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没有敌人的刘晓波论敌人和战争]
徐水良文集
·诺奖评论(汇编7)
·说几点几乎公开的秘密
·诺奖评论(8)
·就刘晓波问题答李悔之先生
·答刘荻
·诺奖评论(9)
·揭示陈尔晋真面目、他的谣言和被他搅乱的某些历史真相
·驳曾节明——陈泱潮那些东西是信仰吗?
·中国教育的耻辱
·鼓吹卖国当汉奸的人绝不可能是真民主人士
·原来刘派呼吁释放刘晓波是演假戏
·答朋友:不要过分重视对方边角料
·刘派偷改《我没有敌人》(附按语)
·驳胡平
·网友评论三则
·与刘荻论战实录
·关于《民运精英大起底》,为郭罗基先生辨
·荆楚:“和平理性非暴力”是违背基本常识的废话
·小学水平评大学及其它
·对老蝎文章的几点评论
·三言两语初评方绍伟文章和“公地悲剧”
·对吴义龙和秦永敏先生的一点赞扬和希望
·关于刘晓波问题的通信
·刘晓波不靠正路靠异路出名
·答方绍伟先生
·答方绍伟先生
·对方绍伟先生谈一些常识性问题
·对方绍伟先生后一句话的补充批驳
·颠倒的现行社会科学和意识科学
·真正笑话:方绍伟暴露自己是假学者假经济学家
·方绍伟先生又一次自打嘴巴
·愚蠢到家的线人花瓶民运
·说一说方绍伟先生的错误从哪里开始?
·主张政权即产权就是主张国家奴隶制
·评刘晓波对方励之的批判
·徐水良答小乔和张健
·今日关于刘晓波的评论和讨论选
·王希哲帮中共宣扬中共自己不敢宣扬的违宪歪理
·方绍伟先生不搞实证搞反实证和“规范冲动”
·刘刚:见证刘晓波去中央电视台作伪证
·随笔四则:之一、中国海外民主事业的最大困难
·之二、写不写悔过书不一样
·之三、这是一场未来的战斗
·之四、中挪之间没有实质性裂痕而演假戏
·土义和团和洋义和团
·准备体制外的革命转型
·思想和信仰自由的一些基本含义
·人民币的历史性转折
·短评两则:儒家别学洋义和团;关于曲阜教堂问题
·评彭剑许志永等调查报告
2011年
2011年文章(可能有少量其他文章)
·关于民运的派别划分
·再谈中国民运派别问题
·为线人花瓶民运起草《呼怨书》
·关于刘晓波媚共谎言问题
·评“撞死十个八个,看他还敢拦”
·海外一定要比国内调子要高一点
·写给许志永先生
·对许志永先生的一个意见
·支持任不寐先生的言论自由
·香港反对派组织和黄雀行动之谜
·一个水果摊推翻突尼斯强人政权并按语
·陈泱潮吹捧江泽民当皇帝代表作之一原文
·转发别做梦了!慈禧太后再世又怎啦?并按语
·驳李劼对方励之先生的诬蔑攻击
·张三一言批判李劼和余杰反共和谬论
·和平奖颁奖大会上空椅子默默诉说
·总攻前必须扫清外围
·革命前无形组织和革命中急速形成有形组织的重要性
·见好就收、见坏就上是典型的机会主义策略
·中国人,准备上街
·中共特务线人的一个诡计—关于闯关回国问题的总结
·革命,该轮到我们了
·信仰、理性、科学
·说几点外汇储备的问题
·埃及革命的教训究竟是什么?
·儿戏或是演习?
·对革命派朋友们的一个建议
·对中国民主革命的建议
·对中国民主革命三点补充建议
·警惕中共情报机构争夺花季革命主导权
·如何把儿戏变成真戏
·一点看法:魏京生先生说花季革命时机不成熟是不对的
·茉莉花革命以来我的部分内部信件
·为什么要公开我的内部信件?
·没想到高寒像刘刚一样无耻
·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
·写在国内茉莉花暂时“三而竭”之后
·中国与埃及的差距及可能的相应对策
·政治和军事的相同规律和不同原则
·“微笑散步”是脱离实际和民众的机会主义策略
·革命派,别气馁
·简单介绍王军涛先生出国以后的表现
·今天笔者在推特上部分发言
·敦促三蟊贼停止冒名争功和诱捕
·南京保梧桐“千人静坐”无人佩戴标识(转发)
·联军对卡扎菲动武的法律依据
·强烈希望西方国家创建新的真正的自由中文广播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没有敌人的刘晓波论敌人和战争


——到底有没有敌人?


   

徐水良


   

2010-2-10


   
   [按]今天花了两个小时,浏览了博讯上《刘晓波文选》百分之几。录下刘晓波论敌人的一些语录。供大家学习参考。至于他是不是像他自称的那样,属于“没有敌人”的人,请读者自行判断。
   
                   ——徐水良2010-2-10
   
   
   “国家”业已成为一种恐怖主义架构;在广泛的意义上,以盗用“国家安全”的名义屏蔽和迫害难属们啼哭,比任何“反人类罪行”更为骇人听闻。因此,当两位失去儿子的母亲和一位失去丈夫的妻子,仅仅因为为冤死的骨肉至亲讨还公道而被拘捕时,“国家安全”先成为普世伦理的敌人,后成为基本人伦的凶手,再成为墓场的垄断者。
   
   ——《关于丁子霖、张先玲、黄金平被拘捕事件的紧急呼吁》
   
   
   中共之所以不敢对台湾动武,还不是害怕陷入与全世界为敌的孤家寡人的境地。只要专制的中共敢于打响对民主台湾的第一枪,它就会发现自己的周围全是敌人,不仅在西方、就是在东方也没有一个朋友。
   
   ——刘晓波:《中共十六大综合症》
   
   中共政权对绝对权力的贪婪,对人性的阴暗而恶意的恐惧和猜疑,使它本能地处在草木皆兵的惊惧状态,没有敌人也要虚构敌人。这种本性并没有因为20年的改革开放而有实质性的改变。
   
   ——《镇压下的辉煌》
   
   在这场漫长的战争中,智者苏格拉底也毅然走上战场,作为甲兵参与了三次战役,每一次的表现都堪称刚毅勇敢。更可贵的是,当雅典败于斯巴达之时,苏格拉底对战败教训的反思,既出于深沉的爱国之情,又保持了清明的理性之思。所以,他非但没有象其他爱国者那样,要么互相抱怨地推卸责任,要么咬牙切齿地诅咒斯巴达,反而以谦虚的姿态批评平庸的雅典人而称赞“优秀的斯巴达人”,在与优秀敌人的对比中总结雅典人的弱点和失误。他还大声号召自己的同胞要重视敌人的成就、学习敌人的优点。
   
   总能看到别人的弱点和错误,仅仅是小聪明;而经常能发现自身的弱点和错误,才是大智慧;敢于揭露和批判别人的弱点,仅仅是燕雀之勇;而敢于正视自身和自我批判,才是鸿鹄之勇。犯错和失败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不肯认错和推卸责任,也就是不肯从自身寻找失败的原因,而总是把失败归咎于外在原因。反过来,只要肯于从错误中、失败中学习,特别是向你的对手和敌手学习,一次失败就将换取长远的成功。
   
   
   苏格拉底,这位叮在古雅典光鲜肌体上的黑色牛虻,以针针见血的尖锐,表达着他那深沉而睿智的爱国主义。
   
   ——《向敌人学习——苏格拉底的爱国主义》
   
   中共镇压法轮功本来就是独裁者的“权力恐惧综合症”的过敏反映,是一切专制制度虚构敌人、进而制造敌人的统治传统在当前的延续。但是,改革开放以来,除了“6.4”大屠杀之后的高压时期、要求人人过关的表态之外,这种恐惧还很少通过全国性的批判来进行如此淋漓尽致的表达。因为邓小平时代对毛泽东时代的全民动员式的大批判政治也有切肤之痛,所以邓小平在执政后才从《宪法》上废除了赋予群众性大批判运动以合法性的“四大”。邓小平万万没有想到,他钦走的接班人出于山穷水尽的无奈,现在又不得不玩起毛泽东时代的政治游戏。
   
   ——《向良心说谎的民族》
   
   纳粹的种族大屠杀是为了达到种族纯洁的手段,但是在实施这种手段时,就必须用纯洁种族的目的来为种族大屠杀辩护;共产极权体制是为了实现解放全人类的高尚目标的手段,实际上却变成用解放全人类的理想来为维持极权制度进行辩护,最终就变成了一切目的论的意识形态说教,皆成为独裁者为达到不放弃绝对权力而使用的欺骗手段,永葆极权体制才是独裁者唯一的目的。
   
   于是,目的变成了手段,手段变成了目的。就韬光养晦来说,就是用复仇的正义或成功的正义等目的来为放弃尊严、自讨其辱、戴着假面、背后阴谋等手段辩护,用做人上人的目的来为自甘于非人的生存策略辩护。而一掀开老底,才看清正是目的的龌龊才导致了手段的下流,手段的下流恰恰是为了达到龌龊的目的。
   
   这其中的绝大多数人,除了对自己的既得利益有着聪明的计算外,其他方面不过是跟着起哄而已。你怎么能指望对身边的强盗俯首帖耳的路人,有一天会为了民族尊严而战。
   
   ——《韬光养晦:一种下流的外交智慧》
   
   只有毛泽东而没有新中国,才是中共执政后的历史真相。党天下的极权和暴虐之程度远远超过历史上任何“家天下”。
   
   中共所进行的“阶级灭绝”,不要说中国古代传统的“文字狱”、宫廷倾轧和改朝换代难以比拟,就是斯大林的集体化和“大清洗”、希特勒的“种族灭绝”等等的残酷,也不能与之相比。中共不仅要从肉体上灭绝生命,而且要在尊严上和人格上彻底地摧毁人性。
   
   ——《只有毛泽东.没有新中国》
   
   悲愤,难以想象!难以言表!我想为死者献血!我想参加反恐怖部队!无论是哪里组建的,只要能够消灭恐怖主义,我都参加!我想跨过太平洋,参加全纽约市动员的救助!我想把我的生命当作救援的天梯,伸向从高楼中求救的人们,让那些绝望中的无辜者在遮天蔽日的浓烟中看见曼哈顿上空的蓝天!我想化为一棵常青树或一捧泥土,在坟墓上为那位52岁的飞行员守灵!世贸大厦坍塌的一瞬间,我想化作一块坚硬的石头,与大楼一起沈下来!
   
   这不是文化之间的对立,不是民族之间的相残,不是弱小者在被逼得走投无路之时,向强者被迫复仇的正义,而是对生命、自由、和平的邪恶挑战,是针对无辜平民犯下的反人类罪!这种罪恶甚至超过当年的珍珠港被偷袭,因为一个人的生命胜过千百顿钢铁的军舰!因为珍珠港是军港,偷袭是针对军人、且是在二战期间。而此次恐怖活动,偷袭的是世界金融中心纽约世贸大厦,纯粹针对的是平民,而且是在和平时期!
   
   整个世界都在谴责灭绝人性的恐怖主义,就连美国的老对头古巴都作出了异乎寻常的人道姿态,表示震惊、悲哀,提供人道援助和开放机场。而在大陆,网上的大多数声音居然与那些上街欢庆的少数阿拉伯人一样,而且是更为恶劣的幸灾乐祸。我真不知道自己是生活在一个怎样的国家。电视台没有及时的直播,已经剥夺了民众的知情权,已经丧失了媒体的天职,已经是对无辜殉难者的亵渎了;那些在国内各大论坛上发泄积怨、幸灾乐祸的网虫们,就是最灭绝人性的看客,甚至比恐怖份子更残忍、更下流!这样的邪恶人性,甚至都不配为之感到耻辱。
   
   ——《我想为捍卫生命、自由与和平而战》
   
   “9.11”恐怖惨案,引起了整个世界的震撼和谴责,各国政要纷纷发表措辞严厉的讲话,发誓支持美国与恐怖主义战斗到底。接下来的当务之急,一是人道救助,一是打击恐怖主义。对于受难国美国来说,特别是对那些丧生于恐怖偷袭中的无辜平民的亲人们来说,惩治元凶及其庇护国是必须的,但是这种打击的道义基础只能是基于普遍的人类正义,而决不能成为基督教文明与伊斯兰教文明之间的“圣战”,象中古时期的十字军东征;更不能是白种人与阿拉伯人之间的种族仇杀,象历史上无数次基于种族理由的复仇和杀戮。所以,防止反恐怖主义之战堕入反阿拉伯和穆斯林的种族及宗教之战的深渊,就变得尤为重要。
   
   我欣喜地看到,美国在准备向恐怖主义开战之前,尽最大可能与世界各国进行沟通、协商、合作,甚至包括伊朗这样至今没有外交关系的宿敌。
   
   我真诚地为惨剧中的亡灵祈祷,也抱着这样的信心为世界祈祷:全球的高度共识和美国寻求更广泛支持的努力,使这场人类文明对恐怖主义的战争,成为人类团结一致创建世界新秩序——珍视生命、热爱自由、坚守尊严的爱的秩序——的战争,使恐怖主义的卑鄙暴行所带给人类的遗产,不是对无孔不入的恐怖主义的无奈、恐惧甚至纵容,不是对人类的自由之正义丧失信心,不是多样的种族、信仰、国家、意识形态之间的冲突愈演愈烈,而是恐怖主义的无处躲藏,人类正义的全面伸张,自由主义秩序的加速普及,提升人类共同维护自由与和平的决心及勇气,使人肉炸弹式的亡命徒不再成为圣徒或英雄,而是作为残暴歹徒受到人类的唾弃,使大灾难后的人类对一个爱的世界的达成更有信心。
   
   ——《不要让无辜者的鲜血白流》
   
   特别是对付诸如恐怖主义这样极端的人类公害,美国在使用武力时不应该有任何犹豫。只有果断坚决,才能制止类似9.11灾难的再次发生,减少日益国际化的恐怖主义和大规模毁灭性武器的威胁。这样的选择,相对于绥靖主义和后发制人的战略而言,其成本和代价也会相对小些。这是美国最大的国家利益之所在,因为它事关美国的安全和自由之存亡;也是整个人类长远利益之所在,因为它事关世界和平的存续和全球民主化的发展。
   
   半个多世纪以来,美国一直处在世界的中心位置,先后经历了二战时期法西斯主义的威胁和冷战时期的共产体制的威胁。尽管这两个敌人皆是巨大而邪恶的,但也是明确而清晰的,所以西方盟国容易形成坚定、明确和广泛的高度共识:对发动侵略战争的法西斯诸国,盟国的战略是全面动员的总体战争;对前苏联为首的邪恶帝国,盟国的战略是全面遏制。在这两次对抗中,美国皆是西方盟国的领袖。二战的胜利也把曾经是法西斯轴心的三个主要国家中的两个半纳入的西方的自由同盟。
   
   然而,处于世界风口浪尖的醒目位置上的美国,注定要成为一切邪恶势力的最大克星,因而成为邪恶势力的首要敌人,进而成为恐怖主义的首要攻击目标,也就不足为奇。9.11正是穆斯林的极端原教旨恐怖主义这种邪恶势力,针对美国制造的迄今为止最大的恐怖主义灾难。
   
   是的,反恐战争具有“时不我待”紧迫感,它要求美国及其盟国做好准备,随时采取迅速而果断的先发制人行动。
   
   我认为,为了应对无孔不入的世界性恐怖主义威胁,小布什政府的"先发制人"战略是正确的选择。虽然,我们不能把伊斯兰原教旨的恐怖主义视为继法西斯和共产主义之后的对自由世界的第三大极权主义挑战。但有一点是明确无误的:产生这种威胁的文化及制度根源,必定是极为不宽容且嗜血的,其实施邪恶目的的手段,完全不同于二战和冷战,而是带有全新的野蛮性质:
   
   1、法西斯和共产主义的极权邪恶是明确的公开的有特定国界的,而恐怖主义的邪恶是隐藏的暗中的超国界的;
   
   2、前者发生在战争时期和冷战时期,是国家与国家之间的战争以及两种制度之间的对抗,而后者发生在和平时期,是国家与全球性恐怖组织之间的战争,以及不同宗教文化制度之间的冲突。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