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吴江政论
[主页]->[新会员区]->[吴江政论]->[江泽民中国最大贪污犯代表]
吴江政论
·香港人民应理直气壮维护自己的权益
· 【巴黎】亚洲人权会议
·吳江:巴黎退黨義工遭襲 世界應警惕中共
·贺圣诞
·卜算子‘春’
·江泽民法西斯主义群体灭绝罪代表
·江泽民出卖中国领土主权卖国贼代表
·江泽民中国最大贪污犯代表
·中国民主党部通告 公审人民公敌江泽民
·吴 江 在世界人权日东南亚太五国人权会议上的发言
·吴 江 亚洲人权会议公告
·纪念【六四】20周年大会开幕词
·在举办中共窃国暴政60年会上开幕词
·揭批毛泽东的反人类罪及其邪教本质
·军队国家化 国家民主化
· 打响抗日第一枪的民族英雄 吉星文
·【海外】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举办
·【海外】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 告中国农民同胞书
·【海外】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 普 选 制
·【海外】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 普 选 制
·【海外】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 坚决声援中国茉莉花革命
·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海外】巴黎人权广场上集会
·【海外】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声明 千千万万个艾未未站起来
·【海外】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 巴黎协和广场集会
·【海外】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 十一世班禅喇嘛在哪里
·【海外】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 纪念六四二十二周年
·【海外】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 纪念辛亥革命100周年
·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为了自由大游行
·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在中共大使馆前的抗议
·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 巴黎塞纳河畔人权之火
·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 热烈欢呼乌坎【一国两制】的新胜利
·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 关于余杰遭法西斯迫害的声明
·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 论三权分立
·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声明 坚决声援烏坎贫下中农维权反恐斗争
·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 六四纪念与中国前景
·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 论 平 反
· 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 罪 己 诏
·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 中共要罪己诏
·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 坚决声援启东民众伟大正义的抗议游行
·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 强烈谴责江周死党继续践踏秦永敏人权
·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 关于对中共山西当局绑架事件声明
·记 念 张 天 恩 先 生
·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 话语新闻自由【南粤周末】
·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 话语新闻自由【南粤周末】
·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 话语新闻自由【南粤周末】
·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海外)会议-中国需要政治改革!
·吴江: 南周事件应汲取西单民主墙教训(图
·中国民主党海外联合总部举办纪念赵紫阳逝世八周年(图)
·联合国人权宣言发表六十三周年纪念活动
·呼吁国际社会关注中国农民基本人权问题
·龙的精神就是自由的精神
· 中共必须罪己诏
·中共必须立即停止对秦永敏和王喜凤的折磨和迫害
·启东民众为维护环境群起抗争
·钓鱼岛归属问题
·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举办“中共必须罪己诏”研讨会公告
·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 中共必须罪己诏
· 吴 江 心底无私天地宽
·吴江:纪念法轮功被迫害四周年
·在三民主义看中国研讨会上讲话节选
·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在巴黎继续展开海外纪念六四二十五周年活动
·中国共和党成立大会【开幕词】
·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 谁是香港命运的主宰者
·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 谁是香港命运的主宰者
·对以【公投结束占中】的意见
·哀祭曹君
·哀祭曹君
·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 纪念联合国人权宣言66周年
·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和亚洲人权团体在巴黎纪念国际人权日
· 中国民主党等民运团体人士参加巴黎反恐大逰行
· 中 国 民 主 党 联 合 总 部 论 國 家 政 权
· 中 国 民 主 党 联 合 总 部 论 國 家 政 权
· 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中国共和党(欧) 关于六四难民刘卫国被
·中国民主党、中国共和党【欧】纪念世界人权宣言68周年
· 唯有三民主义的民主宪政才能救中国 在纪念孙中山先生150周年大会
·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 纪念世界人权宣言发表69周年
·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 纪念世界人权宣言发表69周年
·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 中国共产奴隶制必将垮台
·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坚决支持中华民国恢复在联合国合法地位
·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 自由亚洲举办集会大游行
·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 自由亚洲举办集会大游行
·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 自由亚洲举办集会大游行
·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 自由亚洲举办集会大游行
·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纪念六四30周年
·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纪念六四30周年
· 忆北京西单民主墙之初
欢迎在此做广告
江泽民中国最大贪污犯代表

江澤民──中國最大貪污犯代表
   在大聯盟「公審人民公敵江澤民」 大會上的發言
   作者:中國民主黨法國黨部 吳江
   2003年12月30日 星期二
   【看中國報導】今天,我們再一次在這裡公審人民公敵江澤民,江賊主罪之一乃貪污腐敗,縱觀中共歷史,尤其江賊十三年罪惡史再一次向我們證實,中共一黨獨裁專制本身就是貪污腐敗制度,即中共一黨獨裁專制就是貪污腐敗的代名詞。

   十三年,江澤民是中共一黨獨裁專制的代表,即是這個罪惡制度下產生禍害災難的代表。應該說江澤民現象如同毛澤東現象、鄧小平現象,毛的代表現象是文革,鄧的代表現象是6、4大屠殺,而江的代表現象是鎮壓法輪功、民主人士、賣國和貪污腐敗。他們表現形式不一樣,毛是婊子牌仿手腕較高,鄧赤裸裸,江下三爛,但本質都是法西斯國家恐怖主義加馬克思主義。
   獨裁專制,中共一黨獨裁專制產生的根本原因是違背了人類社會的自然法則:人類社會是有多族群、多黨派、多團體、多階層、多宗教、多信念、多文化、多風俗等人群組成。在這燦爛繽紛絢麗多彩的多元化的社會中,人人都擁有上帝賦予的一切平等權利和自由;人人都承認並尊重對方單元的權利和自由。這就是和諧社會即自然社會的自然法則。相反,獨裁專制只承認自己一單元的存在、權利和自由。我的是我的,別人的也是我的,並以暴力與謊言去強盜其他單元的權利和自由;以掠奪形、搶劫形將其它單元的財富據為己有。所以,共產,共產,共產黨的宗旨、目標、專業是共別人的產,毫無法律依據,無法無天,打土豪,分田地,這還不算,還槍斃好幾百萬人,連總書記趙紫陽的父親都不能放過。說到這裡,遇到一個故事,上個星期天十二月二十一日下午,也在文教中心這裡有個活動,碰到成之凡女士,順便說了話,不知怎麼搞的,她的話鋒轉到:「我父親叫成捨我,在北京經營世界日報晚報,共產黨佔領北京後,被改名為光明日報,五十多年了,光明日報一直佔用我家的房產,連房租都沒付,我都去過北京四趟了.....」。而十三年中,江賊是以政權、政府、組織的名義去私分、搶劫、掠奪、挪用、轉移人民的財產,據為己有。結果,中共一黨獨裁專制的絕對權力導致絕對的貪污和腐敗。
   十三年來,在江大貪的率領下,江賊上海幫死黨們高舉江三代的旗幟,在貪污腐敗的「康莊」大道上,雄赳赳、氣昂昂、大刀闊斧地勇猛前進,不歸路、絕不回頭。中國老百姓形容眼下貪官污吏的數量與規模,說把當官的全拉出去斃了,難免有冤枉的,隔一個斃一個,絕對沒有冤枉。根據柏林透明國際2003年10月7日指出,在一百三十三個國家的評比中,中國腐敗程度名列第六十六名,而去年名列第五十九名。美國研究機構卡內基國際和平基金會指出,在中國基層政府中,有百分之九十的官員參與腐敗活動。中國貪污腐敗使中國政府損失的稅收、關稅和公款之總數佔國內生產總值百分之十五左右。自一九九零年以來,中國每年因官員貪污腐敗造成的直接經濟損失大約在9875億至12570億之間。
   今年三月份,在十屆人大期間,中國最高人民法院院長蕭揚表示,這幾年來,總共審結貪污賄賂案件九萬九千三百零六件,判處犯罪份子八萬三千三百零八人,其中縣處級以上的政府官員兩千六百六十二人,犯罪率比前幾年增加百分之六十五。
   而最高人民監察院檢察長韓抒濱表示,五年來共立案偵查貪污賄賂、挪用公款百萬元以上的大案有五千五百四十一件,涉嫌瀆職犯罪的縣處級以上幹部有一萬兩千八百三十人,這其中包括成克傑、胡長清、李紀周等中共高層的腐敗份子。
   在中國,一個十分突出的現象是,這些高舉江三代旗幟的官吏們瘋狂地把貪污、詐騙、搶劫、挪用、私分所得到不義之財轉移到國外去。
   根據著名的經濟學家何清蓮女士指出,從一九八九年至一九九五年間,中國長期資本外流的總量可能超過一千億美元,其中約有五百億美元是未經政府批准的。據中國財政喬公廳『積極財政政策』課題組的專題研究資料顯示,一九九七年和一九九八年資本外逃分別為三百六十四點七四億元和三百八十六點三十億美元。一九九九年這一局面雖然得到一定的控制,但資本外逃額仍高達兩百三十八點三億美元。二零零零年資本外逃又急劇增加,總額大約在四百八十億美元左右,比當年外商對中國實際投資的四百零七億美元還要多。
   自二零零二年九月至今年二月份的六個月的時間內,中共的江三代們外逃失蹤一千一百多人,涉及資金八百億元,國有資金資產外逃四千億元,國家外匯外失二百五十多億美元。
   中共十五屆中央委員,中國國家電力公司總經理高嚴,今年一月間是被關在天津警備區幹休所」雙規「期間而外逃的,逃後五天才被發現,從天津途徑廣州到泰國再轉南美洲,隨他同逃的有二名廳級幹部,二名團級軍官,共攜帶六百多萬美元。
   中共十六屆中央委員,被江大貪,曾慶紅視為高舉江三代的優秀共產黨員,國土資源部部長,前黑龍江省省長田鳳山,於今年十月八日下午在廣州白雲機場企圖外逃落入法網。田在任省長時,由他簽發的無抵押貸款,造成國家資金損失48,82億元,離任時,田把4字劃掉,這樣無形中40億元被侵吞掉。另外,田挪用大量公款在沿海城市蓋豪宅,僅以市價的百分之二至三買給高舉江三代們,其中包括王兆國劉淇在內。
   今五月十日清晨,珠海海面上發生槍戰,一艘往公海逃竄的江三代快艇被炮艇撞沉,艇上五死三傷,艇上搜出一千多萬美元,二十公斤黃金。
   今七月十六日,在廣州白雲機場有六名江三代官吏企圖登機後經泰國逃往澳洲,搜出他們攜帶美元澳元四百三十萬元。
   今八月三日晚至八月五日,在北京上海廣州等口岸航空港,六十多名江三代企圖外逃被查獲,攜帶最少的一名經貿系統的江三代持有六十萬歐元。八月十七日晚,北京機場,查獲某江三代代表團托運運往日本的行李內,裝有一百五十萬美元、二十萬歐元。
   八月份,胡溫中紀委二次突擊對八個邊境口岸航空港檢查,查獲攜帶三十萬美元以上的有七十多名,這些是要逃往歐洲加拿大澳大利亞的都是江三代高官。二個省政府赴歐考察團中查出五十五萬歐元、六十萬英鎊、一百十萬瑞士法郎。
   今年僅八月份一個月,有五百二十七名與江核心保持一致的高官外逃,有四百五十多名江三代高官請假未歸失蹤,總共被卷走六十五億元至七十五億人民幣,八億美元。創近三年來單月外逃失蹤最高記錄。
   別忘了,今八月份,江澤民也企圖與大兒子去澳大利亞「度假」,但因身份特殊,誰也不敢決定,未果。
   就在今年國慶節期間,即九月三十日至十月八日,八天之內共有一百十五名貪官外逃未遂被捕,僅九月三十晚至十月一日晚的二十四小時內,就有五十一名貪官外逃被捕,開創了一天之內逮捕高舉江三代外逃最高記錄。查獲美元僅三千一百三十多萬元,但現金匯票支票卻高達一億二千二百多萬美元。
   上面所指僅是中國貪污腐敗現象中的九牛一毛。十幾年來,憑良心說,中共紀委為反貪反腐作出了重大的貢獻,但一觸及到江澤民死黨親信就遭到江澤民的阻撓,或把反腐成為內部派系的爭鬥。救國必反腐,反腐必亡黨,特權階層哪一個願意亡黨呢?故一黨專政下不可能把反腐鬥爭進行到底的,相反,越反貪,貪官越多,越反腐,腐敗分子越瘋狂。俗話說,上楝不正,下楝歪,一黨獨裁制度這根上楝本身就是腐敗的上楝。所以,上有大貪、大盜、大劫、大偷;下有小貪、小盜、小劫、小偷。
   今年五月份在中央的一次政治生活會上,在一份關於「向全黨全國公開個人和家庭以及子女的經濟狀況,財產來源」的文件上,江澤民帶頭拒絕簽字。這「根上楝」的舉動向十三億的全黨全軍全國人民一個明確的信號:作為曾是中共的總書記、國家主席、現還是軍委主席帶頭公開反對中共中央紀委的決定。六月下旬,中央政治局常委會,政治局全體會議上,就上述同一問題進行表決。江澤民這條賊船上的上海幫死黨們與江核心保持高度的一致,也拒絕在上面簽字。他們不敢光明磊落,坦坦蕩蕩公開自己家的經濟來源,他們極端心虛害怕,查一查他們中的任何人,問題都比已槍斃的胡長清、成克傑大得多。榜樣的力量是無窮的,中共時不時地這麼說。中國自江核以來的居高不下的史無前例的貪污腐敗運動就是江大貪這個榜樣的無窮力量而「蔚藍成風」的。
   今年五月份,前總理朱鎔基在上海講到黨內、金融界黑暗腐敗時,氣昏暈倒,失聲痛哭,說金融系統不良資產中有三分之一被人為有意識犯罪侵吞、詐騙、造假、受賄、外流了。上海是個重災區問題不少,有被捂住、有被長官意志硬保住、有被蒙混過關的。
   我們還是用事實來說話吧!
   李嵐清,鎮壓法輪功610辦公室的頭目,是江澤民最信任的死黨之一,不僅是江的江蘇同鄉,又是老同事。在李鵬屆滿總理後,江極力舉薦李為總理。但因周北方貪污案件中,李犯有不可饒恕的責任,周北方以買秘魯鐵礦名義轉移到境外六千萬美元,就是經李嵐清批准而轉移到國外。盡管江推薦的算盤落空,但仍然把李塞進第十五屆中央政治局任常委。李嵐清的兒子涉足山東濟南中外合資的中國重型汽車集團大案中,李的兒子貪污十多億元,使國家遭受損失四十億人民幣。但正因為李是江賊的鐵桿與江三代保持高度一致,所以李及其兒子至今仍逍遙法外,毫髮未損。
   賈慶林,江澤民死黨主要幹將之一,涉入中共建國以來最大遠華走私案之中,賈在該案中,至少受賄一千萬元,賈並以象徵性的一萬二千元從遠華公司購入四座六百三十萬的住宅別墅。賈在主持福建任內時,挪用侵吞了十二億八千萬元國債專項建設資金。為此,十六大前夕,朱總理特將此問題向江攤明。
   賈任北京市委書記期間,批給國企,、中資的壞帳積壓共一千四百多億元,二零零二年十月二十日,北京市二萬一千八百四十二名居民聯名上書給江澤民,強烈指控賈對土地使用、批租,明目張膽地嚴重違法亂紀。但在江澤民的包庇下,賈不但未受任何法律處置,反而以低於半數的得票率,倒數第一,硬被江賊塞進了中央政治局常委會。
   黃菊,江澤民的親信與幹將,曾多年任上海的書記。上海也是江澤民死黨的巢穴,江一再自誇上海市是最廉潔、正確的聖地。故反腐敗針插不進、水撥不進,成為獨立王國,沒人敢碰,、沒人敢問。這次上海爆發了周正毅案不可避免地涉及黃菊、陳良宇,也直接涉及江澤民和他的二個兒子。上海人把黃菊比作遠華走私案中的賈慶林,因周正毅獲得銀行上百億的鉅額違規貸款,並能獲得人人垂涎三尺的上海靜安區東八塊價值連城的黃金地皮,卻不要付一份一俚的錢,這全憑他和黃菊間的錢權交易。今年七月份在查周正毅案才發現,上海市土地開發資金總共四千二百億元,其中三千億元全部被人瓜分乾淨,很明顯,在上海市誰有權力,誰能膽敢決定瓜分這三千億元呢?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