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刘贤斌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刘贤斌文集]->[街头运动是民主运动的重要形式]
刘贤斌文集
·声援刘贤斌接力绝食第38日绝食者及绝食感言
·声援刘贤斌接力绝食第39日(2010年9月8日)绝食者及绝食感言
·声援刘贤斌接力绝食第40日绝食者及绝食感言
·声援刘贤斌接力绝食第41日绝食者及绝食感言
·声援刘贤斌接力绝食第42日绝食者及绝食感言
·声援刘贤斌接力绝食第43日绝食者及绝食感言
·声援刘贤斌接力绝食第44日(2010年9月13日)绝食者及绝食感言
·声援刘贤斌接力绝食第45日绝食者及绝食感言
·声援刘贤斌接力绝食第46日绝食者及绝食感言
·声援刘贤斌接力绝食第47日绝食者及绝食感言
·声援刘贤斌接力绝食第48日绝食者及绝食感言
·声援刘贤斌接力绝食第49日绝食者及绝食感言
·声援刘贤斌接力绝食第50日绝食者及绝食感言
·声援刘贤斌接力绝食第51日(2010年9月20日)绝食者及绝食感言
·声援刘贤斌接力绝食第52日绝食者及绝食感言
·声援刘贤斌接力绝食第53日(2010年9月22日)绝食者及绝食感言
·声援刘贤斌接力绝食第54日(2010年9月23日)绝食者及绝食感言
·声援刘贤斌接力绝食第55日(2010年9月24日)绝食者及绝食感言
·声援刘贤斌接力绝食第56日绝食者及绝食感言
·声援刘贤斌接力绝食第57日(2010年9月26日)绝食者及绝食感言
·声援刘贤斌接力绝食第58日绝食者及绝食感言
·声援刘贤斌接力绝食第59日(2010年9月28日)绝食者及绝食感言
·声援刘贤斌接力绝食第60日(2010年9月29日)绝食者及绝食感言
·声援刘贤斌接力绝食第61日绝食者及绝食感言
·声援刘贤斌接力绝食第62日(2010年10月1日)绝食者及绝食感言
·声援刘贤斌接力绝食第63日(2010年10月2日)绝食者及绝食感言
·声援刘贤斌接力绝食第64日绝食者及绝食感言
·声援刘贤斌接力绝食第65日绝食者及绝食感言
·声援刘贤斌接力绝食第66日绝食者及绝食感言
·声援刘贤斌接力绝食第67日绝食者及绝食感言
·声援刘贤斌接力绝食第68日绝食者及绝食感言
·声援刘贤斌接力绝食第69日绝食者及绝食感言
·声援刘贤斌接力绝食第70日(2010年10月9日)绝食者及绝食感言
·声援刘贤斌接力绝食第71日绝食者及绝食感言
·声援刘贤斌接力绝食第72日绝食者及绝食感言
·声援刘贤斌接力绝食第73日(2010年10月12日)绝食者及绝食感言
·声援刘贤斌接力绝食第74日(2010年10月13日)绝食者及绝食感言
·声援刘贤斌接力绝食第75日绝食者及绝食感言
·声援刘贤斌接力绝食第76日绝食者及绝食感言
·声援刘贤斌接力绝食第77日绝食者及绝食感言
·声援刘贤斌接力绝食第78日(2010年10月17日)绝食者及绝食感言
·声援刘贤斌接力绝食第79日(2010年10月18日)绝食者及绝食感言
·声援刘贤斌接力绝食第80日绝食者及绝食感言
·声援刘贤斌接力绝食第81日(2010年10月20日)绝食者及绝食感言
·声援刘贤斌接力绝食第82日绝食者及绝食感言
·声援刘贤斌接力绝食第83日(2010年10月22日)绝食者及绝食感言
·声援刘贤斌接力绝食第84日(2010年10月23日)
·声援刘贤斌接力绝食第85日(2010年10月24日)绝食者及绝食感言
·声援刘贤斌接力绝食第86日绝食者及绝食感言
·声援刘贤斌接力绝食第87日(2010年10月26日)绝食者及绝食感言
·声援刘贤斌接力绝食第88日绝食者及绝食感言
·声援刘贤斌接力绝食第89日(2010年10月28日)绝食者及绝食感言
·声援刘贤斌接力绝食第90日(2010年10月29日)绝食者及绝食感言
·声援刘贤斌接力绝食第91日(2010年10月30日)绝食者及绝食感言
·声援刘贤斌接力绝食第92日(2010年10月31日)绝食者及绝食感言
·声援刘贤斌接力绝食第93日(2010年11月1日)绝食者及绝食感言
·声援刘贤斌接力绝食第94日绝食者及绝食感言
·声援刘贤斌接力绝食第95日(2010年11月3日)绝食者及绝食感言
·声援刘贤斌接力绝食第96日(2010年11月4日)绝食者及绝食感言
·声援刘贤斌接力绝食第97日(2010年11月5日)绝食者及绝食感言
·声援刘贤斌接力绝食第98日(2010年11月6日)绝食者及绝食感言
·声援刘贤斌接力绝食第99日(2010年11月7日)绝食者及绝食感言
·声援刘贤斌接力绝食活动进入第100天,国内参加绝食活动达193人
·声援刘贤斌接力绝食第101日绝食者及绝食感言
·声援刘贤斌接力绝食第102日(2010年11月10日)绝食者及绝食感言
·声援刘贤斌接力绝食第103日(2010年11月11日)绝食者及绝食感言
·声援刘贤斌接力绝食第104日(2010年11月12日)绝食者及绝食感言
·声援刘贤斌接力绝食第105日(2010年11月13日)绝食者及绝食感言
·声援刘贤斌接力绝食第106日(2010年11月14日)绝食者及绝食感言
·声援刘贤斌接力绝食第107日(2010年11月15日)绝食者及绝食感言
·声援刘贤斌接力绝食第108日(2010年11月16日)绝食者及绝食感言
·声援刘贤斌接力绝食第109日(2010年11月17日)绝食者及绝食感言
·声援刘贤斌接力绝食第110日(2010年11月18日)绝食者及绝食感言
·刘贤斌接力绝食第111天(2010年11月19日)绝食者及绝食感言
·刘贤斌接力绝食第112天(2010年11月20日)绝食者及绝食感言
·刘贤斌接力绝食第113天(2010年11月21日)绝食者及绝食感言
·刘贤斌接力绝食第114天(2010年11月22日)绝食者及绝食感言
·刘贤斌接力绝食第115天(2010年11月23日)绝食者及绝食感言
·刘贤斌接力绝食第116天(2010年11月24日)绝食者及绝食感言
·刘贤斌接力绝食第117天(2010年11月25日)绝食者及绝食感言
·声援刘贤斌接力绝食第117天(2010年11月25日)第二批绝食者
·声援刘贤斌接力绝食第118天(2010年11月26日)绝食者及绝食感言
·声援刘贤斌接力绝食第119天(2010年11月27日)绝食者及绝食感言
·声援刘贤斌接力绝食第120天(2010年11月28日)绝食者及绝食感言
·声援刘贤斌接力绝食第121天(2010年11月29日)绝食者及绝食感言
·声援刘贤斌接力绝食第122天(2010年11月30日)绝食者及绝食感言
·声援刘贤斌接力绝食第123天(2010年12月1日)绝食者及绝食感言
·沈阳访民声援刘贤斌的信
·声援刘贤斌接力绝食第124天(2010年12月2日)绝食者及绝食感言
·声援刘贤斌接力绝食第125天(2010年12月3日)绝食者及绝食感言
·声援刘贤斌接力绝食第126天(2010年12月4日)绝食者及绝食感言
·声援刘贤斌接力绝食第127天(2010年12月5日)绝食者及绝食感言
·声援刘贤斌接力绝食第128天(2010年12月6日)绝食者及绝食感言
·声援刘贤斌接力绝食第129天(2010年12月7日)绝食者及绝食感言
·声援刘贤斌接力绝食第130天(2010年12月8日)绝食者及绝食感言
·声援刘贤斌接力绝食第131天(2010年12月9日)绝食者及绝食感言
·声援刘贤斌接力绝食第132天(2010年12月10日)绝食者及绝食感言
·声援刘贤斌接力绝食第133天(2010年12月11日)绝食者及绝食感言
·声援刘贤斌接力绝食第134天(2010年12月12日)绝食者及绝食感言
·声援刘贤斌接力绝食第135天(2010年12月13日)绝食者及绝食感言
·声援刘贤斌接力绝食第136天(2010年12月14日)绝食者及绝食感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街头运动是民主运动的重要形式

纪念《零八宪章》发布一周年征文

刘贤斌

   从上个世纪七十年代葡萄牙进行民主变革以来,一波接一波的民主化浪潮席卷了全世界大多数国家。纵观这些国家的民主变革,由民间反对派力量所领导、由全体人民参与的大规模的街头运动在其中往往起到决定性的作用。可以这么说,旧的独裁专制体制的崩溃和新的宪政民主体制的建立,是在民间反对派长期努力的基础上最后通过大规模的街头运动来迅速实现的。所以,街头运动是民主运动的重要形式,民主运动发展到一定阶段必然表现为轰轰烈烈的街头运动。

   民主运动必然发展到街头运动是由专制统治的本质所决定的。在一个专制社会里,专制统治者总是控制着国家和社会的一切资源,官僚、军队和警察等行政和暴力资源都牢牢地掌控在他们的手中,各种社会组织也变成他们的外围组织,于是他们就会自以为很强大,从而漠视人民的愿望和要求,并最大限度地压榨人民和聚敛财富,以满足他们穷奢极欲的腐朽生活。同时他们还把自己的触角伸向社会的每一个角落,使每个人的言行和思想都受到严格的控制。对此人民自然会起来反抗,但当人民还没有组织起来的时候,这种零星分散的反抗自然也会受到专制统治者的残酷镇压。镇压活动的一再得逞又进一步促使专制统治者变得更加狂妄,为了维护自己的统治利益和延续他们的腐败统治,他们会拒绝一切形式的实质性变革,从而导致各种社会问题日益严重。当所有的社会危机积累到一定的时候,社会革命就自然爆发了。但在此之前,他们那种专横、狂妄、狭隘、冷酷和愚蠢的本质决定了他们很难能够主动进行社会变革,他们只会在足够强大的外部压力下才会作出妥协退让。对专制统治者来说,国际上的压力是非常有限的,只有国内民众普遍觉醒并走上街头,才能对他们施加足够大的压力,才能促使他们被迫进行社会变革,或者促使他们走向分化和瓦解。

   然而人民的觉醒不是自觉的,它有赖于少数先知先觉者的宣传和鼓动。尽管专制统治者一直致力于散布谎言和制造恐怖,但每一个社会总会自然产生有良知和勇气的人,当他们看穿谎言、了解真相和真理之后,他们就会走出恐怖,大胆地发出自己的声音,他们就会主张实行社会变革,呼唤自由和民主,这些持不同政见公民的零星抗争是民主运动的早期的主要表现方式。当然专制统治者会对这些持不同政见的公民即“异类”进行严厉的打压,然而只要这些持不同政见者具有坚韧顽强的意志,他们的声音将注定被越来越多的人所听到,他们的主张就会被越来越多的人所接受。最后当越来越多的人了解真相和真理之后,早期的持不同政见者的零星抗争就会慢慢演变成越来越多的人参与的反对派运动,民主运动就由此进入到了第二个阶段。

   只要一个社会出现了政治反对派,那么当局对他们的镇压就会变得越来越困难,不管他们将多少有良心和勇气的公民关进监狱,他们都无法阻挡更多的人公开站起来进行抗争。但是由于民间反对派无法掌握与专制统治者相抗衡的各种资源,因此在相当长的一段时期里,民间反对派的抗争将表现得异常困难和曲折。然而与专制统治者相比较,民间反对派却掌握着道义优势,这就决定了他们最后必然获得民众的普遍支持。一旦民间反对派能够有效地动员民众,那么这场政治斗争的天平就会发生不可逆转的倾斜,民主运动就注定会走向波澜壮阔的街头运动,是谓民主运动的第三阶段。在这个阶段,由民间反对派所领导的街头抗争将成为一种社会常态,民间反对派将以街头抗争的方式对专制统治者施加强大的压力,促使他们解决历史遗留问题并实现社会的根本变革。因此大规模的街头运动实际上就是民主力量与专制力量的最后决战。

   然而大规模的街头运动是一项复杂的社会工程,如果民间反对派不够成熟和强大,这场运动也仍然有可能不会结出自由民主的硕果。因此,民间反对派虽然离不开民众的广泛支持,离不开轰轰烈烈的街头运动,但街头运动反过来也对民间反对派提出了很高的要求。在民主运动的早期和前期,民间反对派扩大影响主要靠的是勇气和对专制统治不服从的精神。当民主运动走向高潮之后,民间反对派就必须自觉承担起主导这场变革的重任,在这种情况下,民间反对派的实力和智慧将决定这场变革的方向和结果。当大规模的街头运动兴起之后,民间反对派如果想保证民主运动的健康发展方向,避免民主运动受到当局的镇压,避免暴力革命的发生,确保社会的和平民主转型顺利进行,民间反对派就必须有足够的力量引导和控制民众,同时还必须有足够的智慧与对手打交道,从而不断赢得和巩固民主变革的成果。如果民间反对派达不到这个要求,那么这场大规模的街头运动就有可能失败或者失控,要么遭到对手的严厉镇压,要么变成一场吞噬一切的暴民运动。因此大规模的街头运动是对民间反对派能力的全面检验,在民主运动的高潮没有到来之前,民间反对派对此一定要有清醒的认识并做好充分的准备。

   一般来说,在民主运动的低潮时期,由于专制统治者的宣传和恐吓,民众对政治运动不是很感兴趣,但同时他们却对自身的基本人权、公民权利以及作为人的尊严和生存利益可能很在乎,这就是哈维尔所说的“在后极权主义社会里,政治空间在别处”。因此在这种情况下,民间反对派并不适合以政治纲领动员民众,而应当以关心民生、关注民众的基本人权和公民权利为突破口,尤其是对于受到民众普遍关注的比较典型的侵权案例,民间反对派一定要进行强有力的关心和援助,这样民间反对派就可以逐渐在民众中产生影响,并引导民众学会采用理性和非暴力的抗争手段来维护自己的权利和利益。由于这些典型的侵权案例受到民众的广泛关注,因此执政当局在处理这些问题和矛盾时就会面临很大的压力,他们就可能出于维护社会稳定的目的或者为了自己的面子而被迫依法处理这些问题和矛盾。这样就不仅提高了民众的公民意识,而且也让执政当局受到了民主法治方面的训练,这对未来的民主变革非常重要,这可以极大地降低社会转型过程中的成本。因此在民主运动的低潮时期,民间反对派应当将主要精力用于从事维权运动和公民运动,这可以为他们以后领导大规模的街头运动积累许多重要的经验。

   在这个过程中,民间反对派应当始终高举“公开、理性和非暴力”的大旗,及时化解民众中可能出现的暴力倾向。由于长期以来备受专制统治的欺压且一直没有正常的发泄渠道,当大规模的街头运动爆发后,民众就有可能将心中的怒火发泄到专制统治集团身上,就有可能发生暴力事件。一旦大规模的街头运动演化成不可控制的暴民运动,民主运动的发展方向就会受到严重影响,而且还可能会遭到专制集团的血腥镇压。因此在大规模的街头运动中,引导民众克服暴力倾向将是民间反对派的一个重要任务。与此同时,民间反对派还要下大力气启蒙民众。其实,当大规模的街头运动兴起之后,民众的政治热情自然会高涨起来,他们会对国家的前途和社会的发展等问题产生极大的兴趣,因此这个时候正是民间反对派对民众进行民主启蒙和民主训练的绝好时期,民间反对派应当在这个时候公布并广泛宣传自己的一系列政治纲领,使自由、民主、法治、人权、宪政等价值理念深入人心,使民众成为民主运动的坚定支持者。在此基础上,民间反对派才能引领人民争取和实现一个又一个的宪政民主目标。

   在民主运动的低潮时期,民间反对派也不适合成立严密的组织,因为这容易遭到当局的严厉镇压,在民间反对派还很弱小的情况下,这样的严厉镇压将是致命的。因此在这个时候,民间反对派主要表现为一种松散的没有约束力的团体,反对派领袖以及反对派人士之间的关系是在长期抗争过程中自然形成的。这样即使当局要对民间反对派进行镇压,也将只是个别反对派人士失去自由,但民间反对派的主体力量却不会受到严重的损害,这对未来的民主变革也很重要,因为当民主运动高潮来临的时候,散布在全社会的民间反对派力量将起到决定性的作用。虽然结社自由是公民的一个基本权利,但只有当民众的政治热情被普遍唤起、民主运动已经需要强有力的政治组织来领导的时候,才是民间反对派成立组织的最佳时机。而民间反对派组织一旦成立,它就应当以开放的态度广泛吸纳民众,迅速成为一个可以与专制统治集团相抗衡的强大力量,那些经过长期抗争考验、具有坚定的民主信念和卓越的政治才能的人自然会成为民间反对派组织的领袖。所以在民主运动的低潮时期,民间反对派的组织建设实际上并不是一定要成立某个严密的组织,而是要求每一个反对派人士持续不断地进行公开抗争,影响和团结周围的志同道合者,在深入沟通的基础上逐渐形成比较默契的关系,一旦时机成熟,这种看似松散的民间反对派就可以迅速成为一个有战斗力的政治组织,他们将在大规模的街头运动中发挥关键的作用。

   当然在大规模的街头运动中,除了建立一个强大的反对派组织并有效地领导民众之外,民间反对派还应当有足够的智慧与专制统治集团进行较量。民间反对派应当看到,专制统治集团虽然掌控着强大的资源,但他们并不是铁板一块,他们其实只是一个利益集团。当大规模的街头运动兴起之后,在强大的社会压力之下,貌似强大的专制集团有可能出现分化和失去战斗力,专制集团内部的普通官员、士兵和警察完全有可能站到人民一边,因此民间反对派应当将他们看成可以团结和争取的对象。同时在专制集团内部甚至在权力高层也有一些人会同情和支持民主运动,当大规模的街头运动到来之后,专制集团内部的一些改革派人士就可能会公开地站到人民一边,并在内部与专制统治集团中的顽固强硬派进行激烈的斗争,这时民间反对派就应当迅速与改革派人士结盟,至少应当与改革派人士的抗争相呼应,将斗争的矛头指向少数顽固强硬势力,促使专制集团内部出现分化瓦解。在这个过程中,民间反对派切忌不要采取过激的行为去促使专制集团抱成一团,要确保改革派人士在专制集团内部的斗争中获得胜利,只要改革派人士控制了专制集团高层的权力,那么这场民主运动就立于了不败之地。在这个过程中,民间反对派要学会谈判和妥协,要学会赢得和巩固一个又一个的民主成果,从而推动社会的真正进步。在这个时候,民间反对派不要急于夺取政权,只要民间反对派实现了合法存在,只要民主的基本框架得以建立,只要公民的言论、结社、集会、游行示威等政治权利得到了根本的保障,那么这个社会的民主转型就会成为一个不可逆转的进程。政权的更替并不是民主运动的首要目标,而是民主运动发展的自然结果。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