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历史的先声–半个世纪前的庄严承诺(最终卷)]
拈花时评
·蒋中正文集(75)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76)
·蒋中正文集(77)
·蒋中正文集(78)
·蒋中正文集(79)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80)
·蒋中正文集(81)
·蒋中正文集(82)
·蒋中正文集(83)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84)
·蒋中正文集(85)
·蒋中正文集(86)
·蒋中正文集(87)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88)
·蒋中正文集(89)
·蒋中正文集(90)
·蒋中正文集(91)
·蒋中正文集(92)
·蒋中正文集(93)
·蒋中正文集(94)
·蒋中正文集(95)
·拈花一周微(上周)
·拈花一周微(本周)
·蒋中正文集(96)
·谁是造谣者-拈花蒙冤记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97)
·蒋中正文集(98)
·蒋中正文集(99)
·蒋中正文集(100)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01)
·蒋中正文集(102)
·蒋中正文集(103)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04)
·蒋中正文集(105)
·蒋中正文集(106)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07)
·蒋中正文集(108)
·蒋中正文集(109)
·蒋中正文集(110)
·蒋中正文集(111)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12)
·蒋中正文集(113)
·蒋中正文集(114)
·蒋中正文集(115)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16)
·蒋中正文集(117)
·声援失去自由的维权律师-唐吉田
·营救失去自由的人权律师-唐吉田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18)
·蒋中正文集(119)
·蒋中正文集(120)
·蒋中正文集(121)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22)
·蒋中正文集(123)
·蒋中正文集(124)
·蒋中正文集(125)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26)
·蒋中正文集(127)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28)
·蒋中正文集(129)
·蒋中正文集(130)
·蒋中正文集(131)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32)
·蒋中正文集(133)
·蒋中正文集(134)
·蒋中正文集(135)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36)
·蒋中正文集(137)
·蒋中正文集(138)
·蒋中正文集(139)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40)
·蒋中正文集(141)
·蒋中正文集(142)
·自由亚洲电台对我的采访和报道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43)
·蒋中正文集(144)
·蒋中正文集(145)
·各地媒体对我案件的报道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46)
·蒋中正文集(147)
·蒋中正文集(148)
·蒋中正文集(149)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历史的先声–半个世纪前的庄严承诺(最终卷)

反对国民党反动的新闻政策――为纪念第十届九一记者节而作
   
   今天是第十届记者节。回溯这个节日诞生的历史,这个节日适合全国人民余舆论界争取抗日自由、争取言论出版自由的斗争分离不开的。“九一八”事变发生,继之以“一二八”上海抗日战争,激起了汹涌澎湃的全国救亡怒潮;当时各地新闻记者亦都争先恐后,卷入这一怒潮,并纷纷向国民当局要求开放言论自由、停止压制舆论、保障记者抗日权利。至一九三三年九月一日,国民党当局乃发布了《保护新闻工作人员及维护舆论机关》的命令。在群情迫切要求之下,国民党当局不得不有此表示(虽然在这一命令发布后,国民党当局仍继续压迫和摧残抗日的记者和舆论机关,如史量才的被暗杀、杜重远的被判处徒刑、大中生活等十四个抗日刊物的横遭封闭等),这乃是全国抗日人民和舆论界艰苦斗争的初步结果。嗣后“九一”这个日子,便由全国新闻界定为记者节。每年此日,全国新闻记者都要检阅一下自己为抗战服务的战斗力量,以及和全国人民一起,争取言论出版自由,发扬抗战的和民主的舆论的途径。因此“九一”不仅是记者的节日,而且也是全国人民争取言论出版自由的节日。在抗战初期,政治比较进步,国民党当局对于舆论界的压制曾一时减轻;各地新闻事业,特别是在武汉,曾呈现了一番蓬勃的气象,对于发扬民意、动员民众,起了不小的作用。然而曾几何时,在武汉失守以后,反共倒退的逆流即随之而来。几年来国民党内反动派钳制舆论、摧残民意的行为,日甚一日。到了现在,大后方舆论界已经奄奄一息,形成了正气消沉、邪气高涨的可痛现象。在今年纪念九一节的时候,我国的新闻事业正经历着空前未有的严重危机。国民党当局实行新闻统制政策,口口声声强调“战士统制”之必要,又把这种统制描写成为“三民主义的新闻政策”。谁都知道,今天的中国是在“战时”,是在抗战的进程中,而抗战正是为了打败日本法西斯侵略者,建立独立自由幸福的新中国。照国民党的说法,它的新闻统制,似乎应当符合于抗战的利益和革命的三民主义的原则。然而事实上怎样呢?孙庞等逆率部投敌,吴逆开先奉日寇之命回渝进行诱降活动,逆迹昭彰,铁证如山,国民党宣传机关却不特隐匿其卖国罪行,反而曲加辩护,称之为“刚强坚贞”、“矢忠矢勇”。第五纵队托匪张涤非等九个人开会十分钟,假借名义,狂吠反共,挑拨内战,破坏抗战,为全国正义人士所不齿,国民党官方通讯社竟将张逆通电广为传播,勒令各报照样登载。八路军新四军转战敌后,抗击在华日军百分之五十八,抗击伪军百分之九十以上,它们的战报是全国同胞和全世界人士所引领乐闻的,然而国民党当局竟千方百计加以封锁,严禁各报登载。显而易见的,这样的新闻统制政策,没有一丝一毫符合于革命的民族主义的原则,也没有一丝一毫符合于抗战的利益。相反的,这种新闻统制的方针,倒很象是为了准备投降日寇哩!在后方,共产党和其他抗日党派的政治主张横遭压抑,不许在报上发表,甚至“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团结” “解放”“国共合作”“各阶层的人民”“少数民族”“三民主以为今日中国所必需”等,都被认为“谬误名词”,都在禁用之列;而颂扬法西斯独裁的谬论反而受到纵容和包庇,法西斯的新闻“理论家”居然公开无耻地鼓吹“一个党、一个领袖、一个报纸”的主张。它们对于“异己”的进步报纸,采取各色各样的限制、吞并和消灭的办法,如检查稿件、任意删削,威胁读者、阻碍推销,派遣特务打入报馆、逐渐攘夺管理权,最后则强迫收买,勒令封闭。据民国廿六年政府统计,当时全国报馆又一千零三十一家,而到了卅年十一月,据国民党中宣部统计,大后方报纸获得核准者仅二百七十三家,而去年一年大后方报章杂志被封闭者竟达五百种之多。尤可痛者,新闻记者的人权人格毫无保障,国民党反动派一方面派遣大批特务混入新闻界胡作妄为,另方面对现有记者的威胁利诱,无所不至,一起使他们俯首帖耳,供其驱使。由于国民党反动派这样的新闻统制政策,大后方的新闻事业已到了空前衰落的地步,而这种现象,又正是实行独裁、摧残民主的标志。这样的新闻政策,没有一丝一毫符合于革命的民权主义的原则,也没有一丝一毫符合于抗战的利益。相反的,者到很像希特勒、墨索里尼、东条的法西斯新闻政策呢。就民生问题而言,让我们举一个明显的例子――河南灾荒,来再次说明国民党新闻统制政策是怎样执行的。河南灾况的严重为近百年来所未有;凡有人心,闻之莫不同情。衡以常情,当局正应督促各报据实披露,向海内外大声呼吁,庶几可以筹集巨款,救济三千万灾黎的生命,为国家民族保存一些元气。奈国民当反动派,为了粉饰太平和掩盖其救灾不力的责任,竟令国民党报之拒绝登载舆在的消息,同时却大吹大擂,发表宋美龄宋子文等在美国和英伦不负责任的言论,说“中国没有灾荒”,一直欲盖弥彰,腾笑中外。而国内报纸竟有因发表为豫省难胞呼吁的文字而遭处罚者(今年二月二日大公报发表这样的社论而被处罚停刊三天)。这样的蔑视难胞痛苦, 丧民族元气的行为,诚不知国民党反动派用心何在?此外,如囤积居奇的头子不准揭发,贪赃枉法的大官不准批评,诸如此类,不一而足,这样的新闻统制政策,实在没有一丝一毫符合于革命的民生主义的原则,也没有一丝一毫符合于抗战的利益。相反的,这倒很像唯恐我民族还有抗战力量,所以亟亟于恶化民生、摧残民力呢!综上以后,今天国民党的新闻统制政策,戴上三民主义的帽子,但实际上和革命的三民主义并无任何相同之点,这种反动的新闻统制政策,是和大地主大资产阶级政治代表对敌准备妥协、对内厉行独裁的整个政治方针分离不开的。国民党反动派为了推行这整个反动的政治方针,就必须统制舆论,垄断舆论,是舆论界法西斯化、特务化。希特勒说:“利用报纸,可使人民视地狱为天堂,”希魔这种愚民的办法,正是国民党反动派的新闻统制政策的蓝本。和国民党的反动新闻政策完全相反的,则是共产党领导下的陕甘宁边区和其他抗日根据地的正确新闻政策。在陕甘宁边区和其他抗日根据地,各界人民都享有言论出版的自由,而汉奸和法西斯第五纵队则不但没有发言权,而且遭受严厉的镇压。各种报章杂志及其他宣传品,只登载有利于抗战、有利于民主、有利于改善人民生活的消息言论,而破坏抗战、破坏民主、拥护法西斯的文字则绝对不准发表。报纸和人民大众维持着密切的联系;除了职业的新闻记者深入民间采访以外,还有大批的工农兵通讯员经常向报纸投稿;记者们在前线一面工作,一面战斗(如何云同志即为其中英勇牺牲者之一),在后方则于业务之暇,积极参加生产。这样的新闻政策,才是抗日的和民主的新闻政策。在大后方,亦应当实行这样的新闻政策,但是这有什么希望呢?今天国民党反动派的新闻统制政策,其手段之毒,为害之烈,有过于袁世凯、张作霖等北洋军阀。袁张等屠杀少数异己记者,已经闹得全国骚动,而国民党反动派则更进一步,企图窒死整个舆论界,拔去全国人民的喉舌,使整个舆论界法西斯化、特务化,失去灵魂,成为独裁政治的驯服工具。此种政策,若让其继续存在和发展下去,则不特全国新闻事业有毁灭之危险,而且民族正气将被 丧无余,抗战大业亦将遭受不堪设想的损失。是而可忍,孰不可忍!无怪大后方舆论界,对国民党的反动新闻政策,提出纷纷抗议!在今年纪念九一记者节的时候,全国热心抗日、爱好民主、仇恨法西斯的记者们和同胞们,应当一致奋起,挽救新闻界的危机,挽救全民族的危机,反对“一个党、一个领袖、一个报纸”的法西斯化新闻统制政策。并向国民党当局要求立即开放言论出版自由,停止对任何抗日报纸的无理压迫,取消强迫登载中央社造谣电讯的办法,根绝破坏抗战和宣传法西斯的言论,严格取缔混入新闻界的特务棍徒,保障记者的人权和言论自由权!法西斯的末日已经到临了!墨索里尼已经倒台,希特勒岌岌可危,日本法西斯的失败亦在不远。我国以希、墨为师的人们,如仍一意孤行,必难逃避身败名裂的悲惨命运。让我们加倍努力,为抗战和民主而奋斗吧!胜利是属于我们的。
   
          ――<解放日报>社论1943年9月1日

   
   
   
   为中国经济的民主而斗争
   
   为了迎接政治协商会议,中国经济事业协进会发表“对于当前经济问题的意见”书,全国工业协会亦于日前举行座谈,提出很多极其宝贝的主张,经济界人士之积极预闻国事,实在是一件使人十分兴奋之事!今天经济界人士之积极预闻国事,并不是偶然的。抗战打了八年,后方的生产事业是在沉重的管制政策的束缚之下,半死不活地在挣扎着。胜利到来了,一些硕果仅存的工厂,不但未曾复醒,反而在庆祝胜利的鞭炮声中,遇到更严重的灾难。中小工业不要说,就连中国兴业公司、渝鑫钢铁厂等十余家规模较大的工厂,亦在这个时候,颓然倒下了。政府对于这个局面的做法是:把收购生产的贷款,变为收购机器和设备的贷款。这种办法意味着当局所着重的,不是怎样为工业界打开一条出路,而是乐于为他们送终!在他们心目中,中国的民族工业垮了不要进,有强大的外国资本可以来中国投资;中国的民间工业垮了不要进,有居高临下与外国独占资本结不解之缘的官僚资本可以在各重要生产部门勃兴起来。在当局的这种打算之下,中国民族产业的生存自然发生问题,也就使他们不能不起来抗争了。“苦干不问外事的作风走不通了(李烛尘先生语)。”今天的中国经济的确使人担心的。官僚资本和外国的独占资本贪婪地进行无情的袭击。薄弱的中国民族资本原来是以轻工业为依据的,但现在收复区中的棉毛丝麻等,几乎全部国营了。在官僚政治下的所谓国营,其实就是官僚资本的 “官营”。因此,不少人担心中国的工业将来会变成日本那个样子,全国的经济命脉由几个大财阀所独占。这种看法自有其中肯之处,但是我们还应看到,战前的日本乃是一个独立的国家,日本的天皇和十六个大财阀并未成为另一个国家的独占资本的附庸。中国的情形,恰恰与此相反,如果离开外国独占资本之支持,则中国的官僚资本是不容易发展到支配与操纵地位的。所以假如继续在买办和官僚政治之下,中国经济就可能变成日本和印度的混合体。中国将要走什么路?在政治上是真民主对不民主或假民主的斗争,在经济上是独立的自由的国民经济对官僚资本和外国独占资本所垄断的半殖民地经济的斗争。中国的人民大众(连民族企业家在内)争取前一条路,而少数反民主的买办官僚,则想把中国拉回去走后一条路。我们中国共产党是一心一意和中国的人民站在一起的。毛泽东同志在中国共产党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的报告中,指出:“在现阶段上,中国的经济,必须是由国家经营、私人经营与合作经营三者组成的”。二个月前,周恩来同志在星五聚餐会上亦指出:在这三种资本中仍然是私人资本占多数,今后中国必然要经过一段保护私有财产,发展资本主义的阶段。我们要反对的是官僚资本、垄断资本与侵略资本。(反对侵略资本并不就是反对利用外资,我们是在不妨害中国主权之下,欢迎外资的)我们对于当前中国经济的态度,是和全国经济界(特别是民族工业家)一致的。或许有人把我们的发展私人资本主义和反对官僚资本的主张,当作在野党的宣传吧,过去数十年的教训,特别是当局这种“说的是一套做的又是一套”的教训是这样的,诚然使人民对任何人不敢轻信。我们的的确确认定中国必须发展私人资本主义,必须经过新民主主义的阶段。我们的政策处处着眼这一点。在陕甘宁边区与华北华中广大的解放区中,新的富农经济是在农村中发展起来了;一些地主的资金转移向工业投资了,中小型工业大量地在每一个角落长大起来了。我们在民主的解放区中已经这样做,我们决心把这种做法推广到全国其他各地去。如果没有国民党当局的内战与封锁的话,我们是欢迎后方与收复区的经济界人士,去参观,去看一看我们是不是这样做的。正如政治一样,中国经济现在处在一个转扭的关头。我们欢迎产业界的代表在政治协商会议中为经济民主而斗争;我们欢迎全国经济界的人士在会外在各地为这个问题而努力。在这里我们和你们的见解差不多是完全一致的!一个政治民主的中国不能不是一个经济民主的中国。我们将同心协力为中国政治经济的民主而斗争!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