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雪番
[主页]->[人生感怀]->[雪番]->[不看春晚]
雪番
·裤衩里的焦虑
·被时代的悲哀——飙车随感
· 当贪官成为理想时
·写在辉煌
·正义的权利——我看张剑抗暴
·陨灭——星光大道看星光
·自焚所思
·人民这个鬼东东
·如果没此“现实”,世界如何联想
·末世随感
·没有底线人人都在危险之中
·晚霞或许炫目,然而绝不是风景
·刁民的兴起
·一首不能不唱的红歌
·苦难——忽悠,愚民的枷锁
·不看春晚
·关于自由的独白
·尊严的故事
·岁月
·又一个专制魔王
·我的地盘我做主
·别迷恋哥 哥只是个传说
·三言两语谈专制
·异议——民主不可或缺的生态
·我们离一只蟑螂有多远呢
·谈友谊
·杂思
·献爱心还是被打劫
·那个叫祖国的家伙死了
·“钱云会事件”的警报
·药家鑫为什么会杀人
·谈感恩
·娱乐至死里的信息
·媚权与媚众
·谁杀了药家鑫
·和人大副委员长合影——比附里的牵扯
·中国人为什么没尊严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不看春晚

    春晚一年不如一年,作为极其重要喉舌之一,娱乐只是附带,随着公民意识的崛起,常识的回归,真相的水落石出,愚民教化的作用就越来越吃力,不靠谱的假话愈来愈是个技术活,既是晚会,首先是娱乐,而娱乐又不能成为主角,更要逗人开心,怎么办下去,搁在谁身上都是难事。
   
   
    屁民如我,在这个时刻,早已严阵以待,拒绝洗脑。
   

   
    话又说回来了,看春晚不是一年两年,习惯是多年积淀。家人在此团圆,绕不去这坎。
   
    这个春晚,呆在电视前的时候并不多,因为愚民动作过猛,立即就要反胃,趋而避之。说句实话,看春晚私下是冲着赵本山而去的,这丫总还能逗人开心,虽然过后恶心。“笑一笑,十年少”,古人说得在理,欢乐着实稀缺。
   
    当朱军,董卿在小鸡鸡里描述农民生活的《捐助》并过渡到本山大叔的时候,我便断言,这个节目准定失败。你可以拿一堆垃圾做成八宝粥,但无中生有的装逼一定是死得很难看的理由。
   
   
    果然,一个农民自己尚在贫困线上对付着生存,却要大公无私地倾其所有去扶贫,并意志坚定地拿别人钱去奉献,显得很党妈,很cctv,很为人民服务,很被人民服务,每个毛孔钻出的信息源都是虚假的,装逼的,猥琐的,阳痿的,不惦记寡妇是不可能的。另外,扶贫是政府的事,你不作为,不拿钱为老百姓办实事儿也就罢了,还惦记着老百姓兜里的那三瓜两枣,算个什么鸟事。
   
    至于赵忽悠,底层刁钻狡猾本是源于生活,不是什么光明面,但是生活的事实面,小骗子有娱乐性因为是生活。今儿硬整成高大全,跟雷锋拼,这都是啥年代了,也不是赵忽悠的长处,良知换配给的时代,这么一想,不靠谱也就靠谱了。
   
    今儿还有个小孩儿节目——“喜欢我吗”,总算想到孩子了,本想赞一句,可怎么感觉那一张张小脸儿下有另一张脸,哪是张老脸,不忍目睹的老脸,你说我怎么喜欢得起来呢?
   
    唯一值得伸大拇哥的是没大整红歌,赞一个。渝督的文革风暴让人警惕,没有法治的血雨腥风殷鉴不远,看来历史自有其逻辑,自有其走向,独裁不可信,倒车必有风险,渝督还有戏吗?手下的现任局长已经为在押的前任局长唱起了赞歌,时局翻云覆雨之间,不定谁打在网里。
   
    在谎言的难度不断加码的语境下,娱乐为功能的春晚娱乐却不能成为主角,春晚最终成为春挽。底层的插科打诨总是喜闻乐见,而底层笑星蜕变为喉舌则是自行缴械,本山大叔的辉煌岁月就此过去了吗?一个帮闲的奴才必定心力交瘁、难以为继,从而被社会抛弃,应是板上钉钉的。
   
   
    在一个自由被层层设卡祖国,哪里有真正的娱乐,真正的娱乐在哪里呢?在柏林墙被推倒奔向自由的人流中,我看到如花的笑脸。

此文于2010年02月15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