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潘一丁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潘一丁文集]->[*真理的公敌]
潘一丁文集
·论当代社会对人、人性、人道和人权概念的狗屁不通
·*公仆或父母官的称呼,孰优孰劣?
·错误社会理论让“民主”从妓女变成老鸨
·论法制的“丛林化”
·《新理论》对几个大忽悠口号的反思
·“九一一”--人类之殇
·论“微博”的丛林本质
·会叫的狗不咬人
·论“革命”--革什么、怎么革?
·*科学迷信”--不可承受之重
·*普京、毛泽东热证实了《新理论》的民主观
·*为西方社会理论“试错”--当代中国的历史角色
·*从华尔街“茶壶里的风波”看当代“民主”概念的不成熟
·*相由心生还是心由相表
·以科学《新理论》来看社会道德滑坡之必然
·从诚信缺失到怀疑一切--一个“鸡生蛋还是蛋生鸡”的问题
·*文明、文化和中国文化
·*“歪批”女学生的援交现象
·论“中国特色”
·*地沟油”的迷思
·*“谎言世界”怎么会成为人类社会的“镜像”的
·*2011代表汉字非“假”莫属
·*以中国特色看舆论的矫情和媒体的唯恐天下不乱
·*一条缺钙的脊梁骨-评强国论坛的弱国思维
·*伟人的教训
·*初论中国之正道--王道(备忘录)
·*走到尽头的2011年
·*以“精神战争”开创2012的人类新纪元(新年献词)
·*以《新理论》的金刚钻揽人类社会的瓷器活
·*《新理论》有一个“擂台梦”
·*“阿斗现象”的危险趋势(特别欢迎海外转贴)
·*《新理论》达到了兵法的最高境界
·*中国要从长远利益出发来杜绝日本的“司马昭之心”
·*选择性“言论自由”实质上就是没有言论自由
·*西方大众皇帝自己揭下了“伪民主”的画皮
·*往生一个社会人、留下一颗常青树--关于实行“树葬”的设想建议
·*以林书豪为荣或以丢自行车为耻都是素质低的表现
·中国政府和人民必须检讨“以德报怨”的错误心态
·*西方挟“民主”天子以令第三世界诸侯
·*“去宾馆开房或到郊外野合”孰优?
·*请两会代表关心一下科学《新理论》
·*“人权”乎、还是猴权?
·*普京当选是对《新理论》民主观的“背书”
·*不学榜样、学道理
·*99%人大代表反对公布官员私产说明什么?
·*靠“以理服人”的道理来先安内后攘外
·*不改革是一条死路,乱改革是死路一条
·*集“人格楷模”和“历史罪人”于一身的周恩来
·*“文革”的要害和“世界末日”的化解
·*朝鲜问题的表象和本质
·*中国文化“落后”根源考
·*中国文化先进、民族落后
·*科学《新理论》的稳定观
·*说“民族落后”的理由或根据(文责自负)
·*令人泄气的“民意”
·*中俄、美菲的军演突显出人类社会“尔虞我诈”的本质
·*中国3D版泰坦尼克电影热卖的原因考
·*“五四”是一个不应该忘却的教训
·*普金yes,奥朗德no
·*道德制高点的理论基础
·*前事不忘后事之师--敦促政府坚持以直报怨的底线
·*中国文化的“顺者昌、逆者亡”
·*不能与时俱进的孔子学堂可以休矣
·*物价不断上涨是错误经济学理论的必然
·*腐败也是一种民主的体现
·*埃及选举没有改变伪民主的“窝里斗”本质
·*中国三忌
·*辉煌过去后的冷思考
·*壮哉、神九,伟哉、中国文化!(七一感言)
·*鬼怕恶人却敢欺负君子
·关于“富强”悖论的钟摆原理
·从台湾林益世的索、受贿案,看社会腐败之必然趋势
·*玩一次穿越:假如毛泽东掌握了科学《新理论》
·美国人果然在“自食其果”!
·*Shut Up 美国!
·*中国的软肋
·*要“冯乐山老太爷”回来吗?
·真理会“越辩越明”吗?
·*保钓行动中的“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
·钓鱼岛问题的冷思考
·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评给北大、武大“自荐信”的遭遇
·*已经被广告或标题口号化了的中国社会
·钓鱼岛问题的冷思考之二--狭路相逢勇者胜
·*从孔三骂到邹无赖--将熊熊一窝的结果
·钓鱼岛问题的冷思考之三--名正、言顺、则事成
·*坚持“剑及履及”和谨防“狠话疲劳综合症”
·*新一轮的量化宽松(QE3)证明现有经济学理论已经黔驴技穷
·*宗教是制造人类愚蠢和社会动乱的根源
·*钓鱼岛问题的冷思考之四--两个主仆醉汉之间的“博弈”
·*钓鱼岛问题的冷思考之五--柳暗花明的新思维
·*从择善固执到因噎废食
·*追航母”是一种“脑残”的典型症状
·莫言获诺奖、可喜可贺,仅此而已。
·*“自己不怕死或让别人不怕自己死”--中华民族非此即彼的选择
·*试论“集体领导制”的“大锅饭”本质
·*共产党必须先立后破,才能华丽转身
·东西方实践证明山寨“民主”是个坏东西
·*中国应该建成什么样的强国?
·*“只许主人放火不许仆人点灯”做得到吗?-为彼得雷乌斯打抱不平
·*实践正在不断为科学新理论的民主观作背书
·*科学《新理论》的“世界末日观”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真理的公敌

(注:由于担心“时不予我”,所以在上传到大陆强国论坛、光明网和海外博讯新闻网之前,已经破例抢先在《潘一丁文集》和不“预审”的万维网天下论坛上发表了。欢迎下载备考!)

   笔者用《新理论》的立场、观点和方法写出的文字“以中国文化为纲,纲举目张”,最后有人果然无视笔者在发文前的善意指名、公开提醒,被那些有一定影响力的东西方对立网站(如强国论坛深水区、光明网以及海外博讯新闻网等,一致而悍然地封杀了。在极端失望、愤慨的同时,也生出一些另类的自豪感。因为笔者已经不止一次地,享受到被价值观对立的东西方网路论坛,不约而同地要一起“合作”来联手封杀的罕见“殊荣”,客观上迫使笔者站到“是非不能两立”的“擂台”上,代表《新理论》,进行一次争夺真理和谬误“归属权”的决赛。此时此刻,不能不令人联想起当年坚持“日心说”的哥白尼、布鲁诺伽利略等人,要面对以强大习惯势力为靠山的“宗教裁判所”强大势力压迫的处境。

   其实历史的经验早已告诉我们,任何正确的事物,包括真理在内,在出现的初期,都一定会受到因经验主义造成的习惯势力的压制和迫害(连伟大的科学家和哲学家爱因斯坦也不例外)。就像埋入地下的植物种子,一定都要受到上面土壤甚至石块的压迫,只有那些能够坚持不屈不挠的努力、最后脱颖而出者,才能或者开出鲜艳夺目的花朵,或者结出丰满宜人的果实,或者成长为参天之大树。总之,非经过一番磨难、承受一段考验后,才能“修成正果”。

   这真理当然也不例外,一个真正的真理,除了来自于总结前人成功经验或失败教训外,还要像种子一样,承受住土壤、石头般的习惯势力压迫和考验,甚至遭遇到夭折的可能。但是这样的种子一定会继续存在于一切土壤之中,只要客观条件适合,迟早是要冲破土壤、石块的阻挠,成长起来的。而真正受到损失的是人类自己,因为他们失去了一个早日享受成果的机会。

   需要强调指出的是,真理的“裁判”只能是时间和实践、而绝对不是当前所谓的“民主”。不仅不是,“真理”往往还是检验一个特定时代或社会“民主含金量”或“蒙昧无知愚蠢度”的“试金石”。我们不能因为卞和献玉而被砍断手足,就说卞和献的是假玉;因为布鲁诺被施以火刑,就认为他是“妖言惑众”。而真正需要反思或检讨的,恰恰是“大众皇帝”自己,因为他们无意中,已经被习惯势力的既得利益的代表者(如当年的罗马宗教裁判所),忽悠成真理的“公敌”了。

   也许笔者的文字,直到发表这些文字的《潘一丁文集》,甚至连“潘一丁”的名字、都可能“(被)消失”。但是代表真理的科学《新理论》,却一定会与人类共存,并迟早要取代现有错误的社会理论。不是成为人类“新的里程碑”,就是为世界末日准备的“墓铭誌”!

   请看九年前就准备好的老文章:

   

    真理和大炮 —真理向大炮走去,先接受炮弹的洗礼,然後摧毁大炮。 —

   真理,这曾经是一个闪耀着亮丽的光辉,最富有吸引力,代表力量和希望的名词。在它面前,英雄低头、好汉折腰,任何偶像、权威都显得渺小而暗然无光。历史上有无数人仅仅为了坚持自己心中的“真理”(其实还未必是真理),就不惜奋斗一生甚至牺牲自己的宝贵生命而无怨无悔。

   可惜不知从什麽时候开始,真理好象突然“虎落平阳(被犬欺)”、成了“落毛的凤凰(不如鸡)”。今天要有人再提“真理”,居然会被人嘲笑为“落伍”,好象以为现在的数学已经被证明根本就没有正确的答案、却还有人坚持“一加一只能等于二”一样。还有人以本来就没有被证明正确过的“上帝就是真理”为借口,高呼“上帝已死,让我们来狂欢”的口号,真是疯子们的“活见鬼”!因为即使包括正经的宗教本身在内,也没有说过上帝是“活”的(十字架上的耶稣不是上帝),没有活、又哪里来的死呢?还有一些人可能是因为自己或看到别人为追求“真理”而受到打击、吃过亏、甚至失败,就以为真理也会有“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的尴尬,而发出“真理在大炮射程之内”这样悲观的感叹,更让越来越现实的人望而却步,久而久之让不少人以为真的不存在真理,反而让动物世界盛行的武力强权“乘虚而入”,成了使良知为之感到羞辱、世界遭遇灾难的“真理”!

   但是,正如数学的规律并没有被推翻,真理也同样是客观存在的事实,只是我们没有真正认识真理,而把一些并非真理的东西当成“真理”。又因为发现了这些东西的错误,而去否定真理的存在,再犯了一次矫枉过正的错误。

   什麽是真理?它既不是上帝的裁喻(因为没人有权代表上帝)、也不是领袖伟人的话语(他们经常为了达到某种目的而口是心非)、更不是学者权威的结论(他们的名气往往跟他们可能发生判断错误的数量和严重性成正比)。那真理到底是什麽呢?真理就是宇宙中各种各样、大大小小、无处不存在的运动规律。

   有一句现在已经被普遍承认接受的话“生命在于运动”,其实“运动”的概念可以扩大到整个宇宙的每一个角落、所有的物质。宏观来看,不仅宇宙由“运动”(大爆炸)而形成,迄今为止,组成宇宙的星系也一直保持旋转或扩张的运动,星系中的所有星球都在不断地进行公转和自转,以及存在一些激烈的化学或核反应,所以宇宙中就没有不动的东西。微观来看,一切物质无论有无生命,都由一百多种基本化学元素组成,而任何一种元素的原子,都由同样的质子和中子以及围绕在外面旋转运动的电子组成,只是具体数目不同而已。而人类社会也可以认为是由个体的精神、行为的活动和个体之间的互动所组成。从物理学常识可以知道,有运动就有运动规律,而且相互之间有固定不变的对应关系,也就是说,我们只要抽象理性上掌握了某种运动规律,就等于正确认识和掌握了那种运动。那麽,如果从哲学的高度,把扩大了应用范围的物理学“运动规律”概念称之为“真理”,实在是再恰如其分不过的了。可以认为,客观宇宙是由无数真理所组成,对宇宙万物的探索过程就是“追求真理”的过程,而对应的每一个具体目标的终点,就是掌握了相关的“真理”。

   现在,可以以“真理”的名义,为那个被代表神权和王朝利益的一统论篡改得面目全非、又被自由派用来反击一统论的“多元论”(请注意:这是指自由主义大师贝林之类主张的哲学概念上的多元论,而不是什麽社会制度、社区、族裔或当前文化层次上的多元化,下同。)压得抬不起头来的一元论“平反”了。

   既然一元论的核心观念,是以三个基本预设构成。那就让我们来整理并明确地重申有关的概念,作为讨论依据。

   第一个预设:在确定的定义域中(客观范围和条件的界定),所有单一(不能再分解成两个)的问题,一定存在而且只有一个“完整而正确的答案”-真理(以下直接简称“真理”),其他不是谬误就是不完整。

   说明:比如现在争论不休的要不要限制“自由”的问题,就是因为没有界定“定义域”的原因而造成。就精神思想领域而言,人人都应该有绝对的自由,因为这不仅是生而有之的“天赋人权”,“造物主”已经为每一个人都留有无限、且相互不干扰的精神活动空间,却没有预设可以让其同类去控制的“後门”(象某些电脑芯片那样)。但就行为而言,又必须对个人自由有所限制。这其实早已是常识和事实,法律就是对“精神自由”以外的自由的明显限制。而“自卫权”的概念,更是对“自由”的直接制约,如承认甲的自卫权,就等于限制了乙可以侵犯甲的“自由“。要是如果肯定乙有包括攻击甲的不受限制的自由,就否定了甲的不想被侵犯的自由。所以,如果把思想和行为这两种不同定义域的自由放到一起来讨论,完全是认识的错误而不是没有真理的证据,更不能以一个定义域里的真理去否定或代替另一个定义域里的真理。而对光之所以出现“波”和“粒子”两种解释,只能认为有关光的“运动规律(真理)”,由于人类知识水平和实验手段的局限,还尚未被发现。这也不是惟一的例外,至今还没有被发现的真理远比已发现的要多得多,包括人类对自己的认识和对“上帝”的认识(到底有、没有、是什麽等)。我们今天已经知道,包括植物、动物和人在内的所有生物,都受基因遗传的控制、由细胞分裂来繁衍。但是,既然我们不把动物称作“高等植物”,为什么却把人看成是“高等动物”,反而以为人和猴子的区别,和老虎和猫的区别在层次性质上是一样的呢?正是这一根本认识的错误,导致人类对自己和社会所发生的一系列问题,不是找不到答案就是找到错误的答案;

   第二个预设:任何“真理”,原则上是可以认识的,所以真理和谬误的区别原则上也是清楚可知的。

   说明:当宇航技术让人类对宇宙的组成有更深入的了解,以及基因研究所取得的成就,使我们对客观的“物质性”存在不应再有任何怀疑。而过去的经验证明,物质性的东西是没有不可以认识的,只是受现有知识、实验和观测条件的限制,而有先後、难易的区别罢了。这时,“我思故我在”这样的观点的谬误当然是非常清楚的。有一个笑话,说教授在实验室发现做实验的青蛙不见了,而桌上却多出了两片面包!这是嘲笑上述观点的最好例子,教授没有“思”但却还是“在”,所以不会放弃午餐,只是吃错了另一种实实在在的青蛙。

   第三个预设:真理与真理之间必然都是相容的,真理的总和一定是和谐的整体。排斥真理的一定是假。

   说明:真理既然被看作是人类对宇宙一切客观规律的正确认识,如果宇宙从整体而言是和谐的,那正确反应这种规律的真理的总体当然也是和谐的。由于“没有绝对的行动自由”是真理,所以认为一切都要绝对自由的理论一定是假,宇宙中大到星体小到原子,也从来没有不受规则约束的绝对自由。

   补充预设:

   一,真理在自己的定义域内,一定能够解释所有相关的现象,并可以指导行为获得预期的结果。

   说明:这是我们寻找真理的原因和检验真理的惟一方法。过去正是因为对此认识不甚了了,才会迷信宗教裁判所、皇帝、领袖或什麽学者权威,把他们的话当成“真理”,或受到多元论的蛊惑,以为根本没有是非或真理。

   二,真理可以为每一个人所发现或掌握,但是任何人都不能代表真理,更不能成为“真理”的化身。

   说明:这是接受一个十分重要的教训,避免它再次重复。因为过去往往因为一个人发现或掌握了部分、甚至个别的真理,取得一些相关的成功,被推为伟人、领袖或权威。这本来也是应该享受的荣誉和当仁不让的责任,可是接下来由于本人的骄傲自满、忘乎所以,以及大部分群众长期以来形成的迷信权威、崇拜偶像(过去崇拜英雄、伟人,现在崇拜明星、名人)的习惯,两者互动的结果,将个人和真理之间直接划上了等号。终于造成“唯权威结论是从,最後无所适从”“一句话顶一万句,句句是真理”这样後果严重,更让真理蒙羞、甚至被判“真理已死”的错误。而另一方面,有人将错就错,以为只要消灭了那个(或一些)发现或掌握了真理的人,就可以消灭真理(如当初宗教裁判所和大陆文革中的行为),结果除了制造出不应该发生的悲剧让自己蒙羞外,只能推迟那个真理被更多人掌握利用的时间,却并不能改变或消灭真理。这两方面的不良影响,至今还在干扰我们对社会的认识和探讨。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