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小龙女
[主页]->[人生感怀]->[小龙女]->[王海光:反「文革」檄文——《给全体共产党员的紧急呼吁》解读和考辨]
小龙女
·香港的另一面:50年前震撼影像
·联军占领以后的平壤
·二战期间,日军为何没大量配备冲锋枪?
·昔年邓丽君慰劳国军旧照
·奇文共赏——林语堂酷译《美国独立宣言》
·“罪己诏”:帝王的自我批评文本
·希特勒报考维也纳艺术学院时的绘画作品(图)
·中国最牛的十个汉字:最色的汉字“姦”念什么
·中国醒来---我辈才是卑劣的罪人
·民国屐痕
·韩寒:上海是冒险家的乐园,却是人民的地狱
·关于宽容:陈独秀与胡适、毛泽东的故事
·硫酸不能烤蛋糕——如何教孩子再相信
·大学,如果没有人文
·文化,是什么?
·中国历代职官词典
·惊曝:毛新宇根本不是毛泽东亲孙子
·最后一任克格勃主席给中国的忠告
·鲁迅路口
·我看那些令人唏嘘不已的历史片断
·卧虎:新千字文---少些内耗,多些宽容
·在中国信仰
·伊朗巴列维国王改革失败的教训
·毛主席与毛远新同志谈批孔
·两次阵痛:民族问题,抑或民主问题?
·耶鲁大学校长的批评发人深省
·道德为何会有“血腥气”?
·道德为何会有“血腥气”?
·中国十大名画欣赏
·从老照片看汪精卫 令人唏嘘不已
·难得一见的一战时期火炮
·中国人的生死观
·由“臣”到奴仆:漫谈古代君臣礼节的变化
·“问天下谁是英雄?”第三只眼睛看《三国》
·有一种历史,仅在记忆中播种
·那一年你打马西去
·昨夜话凄凉,今晚说妓女
·历代开国公主们的最终结局
·历代开国驸马们的最终结局
·桃花江上美人窝---细说西藏历史一百年
·民主是理性包容的生活方式——纪念「五四运动」八十五周年
·还是村长的强奸比较好
·《作爱的经济分析》---为性爱算一笔经济账
·二战时日本掠夺亚洲的黄金能买下整个世界
·宋江同志在梁山泊招安动员大会上的讲话
·新千字文 --- 一诺千金
·“去政治化的政治”与大众传媒的公共性——汪晖教授访谈
·中国正在崛起 美国尚未衰落
·苏共亡党15周年的历史评说
·胡耀邦逝世前半年的心态
·从来历史非钦定 自有实践验伪真
·研究文革就是研究今天
·解胡适“中国不亡,是无天理”
·缺钱的政府才民主
·爱国家不等于爱朝廷
·薄熙来缺乏变通 不该和胡锦涛对着干
·孔庆东:人民起义,先占何处?
·中国需要十三亿个尊重
·中国人为什么爱说谎?
·防民之口甚于防川
·总得有人当蒋经国
·母亲——本文献给政治运动中苦难的母亲们
·叶维丽:好故事未必是好历史——我看卞仲耘之死
·韩寒:散文一篇
·刘亚洲将军在昆明基地的一次震撼演讲
·一篇在国内被禁,在国外却火了的文章
·李吉明:袁腾飞“下课”,谁为教育示范?谁为教师楷模?
·麦田:警惕韩寒
·五岳散人:我们需要警惕韩寒吗?
·雪珥:被误读的晚清改革
·李普:还要走很长的路——一个老共产党人的真心话
·红楼梦?三国志?还是战国策?——现实主义视角下的朝鲜棋局
·红楼梦?三国志?还是战国策?——现实主义视角下的朝鲜棋局
·刘青松:你爱国家,国家爱你吗
·雷颐:三十年前如此“批邓”
·告别“斯大林版”的十月革命史
·朱正:十月革命与中国
·方绍伟:独裁政府为何长命百岁?
·让人绝望的“政治正确”——温家宝“五四”北大行
·只有十句话,看了10分钟
·关于堕落
·十月革命:反思是最好的纪念
·阵痛与震荡——“十月革命”必须弄清楚的几个问题
·中国崛起:必须从富强走向文明
·这一次,资本主义失败了
·可疑的80后政治意识
·只有十句话,看了10分钟
·渴望堕落
·闾丘露薇:世博留下什么
·中国崛起:必须从富强走向文明
·假如朝鲜政权突然崩溃,中国怎么办?[原创]
·改变世界的十张地图
·“自由的旗帜高高飘扬”
·韩寒的出现意味着什么?
·元末红巾之乱
·仗义每多屠狗辈
·阿斗的前半生
·向南、向南、再向南——定庵情事并“丁香花案”
·春秋时代之十大令人头痛分子
·中国历史上最深藏不露的8位绝世高手
·可怕的是为什么我们害怕民主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王海光:反「文革」檄文——《给全体共产党员的紧急呼吁》解读和考辨

王海光:反「文革」檄文——《给全体共产党员的紧急呼吁》解读和考辨
   
   多年前,笔者清理中共中央党校的「文革」小报资料,在成堆的油印资料中,翻检出一份油印传单,题为《给全体共产党员的紧急呼吁》(下称《紧急呼吁》)。这是一篇观点鲜明地反对「文革」的檄文。传单署名是一个共产党员。在「文革」的「恶攻」1 罪行中,应属于「反革命匿名信」一类。
   
   《紧急呼吁》义正辞严地谴责「文化大革命」造成的党难国难,直言不讳地指责毛泽东晚年的一系列错误和对这场政治劫难不可推卸的责任。其为文之大胆,观点之鲜明,言论之犀利,感情之真诚,思想之深刻,超过了笔者所接触到的当时同类反「文革」的文论。可以说,这是一份研究「文革」史和「文革」思潮的十分珍贵的历史文献。

   
   《紧急呼吁》落款日期是1967年2月。此时,「文化大革命」进入到了夺权阶段。毛泽东向全国发出了「无产阶级革命派联合起来,向党内一小撮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夺权!」的号召,并树立了张春桥、姚文元夺取上海党政大权的一月夺权的样板。为了支持夺权,毛泽东明令军队介入运动,进行「三支两军」。全国各地大大小小的群众组织蜂起夺权,各单位的党政权力悉数被夺。在夺权的纷乱中,多数人是被动地盲从「革命」,少数人是别有用心,只有极少数人能有这份审视时局的清醒,而能够将身家性命置之度外的敢言者又更少之。作者却挺身而出,直抒胸臆,谴责这场运动将党和国家带进了「水深火热」,这不仅要有卓尔不群的思想质量,更要有敢作敢为的救世情怀。
   
   《紧急呼吁》是作为「给全体共产党员的紧急呼吁」投递到中央党校的,当时是夹杂在每天大量收到的各种群众组织的传单小报中,能够幸存下来纯属偶然。估计收文者只重视整理比较整齐的铅印小报,如《清华井岗山》、《新北大》之类,对这种来路不明,数量繁杂的油印传单则是随意堆放,未予理会。否则,这份全篇充满「恶毒攻击」、「大逆不道」言论的传单,是不可能存留下来的。在历史尘封四十年后的今天,应是让它进入历史研究的公共领域的时候了。
   
   一、《紧急呼吁》的主要内容和观点评析
   
   《紧急呼吁》分开篇、「文化大革命的目的」,「政策的实质」,「前途」四个部分,全文共3800多字。
   
   《紧急呼吁》在开篇一章,义愤填膺地阐明了党和国家所面临的危局,当前「正处在水深火热万分危急」的关头:从中央到基层的各级党组织在「残酷斗争、无情打击」下,「已处于瘫痪状态」;党的核心骨干成为今天「被攻击的主要对象」,扣上了所谓「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反革命修正主义分子」、「右派」、「叛徒」、「军阀」、「工贼」等罪名;我国悠久的文化遗产、优良传统 「几乎全部被践踏了」,和建国以来文学艺术成就全部被「摧残了」,文化、教育、艺术领域「一片凄凉」,重现了秦始皇「焚书坑儒」的「丑剧」;著名专家、学者「被打击的走投无路」,许多人「被迫自杀」;在「自己教育自己,自己解放自己」的无政府主义口号下兴起的全国「千百个造反集团」,正在「合法」地夺取各级党政权力……。这些话言简意赅,描述了短短几个月的「文化大革命」造成的党祸国难极为严重。
   
   《紧急呼吁》单刀直入,尖锐指出,使党和国家遭受这场政治劫难的,是「中央一小撮政治投机分子」,特别是那个提出「造反有理」的「独断理论的某一个人」。《紧急呼吁》列举了这「某一个人」的一系列错误:大量花费人民血汗,强迫全国人民「把他的语录用鲜红的颜色装饰着」,借此「代替一切文化教育和马列主义经典」;公开号召「造反有理」,让不明真相的各种群众造反组织「合法地」破坏社会主义制度,夺取「无产阶级政权」;公然要「不理解事态实质」的军队参加「清算我们党的斗争」等等。尽管全篇都是用 「某一个人」和「独裁者」的代称,但再明确不过,作者所指的就是毛泽东本人。
   
   「文化大革命」是将毛泽东的个人迷信推到极致的一场全民性的现代造神运动。反毛之罪是「全党共诛之,全国共讨之」2的弥天大罪。1967年1月,「公安六条」颁布,规定「凡是投寄反革命匿名信,秘密或公开张贴、散发反革命传单,写反动标语,喊反动口号,以攻击污蔑伟大领袖毛主席和他的亲密战友林彪同志的,都是现行反革命行为,应当依法惩办。」3此时,全国上下对毛泽东的个人崇拜已经达到了宗教狂热的极致。谁人的言行对毛泽东稍有不恭,就不单是群众暴力的「砸烂狗头」,「扭送公安机关」,而是法定的「现行反革命」,不仅个人有杀头之虞,就连家庭亲友也逃脱不了政治干系。作者置身家性命全然不顾,挺身犯险,严厉指责毛泽东发动「文革」给党和国家造成了巨大灾难。作此言论,足见作者的「胆大妄为」。
   
   在「文化大革命的目的」一节,《紧急呼吁》鞭辟入里,一针见血地指出,造成这场「文革」这场政治劫难的原因,是中共多年来在「国际国内政策方面所犯的错误」演化的结果。它认为,毛泽东发动「文革」,是为了解决他多年「独断专行」错误造成的党内矛盾而采取的非常措施,与所谓打倒「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与「反对党内一些腐化堕落分子的斗争毫无共同之处」。毛泽东的政治目的,一是通过打倒所谓 「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来打倒党内那些真正认识到他的错误的人,「以绝后患」;二是将自1958年以来由于他的个人独断政策造成的党内外各种不满情绪,转移到「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身上。
   
   《紧急呼吁》全然否定把「文化大革命」说成是「全面地,深刻地,创造性地发展了马克思列宁主义」,「把马列主义创造性地提高到一个崭新的阶段」4的主流观点。认为毛泽东发动的这场「文化大革命」,并不是什么「创造性」的马列主义,而是一场政治阴谋。因为党内生活已经很不正常了,所以毛泽东要肯定群众「自己解放自己、自己教育自己」的无政府主义口号,要以群众运动「炮打司令部」的形式搞党内斗争,以便利用「多年由于自己的错误路线造成的群众不满」,用群众路线的「法宝」来改变自己在党中央的不利处境。
   
   《紧急呼吁》继而提出了一个更为深刻的问题:既然「文化大革命」这场运动,「与党和人民的根本利益是不相符合的」,但为什么群众会表现出个人迷信的狂热呢?《紧急呼吁》的分析别具只眼,归为三个原因:其一,长期的个人崇拜的宣传误导。1957年以后,党的集体领导取得的成就,逐渐归于了某一个人,把罪过强加于其它人。通过一些片面歌颂、片面宣传,在人民群众中造成了「好像只有他个人才是中国人民的救世主」的错觉。这是部分群众盲目崇拜他的心理原因。其二,群众表达自己意愿的特殊方式。多年来的各种政治运动,特别是经过反右派斗争后,群众也聪明起来了,学会了「把独裁者的旗帜当作临时的护身符」,在高举一个人的思想旗帜下表达自己的不满,争取自己的利益。其三,政治投机分子的作用。一些政治投机分子为了实现个人野心,曲意迎合独裁者,以换取独裁者对他的支持。
   
   在「政策的实质」一节,《紧急呼吁》把「文化大革命」的发生,与1958年大跃进运动、「三面红旗」的失败联系起来考察辨析。认为「文化大革命」是这些错误延续发展的逻辑结果。党的领导人对「大跃进」冒险主义政策的失败,不但没有承认错误,反而用过去的威望进行掩盖,寻找客观理由,推脱给自然灾害、「苏修」的背信弃义、下级领导犯了错误等等。这就是欺骗全体党员和全国人民的开始。也就是从这个时候起,党的领导人开始在政策上、理论上陷入了被动地位。为了掩盖这个错误,党的领导人在对内政策和对外政策上采取了一系列更加错误的「政治动作」。「文化大革命」的发动,就是掩盖过去错误的「政治动作」之一。
   
   这几段对「文革」起因的分析和认识,彰往考来,寻根究底,剖析毫厘,洞若观火,是《紧急呼吁》中最为精彩的内容。
   
   《紧急呼吁》还考察了「文革」发生的国际背景。它将60年代以来中共领导人在对外政策和国际共运中推行的极左路线,称为「霸权主义政策」。认为这种霸权主义政策在国际共运中的推行,使「曾坚持团结和统一路线」的中国共产党,失去了兄弟党的信任,党际关系全面恶化,处于空前孤立的境地。文章深入剖析了当时大力推行的「世界革命」理论和政策,尖锐地指出:所谓「战争不可避免论」,帝国主义的本质是不会改变的,以苏联为首的社会主义国家发生了资本主义复辟,能够消灭帝国主义、现代修正主义和各国反动派……,都是没有事实根据的,完全行不通的。推行这一理论和政策的实质,是「独裁者」想通过推行世界革命,把当年的错误抹煞掉。
   
   《紧急呼吁》对中国当时全力进行的援越抗美活动的「无私」性提出了大胆地质疑。认为,中国党在援越抗美中,排斥和其它反帝力量合作,采取单独派遣军队等做法,并不是真正要制止美帝侵略越南,而是有自己的政治目的。这是想以此证明,越南抗美斗争没有中国的直接支持是不能成功的,从而强调自己在反帝中的主导作用。由此推断,中越关系将会是不断恶化的。文章在这里批评的中共援越抗美的政策,其历史背景是1966年中共中央断然拒绝了波兰党提议各共产党国家在越南问题上采取「联合行动」的建议,表现出了中共在国际共运中「唯我独革」的领袖意识。
   
   在最后的「前途」一节中,《紧急呼吁》提出了坚决反对当前席卷全国的夺权运动的要求。它说,目前所谓的「夺权」斗争,是「把反对我们党的运动看成是反对一小撮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的运动」,被夺权的是共产党人,我们整个党现在正处于生死存亡的「紧急关头」。文章还对夺权者的成分进行了分析。断定,大部分造反派的核心是政治投机分子和多年来怀有对我党仇恨的人,或者抱有各种个人主义的人。另外还有一部分是不了解这场政治阴谋真相,盲目卷入夺权运动的党团员、解放军和其它正直的人们。
   
   既然这场党和国家的政治危机是「独裁者」一手造成的,那么,怎样能摆脱这场危机?怎样去「纠正独裁者所犯的严重错误」呢?《紧急呼吁》提出了两条路:一条是通过党内合法斗争的解决途径。即「从党的中央到党的支部,重新建立集体领导,发扬党内民主,恢复党的权利。」作者也清楚地认识到,由于独裁者为了维护「自己的权力」,「不顾党和人民利益」,已经把全国搅得天下大乱了,再要把这场运动拉回到党内斗争的轨道,已是根本不可能了。所以,作者在文中发出了不无遗憾的感叹:「这种可能性几乎没有希望了」。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