析世鉴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广斫鉴
[主页]->[析世鉴]->[广斫鉴]->[蕭一葦: 孫立人將軍言行簡記 ]
广斫鉴
◆ 行政亂象 ◆
·趙世洵: 东北見聞錄
·齊世英: 东北的悲劇——从接收到淪陷
·王德溥: 东北淪陷的痛苦教訓
·梁肃戎: 目睹东北的悲劇
·劉毅夫: 勝利後隨蔣夫人去長春
·金典戎: 东北淪共的一頁痛史
·金典戎: 長春俘虜營里八百廿名壯士
·金典戎: 林彪是怎样「貧儿暴富」的?——「东北沦共痛史」續篇二則
·李久泮: 东北二十萬保安部隊處置經過 (書簡三種)
·田雨時: 白山黑水北虜恨——东北接收三年災禍罪言(外一種)
·于 衡: 此恨千秋——蘇聯紅軍在东北的姦淫擄掠與共匪踞东北之憶
·董文琦: 亡友張莘夫四十週年祭
·董文琦: 兩任瀋陽市長
·董文琦: 东北失敗檢討
·董文琦: 东北失敗檢討答問
·王奉瑞: 东北接收與大陸淪陷前後的經歷
·張式綸: 接收东北失敗之探討
·劉博崑: 陆沉首当记
◆ 東北戰事 ◆
·石 覺: 戰塞外•悲平津
·劉玉章: 东北戡亂戰爭親歷記
·劉毅夫: 蓋棺論定劉玉章眞乃是英雄虎將
·羅友倫: 东北戡亂作戰述往
·陳嘉驥: 孫立人的是非過功
·陳嘉驥: 杜聿明孙立人失和始末
·陳嘉驥: 李立三緩兵之計——中國大陸沉淪序曲之一
·王鐵漢: 從东北之接收談到东北之淪陷
·王鐵漢: 东北之第二「九一八」
·舒适存: 辽西恨
·陳嘉驥: 傅作義、楚溪春與安春山
·王鼎鈞: 东北 那些難忘的人
◆ 南府政要 • 熊式輝 ◆
·馬五先生: 政海人物面面觀•熊式辉
◆ 蘇俄在中國 • 蘇俄祸新疆 ◆
·鐘起鳳: 記蘇俄在新疆導演的一齣舊戲
◆ 共諜與戡亂危局 • 華北共諜案 ◆
·黄天邁: 勝利還鄉記
·塞外客: 華北大間諜案全盤內幕
·谷正文: 北平時期的國共情報鬥爭
◆ 戡亂戰爭 • 中華民國空軍戡亂作戰 ◆
·徐康良: 從抗戰勝利到撤退來台
◆ 戡亂戰爭 • 華中戰局 ◆
·馬國順: 追勦共軍李先念瑣記
·王春鳴: 踏出母校走向戰鬥
◆ 戡亂戰爭 • 國軍後勤業務 ◆
·周力行: 由山东到上海
◆◆ 共諜與戡亂危局 • 經濟破壞 ◆◆
◆ 冀朝鼎案 ◆
·谷正文: 國統區通貨膨脹與中共的經濟戰爭——冀朝鼎共諜案之憶
……我們常常提出寸土必爭的口號,爭到同歸於盡,打到最後一人,結果我們能獲得什麼呢?政治上絕不可以如此,該犧牲就應該犧牲,婦人之仁是挽救不了大局的。平常看到死人很難過,但到戰場上是不能怕死人的,想打勝仗就非死人不可的。當然,共黨的作法是殘民以逞,但他也是有政策的,要實現他的政策,非犧牲這麼多人不可。我們過去在軍事上、政治上就太婦人之仁,結果才犯了不少錯误。
——盛 文
◆◆ 共諜聞人 ◆◆
◆ 綜 述 ◆
·馬志賢: 爲百萬雄師叫屈——大共諜劉斐•韓練成的傑作
·羅友倫: 由陸戰隊縱火案憶楚溪春、廖耀湘、鄭介民將軍談匪諜
◆ 劉 斐 ◆
·老 軍: 記紅朝最大『功臣』——劉斐
·熊 斌: 劉斐入贊軍事中樞前後 (外二種)
·秦德純: 言不由衷的劉斐——國防部往事
·盛 文: 說劉斐
·尹呈輔: 劉斐的的確確是匪諜
·劉沈剛: 回憶父親劉斐 (外一種)
◆ 韓鍊成 ◆
·黃旭初: 共特韓煉成怎樣送掉四十六軍?
·黃紉秋: 韓鍊成其人其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蕭一葦: 孫立人將軍言行簡記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析世鑑】製作組,提醒任何意圖對【析世鑑】發佈內容做再傳播者,請務必閱讀我們關於【析世鑑】發佈內容的各項聲明:

http://boxun.com/hero/xsj2

★【析世鑑】製作組,強烈鄙視任何未經著作人、著作財產權人或著作財產權受讓人等同意而略去原著述人、相關出版資訊等(例如:期刊名稱、期數;圖書名稱、出版機構等。)的轉發者及其相關行爲。

★ 囿於時間與精力,【析世鑑】所收數位文本之校對未能一一盡善,鲁鱼亥豕諒不能免,故我們忠告任何企圖以引用方式使用【析世鑑】文本内容的讀者,應核對有關文章之原載體並以原載體文本内容爲準,以免向隅。

★ 除特別說明者外,【析世鑑】收入的數位文本,均是由【析世鑑】製作組完成數位化處理。

   

◆ 彰往可以察來 • 顧後亦能瞻前 ◆

   

孫立人將軍言行簡記

蕭一葦

    我和孫將軍既無瓜葛之親,又無桑梓之誼,遠在民國三十一年,孫將軍任三十八師師長的時候,在我朋友手上看到我寫的隸書,正好他喜歡隸書,就要我的朋友,邀我去充任記室,那時我在憲兵司令部工作,一時離不開,直到民國三十三年冬,我才到達那邊,那時孫將軍已是新一軍軍長,他賦予我的職務,是處理公私函件,及一班應酬文字。還要我有暇多看子書。自此由印緬、而桂粤、而東北以至臺灣,常親左右者,達數十年,茲將其言行,就記憶所及,簡述數端。

    △ 老天有眼:這是孫將軍的口頭禪,他時常說:「做人做事,總要光明磊落,不要鬼鬼祟祟,因爲老天有眼。」

    △ 我信這裏:孫將軍的親家劉弋斯,曾經問孫將軍信什麼教,孫將軍指着自己的心口說:「我信這裏。」這正和達摩傳法,直指一心相吻合。

    △ 我心難安:孫將軍率三十師在緬甸仁安羌,援救英軍七千餘人出險,獲英國皇家勛章。中央日報隨軍記者戴廣德、大公報呂德潤,與孫將軍談到此事,孫將軍感嘆地說:「這個勛章,是我弟兄們血肉换來的喲,我一個人賞受荣譽,我心實在難安呀!」

    △ 官久必窮:有人談到某中將自鳴得意地說:「我,論學歷不過是中學畢業,論貴嘛,官拜中將;論富嘛,官久必富呀。」孫將軍說:「爲官那有工夫去發財咧,只有官久必窮。」

    △ 開良心會:通信指揮官吳燦禎,曾向孫將軍進言:「謂當今社會環攬,爲人不宜太方剛,有時不妨運用老莊哲學。」孫將軍說:「國家到這個地步,大家應該拿出良心來,做人做事。」於是成立「良心會」,每月開會一次,大家憑良心說話,檢討工作得失,在鳳山營區,高標誠拙兩個大字,教大家說實話,做實事,不投機,不取巧。

    △ 爲民表率:在一次宴會上,經國先生說笑話,正是大家哈哈大笑,經國先生忽然中止,大家請繼續講下去,經國先生說:「有人不高興,不好意思講了啊。」原來孫將軍正襟危坐,表情嚴肅,經國先生見狀,所以中止。事後,孫夫人對孫將軍說,你太不給人面子了。令人難堪,孫將軍說:「我們在座的都是國家的領導階層,應該爲民表率,怎麼可以和市井粗人一樣,何况還有女眷在!」

    △ 愛惜物力:孫將軍生活儉樸,一條馬褲,前後兩個圓補疤,是常見的,袜子破了,補了又補,在營房會餐,餐後必巡視餐桌。看有無掉落飯菜,民國三十九年陰曆元旦,三四○師師長胡英傑,向孫將軍拜年,孫將軍說:拜什麼年,走!跟我去看部隊。看到某部隊的厨房裏,炊事兵横一個直一個的躺在地上,醉醺醺的,孫將軍指着地上一堆堆的鍋巴,問炊事兵這是幹什麼的,炊事兵說:餵猪的,孫將軍撿一塊放在口裹,「好香啊!這麼多這麼好的東西,挪去餵猪,多可惜!難怪你們說一天二十四兩米不夠,這麼浪費,四十八兩米一天,也會不夠,國家這麼窮困,你們不知節省,眞該死!眞該死!」顧炎武說:「其心不敢失於一物之細,而後可勝天下之大。」將軍有之。

    △ 肩章制服:美軍顧問團開酒會,邀請孫將軍參加,孫夫人把一套美國呢軍服拉出來,還裝上聯勤總司令黄鎮球贈送的克金上將眉領章,給孫將軍來穿,孫將軍說:「用不着換。」「爲什麼?」「這套軍服的料子,是美國的剩餘物資,贈給我們的,我穿着向他們擺闊,心中是什麼滋味!我身上穿的人字布軍服,是我們自己國家的制服,爲什麼要換?」「那麼這副上將眉領章,總得要戴上去吧。」「也不要,因爲中國大陸是我們手裹丟失的,是我們没有盡到守土之責,罪孽深重,百身莫贖,逃到臺灣來升官,愧疚之至!」「要到什麼時候才戴呢?」「反攻大陸那一天才戴,」孫將軍這樣回答。

    △ 敗不生還:民國三十六年春,共軍林彪,率三十萬大軍圍攻長春,孫將軍率新一軍迎戰。出發時,對官兵說:「敵人說我們只能靠馬路作戰,我們這次就走小路作戰;敵人說我們只能在白天作戰,我們就在夜晚作戰,如果我打敗了,我也沒有生命回來.你們願意跟我來的,就跟我來……」。和共軍鏖戰晝夜,把共軍打得落花流水的潰退了。

    △ 軍隊國有:長春戰役勝利結束,杜聿明竟把孫將軍的軍長職務調了。長春市參議會副議長霍戰一,代表長春市民挽留孫將軍說:「孫將軍你是遼北長城,你離開長春,遼北難保,遼北一失,整個東北保不住,林彪等人,因你被調走,他們在哈爾演開慶祝會,所以你不能走。不要移交。」孫將軍答復說:「軍隊是國家的,不能不移交,軍人服從命令,上級要我怎樣就得服從呀。」

    △ 收復失地:緬甸原爲我國藩屬,自一八八五年,英以法併安南,利益均霑爲藉口,夷爲屬地,與雲南交界處,一直爲中緬未定界,民國三十四年,新一軍與日軍戰事將告結束,孫將軍向委員長 蔣公建議,就新一軍未回國前,將中緬未定界和英國劃定;日本投降,新一軍奉命接收廣州,孫將軍又建議把港澳九龍等地,一併接收,委員長恐引起國際糾紛,均未同意。

    △ 志切反攻:大約是民國四十一年,孫將軍採悉海南島共軍軍力不多,想把海南島收復,與陸總部參謀長卓藩如擬就登陸計畫,親自呈送總統 蔣公,總統說:「打下來不是我的。」未予同意。民國六十八年,我由美回國,孫將軍要寫信給光復大陸設計委員會主任委員薛岳(伯陵)說:「我是光復大陸設計委員,每月有一筆錢可領,現在我退役了,領了國家的退休俸,設計委員會的錢,我不能領了,函請薛主任委員,把我停薪留職,反攻大陸之日,我再效命。」

    △ 效忠蔣公:孫將軍效忠 蔣公,可以從民國十六年秋說起,那時他從美國學成回國,去見許世英靜仁,許氏對孫將軍說:「當今有兩位將領可以去投效的,一是蔣先生,一是馮先生,你願意投那位【」】,孫將軍說:「當然是蔣先生。」於是從蔣公由黨務學校學生大隊長起,而陸海空軍總司令部侍衞副總隊長,新一軍軍長以至陸軍總司令,總統府參軍長,對 蔣公之忠誠,不折不扣。民國三十八年 蔣公以在野之身,由菲律賓赴臺灣,孫將軍接到電報,馬上挑選體格壯健,思想純正之士兵,編組警衞隊,爲 蔣公警衞。 蔣公到達之日,孫將軍上船迎接, 蔣公問孫將軍說:「我來有沒有人說話,安不安全?」孫將軍說:「到自己的國,誰敢說話,至於安全,有我在,沒有問題。」民國四十四年移居臺中,離開臺北時,交待我每逢新年及 蔣公壽辰,寫信給 蔣公拜年拜壽,及蔣公逝世時爲止。 蔣公逝世,孫將軍很想北上拜奠,聽說國防部不准假,所以孫將軍終其一生效忠 蔣公。孫將軍對 蔣公之忠誠如此,請看 蔣公對孫將軍是怎樣的呢?胡適之、蔣廷黻由美回國,總每次去和孫將軍晤談,還有葉公超也間或去孫公館談談, 蔣公知道了,用申斥的口氣對孫將軍說:「你少跟那些政客來往!」又曾對孫將軍說:「我要孤立你呀」,「你練兵還可以,打仗你不行呀。」所謂郭廷亮案發生,監察委員曹啟文上萬言書給 蔣公, 蔣公把萬言書甩到地上,還踩幾脚,並禁止曹啟文出境。孫將軍之忠於 蔣公者如此,而 蔣公對孫將軍者如彼,故楊朱有言:「忠不足以安君,適足以危身。」莊子也說:「人主欲其臣之忠,而忠又不信,故伍員流於江;萇弘死於蜀。」

    △ 與黄埔系:孫將軍雖然不是出身黄埔軍官學校,但和黄埔的實際關係頗深。曾任他的直屬長官有黄埔一期的黄杰、杜聿明、鄭洞國;他的部屬有黄埔出身的董嘉瑞(臺灣防衞總部副總司令),新一軍的三十師師長唐守治,三十八師師長李鴻,五十師師長潘裕昆,其餘團營連排是,絕大多數是黃埔出身的學生,其中除杜聿明外,都和孫將軍相處融洽,還有黄埔出身的新六軍軍長廖耀湘,和孫將軍在印緬、東北,並肩作戰,兩無猜忌。民國三十五年冬,廖氏曾親筆信致孫將軍云:「……東北局勢,當初以兄我二人,可以底定,不意演變如此狀況……,」還有臺灣第四軍官訓練班,是隸黄埔軍校的,孫將軍兼班主任,校長关麟徵雨東,民國三十七年冬,視察第四軍官訓練班,他與孫將軍也談得來,又孫將軍如需下級幹部,則請求黄埔軍校,分發應屆畢業生,可見孫將軍對黄埔毫無歧視之意,倒是黃埔系歧視厌將軍的則有之,民國三十一年,孫將軍率三十八師入緬甸,隸屬第五軍,軍長杜聿明,當初因戰事不利,杜聿明要率部回雲南,孫將軍建議,回雲南,必經野人山,雨季將到,野人山不易過去,不如向印度轉進,杜氏不同意,說「你去你的印度,」還悻悻的說:「兒子親生的好。」民國三十四年一月,新一軍攻下緬甸南坎,黄埔系辦的掃蕩報昆明版,報導是新六軍攻下的,實則新六軍已於三十三年冬已經回國,我們函請掃蕩報更正,相應不理。民國三十五年,杜聿明任東北保安司令長官。孫將軍率新一軍奉命入東北剿共,又隸屬杜聿明,三十六年春,林彪第四次攻勢,圍攻長春,被孫將軍率新一軍擊退,杜氏竟把孫將軍的軍長職務調了。到了臺灣,孫將軍以陸軍總司令職位,到新竹校閱第六軍演習,黃埔出身的某軍長,竟避不參加,及校閱時,受校部隊,竟向司令台高地實彈射擊,隨從秘書沈克勤,同孫將軍站着屹然不動。而應聲倒地的兩位軍官,竟是第六軍兩位營長。孫將軍回至住處,立派政治部副主任古煥謨前往弔慰死者家屬。所謂郭廷亮案,黄埔系推波助瀾,落井下石的,聞大有人在。

    △ 與張發奎:民國三十四年,新一軍由緬甸回國,配屬第二方面軍,司令爲張發奎向華,孫將軍與張氏,上下融洽,合作無間,張氏並盛讚新一軍士兵,執行命令,非常認眞澈底。

    △ 與周至柔:孫將軍與周至柔,始善終惡。民國三十六年冬,周至柔、湯恩伯和孫將軍,三人同遊南京紫金山,行經中山陵,周至柔提議:「我們三人當 國父靈前,結爲兄弟。」孫將軍格於倫理說:「你們二位,都是軍中前輩,我是晚輩,不敢僭分。【」】到了臺灣,周孫二人,私交還好。及周氏任參謀總長,每因公事,意見不同,便時相齟齬,在會議席上,時常不歡而散,二人爭執鬥嘴的場合,簡直指不勝屈,茲舉兩事爲例:爲了主官加給,周至柔主張空軍從少尉起,海軍從上尉起,陸軍從少校起,換句話說,就空軍比陸軍高兩級,孫將軍很不以爲然,氣憤憤的說;你是空軍,總統是陸軍,你比總統要高兩級囉!這太不公平。這是「三軍一家,如兄如弟,三軍一體,如手如足嗎?」鬧得很不愉快。美國陸軍部送陸軍軍用器材,給陸軍總司令部,由周至柔轉交,周氏交給空軍總司令部,後來美國陸軍部要收據,周氏要孫將軍出具收據,孫氏當然不肯答應,又大吵一場,周氏氣憤憤的說:「我們三軍中,有一個糊塗蛋!」孫氏不示弱的答復說:「我們之間,總有一個,不是我就是你呀!」如此久而久之,因而交惡。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