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奇文共赏:杀死余樟法是天经地义的]
东海一枭(余樟法)
·王岐山微论
·五胡乱华微论
·五胡乱华微论
·战争须分义不义,厨子且莫和稀泥
·无后微论
·小人之诚,不如无诚
·反腐微论
·我的判断就是道德的终审,历史的铁判!
·今日微言(攘外必先安内,安内必先清党)
·民主不容主义化
·今日微言(五大坏书三大敌)
·太极和无极(微论)
·护身符微论
·护身符微论
·利己主义微论
·教育和私塾微论
·《二十四孝》非孝,《诚论》欠诚
·朝鲜微论
·今日微言(向儒者兴,顺儒者昌,逆儒者亡)
·旧作新发:习近平与毛泽东的重大区别
·辟毛是最重要的辟邪(微集)
·今日微言(请把圣经、圣训、圣战之名还给我)
·中共七派略说及中国未来预测
·今日微言(坚持三不主义,做一个正常人和中国人)
·今日微言(狮子吼,无畏说,百兽闻之皆脑裂)
·团结微论
·今日微言(若是儒家圣王,必将大开杀戒)
·《论语点睛》之:自讼
·私塾和淑女(微言)
· zt从“读经”到“学儒”,私塾教育渐入佳境
·信仰和崇拜微论
·东海推荐:现代私塾教育之我见
·孔府微论
·姜义华批判
·今日微言(反儒派只有三条路:成仙,成佛,变鬼)
·圣贤与盗贼(微集)
·儒佛道微论
·勉习近平先生(选自《儒门狮子吼》)
·圣诞节感言
·德性与言论之关系
·“六大门派”杂论(一)
·吴元士:论“仁本主义”对当今中国的十大现实意义
·今日微言(健康的人格是人生最重要的根基)
·福山的问题
·关于《圣诞节感言》答客难
·仁本主义微论
·立品图书九月新书:余东海《儒门狮子吼》
·鬼神论
·今日微言(那年花好月正圆)
·“行同伦”微论
·与吴光先生的一点同异
·日本属我儒家圈
·余东海《儒门狮子吼》目录
·今日微言(一切都是命运最好的安排)
·这几年看过的电视剧(微集)
·今日微言(要做人间真好事,先学《儒家大智慧》)
·《论语点睛》之:学习的重要性
·马知批判(微论)
·今日微言(东海在,儒家在,中国就有希望)
·反自由的道路无法通达自由的理想
·今日微言(仁本确然无敌,儒术本应独尊)
·许石林的伪深刻
·【罗辉】遥接夫子之道,以开时代之新——余东海《论语点睛》读后
·仁本无敌,仁道救国(微论)
·最坏的阶段,最好的时代
·天下事皆吾家事
·关于“女子无才便是德”
·关于“女子无才便是德”
·十九大报告之我见
·今日微言(习思想远远超过马主义毛思想)
·雷锋式的好人
·反对爱国主义,儒马难得共识
·反对爱国主义,儒马难得共识
·对待无辜的三种态度
·对待无辜的三种态度
·永远铭感习近平
·善恶报应论
·政府的底线和儒者的天职
·敬天保民,保护人民三大权利
·吾家哲学冠中西
·马魂儒体和手表定律
·今日微言(佳人可爱休胡爱,真理难传不懈传)
·儒理就是真理,维明何其不明
·邪恶不胜正善,善恶自有报应
·《论语点睛》:冉雍可当大领导
·论批评
·今日微言(摧邪是最好的显正,惩恶是最好的扬善)
·儒家的宽容和严厉
·圣人有无常心
·辩异求同莫混同
·善良是否靠得住---兼论《狗镇》
·有一个观点惊世骇俗
·圣贤盗贼莫混淆,实事求是最重要---为茅于轼纠误
·今日微言(成仁是人生最大的幸福,仁德是幸福最大的保障)
·海边小通告
·关于中华文明分期和第四期经典
·革命和造反
·在民意之上还有更高的道统合法性
·淑女、君子和家庭(微集)
· 品德和学问
·信仰与自由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奇文共赏:杀死余樟法是天经地义的

   奇文共赏:孔老二比毛泽东邪恶一万倍——杀死余樟法是天经地义的

   东海附言:诗云:反儒变态古来多。发自某个封闭论坛的这个反儒分子的狂妄凶恶的叫嚣,为这句诗作了最好的注。可笑,可怜,可鄙,真可谓反儒变态今胜昔也。东海老人2010-2-10

   孔老二比毛泽东邪恶一万倍——杀死余樟法是天经地义的作者:再世关羽有些儒教徒指责我:你为什么不关心现实政治,却对已经死了几千年的孔老二追着不放?更有儒教徒据此污蔑我为“马教徒”。在这里,我郑重声明:反儒重于反共,儒教徒比共产党更加邪恶,对社会的危害更大。因为我们必须认识到,以孔老二为代表的儒教“圣人”们,根本不是一个传统意义上的“死人”,而是一个“活死人”,一个统治中国两千年的伪道德“偶像”,孔老二在从古到今无数余椿法式的儒教邪徒和统治者的美化,包装下,已经变成了对中国人意识形态影响最深远,贻害最无穷的魔鬼。就连同样坚定反儒的毛泽东,都深受儒教思想毒害,而没有火烧三孔,诛杀身边的儒教卧底——周恩来。孔老二,已经成为世代中国人自觉或不自觉的崇拜对象,成为了中国人“永恒”的历史“偶像”更何况,对毛泽东,邓小平等共产党已死党魁们的攻击,可以说是毫无意义之举。毛泽东们在世的时候,仅仅是一个“伪神”,一个邪恶的凡人,他们死了之后,影响最多不过三五代,根本不可能与儒教思想对中国人的两千年毒害相提并论。毛泽东们从其量不过是“天命的血缘宗法等级的专制主义”思想和体制的短暂的载体之“流”,而决不是永恒的历史罪恶之“源”,真正作为“天命的血缘宗法等级的专制主义”思想和体制的历史罪恶之“源”的只能是孔老二、孔老二的永远神圣的“经典”、尤其是以余樟法为代表的孔老二的永远不断的大量的“徒子徒孙”。这些徒孙们,凭借儒教思想对专制独裁的维护,在两千多年来,在独裁者的庇护下不断坚持其“伦礼”的思想和体制,为制造千千万万个毛泽东们创造土壤。因此,针对各个独裁者的攻击,不过是治标不治本之举。只有灭绝儒教,杀死以邪教头子余椿法为代表的儒教邪教徒,彻底根除儒教“天命的血缘宗法等级的专制主义”的罪恶意识形态“土壤”。才能让中国摆脱在独裁专制体制怪圈里永远打转的悲惨处境,才能真正完全翻开中国历史的新的一页。某些儒教狂徒,妄言称孔子是“被专制独裁者利用”,是封建罪恶统治的替罪羊。这种说法无比荒谬。事实上,孔老二才是中国两千多年来罪恶历史的思想的“源头”,正是因为有了他和他的“经典”,他的儒家的代代相传的大量的“余椿法们”,所以主导中国人意识形态的“主义”就将永远是“天命的血缘宗法等级的专制主义”,所以主导中国人的政治体制就将永远是“天命的血缘宗法等级的专制主义”的政治体制,所以“领导”中国人的“领导人”也将永远只能是没完没了、无穷无尽的毛泽东、邓小平等等等等的独裁暴君们,因为这些人,其实也全都同样是孔子儒家的“天命的血缘宗法等级的专制主义”的精神上的“徒子徒孙”。试想,毛泽东死后才三十多年,现在的中共领导人们,几乎都已经将他遗忘,而这些活在孔老二死后两千多年的中共独裁者们,却在大搞“尊孔”,“读经”。全中国的“孔庙”至今香火旺盛,“孔子学院”,在共产党的支持下将孔老二的思想毒剂传播到全世界。他的“春秋时期转法轮”更是在中国的知识分子们之中代代相传,被中国人奉为永远的“圣经”,对于这些邪教毒经,中国人已经嗜毒成癖,甚至都已经完全丧失了思辨(真假、善恶、美丑)的能力,而且越毒(读)越有味道。你看,现在的中国,还有大批知识分子们大叫要“尊孔读经”了,难道不正是如此么?经过两千多年的“尊孔读经”,中国人的灵魂都已经完全被“奴隶——暴君化”了,或者说中国人的精神都已经完全被儒教“毒化”了。你反”毛泽东、邓小平“,又有什么意义呢? 谁又能保证,儒教邪说不除,上台的领导人,不会是第二个”邓小平“,”毛泽东“呢?说白了,中国人两千多年来打来打去、杀来杀去、骗来骗去、谎来谎去、骂来骂去的漫长的非理性的历史之中,全都是由一个邪恶的组织从思想在支配着所有的中国人,这个邪恶的组织,正是儒家邪教。如今,儒家邪教已经在邪教首领余椿法的带领下,混入民主人士群体之中,意欲伺机夺取民主果实,重建”儒教的政教合一的圣王国!“请问,我们该不该彻底毁灭儒教?我们该不该让孔子的徒孙——以余樟法为代表的”民主儒徒“们混入我们的队伍,让儒教邪灵永远地离开我们今天和今后的每一个中国人呢?除恶务尽,尽诛儒徒为救国之本;擒贼擒王,杀余樟法天经地义!儒教恶棍余樟法,鼓吹邪议,欺世惑民!全体觉醒中国人应急诛此贼,雪不共戴天之恨!当前,没有掌握政权的我们,力量依然很薄弱,对于现在我们该如何与儒教徒作斗争,我提出以下几点方案:1.协助任继愈一派,大力吹捧一些儒教徒的“儒家是教”观点,力争让儒家成为一种宗教,然后就可以名正言顺的以“宗教不得干涉世俗教育”为理由要求TG删除中小学课本的儒家教育内容2.炒作“中国皇帝张国堂”,借此让TG认识到儒教对其统治所具有的威胁性,使其对其宣传儒教政策进行重新审视,另一方面也可以破坏百姓心目中儒教的形象。3.假扮成儒教人士,呼吁TG推动《中华儒教总会》的建设,让这个协会成为道教总会,佛教总会式的TG“宗教”官僚机构,让那些不同派别的儒教徒为了争夺该总会首脑的地位而内斗(类似前段时间爆出的佛教协会内斗,台湾杀人,广东爆炸事件),彻底分裂儒教4.在针对一些引起年轻人反感的事件时,利用儒教中的一些观点和某些人的白痴言论将这些事件与儒教捆绑(宣传儒教玩物丧志观是社会歧视游戏的根源,将”中小学生必须读经“与”学生减负“观相对立,利用周锋利等"”反西方节日“运动将其和TG的失败节日改革联系起来,煽动相关商家和学生,工薪阶层对儒教的反感,同时,利用TG自身对儒教的种种利用行为,顺势引到广大群众对以上问题的怒火烧到TG身上,让TG搬起儒教的石头,砸了自己的脚。5.假意与TG国安部门合作,提供民主人士中儒教徒的相关“罪证”,借TG之手清除民主人士中的儒教黑恶势力。6.利用维吾尔革命组织对汉人的仇恨,协助他们在内地发动“超限战争”,并将目标引导至孔子学院,曲阜三孔,阳明精舍等儒教组织,力图最大限度的对儒教分子的活动实行定点清除,并借维吾尔人之手对儒教首脑如蒋庆,杨恒,余椿法等实行斩首活动。7.生物武器成本低廉,研究生产便利,且不易被发现,我们可以组织力量进行相关研发生产活动,用生物武器在儒教徒集会上释放,造成大规模杀伤,并让儒教徒人人自危,致使儒教组织不攻自乱。

(2010/02/10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