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吴江政论
[主页]->[新会员区]->[吴江政论]->[江泽民出卖中国领土主权卖国贼代表]
吴江政论
·香港人民应理直气壮维护自己的权益
· 【巴黎】亚洲人权会议
·吳江:巴黎退黨義工遭襲 世界應警惕中共
·贺圣诞
·卜算子‘春’
·江泽民法西斯主义群体灭绝罪代表
·江泽民出卖中国领土主权卖国贼代表
·江泽民中国最大贪污犯代表
·中国民主党部通告 公审人民公敌江泽民
·吴 江 在世界人权日东南亚太五国人权会议上的发言
·吴 江 亚洲人权会议公告
·纪念【六四】20周年大会开幕词
·在举办中共窃国暴政60年会上开幕词
·揭批毛泽东的反人类罪及其邪教本质
·军队国家化 国家民主化
· 打响抗日第一枪的民族英雄 吉星文
·【海外】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举办
·【海外】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 告中国农民同胞书
·【海外】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 普 选 制
·【海外】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 普 选 制
·【海外】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 坚决声援中国茉莉花革命
·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海外】巴黎人权广场上集会
·【海外】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声明 千千万万个艾未未站起来
·【海外】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 巴黎协和广场集会
·【海外】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 十一世班禅喇嘛在哪里
·【海外】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 纪念六四二十二周年
·【海外】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 纪念辛亥革命100周年
·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为了自由大游行
·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在中共大使馆前的抗议
·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 巴黎塞纳河畔人权之火
·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 热烈欢呼乌坎【一国两制】的新胜利
·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 关于余杰遭法西斯迫害的声明
·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 论三权分立
·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声明 坚决声援烏坎贫下中农维权反恐斗争
·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 六四纪念与中国前景
·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 论 平 反
· 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 罪 己 诏
·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 中共要罪己诏
·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 坚决声援启东民众伟大正义的抗议游行
·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 强烈谴责江周死党继续践踏秦永敏人权
·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 关于对中共山西当局绑架事件声明
·记 念 张 天 恩 先 生
·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 话语新闻自由【南粤周末】
·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 话语新闻自由【南粤周末】
·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 话语新闻自由【南粤周末】
·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海外)会议-中国需要政治改革!
·吴江: 南周事件应汲取西单民主墙教训(图
·中国民主党海外联合总部举办纪念赵紫阳逝世八周年(图)
·联合国人权宣言发表六十三周年纪念活动
·呼吁国际社会关注中国农民基本人权问题
·龙的精神就是自由的精神
· 中共必须罪己诏
·中共必须立即停止对秦永敏和王喜凤的折磨和迫害
·启东民众为维护环境群起抗争
·钓鱼岛归属问题
·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举办“中共必须罪己诏”研讨会公告
·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 中共必须罪己诏
· 吴 江 心底无私天地宽
·吴江:纪念法轮功被迫害四周年
·在三民主义看中国研讨会上讲话节选
·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在巴黎继续展开海外纪念六四二十五周年活动
·中国共和党成立大会【开幕词】
·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 谁是香港命运的主宰者
·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 谁是香港命运的主宰者
·对以【公投结束占中】的意见
·哀祭曹君
·哀祭曹君
·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 纪念联合国人权宣言66周年
·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和亚洲人权团体在巴黎纪念国际人权日
· 中国民主党等民运团体人士参加巴黎反恐大逰行
· 中 国 民 主 党 联 合 总 部 论 國 家 政 权
· 中 国 民 主 党 联 合 总 部 论 國 家 政 权
· 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中国共和党(欧) 关于六四难民刘卫国被
·中国民主党、中国共和党【欧】纪念世界人权宣言68周年
· 唯有三民主义的民主宪政才能救中国 在纪念孙中山先生150周年大会
·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 纪念世界人权宣言发表69周年
·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 纪念世界人权宣言发表69周年
·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 中国共产奴隶制必将垮台
·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坚决支持中华民国恢复在联合国合法地位
·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 自由亚洲举办集会大游行
·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 自由亚洲举办集会大游行
·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 自由亚洲举办集会大游行
·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 自由亚洲举办集会大游行
·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纪念六四30周年
·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纪念六四30周年
· 忆北京西单民主墙之初
欢迎在此做广告
江泽民出卖中国领土主权卖国贼代表


   
   【大紀元9月29日訊】首先我借此機會發一簡短聲明,上月,8月3日我們在華僑文教中心舉辦「公審人民公敵江澤民」,大會之後,中共的一名特務到華教中心胡攪蠻纏質問為什麼把場地租給中國民主黨。我們在這裡鄭重聲明,中國民主黨和其它兄弟組織嚴格地遵守聯合國憲章和聯合國的人權宣言,嚴格地遵守所在國法蘭西共和國的憲法和法律,並在其規定的範圍內活動。我們曾就「公審人民公敵江澤民」在華僑文教中心舉辦,向法蘭西共和國巴黎警察總局申報過,但法方說這項室內活動無須申報。我們明確告訴中共,我們不僅在室內公審人民公敵江澤民,我們還要在室外 (如中共大使館門外) 舉辦公審人民公敵江澤民的活動。
   我們奉勸中共及其特務學會尊重法蘭西共和國的憲法和法律,尊重聯合國憲章和聯合國人權宣言,如果繼續反其道而行之,其產生的嚴重後果由中共及其特務自己承擔。以上就是開頭語。
   賣國賊江澤民在竊取中國黨政軍權力十三年期間,他背天道、逆地理;他違潮流、抗民意;他無法無天、無惡不作;其惡貫之滿盈、其罪惡之滔天,實為罄竹難書。

   目前,全球公審人民公敵江澤民,其勢如長江之大浪洶湧澎湃、一浪高一浪;天憤地怒,人神共討之、人神共誅之、人神共審之。
   江賊,他是出賣中國領土主權賣國賊代表。
   十三年間,他瞞著十三億中國人民,黑箱作業,鬼鬼祟祟、偷偷摸摸地將中國北方相當於100倍台灣面積300多萬平方公里的領土拱手出賣給俄羅斯,並撥國庫巨款美鈔從俄羅斯購買大量的殺傷性武器瞄準2300萬同胞、僅3,6萬平方公里的中華民國台灣島,文攻武赫飛彈發射,用國家暴力恐怖主義製造台海間緊張局勢,以此轉移中國人民視線,並使國民喪失甚至完全失去警惕江澤民出賣中國北方領土的賣國勾搭。
   有道是,機關算盡太聰明,江澤民是潛伏在中國大陸的一名老牌間諜克格勃份子,海內外早已知情,這個秘密是由幾個失寵了的俄羅斯高級克格勃官員所洩露的絕密情報。
   五十年代,江澤民在蘇聯留學期間,克格勃用金錢和女人瞄準了抵抗力脆弱的江澤民,他又特別害怕提心吊膽克格勃揭發其日本大漢奸家底和欺騙中共組織的恐嚇與威脅,終於秘密加入克格勃遠東局,負責收集中共在蘇留學生及中國大陸的各種情報。江澤民自返國後,答應繼續為克格勃效力,以換取克格勃不洩露他蘇聯特務克格勃身份和漢奸出身等機密的保證。蘇聯也信守諾言,不重蹈斯大林五十年代出賣東北高崗的覆轍,不暴露江澤民間諜克格勃身份。89年六四後,江澤民登上了中國權力的塔尖,克格勃的決策如願以償 終見奇果。江澤民竊得高位後,為了鞏固其權力及報答蘇俄「恩情」,他死心塌地不折不扣地執行俄國給他的指令及任務,這就發生了中國歷史上從未有過的駭人聽聞的最大賣國勾當。
   我們沒有忘記歷史,十九世紀初,尤其中葉,滿清政府腐敗無能,國勢衰弱。屢屢侵犯中國的沙皇尼古拉二世,以武力相威脅,強迫滿清政府賣國求榮,喪權辱國,先後與沙俄帝國簽訂了九項不平等條約:璦暉條約、天津條約、北京條約、勘分西北條約、伊犁條約、中俄條約、辛丑條約、交收東三省條約、旅大租地條約。其中,1858年5月18日「中俄璦暉條約」,1860年11月14日「中俄北京條約」和1864年10月7日「中俄勘分西北界約記」,僅此三個不平等條約,中國就割地150多萬平方公里土地給沙俄。
   當時還活在世上的馬克思和恩格斯指出:「俄國從中國奪取了一塊大小等於法蘭西 德國兩國領土面積和一條同多瑙河一樣長的河流。」這150萬平方公里的土地仍不滿足貪得無厭的沙皇胃口,仍繼續馬不停蹄向南入侵、搶奪、侵佔中國領土。十月革命列寧死後,斯大林繼承老沙皇的衣缽,瘋狂地推行擴張侵佔中國領土的政策。
   據歷史記載,從1689年至1945年,俄沙皇共侵佔中國領土588萬3千8百平方公里。
   滄海桑田,歷史已進入21世紀,經過20世紀後期和21世紀至今的經濟改革開放,中國國力日益增強,昔日弱勢的滿清政府根本無法同今日相比。作為中華民族的子孫,不應忘記國恥,理應理直氣壯向俄討還被霸佔的領土。幾年前,北京已從英葡手中歸還了香港與澳門。江澤民兜盡了風光,以為是他的功勞,不知恥,其實全是趙紫陽替他作了嫁衣裳。江對彈丸之地港澳台如此鍾情,唯獨不向俄羅斯討還這遼闊廣袤的被侵佔的領土,大筆一揮,全部出賣給了俄羅斯。
   1991年江澤民訪蘇,簽了「中蘇國界東段協定」,1994年俄葉利欽訪華,簽了「中俄國界西段議定」。這兩個協定完全承認了沙皇滿清簽訂的三個不平等條約,默認了沙皇的侵略,確認了中俄間97%的邊界走向,完全把150多萬平方公里領土納入俄羅斯國界合法化。這150多萬平方公里的土地全是原始森林和肥沃的土地,人參、貂皮、烏拉草,同東北三省面積一樣大,江澤民的賣國斷送了中華子孫討還領土的生路。
   吉林省政府為了早日實現圖門江出海口問題進行了多年的努力和巨大的投資。但由於江澤民黑箱作業,未談判先簽約,以致使圖們江出海口被徹底封死。一位多次參加中俄圖們江出海口合作問題談判中方代表憤怒地說:每次談判,我們都引經據典,據理力爭,付出了巨大的努力。沒想到在具有決定性的那次會議上,開始時俄方代表同往常一樣,態度比較溫和。不料中途出去接了一個緊急電話,回來後就一反常態,非常強硬地拒絕合作,使非常有利於我方的談判被迫擱淺。後來才知道是江澤民在喪權辱國的「中俄東勘分界條約」上簽了字。俄方立即通知了參加圖們江出海口合作的俄方代表,而中方代表一直被蒙在鼓裡,江澤民沒有通知他們。
   1999年,俄葉利欽訪華,簽「中俄國界線東西段敘述議定書」,該議定書中表明,中國用遠大於珍寶島面積的150多個中國地區換回了被俄侵佔的珍寶島,出讓這些地區對中國造成巨大的損失。新疆和俄羅斯的交叉口附近被出賣了3個地區;靠近外蒙和俄羅斯的黑龍江最西部被出賣了39個地區;黑龍江和吉林北部的交界處被出賣了61個地區;烏蘇里江、圖門江出海口北部被出賣了50多個地區。出賣了唐努烏梁海地區,該地自古是中國領土,以漢人居多。1953年聯大表決將其裁決為中國領土,此次江澤民把唐努烏梁海整個地區全部出賣給了俄羅斯。出賣了「尼布楚條約」規定的中俄最後一塊位於滿洲裡北部的地區,該地區十分重要。俄曾多次找滿清政府,要求撕毀「尼布楚條約」。(尼布楚條約是康熙大帝親自指揮二次打敗俄國侵略軍於雅克薩城(康熙28年即1689年7月24日)中俄簽的條約。條約規定:外興安嶺以南、格爾畢齊河和額而古納河以東至海的整個黑龍江流域、烏蘇里江流域的土地,全部歸屬中國。該條約用滿文、俄文、漢文、蒙古文和拉丁文五種文本;並將其用五種文本刻成了界碑。尼布楚條約保證了中俄東段邊界170年左右的和平。) 俄企圖尋找突破口把這一地區劃歸俄地,但清政府、中華民國、毛澤東均拒絕俄的無理要求,而這次卻被蘇俄間諜克格勃份子江澤民出賣光了。協定書中規定,中國向俄開放100公里領空,為俄蠶食中國大開方便之門,向俄開放全部領海,俄艦隊可以進入中國任何海域。最為可恨的是,江把中國邊防軍從北部邊界線後撤500公里,大家仔細想一想,這500公里不設防意味著什麼。根據俄羅斯新聞社12月18日發表的該社軍事評論員維克多利托夫金的文章,文中指出:中方主動後撤500公里不設防,做到在與俄羅斯、哈薩克斯坦、吉爾斯坦、塔吉克斯坦這幾個國家交界的地區,在500公里寬的沿邊地帶。除邊防人員外,沒有任何軍隊。對俄羅斯等國家來說,這條沿邊的「不設防地帶」則只有100公里寬。俄中兩國在「不設防地帶」100公里寬和500公里寬是「不對等」,其理由說起來其實是相當地簡單,即我們之所以不能像中國人那樣將自己軍隊從邊界線後撤500公里,是因為對我們來說這筆費用實在是太高了。中國對這種狀況表示理解。
   江澤民這種屈辱外交主動後撤500公里,從表面上看似乎荒唐、滑稽,其實赤裸裸地表明克格勃在中國的總代理江澤民在向其主子效忠表功的心態並為日後俄羅斯入侵中國給俄提供了天然的緩衝地帶。為了掩人耳目和對付軍人的不滿,江把後撤的邊防軍調往福建,為武力犯台作準備。
   2001年7月,江再次訪俄,同普亭總統簽「中俄睦鄰友好條約」,以條約形式肯定了國界線。這些所謂的條約是以沙皇和滿清簽訂的不平等條約劃定的國界線為基礎,全部默認了沙皇和滿清簽訂的9項不平等條約以及隨後斯大林等非法侵佔的領土。
   在2002年5月17日江澤民與來訪的塔吉克斯坦總統拉赫莫偌夫簽署了「中塔國界補充協定」,該協定將兩國存在爭議的中國領土之中的百分之3點5交給中國,即1000平方公里領土交給中國,而將剩餘的百分之76點5即27000平方公里有爭議的中國領土讓給塔吉克斯坦。江澤民把這本是中國的領土,現以有爭議的中國領土為名,將絕大部分賣給人家,這樣屈辱外交,實為窄見。
   作為留過蘇的江澤民,他不是不知道,10月革命後,列寧與俄國政府於1919年和1920年相繼發表聲明:「凡從前俄羅斯帝國政府時代,在中國滿洲以及別處用侵略手段而取得的土地,一律放棄」。「以前俄國歷屆政府同中國訂立的一切條約全部無效,放棄以前奪取中國的一切領土和中國境內的一切俄國租界,並且將沙皇政府和俄國資產階級殘暴地從中國奪取的一切,都無償地永久地歸還中國。」由於上個世紀諸多的客觀歷史條件和原因,中國歷屆政府均未能收復被沙皇霸佔去的領地,但歷屆政府均未承認這些不平等條約,包括北洋政府段琪瑞、東北張作霖,不承認、不解決、不等於放棄。
   鄧小平生前對中日有爭議的釣魚島,鄧說:「那是一個很小的地方,上面沒有人煙,雙方看法不同,這個問題一下子沒辦法解決,把它掛起來也沒關係,下一代智慧比較高,可以找到雙方都可以接受的辦法吧!」儘管鄧說話有點無奈牽強,但卻留給子孫後代與日本討價還價的機會,更沒斷絕子孫的後路。
   1969年為了捍衛中國東北一小島嶼-珍寶島的領土主權,毛澤東命令駐紮在黑龍江省虎林縣的瀋陽軍區駐軍,在連長孫玉國的率領下,同蘇軍展開了浴血奮戰。當時毛澤東提出「深挖洞,廣積糧,不稱霸」,「備戰備荒為人民」,全黨、全軍、全國人民視線集中在北方熊,準備同蘇軍大戰。
   1972年,毛澤東會見尼克松時說:「蘇聯佔領我們的領土太多太多了,其中包括沙皇帝國和紅色蘇聯佔領的。這些佔領的領土我們沒法說清楚,有的中國政府,比如說國民黨政府和清政府,聲明的比我還多。我現在是以國際法聲明的最小的部分,那都是有清楚歷史根據屬於中國的地方。」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