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主页]->[百家争鸣]->[郭国汀律师专栏]->[古巴共产极权政权的罪恶:共产党暴政罪恶批判之二]
郭国汀律师专栏
·批评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中国人难以团结协作的根源何在?
·
·特务
·民运人士需要静心学习思考充实提高自已的理论休养
·诚实是人类最大的美德
· 真理是客观的永恒的不以任何人的主观意志为转移
·马虎学风要不得
·爱与战争及宗教
·为什么说爱才是宇宙的本质?
·最爱我的人去了--哭母亲/郭国汀
·论爱情/郭国汀
·难忘的真情至爱
·初恋
·忠诚的品格
·论幸福/郭国汀
·生命感悟/南郭
·人生 道德 灵魂/南郭
·学者 神 上帝 /南郭
·论英雄
·思想家是真正的王者
·论诗人/郭国汀
·诗论/郭国汀
·人性兽性的证明 南郭
·论嘲讽/南郭
·讽刺与赞美
·南郭点评芦笛
·竞技的由来与意义
·思想言论自由
·精神与物质同性
·自由的含义
·历史的价值
·战争与国家
·自学与真才实学
·欢迎批评批判
·其实我对法官充满了敬意!
·情由可言,难言之隐
·沉重的心!
·我为小点格格说句公道话
·堂堂正正做个真正的中国人!
·为自由为独立为思想的彻底解放大家努力呵!
·吾之专业乃出庭诉讼律师
·怒气
·最美丽的人
·南郭评论美人美言美语美文
·吾之教授梦在今天实现! 南郭
·南郭:我的遗嘱与托孤
·男子汉的眼泪/南郭
·性格决定命运/南郭
·文学感言/郭国汀
·郭国汀:春
·郭国汀:读实秋有感.
·郭国汀:理想.
·郭国汀:律师.
·郭国汀:作文.
·郭国汀:坚韧不拔
·郭国汀:兴趣.
·信函/南郭
·日记与书信/南郭
·性格/南郭
·天才,蠢才,笨蛋/南郭
·陈良宇是中共残酷政治斗争的牺牲品
·郭国汀 国人民族主义乃中共误导所致
·人民公社万岁?!--《辉煌的幻灭》读后感
·如何成为一名伟大的,优秀的法律人?网友评论
·如何成为一名对社会有用的人
·谁杀死了中国伟大的诗人杨春光?
·忆对我前半生影响至深的三位老师
·A Letter to a Chinese
·不敢讲真话的民族注定是受奴役遭天谴的软骨头的劣等种族
·This is no time to kowtow to China
·南郭初步定论宣昶玮
·自封上帝皇帝圣人者:狂妄无知之徒?!
·南郭点评宣昶玮自封紫薇圣人
·南郭点评张千帆教授论宪政
·愤怒出诗人,悲愤出伟诗
***(55)郭国汀律师专访
·世纪回眸(69)-专访郭国汀之一
·世纪回眸(70)-专访郭国汀律师之二
·郭国汀谈郭飞雄、力虹、陈树庆遭被捕
·法律人的历史使命---答《北大法律人》主编采访录
·郭国汀律师答亚洲周刊纪硕鸣采访实录
·希望之声专访:声援高智晟同时也是在为自己
·胡平章天亮郭国汀谈中华文化与道德重建
·希望之声专访郭国汀 中共是最大的犯罪利益集团
·中共已是末日黄昏----郭国汀声援杨在新律师
·希望之声专访郭国汀用法律手段揪出幕后凶手
·【专访】郭国汀从海事律师到人权律师的转变
·专访郭国汀:为女儿打破沉默
·郭国汀谴责中共对他全家迫害恐吓
·郭国汀律师谈中国司法现状
·人权律师郭国汀在加拿大谈六四
·加拿大华人举办烛光悼念纪念六四-著名人权律师郭国汀称退党运动具有重大意义 
·采访郭国汀律师:被逼离婚 战斗到底
·华盛顿邮报报导高智晟律师事件
·[专访]郭国汀律师:从刘金宝案谈开去
·希望之声专访郭国汀和盛雪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古巴共产极权政权的罪恶:共产党暴政罪恶批判之二

   古巴共产极权政权的罪恶:共产党暴政罪恶批判之二

   郭国汀编译

   卡斯特罗出身于一个富裕的大农场主家庭,家有2000英亩土地(一英亩约等于六市亩)。各国共产党的领导人基本上皆出身于富裕之家,马克思出身于富裕的律师家庭,恩格斯出身于大资本家家庭,他本人也是个资本家,而且恩格斯一生中曾资助过马克思一家人共计600万法郎,而马克思一生基本上纯属靠恩格斯接济养家。在中共匪帮对象卡斯特罗那样的巨富,要么当人质敲榨勒索直至彻底破产,要么已被杀头加没收全部财产。按共匪的强盗逻辑,只要是富人便该死。因而中共土改杀地主超过200万。古巴另一位革命领袖格瓦拉是个列宁的狂热信徒。1928年出身于阿根廷布宜诺斯爱丽思的一个富裕家庭,青少年时曾周游南美各国,1950年初开始反美。1956年在墨西哥遇见青年流亡律师卡斯特罗,1956年12月与卡氏一道返回古巴,很快便赢得冷酷无情的名声。一个儿童游击队员仅偷了一点食物,便被格氏未经审判直接枪杀。(651)他说“我不能与任何不能共享我的观念的人做朋友”表明其人实质上也是个专制独裁者。作为农业部部长和中央银行行长,后任经济部长,但他却没有最基本的经济观念的概念,最后将中央银行搞跨。1960年他亲自创设了劳动改造营,创办恐怖学校,绝对有效地将人训练成高效残暴无情,冷酷的杀人机器。他是个信奉教条,冷酷,不宽容的人。被称做古巴的雅格滨和安东尼,亦即冷酷无情残暴。他崇拜中国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1967年格氏到波利维亚推销其游击战术,但没有一个农民参加他的训练计划,同年10月8日被波利维亚当局逮捕,次日被枪决。郭泉博士曾在一篇文中称他最敬佩的人物即是格瓦拉,恐怕郭泉博士仅读过共产党欺骗宣传的虚假英雄而不知道其真相。(653)

   卡斯特罗早年在一所教会大学法律系毕业后当了律师,因不满当局而参加革命。1953年卡氏被逮捕并被判刑15年,主要得益于圣地亚哥主教Serantes的干预而获释。1957年3月卡氏接受纽约时报记者采访时称:“我对权力不感兴趣,胜利后,我将回到我的村庄重新当一名律师。” “没有面包,便没有自由;没有自由,也没有面包”,1959年青年律师卡氏如是说,然而当他成为独裁者后却说:“犯人即使吃得再好,仍然是犯人。”1994年卡氏说:“我宁死也决不放弃革命!”

   一、夺权与清洗迫害

   1959年1月8日卡斯特罗领导的游击队,意外轻松地夺取政权。原Batista政府(自由宪政)因对城市恐怖失控,加之美国对其实行军事封锁导致其失败(600)。夺权之初卡斯特罗并非共产主义者。因为其革命损害了资产阶级和美国的利益,需要靠山,苏联愿意做其后盾,而改信共产主义。(31)夺权伊始,卡氏政权即在两大监狱大开杀戒。在五个月内杀了600余名Batista政府的支持者,特别法庭专门审判那些反对现政权者,极权性质从一开始便已形成。(648)

   1959年2月15日,卡氏时任总司令,取代Cardona成为总理。虽然刚开始他承诺在18个月内举行选举,而到6月他决定无限期推迟选举。随后废除了1947年《宪法》及《基本人权的保障法》,改依他随心所欲颁布的法令管辖,直到1976年他才按苏联宪法翻制定了《古巴宪法》。

   1959年春卡氏改变了政府的民主方向,日益依赖他的弟弟Paul (2008年继任古巴总统)和Guevara。1957年5月17日卡氏启动农业改革,采纳马克思主义方案进行农业集体化改革。1957年7月Urrutia总统辞职,外交部长Agramoute被卡氏的铁杆支持者Rea取代;随后社会事务部长亦辞职,财政部长Fresque自1959年1月便已与卡氏分道,成为反对派,后流亡海外;另一政府高官Suarez也被迫离开古巴,最后一家独立报纸消声匿迹。其余皆保持沉默。(650)1960年1月20日一家反Batista政府的报纸的主编Zayas被迫流亡;另一家周报的主编Quevedo也流亡美国;唯一剩下的报纸是“共产主义 Granma”. 1960年秋,最后的政治和军事反对派领导人Morgan 和Marin被逮捕. Morgan原是游击队的领导人之一,次年他被枪杀。(650)最后的民主派Ray公共艺术工作部部长,交通部长Oltasky被赶出政府。随即开始了第一波大流亡,近50000名中产阶级,其中许多人开始时支持过卡氏革命,全部选择了流亡。这些医生,教师,律师的离开,严重损害了古巴社会。(650)

   工人成为第二批受迫害的对象。劳工组织从一开始便反对卡氏新政权;一个工会主要领导人Salvador曾被选举担任CTC总书记,当局指派两名马克思主义者协助他,使之边缘化,1962年被逮捕,受酷刑,并判12年刑。因此卡氏将反Batista政权的主要领导人全部赶尽杀绝。后来卡氏又禁止工人罢工。(650)

   1959年教会谴责共产主义渗透教会。卡氏利用1961年猪湾事件,关闭了La Quincena教会期刊。同年5月所有的教会大学,包括卡氏就读的Bethlehem Jesuit College, 全部被关闭,教会房产和财产全被没收。卡氏身着戎军装宣布:“让所有的牧师卷起埔盖走人”!1961年9月17日,13名牧师被强迫离开古巴。虽然古巴称宗教信仰自由,但是通过各种迫害措施,诸如禁止信徒上大学或任职公务员,迫使教会边缘化。(651)

   第三批迫害对象延伸至艺术领域,许多著名诗人,作家,画家最终被迫流亡。

   1959年7月卡氏最亲密的顾问之一,空军司令Lanz逃往美国,一个月后,即展开了一场大规模的逮捕。自1956年始,Matos即大力帮助反叛者,后成为Camaguey省总督,他发现自已根本不赞成共产党政权,于是辞职。卡氏命令国安部逮捕之,作秀审判时卡氏亲临法庭施加压力:“我告诉你们必须作出选择:Matos或我!”Matos被判20年徒刑,并坐牢至最后一天。与他关系密切的数十位官员亦被捕入狱。(653)

   二、司法黑暗与酷刑

   在La Loma de Los Coches监狱,超过1000名反革命被处死。(654)Martin辞去农业部部长之职后,试图组建一个反对派组织Foco,随即被捕,并判死刑。他母亲求卡氏怜悯看在老战友的份上饶他一命,卡氏答应饶其命,但数日后Martin仍被外决。(654)自1960年始司法被中央政府控制从而彻底丧失独立地位。

   Pedro Luis Boitel竞选大学生联盟主席,输给了由卡氏兄弟支持的Cubella,Boitel是个反Batista政府的斗士,也是个坚定的反卡氏政权者。不久他便被捕并判十年徒刑,关入极严酷的Boniato监狱,他举行过多次绝食抗议,要求改善政治犯待遇均未果。1972年4月3日,他举行了最后一次绝食抗议,要求享有南美其他所有专制政权均给予政治犯的待遇。45天后,他的身体变得极脆弱;49天进入植物人状态,当局仍继续拒绝采取任何措施。5月23日即绝食53天后他死了,当局拒绝他母亲看他的遗体!(654)

   1960年代镇压期间,约7000至10000人被屠杀;30000人因政治原因被捕。

   军事生产协会MUPA(1964-1967年)是首个利用犯人作为强制劳动创利的组织。自1965年11月始,组建集中营,任何被认为有害社会者,皆被投入集中营。包括天主教,清教,耶和华见证人。两年后,由于广泛的国际抗议,该组织被关闭,但由军事性组织取代。青年人被迫作农业式建筑工,常在恶劣条件下每小时仅7比索,相当于1997年的30美分;

   对犯人常用精神心理和肉体酷刑,电棍刑常用,犯人子弟被剥夺受高等教育权利,犯人配偶经常被开除公职;刑期时常被监狱当局加刑;凡是拒绝着号服,绝食抗议者,法院视此种行为为对抗国家,因而加刑一至二年。犯人通常均服加1/3或者1/2刑期。Boitel原判十年,最后却实际服刑41年!(657)设计关押两人的牢房通常关押七至八人。高危险犯人被关入地下牢房,近年来,精神心理酷刑取代肉体酷刑;学自苏联的剥夺睡眠刑被广为运用。狱方时常威胁犯人其家人正在受到迫害,或将剥夺与家人会见权。

   Q-2中心有个特殊温控牢房,可以每20分钟定期使犯人醒一次,关进此种温控牢房者通常长达数月,往往使犯人受到极严重的精神心理酷刑折磨。古巴最著名的La Cabana监狱,1982年还枪决了100多人,1985年被关闭。其他地方仍继续存在处决犯人的情形。在Boniato监狱有些政治犯用粪便涂抹自已,以免被其他犯人强奸。 Boniato是关押死刑犯的监狱,条件更恶劣,食物被污染,传染病普遍,诸如斑疹伤寒和麻风病相当普遍。结果,数百名犯人死于饥饿和缺乏医护。1995年政治犯与普通犯人举行了一场长达30天的绝食抗议,但未取得改善。(658)

   有些监狱仍使用铁牢。铁笼一米宽,一点八米高,十米长,没有水或卫生设施,犯人关入其中达数周甚至数月。

   有的监狱迫使犯人赤身裸露会见亲人,女犯人时常成为看守性攻击和侮辱的对象。自1959年超过1100名妇女因政治原因被关入监狱。她们时常被迫在看守面前赤身洗澡或被欧打。

   Dr. Martin Frayde 是卡氏的老朋友,他描述哈瓦那Nuevo Amanecer监狱时说:犯人通常被强迫劳动12至15小时;此种监狱制度显然有巨大的经济利益;

   1978年有15000至20000名良心犯。1986年12000至15000名政治犯被分别关押于55个区监狱。今日卡氏政府仅承认关押有400至500名政治犯。1997年春发生另一波逮捕潮。古巴人权代表称:今日古巴已不再有酷刑,大赦国际认为1997年古巴政治犯至少还有980至2500人。

   三、秘密警察特务统治

   夺取政权后,卡氏即开始建立严密的安全和情报体系。作为国防部长,卡氏之弟重新组建军事法庭,第一个安全组织叫做国家安全部DGCI,被称做红色盖世太保。其任务是渗透和破坏各种反卡氏集团。它残暴地清洗了Escanbrat游击运动,监控强制劳教营,管辖监狱系统。Ranuri Vakdes担任首任特务头子。其有专门部门监控政府所有官员;第三部负责监控文化,运动,艺术,作家,电影部门的任何人;六部负责电话监听,共有1000多人,该部利用犯人的强制劳动,经济地为卡氏政权效劳;该部享有极大的特权,拥有几乎不受限制的权力。(655)内政部DSMI第三部负责监控宗教和渗透教会。

   自1967年始,卡氏设立了一支50000人的专门卫队。其中DSP特种卫队他三个专业部,专家长期研究防范各种暗杀手段,专人事先偿试卡氏的任何食品以防被投毒;专门的医护保健人员24小时随侯。(655)五部负责清除对手和暗杀。Elias在麦阿密被暗杀;Vera是反Batista政府城市游击队的主要领导人,他在波多黎格被暗杀;Matos流亡美国阿密后被迫雇私人保膘。

   四、极权统治

   1960年9月卡氏设立保卫革命委员会,负责监控所有反革命行为。结果造成社会的严密控制。监视监听体制是如此严密,以致家庭亲热往往都不复存在。1975年通过一项《预防犯罪法》,即便没有任何行为,只要当局认为可能对政府有危害性的任何人,皆可被捕。该法实质上将任何思想刑责化,只要不符合卡氏政权的思想,皆被当作犯罪嫌疑犯。1960年代,人开始用桨投票,流亡成为卡氏调节内政困境的手段。大量古巴人逃往美国佛罗里达洲。(663)1980年4月日数千名古巴人涌入秘鲁驻哈瓦那大使馆要求签证避居他国。数周后卡氏当局允许12500人自Manial港离境。卡氏政权借机将不少罪犯和精神病人赶到国外。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