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小龙女
[主页]->[人生感怀]->[小龙女]->[《宋代词人轶事》作者:晃晃忧忧]
小龙女
·十五感怀
·十五感怀
·学会欣赏
·中国人的矛盾历史观
·谈谈诗词
·中华文明与其他文明比较:谁更有凝聚力?
·论复兴汉文化
·文人误国八十年
·说英雄谁是英雄
·请问候劳鹤
·永远的白玫瑰
·中国性格
·中国性格
·马克思其实就在楼上
·怯懦在折磨着我们
·汉族以前我们是什么民族
·《明朝那些事》58句感悟
·我们不需要别人代言---纪念六四二十周年
·卢武铉--------有骨气的贪官
·读史杂感:李登辉、毛泽东、江青和蒋介石
·为什么华夏文化造极于两宋之世
·挽救中国人的根 —— 传统文化
·百年世事不胜悲
·中国古代6大风流客
·妓院就在考场对面--中国士子与青楼的不解之缘
·古代女性怎样遏止丈夫“包二奶”
·历史是个小姑娘,可以任人打扮?
·妓院就在考场对面--中国士子与青楼的不解之缘
·女人吸烟的五个理由
·古代女性怎样遏止丈夫“包二奶”
·当年伤检报告透露赵一曼如何被折磨致死
·中华帝国扩张史第一部:铁血春秋
·中华帝国扩张史第二部:大汉风云
·中华帝国扩张史第三部:盛唐威龙
·中华帝国扩张史第四部:日月残辉
·中华帝国扩张史结语
·遥远的民族和世界
·柳如是窗口
·中国古代6大风流客
·古代中国,最著名的“红灯区”
·才貌双全、侠艺出众的历代名妓(辑42位)
·卧虎---假如中国战败
·卧虎---丢了《孙子》的中国正面临美国这个《孙子》的考验
·太平天国被洪秀全点天灯的几个女性
·历史上为一个朝代开国的“狐狸精”
·陈寅恪:踽踽独行的国学大师
·2009文坛那些破事儿:大师遭质疑金庸当主席
·被历代文人追忆最多的败军之将
·不可不知的六个史记人物
·盛世不盛世 看看邻居们怎么说
·重读百年中国人的国家观
·你是人间四月天:才女林徽因珍藏老照片(图集)
·二战美丽的后勤支前女工的老照片,别有一番风韵
·美媒评史上十大狙击手
·朝鲜最漂亮女间谍靓照
·复活的军团:中国历史上的秦军
·旧连环画:孔子罪恶的一生(巴金配文)
·《宋代词人轶事》作者:晃晃忧忧
·《帝国政界往事:公元1127年大宋实录》
·中日文化历史的吊诡
·中国近百年的汉奸排行榜
·1989年我们曾经相爱
·图说1911:一组常人从未见过的武昌起义老照片(组图)
·两个局外人的对谈录:长征之旅:从革命到逃亡,从逃亡到招安(下)
·两个局外人的对谈录:长征之旅:从革命到逃亡,从逃亡到招安(中)
·日本海军司令给丁汝昌的劝降书
·两个局外人的对谈录:长征之旅:从革命到逃亡,从逃亡到招安(上)
·余英时:戊戌政变今读
·夏佑至:顾维钧和他的1919
·王海光:反「文革」檄文——《给全体共产党员的紧急呼吁》解读和考辨
·余英时:中国知识份子的边缘化
·毛泽东:“没有我们这几十万条破枪……”
·[历史学家眼中的60年中国]之十:60年中国人民族自信心的重建
·[历史学家眼中60年中国]之九:60年姓社姓资争论史
·[历史学家眼中的60年中国]之八:60年中国土地与农民问题
·[历史学家眼中的60年中国]之七:大国外交
·[历史学家眼中的60年中国]之六:中日关系关键在互信
·[历史学家眼中的60年中国]之五:中美60年,从未停止的试探
·[历史学家眼中的60年中国]之四:60年人口迁移史
·[历史学家眼中的60年中国]之三:60年知识分子命运沉浮
·[历史学家眼中的60年中国]之二:60年阶层演变
·[历史学家眼中的60年中国]之一:大学教育传统裂变
·唐小兵:文化大国的价值焦虑
·唐小兵:知士论世的史学
·辛若水:在颠倒中前进的历史
·王福湘:陈独秀对苏俄经验的接受、反思与超越
·沟口雄三:辛亥革命新论
·毛泽东谈蒋介石:说他坚决反革命 我看不见得
·抗战中日本人的反蒋介石宣传
·拥有世界最强大炮 淮军为何在日军面前一败涂地
·陈智胜:对国共内战的新省思
·蒋公:何谓自由?如何争取自由!
·经典情诗100首
·潜规则:中国历史中的真实游戏
·香港的另一面:50年前震撼影像
·联军占领以后的平壤
·二战期间,日军为何没大量配备冲锋枪?
·昔年邓丽君慰劳国军旧照
·奇文共赏——林语堂酷译《美国独立宣言》
·“罪己诏”:帝王的自我批评文本
·希特勒报考维也纳艺术学院时的绘画作品(图)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宋代词人轶事》作者:晃晃忧忧

《宋代词人轶事》作者:晃晃忧忧
   
   聊聊宋代这些词人,词的欣赏是其次,只在介绍他们人生经历时稍带点评
   
   【前言】

   
   宋代在我眼里是个花里胡哨的时代,莺歌燕舞,你侬我侬的奢靡之风决不亚于五代,这样的时代决定了人们必然要歌唱祖国大好河山,必然要高举主旋律的伟大旗帜。宋代又是个奇怪的时代,传说宋初有个叫王彦升的铁骑左厢都指挥使,也就某集团军的军长吧,居然在某一夜跑到总理王溥的家去索要钱财,这事可闹大发了,总理给没给咱不知道,反正让宋太宗知道这事了。老头子就怕吃亏,藩镇割据的甜头自己是尝过的,总不能让后人都尝吧,所以立了个“崇文抑武”的国策,如此文人地位便空前高涨,甚至到了皇权与相权相互斗争的程度。在宋代读书人有出息的观念一直如影随形,对武将那可就大打折扣了。南宋光宗在做太子时,有次跟太子妃小两口闹别扭,打着打着就打到皇宫找高宗评理了,因为太子妃是武将之女,高宗来了一句:“唉,终究是武将的女儿。”这言下之意,打战人嘛,粗人,教个女儿也是这么不怎么地。当时就有人说:“状元及第,虽将兵数十万,恢复幽蓟,逐强敌于穷漠,凯歌劳还,献捷太庙,其荣亦不可及。
   
   既然要倚重文人,便有许多于文人有益的政策实施。首先朝庭改革了科举制度,不像唐朝、五代时期,考个科举还看出身,现在好了只要你有才,大胆放马过来。录取人数也是逐年增加,最夸张的是宋真宗时一次录取进士竟达1638人之多,后来有人说了做状元那可是:“五百人中第一仙,等闲平步上青天。”有宋一代做宰相的只有读书人。看看,就算做个把奸臣都不容易,那也是学富五车的,秦桧那字儿也不是盖的,王钦若的官样文章也是不错的。换句话说,你想弄权吗?读书吧。
   
   由“崇文抑武”的国策继而延伸出成熟的文官制度,加上文化积淀,读书人往往极度重视自己的文化修养,不仅去追求自己的个性、自由还勇于承担一些自己都说不清道不明的社会责任。这些个性、自由、责任的追求、担当靠什么来体现?当然文字是他们心境的最佳烙印。文章写起来太废事儿,动辄几百几千几万的,写的人累,看的人烦;写诗吧,那更不行,没见着别人唐代,那诗作可是一堆一堆的,好诗都能把宋人埋了,没事别找前人的茬,也别跟自己较劲儿;刚好词这玩意儿刚流行不久,又不长,还可以配乐配舞,读着来劲,听着有味,看着有戏,得,这一选定咱们伟大祖国又一瑰宝开始登台亮相了。
   
   宋词在我印象之中最是华丽,韵律也是不错的。不过宋人词意淫部分很多。不论是豪放派还是婉约派,无非如是。豪放派大抵是报国无门之时,恨不得人家给他一杆枪,单挑全世界,恨不得别人给他一把剑,杀尽不顺眼的人,再不然就是祖国多美好,可惜我无处发挥;婉约派就好得多,经常是意淫心中的可人儿,男词人的词作是嫖妓嫖出来的佳作,女词人是相思思出来的妙作,一时之间,青楼风光,奢靡生活,鱼水相得,争相吟诵,名人与美人共舞,词作和乐声高唱。
   
   所谓词人,并非是写了几首词便归结为词人的。记得大学读书时老教授告诉我们,词人地位你看他最精彩的那一两首怎么样,王禹偁流传的词就一首,但那可是影响很多后人的东西,不容忽视。陆游也写词,但那比老头的诗可差远了,所以后人记住的无非也就《卜算子》那几首。词人乱七八糟的事儿还蛮多,做官做得七上八下的,做人不地道还沾沾自喜的,感情生活不如意搞婚外情的,兴之所至,便聊聊这些词人,词的欣赏是其次,只在介绍他们人生经历时稍带点评,前辈的观点我不敢逾越,今人的学术强我百倍,真要鉴赏词,去看学术论作吧。我聊的词人是从前辈唐圭璋先生编的《全宋词》里选的,只挑选我大概熟悉的,毕竟我学的是汉语言文学专业,所以有些人可能我熟悉,大家不熟悉,请诸位看官原谅则个。
   
   【编目】
   
   一、王禹偁——原来提拔和重用是两码事
   二、寇准——功劳大同样会郁闷死人
   三、丁谓——溜须的人生好不惬意
   四、潘阆——药商文人我一肩挑
   五、范仲淹——小范老子腹中自有兵甲
   六、柳永——嫖你们我是带了感情的
   七、张先——写词的哪个有我长寿
   八、晏殊——富贵是由天定的
   九、宋祁——还是美男作家吃得开
   十、欧阳修——不会潜规则却会看人
   十一、李煜——小资地生活,快乐地死去
   十二、钱惟演——其实我还算是个好人
   十三、杨亿——除了赌博,我还会很多
   十四、司马光——一根筋的太师之路
   
   王禹偁——原来提拔和重用是两码事
   
   王禹偁(chēng)是山东人。都说山东人直,没错,做为千年前的山东人王禹偁便是实称人。家里代代务家的老王知道读书才有出路,所以坚持“好好学习,天天向上”。传说老王九岁就能作文。古人在称赞一个人的时候总是说,小时候怎样怎样,就如同皇帝一定要有个能耐的祖先般,这样才光鲜。也不知老王九岁是否真能作文,反正骤然间就被济州一个叫毕士安的小官看中,硬塞进自已家书堂里陪家里子弟读书。从此老王开始了他的陪读生活。
   
   陪读生活是幸运的,偶尔的一次宴会让他大出风头。当官的人都想显摆自己的学问,古人尤甚。毕士安有次参加了济州市长举办的宴会。在这次筵席上市长大人不知哪根经搭错,居然出了个很难的对子,“鹦鹉能言争似凤”,当时很多人就傻眼了。毕士安也对不上来,就把这上句写在家里的屏风上,估计想什么时候能有灵感对出来,那这马屁可就拍得结实了。老王,不对,当时还得称小王。小王偶然见了这上句,搔搔头便对出下句了:“蜘蛛虽巧不如蚕”,毕士安一看,又傻眼了,这小家伙,果然不错,有培养前途。
   
   公元983年,小王终于中了进士,其实算算也差不多,小王也有29了。中进士这玩意儿,可跟当现高考不同,那可苛刻多了,不小心写错字或是把皇帝老子的忌讳写出来,那保证玩完。所以29的进士还不错蛮年青的,不至于象清代刘起振爷爷88岁才中进士。
   
   中进士就好办事,这就算当官有了凭证,做公务员有了资格了。小王一路做副县长、县长,接着又被调到皇帝身边做低级秘书,专门规范皇帝和大臣们言行的。这官可了不得了,虽然只有七品,但那好歹是皇帝边上的人,而且乱讲话不记过,那可是宰相、公公都不敢随便得罪的主呐。小王受到皇帝的重用,可是感激得眼泪一把,鼻涕一把的,按理说应该顺着点皇帝,这不别人提拔了你让你舒心了,你也应该说点好听的让别人舒心吧?可小王那是一根筋,没事就侃点皇帝不好的东西。不好听的话,说个一两次,别人当笑话,说多了,那皇帝就要发飙了。
   
   恰好这时老王合该倒霉。991年,庐州有个叫道安的尼姑诬告一个文字学家徐铉和她嫂子通奸。当时老王在大理寺做法官,他就想不通了,人家徐铉一玩文字的碍你尼姑什么事了,再说了,徐铉一当官的再怎么通奸也不至于让你住山上的尼姑发现啊,有问题。头脑一发热不仅判徐铉没事,还上书说这尼姑不老实。按理说,事情到此就可以画上句号了。可是这件事事出有因,加上老王平时对皇帝、大臣说三道四的,这事还是被人用来大做文章,那要说一个人好不容易被人相信,那还得调查,说一个人坏,往往立马见效。这不老王一下子就贬到商州,做了武装部副部长了。
   
   好了,你调我去做武装部副部长,那我就去种大白菜。没过两年,皇帝想起老王的好处来,又调回首都做秘书。过了一年,随便找了个诽谤朝庭的罪名,把他扔到安徽做芝麻官去了,第二年,又被踢到了扬州。真宗皇帝上台后,听说老王不错就把他再召入首都,叫他去修《太祖实录》也就是太祖文选。写起长辈老人家来,也是不知道忌讳,有什么写什么,那长辈不怎么光辉的形象被你这么乱写,还在老百姓里搞个毛啊,结果又有人说他诽谤。这次到了苏轼以后要去的地方黄州,也就是黄冈。老王是在蕲州去世的。
   
   老王真的是一根筋了,他以为皇帝提拔了,他就应该与皇帝肝胆相照。这哪跟哪的事儿嘛,皇帝高兴了,你就是忠臣,皇帝不高兴了,不喀嚓你就不错了,被人诬告那是正常的,一伙马屁精当然了解皇帝什么时候高兴不高兴了,对谁高兴对谁恼火。所以说,提拔你和重用你是两码事。
   
   老王还是不错的,之前,那些个家伙写的东西花里胡哨,中看不中用,就知道风花雪月,你侬我侬的。老王就说了,我要向诗经学习,我要向白居易老大学习,果然,他一提还是有蛮多人响应的。想想老王好象还做过段时间的文化人盟主,不错不错,正所谓官场失意,文坛得意。后人说他反对过“西昆”形式主义诗风。其实,老王比“西昆”派的老大杨亿大了二十岁,老王去世时杨亿才二十八岁。《西昆酬唱集》编成于景德年间,此时,老王早已去世六、七年之久,他不会做鬼还惦记着后辈的这部诗集吧。老王是北宋初年较早的填词者之一,传世的作品只有《点绛唇》一首,在词史上却有着不可忽视的位置。从柳永的《雪梅香》(“景萧索”)、辛弃疾的《水龙吟》(“楚天千里清秋”)和姜夔的《点绛唇》(“燕雁无心”)等诸名作中,都可看出受老王这首词影响的某种痕迹。因此,那首《点绛唇》可以说是掀开两宋词坛帷幕的重要词篇。
   
   老王啊,当什么官哟,要是我,文坛可以做老大,提不提拔,重不重用,无所谓了,好歹也是文化人的老大嘛。
   
   
   寇准——功劳大同样会郁闷死人
   
   寇准这个陕西老倌是位有意思的人物,在提及宋代政治人物和词人时不得不提。老西儿也是传说中的天才人物,比前面说的老王还牛,十九岁就中了进士。据说宋太宗听大臣们汇报录取进士工作时,往往把拟录取的年青人删掉,可能是认为嘴上没毛办事不牢吧。那可就苦了这些个年青人了,年纪轻轻的能中个进士多拉风啊,得,现在还因为年龄问题拦门外了,难怪古人哭着喊着留胡子,办事牢靠呀。有人给老西儿出主意了,说你那谁不是可以多报几年嘛,别人参军啥的都可以,你不就为中进士嘛,多报点,没事儿又不是叫你偷看。老西说了,伟大领袖太宗他老人家说了,做人要老实,我怎么能欺骗伟大领袖呐?
   
   还别说,这次真录取老西儿了,估计皇帝听着他对伟大领袖效忠的话了。老西儿的官运是比较亨通的,一路上县官、法官、秘书、司长,涉及司法、组织、金融。这么走运也和咱们寇同志对工作认真负责分不开的,有时他向皇帝汇报工作,指出不足之处,皇帝拍屁股走人,好家伙,他居然扯住龙袍不放,硬逼皇帝听完。还好,宋太宗也不是个糊涂虫,心想这样做事的人不升等啥呐,黄花菜都凉了。所以嘛,老西儿还得了个很好的评价:宋朝的魏征。不过,这事儿是因人而异,因事而异,因时而异的,不是说你忠心,你一根筋,你肯为国家办事就有回报的,什么事都讲个缘法,所谓争是不争,不争是争。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