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小龙女
[主页]->[人生感怀]->[小龙女]->[《宋代词人轶事》作者:晃晃忧忧]
小龙女
·韩寒:上海是冒险家的乐园,却是人民的地狱
·关于宽容:陈独秀与胡适、毛泽东的故事
·硫酸不能烤蛋糕——如何教孩子再相信
·大学,如果没有人文
·文化,是什么?
·中国历代职官词典
·惊曝:毛新宇根本不是毛泽东亲孙子
·最后一任克格勃主席给中国的忠告
·鲁迅路口
·我看那些令人唏嘘不已的历史片断
·卧虎:新千字文---少些内耗,多些宽容
·在中国信仰
·伊朗巴列维国王改革失败的教训
·毛主席与毛远新同志谈批孔
·两次阵痛:民族问题,抑或民主问题?
·耶鲁大学校长的批评发人深省
·道德为何会有“血腥气”?
·道德为何会有“血腥气”?
·中国十大名画欣赏
·从老照片看汪精卫 令人唏嘘不已
·难得一见的一战时期火炮
·中国人的生死观
·由“臣”到奴仆:漫谈古代君臣礼节的变化
·“问天下谁是英雄?”第三只眼睛看《三国》
·有一种历史,仅在记忆中播种
·那一年你打马西去
·昨夜话凄凉,今晚说妓女
·历代开国公主们的最终结局
·历代开国驸马们的最终结局
·桃花江上美人窝---细说西藏历史一百年
·民主是理性包容的生活方式——纪念「五四运动」八十五周年
·还是村长的强奸比较好
·《作爱的经济分析》---为性爱算一笔经济账
·二战时日本掠夺亚洲的黄金能买下整个世界
·宋江同志在梁山泊招安动员大会上的讲话
·新千字文 --- 一诺千金
·“去政治化的政治”与大众传媒的公共性——汪晖教授访谈
·中国正在崛起 美国尚未衰落
·苏共亡党15周年的历史评说
·胡耀邦逝世前半年的心态
·从来历史非钦定 自有实践验伪真
·研究文革就是研究今天
·解胡适“中国不亡,是无天理”
·缺钱的政府才民主
·爱国家不等于爱朝廷
·薄熙来缺乏变通 不该和胡锦涛对着干
·孔庆东:人民起义,先占何处?
·中国需要十三亿个尊重
·中国人为什么爱说谎?
·防民之口甚于防川
·总得有人当蒋经国
·母亲——本文献给政治运动中苦难的母亲们
·叶维丽:好故事未必是好历史——我看卞仲耘之死
·韩寒:散文一篇
·刘亚洲将军在昆明基地的一次震撼演讲
·一篇在国内被禁,在国外却火了的文章
·李吉明:袁腾飞“下课”,谁为教育示范?谁为教师楷模?
·麦田:警惕韩寒
·五岳散人:我们需要警惕韩寒吗?
·雪珥:被误读的晚清改革
·李普:还要走很长的路——一个老共产党人的真心话
·红楼梦?三国志?还是战国策?——现实主义视角下的朝鲜棋局
·红楼梦?三国志?还是战国策?——现实主义视角下的朝鲜棋局
·刘青松:你爱国家,国家爱你吗
·雷颐:三十年前如此“批邓”
·告别“斯大林版”的十月革命史
·朱正:十月革命与中国
·方绍伟:独裁政府为何长命百岁?
·让人绝望的“政治正确”——温家宝“五四”北大行
·只有十句话,看了10分钟
·关于堕落
·十月革命:反思是最好的纪念
·阵痛与震荡——“十月革命”必须弄清楚的几个问题
·中国崛起:必须从富强走向文明
·这一次,资本主义失败了
·可疑的80后政治意识
·只有十句话,看了10分钟
·渴望堕落
·闾丘露薇:世博留下什么
·中国崛起:必须从富强走向文明
·假如朝鲜政权突然崩溃,中国怎么办?[原创]
·改变世界的十张地图
·“自由的旗帜高高飘扬”
·韩寒的出现意味着什么?
·元末红巾之乱
·仗义每多屠狗辈
·阿斗的前半生
·向南、向南、再向南——定庵情事并“丁香花案”
·春秋时代之十大令人头痛分子
·中国历史上最深藏不露的8位绝世高手
·可怕的是为什么我们害怕民主
·民主能分东西方吗?
·浮士德与西方
·点燃国民精神之灯---六四之际谈民主[原创]
·宁死不降的文天祥为何对弟弟降敌体谅认可?
·胡德平:读《耀邦同志给毛泽东主席的建言信》
·民主才能真正创造奇迹
·中国国体的政治学解释
·看看古代是如何处理上访的
·朱学勤:改革开放的经验总结
·中国会不会发生动荡?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宋代词人轶事》作者:晃晃忧忧)接上页博讯www.peacehall.com

   
   没多久,老西升官了,第一次做宰相。做宰相嘛,那权就大,权一大妒嫉的人就多。一天,老西儿骑着马急急忙忙地要去办件公事,突然,街旁闪出一个人拦住他的马,连哭带喊的就叫起来了:“万岁,万岁、万万岁!”这事可不得了,杀头的咧。很快伟大领袖太宗同志就知道了,心胸宽广的伟大领袖实在宽广不下去了,愤怒之下,老西儿只好到远离京城的青川任知府,一边呆着去了。从朝庭重臣一跌跌到小小的青川知府。这一跌,跌得够惨,但这事其实也是可以躲过去的,马上向领袖汇报嘛,表忠心呐。不知这是不是“小人”的大作,如果是的话,恐怕这对手强了些。那拦马的人是不用负法律责任的,随便说神精病就是了哈。“小人”的花招玩得很绝,绝得滴水不漏。难怪碰到倒霉时候,阿婆们要打小人。
   
   老西儿最能耐的恐怕不是写词,而是做宰相了。凉快了不到一年,朝庭的事实在乱得没法了,皇帝就求他来了。当然不是真求,下了道圣旨,说是看你小子表现不错,回来还干宰相吧。经过一年的折腾,等到老西儿回来时,什么找接班人,边境摩擦,人民内部矛盾一古脑都来了,特别是人事问题,烦呐,不然怎么别人不做单叫他回来呢。老西儿不错,大刀阔斧让那些一脑子浆糊的该干嘛干嘛去。这回改革的刀斧之下,多少少爷少奶们重伤啊,那权势哗哗的就没了。很快,跳出了个以冯拯为首的守旧派组成了反对老西改革的拉拉队,上下跳窜,把皇帝吵得七荤八素的。这时咱伟大领袖太宗同志早已没有当年的果断和豪情,就怕麻烦大了到时把自己吵结果了。无可奈何之下,老头子牙关一咬,昧着良心地叫咱寇同志去做邓州市长了。
   
   两年后,赵恒当上了伟大领袖。这位年富力强的领袖早在上台前就注意到老西儿了,还蛮欣赏,就是脾气不大对胃口。考虑很久,真宗皇帝还是让老西儿出任宰相,这可是老西儿第三次做宰相了,牛人就是牛人。如果象是小平爷爷那样,三落三起也还不错了,可惜是四起四落,这是后话。到了真宗那时候,国家出了点问题了,什么贪腐、民族矛盾着实流行,最流行的就是被人欺负了,没事那辽国就撩拨你。这伟大领袖也做得自在,这么多问题,他老人家歌照听,舞照看,可把老西累坏了。
   
   公元1004年,北方辽军大举南侵,一天之内有五次紧急通知发到朝廷。真宗皇帝吓傻了,满朝文武那更是吓懵了,搞得首都有点呼喇喇如大厦将倾,昏惨惨如油灯将灭,就怕人辽军打进来搞三光政策。危急关头,有批人跳出来给伟大领袖出主意了,说是往南京逃吧,要不往成都逃也行,别说,这家个家伙说逃都是正气凛然。这时老西挽着袖子就冲出来了,大声说:“谁劝咱伟大领袖逃的?谁再说我跟他玩命儿!伟大领袖嘛,自然是御驾亲征,光是威风也要把那些辽军给扫地出门了。”老西儿可拉风了,前敌总指挥,把伟大领袖硬是带到了澶州前线。伟大领袖都出现了,小兵兵再不使劲哪来的奖赏哦,果然,辽军被打得落花流水,那总司令还中箭呜呼哀哉了。大捷之后,宋辽息兵了,双方签订了睦邻友好,建立了具有合作性的战略伙伴关系,这历史上叫“澶渊之盟”。这关系建得还不错,两边保持了七十多年的大概和平。
   
   战火还未彻底冷却,朝庭里就刮起了诽谤老西儿的阴风。那些投降派,一看天下太平了,那该是他们玩的时候了。别看这些人和外敌斗争是草包,批判革命同志可是一把好手。他们告诉皇帝,那老西儿,还不是把你当小孩儿玩,打战的事跟赌博是一样的,赢了那是老西儿的功,要是输了可不是他家的钱没了,那是伟大领袖的命呐。还是皇上仙福永享,寿与天齐,打辽军还不是跟玩似的?就是这陕西佬最坏,指不定还想因为功劳大有点那什么把反叛的心理。皇帝一听,有道理,这小子不地道。贬,你不是老西吗?到陕州做市长去吧。
   
   十三年后,真宗风湿病严重,想想还是把老西召回来吧,好歹也能顶会多做些事。第四次做宰相的老西心情怎么样,无法猜测了。反正这回回来,又得罪了个不能得罪的主儿,皇后。把人家皇后的兄弟给宰了,你说人家能饶过你?所以什么丁谓之类的权臣就跳出来了。三下五除二,老西又到相州做市长去了,还不行,太近,干脆到雷州去做副市长吧,那地远,虽然现在是特区,那时可是鸟不拉那什么的地方。结果老西儿就死在雷州了。
   
   据说,老西儿唯一缺点就是奢侈。吃个饭什么的要点蜡烛,而且不是客厅点,就是厕所,马棚都不放过。还好喝两壶,酒量又大,搞得很多拍马屁的就想多喝个三五斤的讨好老西儿,结果好象是有个官就死在这喝酒拍马上了,还引得别人家属告状。老西还有个小老婆叫倩桃的还专门写诗警告过他。
   
   一曲清歌一束绫,美人犹自意嫌轻。
   不知织女萤窗下,几度抛梭织得成。
   风劲衣单手屡呵,幽窗轧轧度寒梭。
   腊天日短不盈尺,何似妖姬一曲歌。
   
   说实在话,这诗不咋地,但这是反腐倡廉的,应该有点价值了。
   
   不过做到了总理级别的,春风得意,吃吃喝喝总是免不了的,高级饭店,歌舞厅等餐饮娱乐场所肯定经常光顾,也不能说啥。
   
   不过,老西儿好象对小老婆的批评不以为然,他还写了一首和倩桃的诗说:
   
   将相功名终若何,不勘急景似奔梭。
   人间万事君休问,且向樽前听艳歌。
   
   他的意思是说,做总理的最后又怎么样?哪个人不是过一辈子,还是及时行乐,喝酒听歌罢。唉,一旦革命到头,不思进取,丧失理想,贪图享受,腐败也就开始了。宋人胡仔说咱寇同志“诗思凄婉,盖富于情者。”这一评语,用来评价他的词作也是恰当的。举个例子,老西儿的送别词是一绝,曾经用王维《送元二使安西》诗意,写了首《阳关引》,很有特色。他把自身体验,和情、景溶于一起,宛同己出。把“故人”远去的边塞,通过渭水波声从侧面加以烘托。中间又改写王维“劝君更进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诗语。最后又来句“念故人,千里自此共明月”,境界又让他从凄悲扯到豪放上去了,这在苏轼以前的北宋词坛上是比较少见的。
   
   可惜的是,老西儿最拉风的行为是解了首都被围之困,最郁闷的事是因为功劳太大,还要死在边远地区。
   
   
   丁谓——溜须的人生好不惬意
   
   丁谓是宋代又一个总理级别的词人。丁大少年青那会儿,还不错,聪明伶俐,是个可培养的苗子。他闻名于世的首先是文章诗词,那还多亏了王禹偁。前文说过,老王做过段时间文化人的盟主,所以丁大少就和朋友孙何一起拿着自己文章去拜访了老爷子。这也是通例,你想,要是自己文章得到盟主老爷子赏识,那可是一夜成名,估计以后是个人都得仰着头看自己,做官也容易些不是。还别说,王老爷子一看丁大少的文章,立马猛拍大腿狂喊:“人才呀,韩愈、柳宗元之后我就没看过这么好文章了!”瞧这评价,丁大少还不当场乐晕菜。所以大少就和好友孙何并称为当世“丁孙”最佳写作组合,流行了好长一段时间。
   
   丁大少二十六岁那年中进士了。丁氏先祖是河北人,五代时迁居苏州。宋初有个习惯很不好,就是不太重用南方人,甚至有不成文的规定不任用南方人做宰相。宋初君臣认为南唐亡国是因南唐君臣的荒淫误国,那么南唐文人自然也是浮艳轻靡的象征,连带着也认为南方人都是不怎么地道的。即使是老西儿这种还算清直的人也持这观点,甚至好几次他做主考,不录取人家南方人做状元。南方人当时其实还是站在时代的前沿的,无论文章、政见都不错,诸如晏殊、范仲淹都是不可多得的人才。
   
   丁大少自然也是南方人,应该也属于不重用对象,但好像伟大领袖忘了这事,所以丁大少官运还算亨通,历任大理评事、通判饶州、福建转运使三司户部判官、工部员外郎、三司盐铁副使。大中祥符元年(1008),召为右谏议大夫,权三司使,加枢密直学士。后历任礼部侍郎、参知政事,工、刑、兵三部尚书。看看这些官职,从参加工作的县级干部一路飙到了总理,也就十六年时间,这和他个人的努力是分不开的。有人要问了,他的成功法则有哪些?不多,就两条,一是自己素质高,第二会使坏。
   
   这第一条,是一般蠢笨的人做不到的。传说丁大少相貌实在是对不起观众,生得一双斜眼,张目仰视,好像是个经常饥寒的人,相面的说他是“猴形”。这家伙,长得丑还不认真读书,多亏有个姓郁的老先生对他严加管教,告诉他不读书你就没戏了。丁大少这才知道上天对每个人都是公平的,虽然自己丑了点,但咱可以靠脑瓜子呀。开窍了,那啥也不怕了,读书时不就几千字文章嘛,读一遍就会背;参加工作了文件多,他看一会儿就可以判断是非,基本上是他判完了,其他人才反应过来;大家聊天,你们尽管放马过来跟我辩,辩不死你我就不叫丁大少。多才艺,书画棋琴无不通晓,甚至连茶道都精通,最难得的是还支持体育事业,踢得一脚好球。甚至有人就因为踢球给丁大少看而当官的。说是有个有柳三复的秀才,他知道丁总理喜欢踢球,就想走这门路搞个官做做。于是,他天天守候在丁总家球场的墙外。一天,丁总踢的球飞出了墙外,柳三复等得哈啦子都快下来了,终于捡到了球,喜滋滋地抱了送还丁总。他见了丁总之后,把手中的球抛在空中,一面跪拜,一面用肩、背、头顶球,球一直未坠落在地。丁总一看,小子不错,逗我开心了,打赏。
   
   丁总另一个体现聪明的事件,是到现在还被许多公司、团体推崇的“一举三得”。公元1015皇宫着火了,搞得皇帝无家可归,惨兮兮的。这重建皇宫的重任就落到了丁总头上了。要盖皇宫要很多泥土,可是取土要花很多的劳力;再说建筑材料,需要从外地运来,得找很多人搬运;最后是垃圾处理很费事。这个难不倒聪明人丁总,他让人先挖条深沟,挖出来的泥土即作施工用的土,再从汴河引水到深沟中,可以通过深沟用船运送建筑材料到皇宫。最后把建筑垃圾填进深沟中,一举三得,可把皇帝乐坏了,加官,大大地加。
   
   第二条,那也不是蠢笨的人做得来的。要算排名,丁总拍马水平估计在历史上也得排前十,至少是宗师级人物。“溜须”一词,在“辞典”、“辞海”中好象没有出处记录,但在宋史中则有丁总溜须的记载。丁总在宋真宗时就担任监察、财政部门领导职务,有一点好,懂得猜伟大领袖心意。他伙同王钦若大营道观,大声地在朝庭上说今天这里有祥瑞,明天那里有祥瑞,搞得皇帝老人家乐不可支。不久升任参知政事,搞副总理。
   
   宋真宗赵恒也是个神神叨叨的人,丁总经常拿神啊仙啊之类的事开发领袖的智力。1007年,王钦若说很多地方有“天书”掉下来,那是老天说皇帝您做得好啊,我看我们也要对老天好些,封禅吧。起初,没钱,皇帝估计也没辄。一天,宋真宗问丁总:“封禅经费有没有问题?”丁总拍胸脯保证说:“经费足够,保障机制我都起动了。”哪知道,好家伙,丁总是向内库,也就是皇帝私人银行先借了10万两银子,然后又让各地有钱出钱,有力出力,这样耗费钱财800多万贯才搞定封禅的事。真宗要搞个玉清昭应宫玩玩,大家都说没钱了,搞不得。又是丁总挺身而出,榨钱搞建设,原来估计二十五年完工的,最后只用了七年,皇帝一高兴,还亲自写诗表扬。正所谓领袖要干的事,就是拼老命也要干成,不然这总理这么好当,你来试试?

[上一页][目前是第2页][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