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小平头夜话
[主页]->[新会员区]->[小平头夜话]->[茶马古道:陈尔晋的经济诈骗潜逃案]
小平头夜话
朱瑞驳斥
·朱瑞:盛雪和另一种殖民
·朱瑞:盛雪是怎样“支持”西藏的
·朱瑞:盛雪的心路与套路
·朱瑞:盛雪把假难民带进了汉藏交流
·朱瑞:受害者的反击 ——谈谈小平头对盛雪的揭露
·朱瑞:《见识江湖——回忆与文存》导言
·朱瑞:习近平为西藏问题「扫除障碍」了吗?
·朱瑞:登峰造极的谎言(上)
·朱瑞:登峰造极的谎言(中)
·朱瑞:登峰造极的谎言(下)
·朱瑞:张向阳到底是不是一个“托儿”?
·朱瑞:盛雪是募捐还是诈捐?
·朱瑞:关于“北美华文媒体参访团”不为人知的真相
·朱瑞:《民运黑洞》是一面照妖镜
·朱瑞:打压言论自由的《解構》一文(图)
·朱瑞:听魏京生先生谈盛雪吞噬五万美元民运捐款
·朱瑞:盛雪又在狡赖
· 朱瑞点评“盛雪的回应”(图)
·朱瑞:寇天力挺盛雪的背后(图)
·朱瑞 鲁德成:回复台湾中央广播电台温金柯
·介绍博客:历史照妖镜——盛雪问题资料库
劭夫爆料
·刘劭夫:不得不作出的回应
·刘劭夫:让事实说话——盛雪办假难民获利房产证明
·刘劭夫对盛雪抹黑的回应
·刘劭夫:王、赖越描越黑
·刘劭夫致彭小明的信
·刘劭夫:盛雪表演何时休?
·刘劭夫:戳穿盛雪的谎言
·刘劭夫:论海外民运群体的“盛雪现象”
·刘劭夫:盛雪的“民阵主席”有多少合法性?(外一篇:盛雪贪污募捐几个实例
·刘劭夫:藏人也不相信盛雪了
·刘劭夫:沐猴而冠
毅然揭盛
·针对盛雪问题,一然女士写给海外民阵理事会的信
·盛雪老公董昕致陈毅然的邮件,成为盛雪接受公寓馈赠的佐证
·陈毅然:我的质疑——关于多伦多民阵调查组所谓”真相”
·陈毅然:我的质疑——驳斥多伦多民阵调查组所谓事盛雪”真相”
·陈毅然:盛雪的马仔罗乐是个什么人?
·无耻之尤——陈毅然致盛雪公开信
·陈毅然:无趣——评潘晴奇文
·陈毅然:盛雪何时能讲真话?(多图)
·陈毅然:究竟是盛雪自己抹黑自己还是揭露人抹黑她?
·陈毅然:反驳台湾《焦点访谈》主持人杨宪宏的不实访谈
·陈毅然:再揭盛雪
·陈毅然:是揭穿罗乐的时候了(外一章)
卫珍政论
·陈卫珍:不得不再说几句——驳斥共谍李方(图)
·陈卫珍:浅谈民众的舆论监督权——兼谈张健先生对民众舆论监督权的模糊和解
·陈卫珍:再读彭小明“从祭母宣传看盛雪指鹿为马”有感
·陈卫珍:再读费良勇先生“盛雪当主编──浊世留丑”有感(图)
·陈卫珍:廖天琪会长有错吗?
·陈卫珍:六四27周年感言(图)
·陈卫珍:盛雪遭长久质疑是什么原因?
·陈卫珍:晒一晒盛雪主席的仙范儿
三妹也说说
·犀利辛辣,一针见血——三妹给盛雪的公开信
·刘晓东(笔名三妹):民运骗子唐柏桥行骗的两个实例
·刘晓东:海外民运“内斗”与媒体
·刘晓东:盛雪把西人骗得胡言乱语
·刘晓东打油诗:吃六四血馒头的民运公娼盛雪(图)
·刘晓东:盛雪至今自称民阵主席等诸多问题的历史真相
·刘晓东:朱学渊飞赌城急不可耐向谁表态?
·刘晓东:谎言的迷惑和真相的残酷——盛雪谎言的总结
·刘晓东:三人评论从未谋面的郭国汀的集锦(后面附有郭国汀的发言稿)
·刘晓东:揭老底儿集锦——人以群分,朱学渊不用说,我们也知道他与谁同伙。
·刘晓东:盛雪诸多问题的历史真相
·刘晓东笔录:揭露法国骗子张健 文章两篇
·刘晓东:刘晓波活得算计、死得遗憾
·ZT:民运骗子唐柏桥行骗的历史实证
小明挖坟
·彭小明:从祭母宣传看盛雪指鹿为马
·彭小明:从法治角度看盛雪的隐私权和伦理(图)
·彭小明:全面清算盛雪
·彭小明:大事情、小事情和政治家楷模(平头评点之一)
·彭小明:海外民运还有没有义正词严的男儿?
·彭小明:盛雪忘乎所以的反动血统论思想
良勇咬盛
·费良勇:对民阵和论坛一些情况的澄清
·费良勇:盛雪划定特务的标准是什么?
·费良勇:张小刚说谎成性(平头评点之二)
·平头评点之三——“共特”扎堆齐聚的布达佩斯会议(图)
·费良勇对2013年论坛经费申请质疑的答复(平头评点之四)(图)
·费良勇 彭小明:一张发票显露贪渎之心——多伦多会议的印刷费为何奇高?(
· 费良勇:成也说谎,败也说谎,这就是盛雪的民运之路
·费良勇:盛雪张扬作秀造忙遮丑
· 费良勇:盛雪利用旧金山辛亥革命百年纪念会贪钱捞名黑幕
·费良勇:
·费良勇:必须杜绝面首乱政 (照)
·费良勇:盛雪的诽谤行为触犯了法律
李郁文集
·李郁:关于盛雪旁观者如是说
·李郁:叹为观止的是盛雪的丑行
·李郁:盛雪确实是民运的妖孽
·李郁:盛雪又拿死人做文章(外一章)
·李郁:”高贵“的盛雪!(多图)
·李郁:扒一扒民运公共情妇盛雪的淫乱史(图)
·李郁:请看民运奸佞“张晓刚”的嘴脸
·李郁:盛雪破坏了哪些人的家庭?(多图)
· 李郁:盛雪在绑架阿海事件中扮演了什么角色—— 一点不成熟的分析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茶马古道:陈尔晋的经济诈骗潜逃案

   [博讯论坛] 陈泱潮这两天已经是坐立不安了,混到这种地步,也真可怜,还向费良勇喋喋不休的问“民阵总顾问难道是假的?”他现在从任何地方都没有机会回口,真要死无怨言了。
   
   昨天通过云南两在派的头头方向东(网上有些文章写成黄向东)已经查实,在云南省,从来也没有一个叫陈泱潮的政治犯,包括在文革中被迫害的人员。方现在就在写云南文革回忆,什么查不到。
   
   有个在云南二监坐过大牢的说,好像有个陈尔晋,罪名是“冒充国家领导人亲属诈骗罪”,大概1981年进去的,经常跟其他诈骗犯交流,技术提高很快,等到1991年出来之前,已经让其他诈骗犯很佩服了。

   
   陈的祖辈是宣威火腿的创始人吗?真的是好人的话不听,偏要信陈老鬼说的。你们有时间自己以后来看看,真正的陈家传人是什么一个气派!人家解放前就去了台湾美国,现在经常荣归故里,哪里会流落到泰国难民营?
   
   这个陈尔晋,就是一个小小的破落地主,也真太胆大了,敢这样去冒充啊!不过他毛岸龙都敢冒充,冒认一个祖宗又算什么?这个老白毛,走到那方黑那方,是天生的诈骗犯,他从小生在地主家里,刚懂事就解放了,你看他写的那些自传,人家宣威老家人看见,不把他兄弟及现在他家的人杀了才怪,就像人家说的,他这是翻天了,在全世界为宣威人丢人现眼。
   
   这次人家那些人说,这个老挨砍呢老白毛,他敢回来解让他死又死不了,活又活不下去,天天找人看着,叫他天天来镇上扫街心,扫到他死为止。
   
   这样恨?陈那个全益大楼,还好意思帖图全益公司大楼?你问他当时用多少钱建起来的?是人家榕城镇老百姓用征地来的钱建起来做为摇钱树的,作为人家榕城镇政府的固定资产。
   
   陈泱潮先是租下镇政府大楼,然后又让有关人员写证明说成他的产权,办贷款作投资。镇政府的人也想帮他,指望他有贷款先付大楼租金,然后做生意好了再还贷款。这样,榕城镇政府大楼就成了陈的固定资产,做了共两笔抵押贷款,一笔四百八十万,一笔一百五十万。十年下来还是烂帐,银行拖不下去了怎么办?镇上的先到法院告,等后边有传票他早逃到泰国了。
   
   怎么不是检察院先调查他,而是法院的传票?一般是,债主自诉民事案件,法院传唤,调解还债。如果还不出,会组织查账,查了之后发现如果不是正常的经营亏损,而是莫名其妙钱没了,那么才能定为经济诈骗,由公安局逮捕,检察院起诉,再作为刑事案件审判。当时如果告他经济诈骗,那么一下子就是公诉刑事案件,就是公安局经检队先去找他,移送检察院调查,事情一开始就麻烦了。
   
   当时镇上人只想把大楼收回来。银行呢,能拿回一点钱算一点。把他抓了,上那里拿钱?这是农村人的心理。
   
   谁知道这个老挨砍呢,接到传票鞋都没穿就跑了,看来他的诈骗技术还真高。下面的人一说起来,就说这个老挨砍呢!现在钱没有了,大楼也没有了。法院判了,那个大楼用来抵贷款给宣威工商银行。镇政府的经办人都被陈老鬼害死了,与这件事有牵涉的人,判刑的判刑,开除的开除.两个判了十二年的,才得了陈不到三万元钱。除了几个有关人员外,陈从来也没有给过别的人家一分钱。
   
   如果陈当时不跑,被抓住会被判多少年?诈骗犯再犯,就是惯犯,估计20年,或者无期。
(2010/02/18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