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小平头夜话
[主页]->[新会员区]->[小平头夜话]->[茶马古道:回国云南记行]
小平头夜话
·朱瑞:盛雪的心路与套路
·朱瑞:盛雪把假难民带进了汉藏交流
·朱瑞:受害者的反击 ——谈谈小平头对盛雪的揭露
·朱瑞:《见识江湖——回忆与文存》导言
·朱瑞:习近平为西藏问题「扫除障碍」了吗?
·朱瑞:登峰造极的谎言(上)
·朱瑞:登峰造极的谎言(中)
·朱瑞:登峰造极的谎言(下)
·朱瑞:张向阳到底是不是一个“托儿”?
·朱瑞:盛雪是募捐还是诈捐?
·朱瑞:关于“北美华文媒体参访团”不为人知的真相
·朱瑞:《民运黑洞》是一面照妖镜
·朱瑞:打压言论自由的《解構》一文(图)
·朱瑞:听魏京生先生谈盛雪吞噬五万美元民运捐款
·朱瑞:盛雪又在狡赖
· 朱瑞点评“盛雪的回应”(图)
·朱瑞:寇天力挺盛雪的背后(图)
·朱瑞 鲁德成:回复台湾中央广播电台温金柯
·介绍博客:历史照妖镜——盛雪问题资料库
劭夫爆料
·刘劭夫:不得不作出的回应
·刘劭夫:让事实说话——盛雪办假难民获利房产证明
·刘劭夫对盛雪抹黑的回应
·刘劭夫:王、赖越描越黑
·刘劭夫致彭小明的信
·刘劭夫:盛雪表演何时休?
·刘劭夫:戳穿盛雪的谎言
·刘劭夫:论海外民运群体的“盛雪现象”
·刘劭夫:盛雪的“民阵主席”有多少合法性?(外一篇:盛雪贪污募捐几个实例
·刘劭夫:藏人也不相信盛雪了
·刘劭夫:沐猴而冠
毅然揭盛
·针对盛雪问题,一然女士写给海外民阵理事会的信
·盛雪老公董昕致陈毅然的邮件,成为盛雪接受公寓馈赠的佐证
·陈毅然:我的质疑——关于多伦多民阵调查组所谓”真相”
·陈毅然:我的质疑——驳斥多伦多民阵调查组所谓事盛雪”真相”
·陈毅然:盛雪的马仔罗乐是个什么人?
·无耻之尤——陈毅然致盛雪公开信
·陈毅然:无趣——评潘晴奇文
·陈毅然:盛雪何时能讲真话?(多图)
·陈毅然:究竟是盛雪自己抹黑自己还是揭露人抹黑她?
·陈毅然:反驳台湾《焦点访谈》主持人杨宪宏的不实访谈
·陈毅然:再揭盛雪
·陈毅然:是揭穿罗乐的时候了(外一章)
卫珍政论
·陈卫珍:不得不再说几句——驳斥共谍李方(图)
·陈卫珍:浅谈民众的舆论监督权——兼谈张健先生对民众舆论监督权的模糊和解
·陈卫珍:再读彭小明“从祭母宣传看盛雪指鹿为马”有感
·陈卫珍:再读费良勇先生“盛雪当主编──浊世留丑”有感(图)
·陈卫珍:廖天琪会长有错吗?
·陈卫珍:六四27周年感言(图)
·陈卫珍:盛雪遭长久质疑是什么原因?
·陈卫珍:晒一晒盛雪主席的仙范儿
三妹也说说
·犀利辛辣,一针见血——三妹给盛雪的公开信
·刘晓东(笔名三妹):民运骗子唐柏桥行骗的两个实例
·刘晓东:海外民运“内斗”与媒体
·刘晓东:盛雪把西人骗得胡言乱语
·刘晓东打油诗:吃六四血馒头的民运公娼盛雪(图)
·刘晓东:盛雪至今自称民阵主席等诸多问题的历史真相
·刘晓东:朱学渊飞赌城急不可耐向谁表态?
·刘晓东:谎言的迷惑和真相的残酷——盛雪谎言的总结
·刘晓东:三人评论从未谋面的郭国汀的集锦(后面附有郭国汀的发言稿)
·刘晓东:揭老底儿集锦——人以群分,朱学渊不用说,我们也知道他与谁同伙。
·刘晓东:盛雪诸多问题的历史真相
·刘晓东笔录:揭露法国骗子张健 文章两篇
·刘晓东:刘晓波活得算计、死得遗憾
·ZT:民运骗子唐柏桥行骗的历史实证
小明挖坟
·彭小明:从祭母宣传看盛雪指鹿为马
·彭小明:从法治角度看盛雪的隐私权和伦理(图)
·彭小明:全面清算盛雪
·彭小明:大事情、小事情和政治家楷模(平头评点之一)
·彭小明:海外民运还有没有义正词严的男儿?
·彭小明:盛雪忘乎所以的反动血统论思想
良勇咬盛
·费良勇:对民阵和论坛一些情况的澄清
·费良勇:盛雪划定特务的标准是什么?
·费良勇:张小刚说谎成性(平头评点之二)
·平头评点之三——“共特”扎堆齐聚的布达佩斯会议(图)
·费良勇对2013年论坛经费申请质疑的答复(平头评点之四)(图)
·费良勇 彭小明:一张发票显露贪渎之心——多伦多会议的印刷费为何奇高?(
· 费良勇:成也说谎,败也说谎,这就是盛雪的民运之路
·费良勇:盛雪张扬作秀造忙遮丑
· 费良勇:盛雪利用旧金山辛亥革命百年纪念会贪钱捞名黑幕
·费良勇:
·费良勇:必须杜绝面首乱政 (照)
·费良勇:盛雪的诽谤行为触犯了法律
李郁文集
·李郁:关于盛雪旁观者如是说
·李郁:叹为观止的是盛雪的丑行
·李郁:盛雪确实是民运的妖孽
·李郁:盛雪又拿死人做文章(外一章)
·李郁:”高贵“的盛雪!(多图)
·李郁:扒一扒民运公共情妇盛雪的淫乱史(图)
·李郁:请看民运奸佞“张晓刚”的嘴脸
·李郁:盛雪破坏了哪些人的家庭?(多图)
· 李郁:盛雪在绑架阿海事件中扮演了什么角色—— 一点不成熟的分析
· 李郁:弄巧成拙,亲共的加拿大多伦多《明报》帮了倒忙!
·李郁:一门不幸 两代荡妇(多图)
·刘希羽:盛雪假大空的新年献辞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茶马古道:回国云南记行

   [博讯论坛] 隆冬的北国,冷得有点让人受不了,为避开这几天的寒流,告别了朋友前往云南享受一下四季如春的昆明气候,一则会见几个朋友,二则长期压在心头的一件事促使我一定要到云南宣威,毕竟那里是陈尔晋老仙人的故乡,在这样的情况下,开始了我的云南之行。
   
   飞机刚降落在昆明机场,一下飞机就感到了春城昆明的温暖,给友人打了个电话,很快友人就到了机场,从未谋面的朋友,却是自己的知音,我们来到宾馆就已经是中午十二点了,大家在宾馆餐厅用过餐后回到房间天南海北的谈了起来。这位朋友对陈尔晋也很熟悉,话题很自然就转到陈尔晋身上,因为老仙人毕竟是云南本土人,朋友认识他也属于巧合,这位朋友建议我亲自到一趟宣威,说这样能更详尽地了解到老仙人的一些情况。反正在昆明闲着也是闲着,倒不如利用一点时间去体验一下真正的宣威火腿也不失为一件好事。当汽车疾驶在昆明至曲靖的高速公路上,隐隐地已经感受到冬天的寒冷了,离昆明越远,这种感觉越强烈。
   
   四个多小时的长途旅行,对我来说还能忍耐,车子刚在宣威宾馆门口停下,袭人的冷风吹得我直打哆嗦,但想到来了了陈老仙人的故乡,心里却别一番味道。说起来我和陈老仙人也算得上是未谋过面的至交了,不管在网上如何交往,毕竟大家也算是老朋友,在老朋友的家乡,想着网上所描写的一切,我心里就急着想见到网上所说的小菜园的刘大常。安排好住宿,我顺便叫了一辆夏利车,让出租车送我到小菜园。不知是如何转的,用不了五分钟司机就停下了车,说小菜园到了,我只好下了车,付了五元人民币给司机,向四面看了一下,才看清这里是一个城郊结合部,边上有一间简易房,卖着香烟,对面有一家小学校,我向卖烟的女老板打听刘大常家,这个女老板马上就和我说顺着路下去,后向左转第二道门就是刘大常家了。我谢过这个老板,刚走出没有几步路就闻到一股臭气,一看路边上有几个简陋的厕所,我赶紧加快脚步走到下面路口,按老板娘说的路线转了过去,还好第二道门是开着的,我侧着身子进了这道门。

   
   还没有开口,一个牛高马大的女人站起来问我找那一个?我告诉她我找刘大常刘师傅,女人从头到脚看了我一遍,说道:“你是那个,找刘大常有那样事?”我将朋友所告诉我的情况和这个女人说了,女人让我等一下,说刘大常一会就回来。女人请我进了她们的房间,后来我才知道,这个女人就是刘大常的婆娘,我进的这间房过去就是租给陈尔晋藏娇的地方。我还没有喝口水,女人就说刘回来啦,我站起来向刘大常打了个招呼,刘好像很奇怪地看了我一眼,我向他说明了自己的身份,说我刚从海外回来,特地来看一下陈尔晋住过的地方。刘大常自言自语地说:“真是太奇怪了,什么人都来看陈尔晋。”我一想也对,最近两年内,确实有许多人来过这里了,基本上都是冲着那个“民运之父”的陈尔晋而来。
   
   刘大常一看就是一个没有文化的那一类人,身上一大股烟味,他坐下来后慢慢地就说起来,他说,不知陈尔晋在外面作了什么孽,什么人都来找他问陈尔晋是不是个诈骗犯?为这个事,可以看得出刘大常也很烦,他叫他老婆去找一下周家洪,说有那样事周家洪也能说得清,他老婆没说什么就出去了。在和刘大常的聊天中,我有意的提问了有关007在网上公开的一些事情,刘大常说,这些事,榕城镇那个晓不得,我也知道了,007所公布的一些事,只是陈尔晋事情中九牛一毛的事,看起来007还给陈尔晋留足了面子。
   
   要知详尽情况,请网友关注明日连载。
   
   看起来刘大常一家人对陈尔晋是熟的不能再熟了,我从刘大常嘴里证实了许多东西,而这些东西也是007在网上说的那些事。
   
   就在刘大常向我说着陈尔晋的一些事时,他老婆带了一个人回来了,不用说这个人就是周家洪,周家洪还没有进门就说开了,什么钱也不给,反而把我说的糊里糊涂,还是刘大常的老婆说他不是说你,而是在说陈尔晋,原来当年周家洪自己的老婆被陈尔晋勾搭上后,陈尔晋为了熄事宁人,提出愿意帮助周家洪的食品店给一些资金,周家洪打了牙齿连血咽同意了,便事后陈尔晋一直都没有兑现,搞的周家洪没了夫人又折兵,所以只要有人到宣威,一说到陈尔晋就咬牙切齿的,大有要将陈尔晋千刀万剐之势。好在这些情况我过去从网上也听到了一些,所以自己还能控制情绪,静静地听周家洪把事情说了一回,刘大常的老婆薛家美同样诉说了一些事,其中就包括在她家里的一场大战,她对我说,陈尔晋的大老婆一锥子差点没有要了刘大常的命,那次的争风吃醋,确实打得不可开交。这些事对于我这个远客来说,已经多次听说过了,更何况此次的目的并不是为了风流事而来,所以当这些人还要继续往下说,我及时的阻止了他们,为不让我这一次白跑,我就邀请这几个人一起吃饭,结果刘大常和周家洪带着我到在宣威较有名气的“有一腿”餐馆享受了一番宣威火腿的风味,倒也不虚此行。
   
   当年在宣威,陈尔晋确实是一个人物,只要一有公开场合,陈尔晋绝对是一抹头上的白毛,把自己将扮成一个领导人的模样,然后就夸夸其谈,那个时候的宣威,改革开放并不像现在一样,陈尔晋所说的一切,对宣威人来说,无异是一种强刺激,大家都盼望这位财神给自己带来财运,带来好运,所以只要陈尔晋有所需要,绝对是不顾一切后果的给予满足,到最后,陈尔晋给他们带来的不是财运,而是一场巨大的灾难,陈尔晋出逃后,许许多多受骗的老百姓苦天喊地的到县政府,请求政府为他们做主,那怕是能帮他们追回一点钱也好,但是,更大的灾难还在后面,随着全益公司案件的深入,榕城镇和陈尔晋打得火热的那几个人先后进了监狱,成了陈尔晋的替罪羊。
   
   我从这件事的后面,看到了陈尔晋的贪得无厌,同时也看到了那些人物在陈尔晋的鼓惑下的无知,以至于让他们最后身败名裂还被判刑去吃牢饭,直到现在为止,他们也还在想着陈尔晋能够从国外发大财回到宣威,给这些人带来一丝丝希望,每当他们有这些想法的时候,这些人同样在看我的眼神,好像我的眼神能证明什么事一样,其实,我也和他们一样茫茫然,不知道陈尔晋什么时候能光宗回乡,我能说什么呢,我只能笑笑,以表示听到了或听清了。
   
   这个时候我突然明白陈尔晋为什么要混入民运,迫不及待的想当上总统,最后不得已自封为什么合众国总统,然而这样的虚拟并没有给他带来任何实际的东西,他仍然靠政府的救剂来维持个人的生存,到现在为止,为了混进过渡政府得到其它人的承认,他不得已将合众国总统一职也奉献出去了,结果最后还是被更高明的骗子出卖,我不清楚陈尔晋现在有没有想到过高人头上有高人这句话的真实含义,因为按陈尔晋一贯的作风,这种事对他来说简直是奇耻大辱,他作为神的地位受到了彻底动摇,他不是一贯能言善动吗?现在结果又如何呢?
   
   请继续关注回国纪行连载
(2010/02/18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