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主页]->[百家争鸣]->[郭国汀律师专栏]->[论颠覆国家政权罪的律师辩护]
郭国汀律师专栏
·巴西互联网自由评价
·英国互联网自由评定
·全球最自由的爱莎尼亚互联网自由评价
***(22)《仗剑走天涯》郭国汀著
·我的真实心声
·面对十八层地狱,我的真情告白 /南郭 网友评论
·《仗剑微言—我的四十自述>
·相信生命—郭国汀律师印象
·赵国君 做一名人权律师——访郭国汀律师
·申请任专兼职教授与评审一级律师的故事
·志当存高远-我的理想与追求/南郭
·我的知识结构与思想/南郭
·汝凭什么任教授?!/郭国汀
·我们决不再沉默! 郭国汀
·郭国汀:正义者永不孤单
·虽千万人,吾往矣!
·法律人的历史使命---郭国汀答《北大法律人》主编采访录
·法律人的历史使命 网友评论
·如何成为一名伟大的,优秀的法律人?
·如何成为一名伟大的律师?网友评论
·为当代中国人的幸福而努力奋斗
·我的告别书—再见中国律师网
·勇敢地参政议政吧 中国律师!
***(23)《郭国汀自传》郭国汀著
·《郭国汀自传》第一章:阴错际差(1)
·《郭国汀自传》第二章:灭顶之灾
·《郭国汀自传》第三章:奋力拚搏
·《郭国汀自传》第四章:东山再起
·《郭国汀自传》第五章:山重水复
·《郭国汀自传》第六章:永恒的中国心
·郭国汀致海内外全体中国网民的公开函
·极好之网站-天易综合网
·天易论坛宣言—天道至大,易道天成
·南郭不与匿名者论战的声明
·请广西网友立即转告陈西上诉
·就朱镕基与法轮功答疑似五毛党徒古镜质疑
·马克思最大的缺陷之一是其根本不了解人的本性
·南郭谈论习近平
·南郭谈论习近平秘信
·马克思恩格斯列宁之无产阶级专政辩析
·轮流强暴马恩之恶果——“无产阶级专政”
·郭律师就民运英友张林之女安妮被非法剥夺入学权事致习近平/李克强公开函
·郭国汀:批驳体制内文人俞可平严重误导国人的谬论
·父权政治公民政治及专制政治
·什么是我们为之奋斗牺牲的正义和自由?
·什么是自由主义?新自由主义?改革自由主义?
·《匪首毛泽东》20.野心恶性膨胀的邪恶致极的毛泽东
·中共政权的性质与现状
·Politics and truth
·Justice and pursuit of truth
·God and modern politics
·Why Federalism?Dose Federal system better to protect minority rights?
·Injustice as the root of terrorism: Social political and economic fact
·列宁之“无产阶级专政”批判
·ompare Analysisof Marx and Lenin’s Theory of the Dictatorship of the
·我的坎坷律师生涯(9):孤独的长跑者
·《我的坎坷律师生涯《我的坎坷律师生涯》(7):知青岁月》(7):知青岁月
·有关圣经翻译的若干问题
·郭国汀:论爱情
·錯帐俏曳傅模珨凳旰笥H自糾錯我還不偉大嗎?!
·文革教训原因考
·开放党禁与多党联合政治——回顾三大改造、三面红旗、反右、文革史有感
·论质、量互变关系
·学习与开放
·无产阶级领袖有感
·无产阶级领袖的重大作用
·勇敢地参政议政吧!中国律师们!
·郭国汀:从 “中国律师人”说开去
·中國律師朋友們幸福不會從天降
·律師的文學功底
·郭國汀:中國涉外案件沒有一起獲得執行
·南郭:堂堂正正做個真正的中國人!
·郭国汀:愿王洪民先生在天之灵安息.
·南郭:令郭國汀律師老淚縱橫的真情
·郭国汀:民族败类!你是否中国人?
·郭國汀:令我熱淚橫流的小詩
·郭国汀:专制流氓暴政本质的再暴露
·郭國汀:強烈譴責中共惡意迫害自由戰士楊天水 許萬平
·今天我絕食——英雄多多益善!
·一个中国人权律师的真实故事
·郭国汀:全球接力绝食抗暴运动的伟大意义
·郭国汀:闻律师英雄高智晟再遇车祸有感
·只有思想言论信仰结社出版新闻舆论的真正自由能够救中国!
· 南郭:自由万岁!新年好!
·志当存高远-我的理想与追求
·我的知识结构与思想
·人生 道德 灵魂/南郭
·男子汉的眼泪/郭国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论颠覆国家政权罪的律师辩护

郭国汀评论第四十四集论颠覆国家政权罪的律师辩护

   

   听众朋友们大家好,欢迎各位回到郭国汀评论。

   今天我的主题是评论刘晓波和郭泉“颠覆国家政权”,以及“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的判决。为什么选择这个主题评论呢?这与我的专业有关。我自零三年一月份立志成为人权律师,我选择以为政治良心犯抗辩为主业。

   正因为如此,我长期一直收集整理分析研究观察这方面的材料、案例,及相关的理论和法律。说句实话,我应当是研究政治案、特别是“颠覆国家政权罪”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的法律专家。有人在大会上说:郭律师是一位法学家,我认为这是言过其实,但是在政治良心犯的辩护问题上,我应当是个专家。

   “颠覆国家政权罪”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实际上是由中共的“反革命罪”和“反革命宣传煽动罪”,这两个罪名换汤不换药,在一九九七年修改刑法时改头换面而来。

   中共在一九四九年以非法暴力夺取政权以后,利用“反革命罪”这个条款,先后在中国大陆屠杀了至少两千万以上的中国人。而这两千万以上的中国人,实质上绝大多数都是中国社会的精英。仅仅是由于他们的身份,或由于反共或由于历史上曾任国民政府的中下级官职,就被中共暴政给肉体上彻底消灭了。这方面的证据,如汗牛充栋,非常多。有关“反革命罪”的历史,或“颠覆国家政权罪”的历史不是今天的主题。我想简单介绍一下这个来由。

   在圣诞节,同一天中共暴政当局做出了两个判决,一是判决郭泉博士的二审终审裁定,维持原判,判十年徒刑;同日刘晓波博士被中共以罗织的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名判处十一年重刑。这里出现一个有意思的现象,郭泉被认定的罪名是“颠覆国家政权罪”,刘晓波被认定的罪名是“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但是刘晓波居然被判十一年,而郭泉博士被判十年。

   其次,郭泉案被枉法重判后,国际互联网上几乎销声匿迹,无论是民运人士,还是中共五毛党徒,对郭泉案判决,几乎都是不闻不问,几乎没有任何声音。相反刘晓波案一下判,无论是来自反对派抗议之声或国际社会的声援之声,还是中共暴政指使的五毛党徒刻意攻击丑化刘晓波的各种言论,铺天盖地,这是第二个很有意思的特点。

   第三个特点,从法律专业分析,我认为中共当局对刘晓波案的判决和对郭泉案的判决,都极为反常。郭泉被认定的罪名是“颠覆国家政权罪”,起步刑就是十年。换句话说,只要这个罪名成立,最低判决的限度就是十年。 而刘晓波被罗织的罪名叫做“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而这个罪名实际上是五年以下的有期徒刑。也就是说可以判拘役,或判半年至五年。只有所谓“罪行重大”的才可以判五年以上的有期徒刑。换句话说,按照法律技术分析,刘晓波即便罪名成立,中共法院依照刑法立法技术,最高只能判到十年徒刑,为什么中共要判他十一年呢?这里面恐怕有猫腻,大有文章。

   依我的长期跟踪分析这两个案件,结果是这样的:我在2009年6月,曾经预测中共当局拘捕刘晓波的目地是什么?

   

   不外乎有三个目的:一是中共要树立一个中共想扶持的对暴政不构成实质危险的反对派领袖;第二个目的是《零八宪章》触动了中共专制暴政的要害,可能动摇中共暴政的基础;第三种可能,就是中共当局真的认为刘晓波的言行已经对中共当局造成了危害。

   我当时预测的三种可能,现在根据现实的情况分析很可能是属于第一种情形。换句话说,中共当局之所以判处刘晓波十一年徒刑,是中共当局故意引导国际社会以及中国公众和民运反对派,树立一杆旗帜,中共要把刘晓波塑成一个反对派的领袖人物(因为刘晓波并非能撼动中共暴政根基的反对派),以便误导公众,这是我今天得出来的一个初步结论。这个结论是否正确,有待日后印证。

   原因很简单。刘晓波实际上迄今一切言行,实质上都是承认中共政权的“合法性”;第二,刘晓波到今天为止,仍然主张跟中共暴政和解,仍然主张由中共流氓暴政主导政治改革。第三,刘晓波一直是主张和平言论,就是所谓“和平理性、非暴力抗争运动”。刘晓波上述三项主张,实质上是对中共极权流氓暴政根本没有致命威胁,所以中共当局要树立这样一个其不害怕的领袖人物,以便然误导公众,误导反对派。

   正因为如此,中共才会在法定刑,至少在技术法定刑上面,多一年来判决。这样起到什么效果呢?立即引发了中国反对派普遍强烈的抗议。也就是说中共故意将反对派的焦点集中吸引到刘晓波案上,从而冷落对中共极权暴政真正具有实质威胁的郭泉,高智晟等及其他真正的反共英雄领袖,从而大炒特炒刘晓波,这是其一。

   反过来,网络上有众多五毛共特,突然间冒出来的,遍地都是,拼命、玩命的攻击刘晓波,也就是中共当局调动一切力量,来故意炒作抬捧刘晓波。它们为什么要如此反常的炒作呢?就是因为刘晓波的路线,方式,对中共极权流氓暴政,根本没有摧毁性的力量,是中共暴政不害怕的力量,所以中共当局要树立这杆旗子,来引导中国民运。

   反过来我们来看,郭泉博士无论是民运还是中共五毛党,似乎把他忘记到九宵云外去了。而郭泉博士论学识、论学历,以及论他身份和地位,跟刘晓波不相上下。刘晓波是个文学博士,而郭泉是英文本科,法学硕士、哲学博士、文艺学博士后。而且郭泉曾任南京市政府体改委秘书,当过五年南京中级法院刑事法庭的法官和书记员,他还是研究员、副教授、研究生的导师。更值一提的是,郭泉出身于烈士家庭,他的祖父是抗日英雄,被日本人杀害。郭泉还在南京开有一家“汉服”公司,正因为如此,郭泉博士组建的新民党对中共暴政具有极大的竞争性威慑力量,郭泉博士在组党的过程中,曾宣称他的党员有八百万,后来又称有三千万。这个真真假假、虚虚实实的组党,当然令中共暴政恐慌至极。

   据我所知,郭泉是在二零零一年开始涉足维权运动,他主要以大学教授的身份帮助大量的军队复员转业的军官,包括师、团、营级军官,还有工商银行、农业银行被清退的银行职工,以极大量被中共侵犯生存权的“下岗”职工等,而这些洽洽是中共暴政最害怕的实际力量。

   如果是单个被迫害的民众,确实无法形成对抗中共暴政的力量,但是,郭泉用新民党方式将他们组织起来,潜在的力量非常巨大,这就是中共当局为什么会对郭泉这位真正“和平、理性、非暴力”民权运动的组织者,罗织“颠覆国家政权罪”的根本原因。但是,由于郭泉个人性格上的原因,使得不少人对于他的跨张说法和做法保持一定距离,而等到他被捕后人们关注非常淡薄,以至声援他的人少的可怜。

   郭泉案和刘晓波案在同一天发生,他俩的待遇、在国际上的呼声、抗议之声完全不一样,郭泉案几乎没有人声援支持、网络上一遍萧条的景象;而刘晓波案正反两面都玩命抄作,这就是我对郭泉案和刘晓波案做的简单的分析。

   第三点,刘晓波案和郭泉案,两者的性质完全一样,唯一的区别体现在一个是颠覆国家政权罪, 另一个仅是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

   但是分析他俩的罪名跟他们的言行,可以发现中共暴政完全是采取流氓手段做的流氓判决。因为无论郭泉还是刘晓波,他们的言论和行为,哪怕根据中共自己的流氓恶法,也就是刑法第105条来衡量,都是离犯罪十万八千里的合法行为。

   刘晓波被指控的罪名是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比如说刘晓波“诽谤”共产党,主张民主、自由、宪政、人权、法治,煽动颠覆国家政权。而郭泉仅仅是由于他网络组建了新民党,以及他公开批判共产党的独裁、专制,主张多党公平竞争,提倡全民福利的民主社会主义制度,而且还主张由人民选择执政党,提议进行蓝色革命,或者是在家不合作革命。同时他帮助军转干部、抗美援朝的老兵、城市退伍自愿兵、被买断工龄者、以及城市被拆迁房屋者、城市被经租房屋者、乙肝病毒携带者,以及被歧视的弱势群体维权等等, 却被中共暴政罗织颠覆国家政权罪名判刑。

   从刘晓波和郭泉的被认定的所谓的犯罪事实来看,他们到底有什么言行,有什么主张。接下来我们来看第四个问题:“颠覆国家政权”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的抗辩要点我归纳为四项要件。

   第一是暴力要件的抗辩,第二是中共政权绝不等于中国国家政权;第三项是恶法非法抗辩;第四是审判程序以及其它抗辩。一般来说这类案件的律师抗辩,都是围绕着这四个要件进行。比较郭泉案的辩护律师和刘晓波案的辩护律师进行的辩护,很明显,郭泉案的一审辩护律师和二审辩护律师都辩得相当不错。

   他们都围绕着上述列举的四项抗辩要件展开抗辩。但他们都没有提但恶法非法抗辩,郭泉的两审辩护律师均没有提出“恶法非法”抗辩。主要是考虑到辩护律师,身在中共专制暴政下,随时可能受到打击报复,因而有所保留,可以理解。我认为他们没有进行这项抗辩,虽然说有所不足,但是可以理解。

   而刘晓波的辩护律师却对前述四个抗辩要件,居然有三个要件只字未提,也就是说对暴力要件不抗辩;对中共政权不等于国家政权不抗辩;对恶法非法不抗辩。换句话说,刘晓波的辩护律师,仅仅是停留在程序,或者一些其他次要问题的抗辩。说得严重一点就是失职,没有履行一个辩护律师应当履行的职责。

   

   也就说,他们的自我保护的举措过分了。自我保护应不应该呢?我认为当然应该,每个律师都应当加强自我保护。但是有一个底线,你不能因为自我保护而把你的律师职责也抛到九霄云外去了。否则,还要辩护律师干嘛?那就不如不要请辩护律师了。你连最基本的抗辩要件,就是“颠覆国家政权罪”或者“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的抗辩要件你提都不提,你这还叫辩护律师吗?还叫抗辩吗?

   接下来我将这类案件的抗辩要件做一个简单的说明。第一个要件,暴力要件。我查阅的主要是英美国家,也就是英国、美国和加拿大、新加坡,还有香港以及澳大利亚、新西兰,他们的法律都有跟中共暴政下的条款类似的相关的条款,就是所谓非法暴力推翻或者颠覆合法政府罪。他们也都有这个条款。

   但是,与中国暴政的相关法条比较,也就是说颠覆国家政权罪的法条有两个重大区别。第一,所有这些国家的法律,都含有“暴力”或“非法暴力”要件,所有这些国家的相关法律都仅仅指推翻“合法政府”。

   而中共暴政刑法第105条却没有明文规定暴力要件,其次还将“合法政府”置换成“国家政权”。对第一个要件,律师该怎么辩?实际上中共政权,在制定法条的时候,操控全国人大在立法的过程中,故意不明确暴力要件。同时,它又没有胆公开明文规定:和平言论构成颠覆国家政权罪。这就形成一个什么现状呢?中共暴政的法律是用一个含糊其辞的法条规定,直接用于颠覆国家政权罪。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