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军事基地与地区的和平]
藏人主张
· 台灣建國
· 許歷農現象是威權政治的回潮
· 許信良現象意味著什麽
· 台灣的困惑
·世界將怎樣對待台灣
· 詩的神韻和生命如詩的台灣人
· 台灣基督長老教會
· 英雄不謙卑,璀璨台灣魂
·台灣呼喚“國家正名革命”
·時窮節乃現,台灣大國魂
·
袁红冰教授的新书连载
·通向苍穹之巅
·藏人艰难并高贵在不相信英雄的时代
·人类进入精神危机的暗夜
·流亡藏人是苍天的泪雨
·走出历史的阴影和回归佛的精神
·西藏复国
·佛悲与佛哀
·混沌的政治
· 思念故国
·汉人与藏人以及蒙古人
·大宝法王
·哲人把背影留给美人
·藏人魂
哲人之恋
·序曲:金燈
·第一卷 魂歸
·第二卷 縱情
·第三卷 天啟
·餘韵:大悲
西藏文化伴你闯天涯
·論佛法中的科學觀
·西藏没有“喇嘛教”概念
·西藏养生学教你长存美貌
·西藏生命学引你进入未知界
·《丧葬文化》—生命学说的科学意义
·雪域葬俗的演变及价值
·天葬为何能替代墓葬
·西藏文化的四大特点
·科学试验首次证明“灵魂”存在
·佛教经济学
·牦牛与藏文化
·藏传佛教的辩经制度
·误将现代藏文视为初始文字符号的荒谬论述
·藏人的生活和心灵之间
·藏学对人类起源探讨
·西藏盐井天主教史略
·西藏穆斯林简介
·藏人民间信息的传播
·第十八屆佛教與科學對話研討會在達蘭薩拉召開
·藏学家克勒什·乔马
·西藏死亡学概要
·雪域辨经学兴盛史
·简要介绍《西藏欲经》
·《西藏发现世界最大金字塔群》之联想
·藏纸记载西藏文明
·英雄史诗《格萨尔王传》概览
·袁红冰:西藏文化的命运
·西藏與喜馬拉雅文化國際研討會
·藏学在日本的缘起与兴盛
·索甲仁波切与《西藏生死書》
·藏传量学与汉传因明学之间的异同比较
·达赖在华盛顿与科学家对谈
·法兰克福展出强有力的西藏新书
·佛教如何看待死亡?
·西域出土文献与印度古典文学研究
·藏族电影中的文化反思
·吐蕃与西北民族的艺术交流
·藏傳佛教和漢傳佛教有什麼不同?
·美国藏传佛教研究历史概述
·達賴喇嘛談神通與神秘
·吐蕃赞普服饰之考
·亂世的喜悅之道
·佛教与科学对话在印度南部举行
·第26届“心灵与生命研讨会”见闻
·西藏新发现的古苯教写本
·台湾藏传佛典汉译拉开序幕
·藏人教育家呼吁提升藏语教学
·103學年度法鼓佛教學院招生訊息
·第27届“心灵与生命研讨会”
·人类欲望的机理
·从生物学和社会文化角度看毒品问题
·上帝和佛祖的对话
· 历届“心灵与生命研讨会”一览
·国际藏学会在乌兰巴托开幕
·雪山之巅的一缕孤魂
·国际藏学研讨会讨论西藏气候变化问题
后达赖喇嘛时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军事基地与地区的和平

   《以事实证明西藏的真相》
   西藏流亡政府
   
   
   

   十、军事基地与地区的和平
   ◦概要 ◦核武基地 ◦综述
   --------------------------------------------------------------------------------
   
   
   概 要
    公历一九四九年,中国解放军的先遣部队开始进入西藏地区。公历一九五零年春,解放军第十八军进入西藏东部康定和西藏东北部安多地区,第十四军进入西藏东南的德钦地区。在侵占了康和安多等地後,于公历一九五一年九月九日第十八军的先遣部队进入拉萨。同年十月二十七日其它部队也到达拉萨。这是中国在西藏展开大规模军事行动的开始时的情景。
   
   
   军事基地的建立
    到公历一九八六年以前,中国将其统治的地区划为十一个军区,西藏被划归其中的三个大军区所管辖,公历一九八六年,十一大军区被改变成七大军区时,整个西藏又被划归为二个大军区管辖,即:成都军区(西南军区)和兰州军区。
    其中所谓的西藏自治区,甘孜藏族自治州,阿坝藏族自治区,迪庆藏族自治州,木里藏族自治县等属西南军区管辖,其余青海 等所有安多地区属兰州军区管辖。
    据有关的军事专家估计,在西藏境内,驻有约五十万中国军队。在中国的官方文件中虽声称在“西藏自治区"只有四万零三百九十四名解放军。但这并非真实数字。据我们所知,在所谓的“西藏自治区"一地就有为数达二十五万的军队,其中还不包括公历一九六三年新组建的地方部队。
    在所谓的“西藏自治区"有六个军分区。其中包括两个独立陆军师、六个边防团、五个独立边防营、三个炮兵团,三个工程兵团、一个通讯总队、二个通讯团、三个运输团、三个独立运输营以及四个空军机场、两个雷达团、二个师加一个团的准军事部队(地方部队)、一个独立武警师和六个独立武警团,除这些而外,还有属于“第二炮兵"的十二个火箭部队。一般而言,在西藏虽有许多飞机场,但目前正在使用的只有四个。武装警察部队是近期从解放军中组建的。
    中国解放军边防前沿部队驻扎在日土、加莫、仲巴、萨噶、定日、岗巴日、亚东、错那、隆子、察隅等地。中国野战部队则驻扎在日喀则、拉萨、那曲、泽当、浪卡子、江达、林芝、米林、波密(扎木)、邦达、昌都等地、另外,正如在镇压拉萨的示威游行时使用过的那样,驻在四川的第一四九特种空降部队则经常性地被使用著。
    据近期来自中国官方的消息:位于中国四川省成都市附近的西藏军区总部要搬迁到从拉萨向西十公里处的,通往贡嘎机场的公路旁,这个新的军区所在地连绵 一公里,有四十幢三层楼的建筑,每幢建筑有四十个房间,其面积能够容纳一万五千人。据称:成都军区(西藏军区)的一部也将转移到该地。
    在安多地区,中国最大的兵营在西宁、恰卜恰、格尔木一带,在这三个兵营中,不仅拥有庞大的驻军,而且还有空军等有利条件。格尔木在一段时期是荒无人烟的空旷野地,而现在已成为一个巨大的兵营。该地对西藏和东土耳其斯坦(新疆)具有重要的战略地位。也因此该地不仅有公路和铁路等交通线路,而且还有飞机场。
    在康与安多的阿坝地区,中国的兵营主要在理塘、甘孜、道浮、康定、马尔康等地。在康区的有些地方还有电站和平时不使用的小型机场之类。
   
   
   核武器的基地
    有关在西藏制造核武器和核基地等的消息从各个方面接踵而来。在西藏的扎秀(海晏)和东廓(徨源)两地有著关於建有生产核武器工厂的说法。而这两个地方都位于西藏东北的安多地区。
    在扎秀(海晏)的中国主要的武器研制和武器设计室是六十年代初建立的。据设在美国首都华盛顿的国际声援西藏运动所写的《核西藏》所记载:核武器设计室位于青海湖附近。其名称为“西北核武器研究与武器设计院第九基地"该基地在整个中国的核基地中是最重要的秘密基地之一。
    目前,该基地还生产军队的常规武器而使其不仅在防卫上极为重要,而且,从公元七十年代开始,亦是中国的研制类似核燃料的中心地区。由此在发展核弹头和放射性武器等研究方面亦被利用。而火箭基地在安多的青海湖地区的南部和那曲地区(其中的主要基地据说在那曲的西北地区)。公历一九七一年向西藏第一次运输核武器并在安多北部的柴达木地区放置等情况在《核西藏》中有清楚记载。中国现有的三百至四百枚核弹头火箭中,一般相信其中有十几枚是布置在西藏的。在西藏土地上的火箭等虽是由牵引汽车运输的,但具体数字和地点仍未能详知。
    在扎秀(海晏)西部中国布置有 DF-4型核导弹发射站。七十年代, 在柴达木建立了核导弹发射站,据消息:在柴达木两处地方的火箭发射场附近有两枚火箭被保存在地下仓库中。在小柴达木也建有部署和发射火箭的 基地。在西藏的另一个导弹基地位于大柴达木东南方向约二百公里的德令哈。在那儿,有 DF-4型火箭和四个发射场地,安多地区火箭部队的总部也在那儿,此外,在安多专门成立的新的核武器集团中,部署有可威胁到美国、欧洲和整个亚洲的射程八千公里的火箭。另有四枚“破坏 CSS-4型火箭"等。
    公历一九八八年九月十六日《人民日报》报道了:中国军队在高原气候条件下,使用在西藏生产的化学武器战之军事训练的情况。
    据公历一九八二年七月三日俄罗斯(前苏联)塔斯社报道:中国为了了解核辐射对西藏地区土著居民能够造成的伤害而在西藏的许多地方进行过试验。
   
   
   
   
   综述
    核武器的试验和使用与西藏人的文化、传统习惯、愿望等是完全相悖 的。达赖喇嘛于公历一九八八年六月十五日在欧洲议会就有关西藏问题提出协议方案时指出:“我国的独特历史和深厚的精神传统使得它特别适合于在亚洲的腹心地区起到一个和平庇护圣地的作用。它作为一个天然的缓卫国有助于维护整个大陆的安定的历史地位可以重新恢复过来。亚洲的和平和安全,以及全世界的和平和安全都可以得到加强。在将来,西藏没有必要再是一个受到武力压迫,生产力得不到发挥和饱受苦难的被占领国家。它可以成为一个人类同自然能够在和谐平衡中相处的自由庇护圣地。一个有助于解决正在折磨全世界很多地区的紧张局势的具有创造力的典范。
   
(2010/02/17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