这些人在劳改队,一定被打抱不平的劳改犯整死。
   
   我与好些坐过牢,在海外民运中混过,或仍然留在海外民运中的朋友聊过这些问题,大家基本上有相同看法。
   
   好在在下已经撤离了,十多年噩梦过去,回头看,真是让人透心凉。
   
   当然,这里讲的民运,指的是狭义民运圈,不是指广义民运,不是指全中国全民族的神圣的民主事业。广义民运永远是伟大的事业。
   
   我从1973年开始从事民主运动,是文革后最早搞民运的。搞民主运动37年了。几乎一辈子献身于民主运动,在狭义民运圈中滚了几十年,连民主运动的名字,也是我取的。不到极度伤心,不会撤离民运圈,更绝不会讲这个话。但是,这个民运圈,实在是太让人伤透心了。
   
   
   附:所跟帖:
   
   按:我觉得现在就是揭露这件事情的时机,到底都是哪些人曾经串联起来发起对高智晟的公开谴责?民运内部蛮奇怪的,一些事情是无论如何也不能够保密,因为他们团体松散没有统领。但是有些问题无论如何也弄不明白到底事实如何,例如上次高智晟郭飞熊被拿下签名的事情,就真能辩个七荤八素的晕头涨脑。短短几天发生的事情,竟然在高寒方面极为坦白的公开信件以后,也不能够弄清事情的原委,一些内容还只能够猜测。刘晓波竟然一直没有站到前台来,也算是心理素质极为出色。民运真是黑呀,令人不寒而栗。
   
   
   
   附件3:
   

黑白颠倒的世界


   

徐水良


   

2010-2-16


   
   
   多年以前,我与一个被人称为铁汉的朋友私下谈心,非常感慨。他说:在监狱里,我们这些人骨头硬,大家尊敬,是英雄;可是到了海外民运,骨头软倒成了英雄,我们这些骨头硬的,倒成了另类,招人恨,需要遮遮掩掩,免得被人仇视。笔者深有同感,到海外后,也几乎到处感受到海外民运是一个道德观念黑白颠倒,远远不如监狱劳改队的地方。
   
   过去多次争论,这一次有没有敌人的争论,也是同样。
   
   像在下这样,第一次入狱时,是1975年中共统治全面专政最黑暗最恐怖时期,稍有反党反社会主义反毛泽东思想的,就可能被枪毙。我们提着脑袋,进了监狱。在监狱中拒不屈服,拒不认罪,并且还要写文章批判当时错误理论,进行抗争。幸运地,四人帮垮台,没有掉脑袋,坐牢三年几个月,只享受的死刑犯那样待遇,戴铐两个月,手肿得像大馒头,铐子全部陷入肉里。此外就是没日没夜的饥饿,饿得皮包骨。
   
   接着,又在1981年第二次进监狱,这一次,掉脑袋的可能性大大减少了,但受罚和危险,仍然比以后大得多。在下仍然拒不屈服,拒不认罪。不仅不屈服不认罪,而且写了触及中共命根子的《批判四个坚持》作为抗争。以后又写了一系列批判中共专制主义敌人的文章。最后坐满十年牢。
   
   此后,又因为对抗中共,不服中共毫不讲理的“剥夺政治权利”,被行政拘留,再次入狱15天。那就纯粹是小意思了。
   
   但在这些争论和现在这一次争论中,刘晓波这类竹筒倒豆子屈膝投降的英雄,不仅是伟大的英雄,而且变成了造神运动批评不得的神;在下这些不愿屈服的坏蛋,变成了“躲在最安全的地方高喊‘有敌人’”、“叫别人当烈士,自己享受革命成果”的胆小鬼。
   
   所以,像格丘山这样不知从哪里钻出来的人物,有权蔑视在下这样从1973年开始从事反对派运动37年的胆小鬼,并大肆造谣诽谤。
   
   至于武宜三和小乔这样的英雄,一定具有类似于刘晓波,而比在下这些胆小鬼光辉万倍的光荣经历,所以,他们有权蔑视和丑化我们这样的胆小鬼。
   
   所以我特别请求小乔、武宜三,格丘山们,讲讲你们的光辉历史,让我们这些胆小鬼有你们作光辉榜样,可以好好向你们学习。
   
   没敌人派对有敌人派的人身攻击,无所不用其极。但这仅仅是“海外民运”黑白颠倒的世界或群体的一个小现象。
   
   
   附:
   
   小乔:这是俺朋友写给螃蟹们的——武宜三致三妹、水亮等革命家
   
   2010-02-16
   
   武宜三定律第四
   
   三妹并各同志:武宜三向大家拜年!
   
   谢谢你不断的耳提面命,我终于明白---
   
   
   第一,刘晓波先生是个胆小鬼,他因为说了“我没有敌人”,才被轻判11年;他如果说“我有敌人”,那就一定没命了,所以他是由于贪生怕死才这么说。
   
   第二,你们躲在最安全的地方高喊“有敌人”、“战斗”,当然也算是勇敢的战士,叫我佩服。只是,你们能否再勇敢一点,回到中国去(别告诉我,你已经入了外国籍,回不去了,呵呵),在北京或者什么地方,当面告诉共产党:你们是我的敌人。那样,我自然会更加敬佩。
   
   第三,这个世界最轻松的一件事,就是叫别人当烈士,自己享受革命成果。例如,我就劝过你们中的一位朋友,不要真的动手杀共产党人;我就是怕他假戏真做,上了同志们的当。中国的烈士已经太多了。
   
   第四,为什么“美國歷史,人家出現那么多的先賢智士”,我猜想,大概人家美国人不像我们贵国同胞这样喜欢咬来咬去,喜欢落井下石;见不得别人好;都是乞丐了呢,还要计较:你怎么要到了馒头,我才要到稀饭?都是狗了呢,还要眼红“你搶到的骨头比我大”。
   
   第五,我的结论---姑且算“武宜三定律第四”吧---中国人不亡种灭族,那就没有天理了。
   
   敬呈以上五点,供你和同志们口诛笔伐,以增斗兽场的热闹。
   
   祝虎年
   
   文运亨通,斗劲更足!
   
   你的同志:武宜三
   
   大年初三
   
   (2010/02/15发表)
(答国凯兄和周亚辉先生: 全文完博讯www.peacehall.com)

[上一页][目前是第2页]

此文于2010年02月19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