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小平头夜话
[主页]->[新会员区]->[小平头夜话]->[ZT新编评书:仲维光掌掴费良勇]
小平头夜话
·民运谍影之楔子:洛杉矶交锋(一)
·民运谍影之柏林大会李震偕姘头登场(二)
·民运谍影之“5.19” 柏林“特务门”事件(三)
·民运谍影之盛雪、费良勇为“共特”“保驾护航”(四)
·民运谍影之“共特”情报小组当众曝光(五)
·民运谍影之柏林花絮:二女对决(六)
·民运谍影之李震“共特”背景(七)
·民运谍影之江湖神棍与盛雪唱双簧(八)
·民运谍影之布达佩斯探李震老巢(九)
·民运谍影之统战部与“和统会”(十)
·民运谍影之统战部“一号小组”现形记(十一)
·民运谍影之布鲁塞尔大会(十二)
·民运谍影之民阵" 绿皮红心" (十三)
·民运谍影之德国警方抄家(十四)
·民运谍影之盛雪露峥嵘(终结篇)
·民阵半岛电视台事件
·ZT冬虫夏草:评费良勇的助手邹海霞的赤膊上阵
·一个人的网络追寻――民阵半岛电视台事件再探
·盛雪现象的深度分析——兼谈中共特务的新策略
· 遇罗锦:海外中共特工的生活
· 费良勇、盛雪与王万星都是一伙的!(有图为证)
·暗战过招,“共特”现形之吕易篇——社民党二届二中全会亲历记 (一)
·黄钟的“无间道”可以休矣!——社民党与国安特务黄钟过招实录
·黄钟,感谢你重提共特李震的陈年糗事!
“共谍”盛雪
·致友人的一封信 (图)
·盛雪“共谍”证据链大起底(上)
· 盛雪“共谍”证据链大起底(中)
·盛雪“共谍”证据链大起底(下)
·“共特”做东费记民阵布达佩斯会议(图)
·盛雪保护的中共特务李震出现在CCTV(7图一视频)
·共特李震在匈牙利总统府欢迎李克强的视频截图
·李震“特务门”事件和布达佩斯会议的真相——驳斥张晓刚R
·李震“机票门”始末
·ZT:盛雪面首阿海接受公安部傅政華指示在香港出書陷害薛蠻子(两图)
·盛雪诡异的两次入境香港行(完整版、图)
·刘劭夫 :关于盛雪与中共记者李学江微妙关系的备忘录
·刘劭夫:谁是特务?——致民阵理监事会的公开信
·刘劭夫:盘点盛雪中共特嫌疑点
·盛雪助共纳共的真相(多图)
·张弛乌龙现形记——盛雪特线团伙通共铁证(多图)
·起底盛雪民阵香港分部諜影黑幕(上)之驻港特务陈榆林
·起底盛雪民阵香港分部諜影黑幕(中)之“九头鸟”国安曾大军
·起底盛雪民阵香港分部諜影黑幕(下 )之盛雪是"高瞻第二"
·盛雪"垂帘听政",用林"台前傀儡"——澳洲风云之一(图)
·外逃贪官用男妓搞掂盛雪——(澳洲风云之二)
·刘晓东在微信群遭遇女特务侯欣骚扰
·盛雪网特微信乌龙穿帮记(微信音频,史料价值,赶紧收藏)
·国安“微信搭台,盛雪唱戏”穿帮记 (八图音频完整版)
·国安“微信搭台,盛雪唱戏”穿帮记 (全新完整版)
·民运第二个“女谍”高瞻——盛雪(上)
·盛雪是不是民运第二个”女谍“高瞻?(中)
·盛雪是不是民运第二个”女谍“高瞻?(下)
·关于盛雪特线问题——致老乡熊炎的一封信
·关于盛雪特线问题——致老乡熊炎的一封信
·唐校长如此跳脚就显得小家子气了
·起底民运特线赌城"圆桌会议"(上)
·起底民运特线赌城"圆桌会议"(中)
·起底民运特线赌城"圆桌会议"(下)
·欢迎秦晋同志归队——剖析赵家伪民阵新布局(多图)
·赵岩的“流泪”痛斥极其李伟东、盛雪等同党挺韦众生相
·总参与国安携手,打遍天下无敌手!
剥下盛雪的伪装面具
·邮组通信:我靠,盛大娘竟敢连昔日交恶的刘晓波都借光揩油!
·赖昌星给盛雪的五万美元民运捐款是“子虚乌有”吗?
·张小刚,请不要蔑辱广大读者的智商!(老魏信截图)
·盛雪团伙毫无道德底线——我的声明(3图)
·从赖昌星事件,看中共掌控民运的运作及民运走向的前瞻(图)
·红黑通吃的双面人张朴(图)
·有位“佳人”,在水一方,只可远观,不可亵玩(图)
·盛雪到底有没有资格搞募捐?——有感于加人的贴而发
·盛雪肯定怒斥小张子:糊涂,愚蠢!你哪壶不开提哪壶!!
·换了马甲自称老夫的马二,夸起盛雪还是春心荡漾(图)
·盛雪,你是“六四”的见证人吗?(图)
·ZT:惊爆盛雪已被大陸策反多年 現正被加情報机關調查
·盛雪爱五毛 ,爱六(陆)毛,就像老鼠爱大米
·齐墨和李震不是“叛变”,而是“归队”!(图)
·简介阉人黄河边(高冰尘)(图)
·晒晒死保共特李震究竟是些什么人?(链接有图有视频)
·热议:“谁包装了盛雪?”
·盛雪团伙的黑帮套路
·盛雪与王国兴往来信件点评
·盛雪的劈腿与口头反共的目的
·盛雪大娘又擦光借油了
·一然和徐科技共同揭示盛雪与中共方面暗通款曲的实质
·与盛雪相比,王军只能算个小騙子
·盛雪的面首秀——张晓刚的国安背景(多图)
·被加拿大皇家骑警拖出会场的李学江及其它
·盛雪当“六四见证人”的好处 (图)
·盛雪造假何时了?(图)
·盛雪被“遣返”之谜
·记傻逼喝喝的“海派纪委书记”——黄河边(高冰尘) (多图)
·《前哨》为什么吹捧盛雪?
·盛雪同志与假五毛
·立此存照:陈用林意欲何为?(图)
·盛雪和陈用林,一只苍蝇盯上一个臭鸡蛋?
·盛雪之“当代秋瑾”和“民运领袖”是怎样被包装起来的
·求证:盛雪已被“自由亚洲”开除?
·回应张健、唐伯桥的泼诬
·旧闻新帖:盛雪的死党——法国张健证实是骗子!
·第一回:盛雪泥菩萨过河 “丧事且当喜事办”;广生急病乱投医 “躲鬼躲进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ZT新编评书:仲维光掌掴费良勇

   
   作者:小宝(东西南北)
   
   说一段新编评书,仲维光掌掴费良勇。
   

   话说法兰克福书展,熙熙攘攘,看客如过江之鲫。自由亚洲电台老记仲维光在书展站台,演讲签名,二个时辰下来,已经是唇焦口干,全身酸软。寻找老友,均已走散。于是乎踱步来到楼下厕所,准备方便一下回家陪伴爱妻。
   
   仲维光身材矮小,脸皮白净,戴一副近视眼镜,双目有神,是德国爱森学派的后起之秀。因为生性耿直,爱打抱不平,江湖上送他一个雅号:长剑书生。长剑书生掏出小兄弟,痛痛快快地撒了一泡尿,打了个激灵,长长地舒了一口气,抖了一下小兄弟,放回原处。正准备去水池洗掉手上不小心沾上的几滴尿液。只听见门外悉悉索索走进二条汉子。一高一矮,一胖一瘦。高大的汉子,满脸横肉,腆胸凸肚,走在前面,但侧着身子让那个矮个子,恭敬地道:你先来。矮个子也不甚客气,边拉裤链边向一个便池走去。
   
   书中暗表,来者那可是江湖上无人不知、哪个不哓的人物。矮个子姓费名良勇,你说,摊上费姓,爹妈起名,实在很难,费,谐音非,非甚么都不吉利,非良勇,不就是非良非勇。江湖上另有一位鼎鼎大名的人物胡安宁,爹妈生下他,希望他平平安安,安安宁宁,岂不知姓了个胡,上海人胡无不分,胡安宁就成了无安宁。这个无安宁与本书无关,搁下不表。
   
   且说费良勇,四川人氏,生来狡诈,投机成性,生就一副耗子相,在江湖上也有一个绰号:四川耗子。四川耗子乘民阵舵把齐墨金盆洗手接受朝廷招安去了,就当上了民阵舵把。连续召开了三次武林大会。
   
   中国自古以来就有召开武林大会的传统,三山五岳,南十八路,北十六塞,接到武林帖子,都蜂拥而至。过去的武林盟主,武艺超群,德高望重。今非昔比,如今召开武林大会,你只要有银子,管吃管住,给头面人物支盘缠,各路英雄自会趋之若蚁。且不说那些朝廷探子,在各省各府领了银子,不请也到。
   
   四川耗子哪来的银子?流寇阿扁给的。阿扁对四川耗子面授机宜,只要你聚集群雄支持我,分裂中国,银子管够。有奶便是娘,四川耗子高举阿扁大旗,连开三次武林大会,把一个好端端的江湖弄得天翻地覆,乌烟瘴气。各路英雄,有瘾的、有病的,有任务的,都忘了祖宗爹娘,来给阿扁背书。其中最显眼的是一个王伦式的山大王徐文立,带着小舅子汪岷,屁颠屁颠地给四川耗子捧场,把山寨的王老军师气得七窍生烟,五佛升天,关上书房大门,哧溜溜的放了半响闷屁。
   
   闲话少说,书归正传。话说不到三年,阿扁下了大狱,四川耗子没了粮草,也没人理睬了,正逢法兰克福书展开幕,就带了胖子潘永忠出来看看有什么油水可捞。这个潘永忠可一直对四川耗子忠心耿耿,人如其名,长得着实臃肿,四川耗子有钱的时候,狗仗人势,气势汹汹,现在四川耗子落魄了,他也收敛不少。
   
   书说简短,费潘二人,事先做了二十块牌子,希望能纠集几十号残兵败将到书展来撞撞大运,哪料想人情薄如纸,到时候一点兵,只得七八个人,于是每人举着二块牌子,作投降状,灰溜溜地在会场转了半个圈子。人乏马疲,浊气下沉,就想到了厕所。
   
   俗话说,冤家路窄。四川耗子和长剑书生在厕所不期而遇。
   
   长剑书生历来瞧不起四川耗子,称之为国贼。道不合不与为谋,羞于与蛇鼠之辈来往。谁料想,四川耗子一见长剑书生,立即伸出右手,满面堆笑,要与他握手。长剑书生赶紧后退一步,口中说道:你我之间,没有握手的必要。哪知四川耗子又跨上一步,手伸得更长,长剑书生还是继续后退,执意不肯就范。说时慢,那时快,站在长剑书生背后的臃肿,伸开双臂,紧紧地将长剑书生拦腰抱住。长剑书生怒从肝边起,大喝一声:呔!你等小人,握手也想霸王硬上弓。抡园手臂,结结实实地掴了四川耗子一个大嘴巴。四川耗子脸上火辣辣的,一摸,潮西西的,以为被打出了血,仔细一看,没有颜色。书中暗表,那是长剑书生小兄弟留下的宝贝。四川耗子呜哇哇大叫,一个箭步跳出圈子,过街老鼠一般逃出厕所,臃肿紧跟其后,嘴里还不断地大叫:我们在法庭上见啊!
   
   这正是:大力惩奸侠士表心迹,赤诚为国厕所出奇闻。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后回分解。
   
   (本故事纯属虚构。姓名如有雷同,务勿对号入座。)
(2010/02/07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