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小龙女
[主页]->[人生感怀]->[小龙女]->[辛若水:在颠倒中前进的历史]
小龙女
·我的记忆在你身边
·回忆
·坐在梦的对岸
·世界上最珍贵的东西
·永远 永恒
·荒诞不经的爱情如此迷人
·爱的另一极是恨吗?
·佛祖说出的爱情箴言
·不留平常心
·挣的再多还是穷人
·谁才是傻子
·想你让我心慌
·生活
·五行之道新解
·常识
·没底的杯子
·我们为什么要躲在网络后控诉、发泄和撒泼?
·一毫米的诚意
·生活是什么?
·永恒的东西只在回忆里!
·西藏行
·希望 回憶
·爱人的心
·无题
·我希望
·爱人
·佛经中的人生哲理
·什么是禅?
·懂了泪水,就懂了人生
·天空
·清茶一杯,前世因果终是了
·不留平常心
·莲语
·在路口,才发现我是你的过客
·其实
·一个可以气死日本人的北大学生
·揣摩两个皈依佛门的女子
·无声
·不是天生爱孤独
·落花飞舞
·梦里不知情无奈
·女人如画
·三十以后才明白
·无奈的国学
·落花飞舞
·等待
·堕落 北大
·爱国主义
·杂谈
·吸完二十根烟找不到离开你的理由!
·我是这么看奥运会的
·沉默也是一种抗议
·反袁支草的理由
·为何豆腐渣工程屡禁不止?
·谁能从不说错话?
·杂谈旧事
·七夕感言
·点评(非九评)
·五指争大
·哪里没有佛?
·熟视无睹、全民参与的腐败才更可怕
·来路 归路
·繁华过后是简单
·弯腰
·我们离民主有多远?
·谈谈知识分子
·由新成立的国家预防腐败局想到的
·清平乐.中秋
·眼儿媚.忆旧友
·七律.中秋
·七律.中秋
·有关中华合众国的几点疑问------请教陈泱潮先生
·决定台湾前途的究竟是谁?
·不可以原谅,更不可以忘却---纪念南京大屠杀70周年
·美国为什么怕伊朗拥有核技术?
·关于西藏问题和圣火传递的思考
·贺小羽文报论坛开张
·做人不应当丧尽天良
·汶川
·送给天堂的孩子
·《孩子快抓紧妈妈的手》——为地震死去的孩子们而作
·子弟兵、白衣天使、志愿者、救援队员、炎黄子孙万岁!!!
·需要赞扬,需要质疑,需要惩处,需要批评,更需要反思
·美国真正的可怕之处在哪儿?(摘自刘亚洲文)
·闲坐
·七律 端午有感
·一篇机会主义的檄文,有感于《中国过渡政府继续降半旗直至中共解体的公告》
·什么是民主?
·再谈民主
·三谈民主
·你是刁民吗?
·让人说话,天塌不下来
·戏说“君子不器”
·再论让百姓说话天不会塌下来
·十五望月
·十五感怀
·十五感怀
·学会欣赏
·中国人的矛盾历史观
·谈谈诗词
·中华文明与其他文明比较:谁更有凝聚力?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辛若水:在颠倒中前进的历史

辛若水:在颠倒中前进的历史
   
   文章来源:思與文 作者:辛若水 时间:2009-11-16
   
   (一)翻几个筋斗儿后的彻悟

   
   许多道理,必是在空中翻几个筋斗后,倒过来想,才能明白的。我想,这话是适用于文革的。在文革中,大彻大悟的并不是很多,因为大家都忙着翻筋斗了,弄得晕头又转向,又哪有功夫哪有心情大彻大悟呢?而文革后,大彻大悟的更不多了,因为历史不堪回首的一页已经翻过去了,你又翻过来,那不是惹人厌么?能够大彻大悟的,也只有智者,而智者又总是不免痛苦的。不能大彻大悟,反倒能够喜笑颜开,可大彻大悟的呢,又总是愁眉不展。如此说来,还是不要彻悟的好。可若不彻悟,又怎么对的起在空中翻的那几个筋斗呢?筋斗不能白翻,苦难是要变成资源的,只有如此,才能对将来有意义。既然如此,那就翻过来,吊过去的想一想吧。这一想,可不当紧,突然悟到了一个道理,原来历史是在颠倒中前进的。世间的道理所以要在空中翻几个筋斗后,倒过来想,才能明白,那实在因为这个世界是颠倒着的。可我们凭什么说这个世界是颠倒着的呢?如果信口雌黄,那可是不能服人的。这个世界上有许多的不平,我想,没有人怀疑吧。如果这不平,只是在很小的限度内,那还没有什么,顶多不平而鸣,发发牢骚就是了。但如果这不平超过了一定限度,形成鲜明的对比,那可就不得了。譬如“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珠玉买歌笑,糟糠养贤才”,前者是激烈的阶级矛盾,后者是仁人志士的不平。如果二者结合在一起,那就会爆发出巨大的威力。凭什么有的人花天酒地,有的人却要饿死街头呢?价值千金的珠玉都用来买歌笑了,那食糠咽菜的贤才,又怎么不会愤愤不平呢?在宋代,有首极有名的小诗,“昨日入城市,归来泪满巾。遍身罗绮者,不是养蚕人”。这同样是不满,是不平。锦衣玉食的人,又有几个扛过锄头呢?造商楼大厦的人,往往要住茅草棚的。如果这不平,这不满,越积越多,便会产生这个世界已经完全颠倒的幻象。王者之师出发的时候,总要说“解民倒悬”,而在“倒悬”着的民那里,这个世界当然倒了颠了。如果王者之师不来解救他们,这倒悬之民,就要自己动手了,正所谓“苍天已死,黄天当立;岁在甲子,天下大吉”。现在许多人对农民起义是非常不满的,他们虽然不再满口的反贼,但却说人家如何阻碍了历史的进步,如此说来,人民处在水深火热中,就应该忍气吞声,才能推动历史的进步。说农民起义是历史发展的推动力,并不曾错,如果否认这一点,那实在忘记了世界已被颠倒的真实。我们说,世界是颠倒的,那是相对于什么来说的呢?世界大抵有两种,一种是现实世界,一种是理式世界。现实世界是由理式世界生发出来的;相对于理式世界来说,现实世界不怎么完善,甚至非常糟糕。理式世界合乎我们的理想,大抵是完美无缺的吧。正是相对于理式世界来说,现实世界才是颠倒着的。现实世界应该趋向理式世界,因为理式世界是完美无缺的。既然现实世界相对理式世界是颠倒着的,那为了趋向理式世界,也只有把颠倒着的世界再颠倒过来。那么,是不是颠倒过来之后,就一劳永逸地解决问题了呢?也不是的。现实世界是在发展的,理式世界同样不是一层不变的。现实世界往往追不上理式世界的,因为把颠倒的世界颠倒过来是一个漫长的过程。等这颠倒完成之后,理式世界又有新的飞跃了。虽然追不上,却依然要追,正如同精卫填海,夸父逐日;大海能填满么?太阳追得上么?填不满,也要填;追不上,也要追;这就是人的一种精神,“知其不可为而为之”。许多人会觉得,说历史在颠倒中前进,实在有许多悖谬的。我自己何尝不知道这种悖谬呢,但这种悖谬却实实在在地存在于历史的进程中,并且在历史进程中充当了主角儿。历史在颠倒中前进,这不过一句大实话罢了。当然,说这实话,是需要勇气的。但我说这话,并不是基于自己的勇气,而毋宁是因为孩子般的天真浪漫。颠倒,是非常激烈的;人们最期待的,也许不是颠倒,而是拨乱反正。但拨乱反正本身,何尝不是一种颠倒呢?它是对颠倒的颠倒。如果习惯了颠倒,就可以做飞行员了。飞行员是最不怕颠倒的。
   
   (二)人对历史的颠倒
   
   人是能够颠倒历史的,因为历史是人创造的,能创造历史,那自然就能够颠倒历史。但是,单个的人,即便是英雄豪杰,恐怕也无法颠倒历史的。要颠倒历史,必须动员群体的力量。许多时候,把颠倒的历史给颠倒过来,还非得革命不可。在中国近现代史上,大抵有四次影响极大的革命:一是辛亥革命,革掉了皇帝,让国家走向了共和,这也叫旧民主主义革命,二是新民主主义革命,推翻了三座大山,国家走向了独立。这两次革命,是建国前的;建国后,也有两次革命,一是社会主义革命,建立了社会主义制度;二是文化大革命,要改造人们的灵魂。除了辛亥革命,这四次革命有三次都是共产党领导的。我们看一下,这些革命是怎样颠倒历史的。辛亥革命只是革掉了君主制度,似乎并没有完成对历史的颠倒,而新民主主义革命,才完成了对历史的颠倒,被压迫的人民起来,推翻三座大山,当家做了主人。社会主义革命呢,是建立公有制,所以谈不上对新民主主义的颠倒,可以这样说新民主主义必然导向社会主义。而只有文化大革命才实现了一种新的颠倒,但这种新的颠倒,并不是反对社会主义,而恰恰是为了巩固社会主义。它以为十七年来(1949-1966),实在是一团漆黑的,原来的那些革命者,当官做老爷,从根本上背离了社会主义,于是这“当权派”被当做“走资派”给打倒在地。“走资派”实在不好定义的,那时候有谁死心塌地要走资本主义呢?如果定要说有“走资派”,那也不过潜在的。野火早就把他们烧尽了,可不知为什么,春风一吹,又都冒出来了。文革的故事,不是春天的故事,而是冬天的故事,虽然冬天不可能春意盎然,但是“梅花欢喜漫天雪”,也是别样的景致。文革的矛头是对着走资派和知识分子的,所以对他们来讲,自然是在墨水瓶里赶路。文革对历史的颠倒,虽然不无道理,但总的来看,却是错了。可以这样讲,文革太过悲观了,赫鲁晓夫式的人物就睡在我们身边,实在有点不可思议的。大抵并没有赫鲁晓夫式的人物存在的,只不过让文革这一革,反倒真的出来了。权力会腐蚀人的,而且不仅腐蚀人的皮肤,甚至会腐蚀到骨子里去。不被权力腐蚀的最好法子,是远离权力。不见可欲,则心不乱。权力会膨胀人们的野心,而人们的野心一旦为权力所膨胀,那就会由人脱变成虫,而且是害人虫。有的时候,颠倒历史是对的;有的时候,就是错的。如果历史是颠倒的,那把颠倒的历史颠倒过来,就不错。如果历史好好的,并没有头足倒置,山河倒悬,那这个时候颠倒历史,就是错误的。新民主主义革命颠倒历史是对的,因为旧中国的历史确实是颠倒着的,也正是这种颠倒,才引发了中国革命。人民的历史又怎么能由骑在人们头上的人来书写呢?文革对十七年的颠倒就不对了,因为十七年的历史并不是颠倒着的,那个时候,是中国比较好的时期,社会主义建设的成就是有目共睹的。如果把历史给颠倒错了,那就应给把颠倒错的历史,再给颠倒回来,而文革后的拨乱反正,做的就是这项工作。我一直在想,在对历史的颠倒中,人究竟发挥了多大的作用。我有时候,也在怀疑,是人创造的历史么?既然创造它,为什么去颠倒它呢?人不能任意地创造地历史,也不能任意地颠倒历史。颠倒历史的代价是很大的。用老百姓的话说颠倒历史就是“变天”。这天哪能说变就变呢?然而,真要变的时候,又谁也挡不住。我终于知道时势的厉害了,即便英雄豪杰去改变历史,也必须因势利导,在历史的棋盘上,英雄豪杰也不过一枚棋子。历史是人创造的,这大约不错,但是创造历史的人,也是无比脆弱的。无数人合成一个人,当然可以颠倒历史,但当无数人作鸟兽散的时候呢,这历史又会显出本来的面目。一手遮天,是有的,“人妖颠倒是非淆”,也是有的,但这只是一时的。其实,细想想,人真的有能力颠倒历史么?大约是不能的。人们所能做的,也不过改改历史教科书罢了。把文革时的历史课本,和现在的比较一下,确实有一种隔世之感啊。真正的历史是书写在天地间的,别说和编的乱七八糟的历史课本不相干,就是和《史记》这样的巨著同样不相干。
   
   (三)历史对人的颠倒
   
   如果说人能够颠倒历史,那在这颠倒中,体现的是人伟大的创造激情。做历史的主人,又有什么比这更能诱惑人呢?但是,即便历史的主人,在历史面前,依然是脆弱的。有个惯常的说法,叫做地球离了谁,都照样转儿。所以,人还是不要把自己想象的太伟大的好。既然人能够颠倒历史,那历史为什么不能颠倒个人呢?人去颠倒历史,虽然不是挟太山以超北海,却也是“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而历史去颠倒人,却往往不费吹灰之力。人能抗拒得了历史么?大约不能的。于是,人就被历史颠倒吧。人被历史颠倒大抵有两种,一种是被迫颠倒,一种是心甘情愿地被颠倒,起初大约都是被迫颠倒的,因为“留头不留发,留发不留头”,所以还是留头去发的好。被迫颠倒,这只是外在的强制,但治者真正的伟绩却是把外在的强制,变成内心的自觉。在强制面前,人们总是要抵抗的;但一旦成为了内心的自觉,那就心甘情愿地接受颠倒了,不仅如此,还要为这种颠倒,大唱赞歌。谁说颠倒痛苦?不颠倒才痛苦呢!就像这用脚走路吧,实际是错误的,人类都错了好几万年了。所以应该颠倒过来,改用手走路。用脚走路的时候,看天是天,看地是地;用手走路呢,看天是地,看地是天。只有颠倒着看,这才有趣;只不知,这种头足倒置的情况能持续几时呢?只有没有脚的人,才不用脚走路;要想奔跑,手是不管用的。颠倒给人的痛苦是巨大的,在被强制的时候,痛苦最大,而一旦强制变成了内心的自觉,反倒很少感觉到痛苦,甚至觉得非常快乐了。所以,被颠倒的痛苦,是不能忘却的;对被颠倒安之若素,虽然也是生活下去的一种方式,但却是要不得的,人的价值怎么能够被颠倒呢?难道生来所接受的东西都是错误的?难道错了这么多年,我们一点都不知道?历史颠倒人的时候,总是迫使人们做完全的自我否定。如果有今是而昨非的觉悟,那自我否定,还是可以理解的。但若没有这种觉悟呢?我的价值并没有错,为什么要自我否定呢?为什么要颠倒呢?人不可能全是大错。人即便再自我否定,再痛哭流涕地讲,要洗心革面,但总有一种对自己的认同。如果对自己没有丝毫的认同,那什么都不能做了。把自己的一切全都颠倒过来,就意味着对自己的全盘否定。真心的全盘否定自己的人,是很少的。即便承认自己一无是处,要虚心接受改造,但这不过是噤若寒蝉罢了。当历史第一次颠倒个人的时候,人的痛苦是巨大的,但当历史反复颠倒个人的时候,人也就麻木了。我在想,人为什么会被历史颠倒呢?我想,这也只能根源于人对历史的颠倒。颠倒历史,是暴烈的行动,它带给人们的一半是欢乐,一半是血水。欢乐很快就被忘却了,可血水却蒙住了我们的眼睛,让我们什么也看不到。如果人们放弃对历史的颠倒,那历史会不会就不颠倒个人了呢?这也很难说。放弃对历史的颠倒,那就意味着放弃了暴烈的行动,不再追求激变,而是等待渐变。所以追求激变,那是因为小鬼心急;而等待渐变呢,是让历史在常态的发展中进步。然而,无论是激变,还是渐变,那都是要变的,而不可能不变。我觉得,这“变”最好不要采用激烈的方式。如果人为地去颠倒历史,那历史也势必颠倒个人。我想,没有人喜欢被颠倒吧。不断地颠倒,只能造就价值的混乱,精神的迷惘了。价值混乱了,就不知道谁是谁非了;精神迷惘了,就不知道何适何从了。人总还是要分是非的,也应该选择一条适合自己发展的道路。颠倒的世界,当然可怕,但是被颠过来,又倒回去的世界,尤其的可怕。其实,人们颠倒世界,又总还是有高尚的目的的,这就是社会历史的进步,但是这进步,又是以人们极大的精神痛苦为代价的。社会历史当然要进步,但我们更要避免人们精神的痛苦。历史每一次对人的颠倒,都会造成一批人的痛苦;当被颠倒的历史又被颠倒回来的时候,这批人又会有一种翻身得解放的感觉。我不知道,这批人是应该感恩戴德,还是血泪控诉。如果感恩戴德,恩何在,德又何在呢?他们并没有错,错的是颠倒他们的历史,可又有谁为颠倒他们的历史负责呢?历史本就是一笔糊涂账,怎么算也算不清的。那也只好难得糊涂了。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