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刘水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刘水文集]->[提名刘水先生为2008第二届中国自由文化奖之人权奖政论奖候选人]
刘水文集
·我以人头担保:昆明警方在造案
·经济危机背景下的陇南民变
·领袖图腾“胡哥加油”
·江艺平:一个比百万军队强悍的女人
·“不折腾”将成为09年的流行词
·论‘三鹿’的倒掉
·爱他就成全他——有感于冉云飞先生和他的朋友
·我所见识的大陆新闻界
·《零八宪章》呼唤新型政治家
·杀人不过头点地
·讨薪民工
·小布什留给中国人的两句箴言
·牛博网解封有感
·我们,再见
·贵州德江政府与民为敌
·央视被烧穿的脸
·中国的政治禁忌
·2009年的灾祸与梦想
·“躲猫猫”民调:真权力与假民意的苟合
·谎言总是被愚蠢自证
·中国需要“平民窟”
·震灾罹难师生名录何以成政府机密?
·汉字复繁是自卑心理作祟
·中国将崩溃
·驳中国不能搞多党制论
·以何和解何以宽容?
·政府就是拿来批评的
·冯翔不是最后一个自杀的地震灾区官员
·震灾孪生姐妹骨灰制成陶瓷艺术品
·面对流氓化的权力,邓玉娇的选择无可指责
·官方对邓玉娇的二次强暴
·邓玉娇宰掉的是一个什么货色?
·灾民不是国家意识形态祭坛上的供品
· “周老虎”案揭幕糊弄公众
·杨佳:杀手与英雄
·杨佳是中国制度转型的撬动者
·中国人将以北京奥运会为耻
·伟大的共产制度扒粪者——悼念索尔仁尼琴
·北京奥运会开幕式的华美幻象
·奥运会乱弹
·“刘翔收黑钱了!”
·国家质检总局局长李长江当负刑责以谢罪天下
·“周老虎”吃民不吃官
·毒奶释放出制度的毒性
·奴才“学者”阎崇年,该打!
·杨佳案凸显政府显性和隐性双重暴力
·奥巴马当选总统与中国何干?
·季羡林背影里的北大
·杨佳母亲露面牵出三桩连环案
·“假虎案”终审真相仍被遮盖
·“解放思想”难破30年改革僵局
·奥运圣火传递与爱国无关
·CNN错在哪里?
·两根愤怒爱国的黄瓜
·民主制度是解决西藏问题的钥匙
·中国地震救灾须向国际社会紧急开放
·将9万名罹难者姓名镌刻在四川地震纪念馆
·良性施压迫使中共在震灾中回归人道
·范美忠事件观感
·坠毁救灾军机掩藏的秘密
·警察打记者事件拷问广东“解放思想”(图)
·政协委员大赦提案说明了什么
·把政府和官员象“吴老虎”关进铁笼子
·重判许霆5年广州中院偏袒银行
·“艳照事件”暴露群氓之恶
·中国特色意识形态
·殉道者胡佳
·雪灾暴露深层痼疾,欠账迟早是要还的
·一个劳教犯引发的对劳教制度的控诉
·记者诽谤案:官权与民权的较量
· 陕西华南虎造假,凸显制度性弊端
·由华南虎事件观中国社会生态
·“权力是一剂春药”
·钱塘潮该诅咒,杭州政府更改诅咒
·中国需要一场扒粪运动
·政治对文学的投影——我看“中国作家实力榜”
·敬悼日本记者长井健司
·文坛乱套,作协乱伦
·香港的“一夜情”
·警惕山西黑砖窑事件不了了之
·黑砖窑事件是人治的惯性发作
·枪毙郑筱萸让政治恐惧蔓延
·限价牛肉面:兰州官员是法盲加市场盲
·“黑窑工”呼唤农民工国民待遇
·中国崛起背景下的文化荒原
·贪官挑战中共
·2006年被遮蔽的中国人权
·12岁女孩考验国家诚信
·北京奥运会上喊出你的心里话
·持枪权与自由权
·叶利钦是可以仿效的
·物权法:国产变党产的合法化
·北京奥运会猜想
·萨达姆不是最后一个被送上绞刑架的独裁者
·解散中国各级官方作协——中国作协存在的唯一理由:言论出版不自由
·中共的反腐与权谋政治
·社会公正是和谐秩序的内核
·深圳警方公开示众色情者的人权侵害
·《南方周末》与央视前主持人黄健翔之争及其他
·大陆影视圈还有什么能拿来交易?
·乞讨作家洪峰知耻而后勇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提名刘水先生为2008第二届中国自由文化奖之人权奖政论奖候选人

文章摘要: 刘水先生自八九民运以兰州学运领袖和北京民运参与者,走上政治异议路途,19年来先后五次陷狱。无论是作为学运领袖、新闻记者,还是作为异议作家、时事评论者,甚或政治囚徒,其行为思想和身份一直在重复切换之中,异议者——囚徒——异议者——囚徒……其诉求集中在宣传六四民运、推介民主宪政思想,呼吁言论自由;刘水作为中国人权坚定捍卫者的一分子,有言有行,言行一致,这在中国大陆人权人士中是非常罕见的。

   

   作者:中国人权人士观察

   發表時間:8/9/2008

   推荐候选人:刘水

   候选奖项:2008第二届中国自由文化奖之人权奖、政论奖

   推荐人:中国人权人士观察

   

   中国人权在世界上依然处于非常低的水准,这无疑跟中国的制度环境息息相关。中国人权已经、正在和将要经历异常残酷对抗的状态。自新文化运动100年来,中国人争取人权构成一幅非常悲壮的历史画面。而在当代自六四民运以来,海外各种人权和民运组织每年都在举办评奖,不客气地说,绝大多数已经到了泛滥的地步。许多海外华人人权组织为个人经济利益而故意讨好西方政府、组织,中国大陆艰苦卓绝的异议人士,成为这些组织能否获得西方基金和民间捐款的“项目”。这些人权、民运组织的创建者个人决定了这个组织的性质,并不趋向人权公益,人权只是他们个人获益的招牌;他们的姿态是取悦并顺从西方的国家利益,而不是致力于改变中国人权现状。人在哪里?人权在哪里?他们并不关心。人权从来都是本土化和个人化的,而不是做给西方和别人看的,更不是为垄断话语权并以此获得个人利益和资本。中国异议人士,要有勇气对这些哗众取宠的人权组织说不。

   “中国人权人士观察”看重中国自由文化运动,在于它以自由圣火网站为平台而构建的开放和包容风格,以及出资人“国际学者基金会”的背景。仅举一例:“国际学者基金会”及自由圣火对四川灾区的大手笔捐款(相对于其它人权组织),表明了对政治制度本质的清晰认识,同时也表露出改变中国人权的真诚。

   中国自由文化奖各奖项均为年度奖,那么,应以当年度作为考察的原点向过往的年头辐射,然后发现并甄选优秀作品;至少以10年为一个考察期,选择那些为争取并捍卫中国人权坚忍不拔的特质人物。中国自由文化奖项应着眼于长期,而不是鼓励一次个案中涌现的人物;争取人权不是比胆,奖励不应看重一次性维权行为,而应注重于鼓励和培养那些为争取人权而做出长期努力和准备的人。这是由中国专制独裁制度的性质决定的,也基于中国人权需要长期努力的现实判断。

   长期坚守在中国大陆,相继19年坚持不懈争取中国人权的人物,屈指可数。争取人权是中国新文化运动一百年来的艰巨事业。当代中国,由于专制制度非常强大,争取中国人权的集体运动,在全国几乎消失,难以产生明确的人权主张和影响,也由于互联网出现之前,信息闭塞,许多人的人权活动并不被外界知晓。1989年六四,是中国建政59年迄今,规模最为庞大、组织最为严密、镇压最为惨烈的民主运动。八九民运充满理想激情和献身精神,和对自由人权的本能渴望。最大的特点在于:不是从参与者的个人现实利益出发,而是为了国家和民族的自由民主的长期愿景。因此,八九民运的人权诉求迄今未有超越,六四对中国19年来的民间维权和异议运动,提供了丰富的精神资源和启蒙效用。

   坚守、执着和勇气,可以用行动,也可以用文字来体现,这是评判一个中国人权人士或异议作家的重要尺度,或者说,中国既需要那些突然崛起的一次性人权勇士,但是,更需要具备韧性、坚定信念和从不放弃的人权人士。刘水先生自八九民运以兰州学运领袖和北京民运参与者,走上政治异议路途,19年来先后五次陷狱。无论是作为学运领袖、新闻记者,还是作为异议作家、时事评论者,甚或政治囚徒,其行为思想和身份一直在重复切换之中,异议者——囚徒——异议者——囚徒……其诉求集中在宣传六四民运、推介民主宪政思想,呼吁言论自由;刘水作为中国人权坚定捍卫者的一分子,有言有行,言行一致,这在中国大陆人权人士中是非常罕见的。为此,我们郑重推荐刘水先生为2008第二届中国自由文化奖之人权奖候选人、政论奖候选人。

   

    一,推荐刘水先生作为人权奖候选人的理由,以及19年来刘水先生参与的人权活动如下:

   

   1,1989年作为甘肃财院学生,刘水参与组织“兰州高自联”,负责学运宣传及广场广播站,后率领兰州部分学生,赴北京声援绝食,在天安门广场参与绝食和静坐、在长安街阻拦戒严部队、坚守广场纪念碑。7月中旬,因“反革命宣传组织罪”,被甘肃省劳教委员会裁决劳动教养1年3个月,同时被开除学籍。

   2,1994年,在海南省《法律与生活》杂志社任记者期间,为纪念六四五周年,专门编著《六四大写真》,以及实地采访而撰写《海南黑社会纪实》。与香港某出版社信件来往商谈出版事宜,在海口市白沙邮电局,来往信件被海口市秘密警察查获。为此,刘水在海口市公安局秀英收审所关押将近一年,受到残酷虐待。1995年3月,被海南省劳教委员会以“反革命出版罪”裁决劳教三年,书稿及图片全部被没收,迄今未还。描述此次被捕及关押残酷程度的未完成稿,可参阅刘水2003年发表于《民主论坛》后收录于博讯刘水文集的《监狱手记》系列。

   3,1997年——2000年期间,刘水与居留深圳的六四知名学运人士马少方、张进军和唐凯等人,自发组织起深圳民间“学习论坛”,每月定期、不定点与民间人士就有关社会时政、经济和文化等话题讨论,激荡思想,宣传民主宪政。该论坛先后邀请经济学家茅于轼等代表人物,与民间对话;曾邀请时任深圳法制报专刊部主任的何清涟女士参与“学习论坛”举办讲座,何女士因著作《现代化的陷阱》已受到深圳市委宣传部限制,该次讲座因此被取消。“学习论坛”持续两年多时间,几个组织者先后被警方以驱离深圳、辞退工作相威胁,论坛被迫停办。

   4,1998年2月中共两会前夕,刘水通过香港中国民运信息中心负责人卢四清,在香港《星岛日报》、《快报》《南华早报》发表致中共两会公开信,提出三点政治呼吁:释放王丹等所有政治犯;允许民运人士自由回国;开放党禁和报禁,允许民间办报、组党。

   刘水因以上组织民间论坛及在海外发表公开信,以及救济政治案出狱朋友,1998年11月9日,深圳市公安局福田分局借口刘水未办理暂住证,以“三无人员”借口将其关押在深圳市收容遣送站,次日遣送至中国著名黑狱东莞樟木头收容遣送中心,然后强制遣送回原籍甘肃。

   5,1999年,刘水任职香港大公报《大周刊》深圳总编部记者期间,实地采访了深圳福田区彩田路煤气管道大爆炸事故,在现场广州媒体某记者被便衣警察殴打吐血,刘水出于职务行为,在本刊撰文忠实地报道了爆炸案和警察殴打记者两起重大恶性事件,香港媒体予以转载,影响巨大。深圳市公安局为此约见刘水,被他拒绝。这是中国媒体首次公开报道警察殴打记者的个案,刘水是揭幕第一人。2000年,刘水转去《南方都市报》深圳记者站任记者,深圳市公安局借机报复,给报社施压,刘水被辞退。

   6,2004年5月,刘水作为自由撰稿人,在海外发表《深圳,你的良心在哪里?》等系列时事评论,批评深圳当局;撰文呼吁平反六四,揭露腐败;采访并发表被重判的北京“四君子”杨子立等四人家属访谈,并给监狱的杨子立等人写去鼓励信。因此,被深圳市公安局南园派出所设套构陷违反治安管理条例,裁决收容教育两年。

   7,2006年6月,刘水出狱不久,接受自由亚洲电台、美国之音、BBC及海外网站采访,并撰文揭露深圳收教所强制犯人生产出口欧美的劳改产品、狱警纵容犯人打死犯人、公开买卖刑期、犯人坐牢须付囚服费伙食费医疗费和管理费等监狱黑幕,深圳市公安局宝安分局以“诽谤罪”名抓捕羁押刘水,并强迫其写保证书在三天之内离开生活工作了10年的深圳。

   8,2007年1月,刘水赴香港参加国际笔会会议,甘肃警方以其出国“危害国家安全”为由,拒办赴港通行证。为此,刘水作为发起人,组织了海内外10多名被限制出国与归国异议人士,发表联署公开信,表达抗议。这是海内外异议人士第一次集体争取和捍卫出国权和归国权的公开抗议行为。

   9,2008年5月,刘水在深圳某杂志社已约定工作,但深圳警方限制其返回深圳,也就是说,目前刘水的工作权利也即生存权利也被警方残酷剥夺。

   

   二,推荐刘水先生作为政论奖候选人的理由:

   

   刘水的政论文章以分析和批评专制制度、国家意识形态和中国大陆的人权灾难个案见长,涉及政治制度、新闻自由、司法独立、人道关怀等方面,将人类丰富而先进的制度、自由、法制、民主、宪政思想融入个案进行分析,其政论文章指向社会公正和正义。加上其多次入狱对制度黑暗的真切体认、新闻从业的专业训练和宽容坦率的秉性,往往一针见血,直抵问题的本质。让读者从一件件个案中清晰看到恶制度是如何对人性愚弄、残害和扭曲,同时也由此达致作者个人的人权主张。在强势专制背景下彰显出个人化的反抗和自由诉求。刘水先生的政论等文章,少有宏大叙事和中国语境下的思想创新。他只是在不厌其烦地告诉人们有关权利和自由的常识,揭露和抨击的篇什为数不少。

   刘水先生曾在接受笔者访谈时说:人权是天赋权利,只不过被恶制度剥夺而去,我们不需要再证明专制制度的黑暗,而是如何让民主自由博爱等普世价值观的阳光驱逐制度的黑暗;作为反对者的异议人士并没有超越民主规则和自由边界的特殊权利,批判和反抗是自甘为反对者的人权人士的义务;边缘化、公共化、独立客观、超越派性,这才是人权人士永远所应采取的态度,也是异议作家存在价值的所在;互联网发达,让书写和表达得到极大的便利,如律师记者艺术家维权人士等许多专业人士和民间草根加入异议写作行列,极易引起群体效应。尽管网络封锁严厉,他们首先是以“写作者”的姿态出现,其次才是专业身份,但是便捷的互联网也造就了中国更多政治犯的出现,比起反右时的50万政治犯,2000年以后出现的异议人士幸运多了,互联网让他们的文章、名字和受迫害事件即刻传遍全世界。但是,从学养积累、知识结构和专业性来看,现在的反对派群体并不占优势。他们最大优势即在于大胆敢说话,但是倘若把敢说话作为立文的唯一坐标,将是非常危险和短视的。香港的自由和台湾的民主,仅与中国大陆一河一海之隔,已经送到大门口,难道大陆还需要民主自由理念的创新?仿效就是了。如果谁再说某某是在创新民运理论,那全是徒增笑料。

   我们也隐约认为,刘水先生与许多政论作家最大的不同在于,他不像某些作家封闭在书斋对自身所在团体或行业避而不谈,甚至不敢揭丑。他的许多政论等文章都出于经验性写作。许多异议作家,不管是异议阵营的既得利益者,或中国体制内既得利益者,眼里只有蚊子而看不见大象。在中国严酷的制度下,无论是作为一个人权人士或者异议作家和诗人,更有理由以高标准来要求他们。跨越利益的公共性言说和敢讲真话,这是作为一个异议作家的基本气质。如果对专制制度都不敢批评,还妄言自己的文字写出了人性,那不符合现实对中国异议作家的基本要求;如果没有因为行动或言论被中共当局撤职、辞退、甚至坐牢,就算不上是一个行动或文字具威胁力和份量的人物。这些评判标准是被中共划定了,而不是我们。我们尊重所有人底线之上的选择权利,并不鼓励所有异见人士都去坐牢或把牢底坐穿,但我们更欣赏并佩服那些自觉成为异端、十数年呕心沥血、多次陷狱的异议作家。他们刚硬挺拔的存在姿态,远远超过文字给人的力量和教化。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