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抓手机黄段子正显示了中共的无能与作秀]
拈花时评
·拈花一周微
·便纵有GDP第一,更有何用处?
·中国农民调查(13)(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中国农民调查(完结篇)(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拈花一周微
·读《容斋随笔》一则有感
·中苏关系内幕记事-彼德琼斯(1)
·中苏关系内幕记实-彼德琼斯(2)
·拈花一周微
·中苏关系内幕记实-彼德琼斯(3)
·中苏关系内幕记实-彼德琼斯(4)
·中苏关系内幕记实-彼德琼斯(4)
·拈花一周微
·中苏关系内幕记实-彼德琼斯(最终篇)
·中苏关系内幕记实-彼德琼斯(最终篇)
·中共壮大之谜(1)(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2)(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3)(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拈花一周微
·中共壮大之谜(4)(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政府已经成功地转型为牟利型政府
·中共壮大之谜(5)(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6)(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拈花一周微
·中共壮大之谜(7)(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8)(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8)(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9)(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10)(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拈花一周微
·中共壮大之谜(11)(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最终)(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4)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5)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6)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6)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7)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8)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0)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1)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1)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3)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4)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5)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6)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7)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8)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0)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1)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2)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3)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4)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5)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6)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7)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8)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0)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1)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2)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3)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4)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5)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6)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7)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8)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40)
·亡党已成不归路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41)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42)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42)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终卷)
·zt——可怜我被蹂躏的祖国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1(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2(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3(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4(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5(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6(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7(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抓手机黄段子正显示了中共的无能与作秀

   最近似乎掀起了一个惩处发手机黄段子的热潮,多个城市都表明,只要用户往外发了黄色的“段子”,就有可能被停止该手机的短信功能,甚至整个手机的使用。一时间,网络上质问的声音不断,但是很快就全部被和谐了。
   
   难道中共的官员们道德水平一下子提高了那么多吗?全中国养小三的群体,最大的难道不是中共的官员吗?难道真的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干活的人似乎很卖力,中共的宣传也很卖力。可是,这正正表明了,当今中共的执政已经到了何等无能的境地。
   
   抓黄段子是为了扫黄吗?假定是的,那实在是太无聊了。这么多年,我也走过中国的很多大小城市了,谁能告诉我,其中哪一个城市是没有一条挤满了流莺的色情一条街的?尤其是大城市的夜总会集中的地方,当夜总会打佯的时候,楼下都几乎站满了小姐,有的地方人数绝对超过一千人的。

   
   无论在中国的哪一个城市,一个象样子的酒店,任何单身的男人一进房门,马上就会接到小姐的电话。“先生要小姐吗?”“先生要特殊服务吗?”这样的电话,我接过的至少上千个。十年前的广州,在一条叫做“登峰路”的一条街,到了晚上六七点钟,两旁会站上几百个流莺,只要谈好了价钱,一转身就是她们租的房间,马上可以“办事”了。
   
   在某些城市,朋友都会带我去见识见识奇景。一个五层楼的酒店,到了晚上所有的门都是打开的,一个个“美女”坐在里面看中了就可以谈价格,然后就可以“交易”了。以前,几乎年年都有一段时间是专门扫黄的。每年的这个时候,立显百业萧条,晚上几乎看不到几个人。
   
   哪一个大小城市里面,没有几百上千家不会做头发的发廊?北京政府的官员难道会不知道这些事情吗?如果真的不知道,这领导就是一个饭桶,一点社会现实都不了解,能当什么好官?假如他们知道?哪何必要做抓“手机黄段子”这么无聊的事情?其实未必是所有的中共官员都没有兴趣真地扫黄的,可是他们根本就没有这样的能力。
   
   首先这些“小姐”们对GDP是有贡献的,中国黄业的高度发达,绝对有拉动内需的作用。据我估计,地方GDP至少有百分之五到十是跟黄业有着直接或间接的关系。这是男性最舍得花钱的地方,有夜总会、卡拉OK、物厅,要喝酒、吃饭、水果等等的消费就提振了。提振了GDP,不就是地方官吏的业绩吗?他们才不愿意真心扫黄呢。还有这些小姐都是要交保护费的,没有这些美女,那些派出所的小警察凭什么开十几二十万的好车子?
   
   北京政府对这些社会现实知道得非常清楚,但是他们也没有办法,因为他们无能。中国太大了,北京政府能够控制的范围其实很小,地方官吏不想做的事情,北京根本就没有办法逼他们,这就叫做“上有政策,下有对策”。所以,抓什么手机黄段子,其根本目的根本就不是反黄,而是另有原因。
   
   一是可能有背景的人士要借此敛财。比如说把软件制作、维护的活揽下来了,总要用一用,做做样子。要监控、扫描这么大量的信息,当然需要软、硬件的配备,这就是一笔大钱。全中国有几亿部手机,这个项目的费用绝对是一个天文数字,有人要发大财了。反正真正买单的是纳税人,全国人民每人贡献几块钱就够了。二是可能中共要警告大家,“你们给我都老实点,你们的一举一动都在我们的掌握之中,当心我抓你一个颠覆或者煽动颠覆或者非法持有国家机密。”三是可能要让国民感受到高压,给如我这样的人保持一种压力,不要乱讲乱写乱动。
   
   或是无能,或是作秀,反正绝对不是真心扫黄,这是绝对肯定的。要是真心扫黄,拿什么保八?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